蟲巢母艦揮舞鐮刀般的前足,橫著斬向范浪,與巨劍撞擊在了一起,引發了一場大碰撞,狂暴的波動擴散開來。

再看蟲巢母艦的前足,被劍鋒割裂開來,綠血噴涌如瀑布一般。

大婚向晚 范浪發出龍嘯,在操控巨靈臂的同時,分出心神出拳轟擊,化作一道道龍形能量,打在蟲巢母艦的傷口之上,繼續擴大傷勢。

蟲巢母艦有點吃不消了,調動更多的力量來對付范浪,其中甚至包括幾名被寄生的上位神。

這些上位神當中,有些曾經是極光神國的將軍,結果現在反被敵人所用,簡直生不如死。

一群寄生者再加上無窮無盡的蟲族士兵,瘋狂的圍攻范浪,替蟲巢母艦解圍,起到了牽製作用,逼得范浪不得不轉移目標。

只可惜,滅蟲散還沒有煉製好,在這場戰鬥中無法發揮作用,范浪只能用其他的手段來戰鬥。

「沒有滅蟲散,算你們撿了便宜,但還是免不了一死!」

范浪釋放元神,施展出滅意玄經,一股無形的意念波動擴散開來,帶來致命的效果,直接摧毀掉了那些弱小敵人的意念。

成千上萬的蟲族,再加上成千上萬的寄生者,意念集體破滅,失去了想法,停止了行動,跟死了也沒多大區別。

滅意玄經連續擴散了三波,造成了大面積的死亡,效果出類拔萃。

這種手段用來對付較弱的敵人是最好不過。

周圍能夠活下來的,都是實力強大的。

不過沒關係,范浪還有后招。

轟心雷!

范浪的元神化作雷霆,向著四周的敵人轟了過去,一道道雷霆打入這些敵人的意念,將他們的意念粉碎!

滅意玄經適合用來對付數量眾多但是實力較弱的敵人,而轟心雷剛好相反,是用來對付實力強大的少數敵人,兩者配合起來各簡直完美。

這一連串的意念攻擊,清空了范浪身邊相當大的一片區域,許多意念破滅的敵人噼里啪啦的墜落下去。

冷厲將這一幕看在眼中,表情有所動容,內心更是掀起波瀾。

二缺女青年 「難怪這小子能闖出這麼大的名聲,實力確實強悍,不光是神力強大,意念也很強大,一個念頭就殺了這麼多蟲族跟寄生者。我明明讓他按兵不動,他卻違反命令,擅自出戰,果然跟我想的一樣,是個不服管束的刺頭,前些天的乖順,估計統統都是裝出來的!」

冷厲又驚又怒。

木已成舟,范浪已經殺出來了,再想用命令讓他回去,顯然是不可能的。

潛龍出淵,遨遊四海,豈會再回到淺灘受困?

真正的人中之龍,不管表現的再怎麼老實,再怎麼聽話,終究只是暫時的,一有機會就會乘風而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范浪殺的起勁,戰的癲狂,興起之下將葬情宮釋放了出來,元神注入其中,賦予了臨時的生命力。

整個葬情宮迅速變大,無數機關運作,外觀輪廓伸展出了四肢,化作了人形,以人形的姿態加入戰鬥,戰力不容小覷。

「砂鍋大的拳頭算什麼,今天讓你嘗嘗恆星大的拳頭!」

范浪一揮右拳,身後的巨靈臂結合在了一起,兩條化為了一條,體積也隨之暴增,結合之後的拳頭確實有恆星的體積,並非吹噓。

如此巨大的拳頭,照著蟲巢母艦的大腦袋就是一拳,破壞力難以估量,直接將蟲巢母艦的腦袋生生打爆! 這一幕真是衝擊力十足,就見血肉橫飛,綠血狂噴,蟲巢母艦的腦袋爆開了花,連裡面的一些隱藏器官都暴露在外。

「吼!!!」

蟲巢母艦痛的搖頭晃腦,激發自保手段,身軀急速收縮變小,變得更加凝固,無論是外層的甲殼,還是內在的血肉,統統形成硬化。它身上的各種噴射口,紛紛對準范浪,發出猛烈的攻擊。

范浪分解巨靈臂,一個拳頭變回兩個拳頭,伸展出十根尖銳的金屬手指,硬生生的刺入到蟲巢母艦頭上的傷口當中,然後催動全力,硬生生的掰開傷口。

就聽破裂之聲傳出,蟲巢母艦的傷口撕裂開來,許多粘連的血肉被拉長開來,綠血噴洒如瀑。

范浪本人催動群星之體,引來星光祝福,手上凝聚出一柄星光神劍,對著蟲巢母艦一劍刺出,與巨靈臂、葬情宮聯合進攻。

攻勢一波強過一波,對蟲巢母艦迎頭痛擊,導致這個龐然巨物受傷越來越重。

蟲巢母艦是蟲族大軍的核心,既是指揮的中樞,又是最強的主力,要是能將它擊敗,該是多大的一份功勞?

絕對是這場防禦戰的首功一件!

「像你這樣的傻大個,打起來真是痛快!」

范浪亢奮不已,盡情宣洩著自己的力量,神力澎湃呼嘯,意念連連爆發,僅憑他一己之力,就壓制住了蟲巢母艦。

別說是單槍匹馬,就是找來幾十名上百名上位神聯手,也未必能辦到這種事。

刀鋒營的將士們看在眼裡,一個個驚訝不已,算是見識到了范浪的厲害之處,簡直比傳說中的還要可怕。

「唉,之前我就說過,范浪絕非池中之物,與其困住他,還不如做個順水人情,讓他乘風而起。這一戰過後,無論是用什麼理由,也不可能再讓他屈就當清掃官。」

明心先生感嘆一聲,將聲音傳給了冷厲將軍。

「哼,你想拍他的馬屁,對他說就行了,用不著對我說!」冷厲冷哼道。

「將軍知我為人,絕非趨炎附勢之輩,說這些話,只是良言相勸,希望將軍不要再為難范浪了,免得自找麻煩。」

「我之前就看出,他是個不安分的刺頭,事實證明我並沒有看錯人。這次迎擊蟲族大軍,我明明讓他按兵不動,他卻擅自出擊,就算重創蟲巢母艦,那也是功過參半!」

「蟲族來勢洶洶,剛才險些攻破了刀鋒營的防線,范浪臨危出手,真要是論起來,也是有規矩可循的。」

「好了!別再說了,本將軍還要對付蟲族,沒工夫跟你磨磨唧唧!」

冷厲十分不耐煩的打斷了明心先生的話,然後舉起雙手上的利刃,向著蟲巢母艦沖了過去。他是鋒刃族的人,身上有著天生自帶的兵器,境界越高,兵器也就越強,手上的這對天然利刃,堪比神兵利器。

他與范浪的矛盾不斷加深,此時眼看蟲巢母艦岌岌可危,便冒出了一些鬼心思。

「范浪!這裡已經不需要你了,『巽坤戊申』方位戰事吃緊,情況不妙,你快率領私兵趕過去救援!」

冷厲一聲令下,目的不言而喻,擺明了是想要支開范浪,然後摘桃子,搶功勞,親手把蟲巢母艦擊敗。

不管之前是誰出手重創了蟲巢母艦,最大的功勞,當然要歸給最後一個將蟲巢母艦擊敗的人。

至於冷厲提到的「巽坤戊申」四個字,是一種宇宙中的定位方式,在軍中運用廣泛,比玄道面更加精準,適用於小範圍定位。

這種定位方式依託於六十四卦,用六十四卦來代表現實中的位置,只要寥寥幾個字,就能代表一片區域。

范浪的形勢一片大好,眼看著就要取勝了,豈能把自己的功勞拱手讓人?

在前些天,他可以逆來順受,不跟冷厲計較,但是現在就不同了。

「將軍,蟲族的干擾太大,末將聽不清楚你在說些什麼,大概你是在誇獎我作戰勇猛吧?」

范浪調侃了一句,不僅沒有尊崇命令,反而進攻的更加猛烈了,各種手段運用到了極致。

冷厲的命令被當成了耳旁風,氣得雙眼充血,怒髮衝冠,朝著范浪所在的區域瞬移過去。

「范浪!少跟我裝糊塗,我剛才是讓你離開這裡,前去『巽坤戊申』方位支援!」冷厲咆哮道。

這一次,他用了特殊手段,直接將說的話凝聚成了一行發光文字,擺在了虛空中,想裝作沒看見都不行。

「原來將軍是讓我走。好,我現在就走。」

范浪假意這樣說,實際上卻反其道而行之,故意抓住蟲巢母艦的一條腿,裝出被蟲巢母艦抓走的樣子,順著一處破損的傷口,進入了蟲巢母艦的內部。

「將軍,不好啦,我被蟲巢母艦抓走了,你快來救我啊啊啊啊啊……」

范浪大聲求救。

這樣拙劣的演技,是想糊弄鬼不成?

「范浪!你違反軍令,擅自行動,藐視長官,戰後看我怎麼收拾你!」冷厲怒道。

范浪沒有回話,他已經進入了蟲巢母艦的內部,在這裡面大肆搞破壞。

蟲巢母艦可不是一個空殼子,無論內外都有著強大的戰力,內部甚至還要更強一些。膽敢進入它體內的人,要麼是無知,要麼是有著絕對的自信,范浪顯然屬於後者。

蟲巢母艦在體內凝聚出了一隻蟲族分身,外觀與它相近,只是體型縮小了千萬倍,與常人的體型差不多。

這個分身當中,蘊含蟲巢母艦近半的力量,是精華所在,要是把它給消滅了,會產生連鎖反應,大大削弱蟲巢母艦本體。

「目標,人族強者,檢索身份,極光神國范浪,危險度,極高,優先順序,極高。」

蟲巢分身用許多隻眼睛看著范浪,思維與整個蟲族的龐大網路相連接,至高無上的蟲后意志直接對它下令,目標非常明確。

殺!

蟲巢分身一個閃爍,速度之快,飄忽不定,化作萬千殘影,虛實之間並沒有明確的界限,就好比是無數個它一起進攻,攻勢洶湧澎湃,如同刀山火海!

范浪的巨靈臂已經調整到了合適的尺寸,現在比起他本尊的手臂大了一倍左右,再加上他自己的手臂,四隻手一起出招!

他的雙手施展無名功法,運轉空間之道,鎖定了蟲巢分身的準確位置,在千鈞一髮之際,將其一把抓住。

巨靈臂配合出招,雙拳齊出,陰陽雙滅,重重轟擊在了蟲巢分身的胸膛之上,生生打出了兩個窟窿,綠色的蟲血噴濺而出。 才一個照面,蟲巢分身就遭受了重創,連身體都被打出了兩個窟窿,但它並沒有就此落敗,而是展開了強勢的反擊。

從它的傷口之中,噴湧出了黑色的煙塵,其實這些煙塵是由無數的小蟲構成,每隻小蟲的體積如同塵埃。

大有大的厲害,小有小的刁鑽。

這些小蟲的入侵能力極強,一旦粘在身上,就會鑽入人體之內,然後吸食宿主的血肉,分化出海量的同類。

除了這些小蟲之外,蟲巢分身的體內還伸出了一條條噁心的黑色觸鬚,環環纏繞在了范浪的手腕之上,其中蘊含特殊的蟲族之道,有各種效果。

名媛S小姐大曝光 范浪臨危不懼,直接張開大嘴,吐出了熊熊龍炎。

吐火這一手他早就會了,只是今非昔比,現在吐出來的龍炎,可比以前強大太多了,有著本質上的不同。

龍炎之中甚至蘊含靈性,像是活物一般靈活竄動,將那些觸鬚以及小蟲燒成灰燼,連個渣都不剩。

范浪瞬間就破解了對方的歹毒反擊,后招緊隨而至,元邪龍劍連連斬出,各種強大劍法信手拈來。

之前是整個蟲巢母艦被他壓著打,現在換成了蟲巢分身。

戰鬥並沒有持續太久,蟲巢分身連連受創,根本不是對手,見勢不妙萌生退意,身體猛然收縮,融入到了下面的血肉之中。

「你就別想逃了。」

范浪聲帶殺意,巨靈臂雙拳齊出,對著那片區域連打數下,將試圖逃走的蟲巢分身當場擊殺。

蟲巢分身臨死之前,將自身完全分解,如同江河入海,將這些血肉精華注入到了本體之內,盡量減少損失。

儘管如此,蟲巢母艦還是受到了重創,如同被割下了一塊心頭肉。

這邊的戰況,會通過蟲族特有的聯絡手段,實時上報給甲須蟲巢,由蟲後來定奪。

新的命令傳達過來,吩咐蟲巢母艦率軍撤退,放棄這次進攻。

蟲巢母艦奉命行事,傳達了撤退命令,整個蟲巢大軍的殘兵敗將,如同退潮一般,開始急劇收縮。

蟲族攻守有度,有著自己的一套戰術,並不會盲目的撤退,而是會做出相應的安排。

會有專門的一支敢死隊負責殿後,拚命阻擊人族軍隊。

它們還會發動空間亂流,人族追上去,一旦被捲入亂流,就會被隨機傳送到某個區域,進而打亂人族的攻勢。

海量的蟲族進入到了蟲巢母艦當中,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湧向了范浪所在的區域。

不把范浪這個大麻煩解決掉,蟲巢母艦寸步難行。

打了這麼久,其實狂暴程序已經瀕臨極限,非得分出勝負不可了。要是不能速戰速決,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蟲巢母艦負傷離開。

范浪一發狠,施展絕地一擊,對身邊的子系統擁有者發去消息,讓這些人幫助自己。

他強行打破限制,在蟲巢母艦的體內開闢出一條空間通道,將子系統擁有者紛紛接引進來,與他並肩作戰。

「借你們的力量給我一用!」

范浪大喝一聲,動用主系統的功能,與所有子系統相連,虛實之間產生奇妙反應。

侯光祖、李雲燕、天縱丹聖、孤雲等等子系統擁有者紛紛出手,將力量注入到了范浪體內。

這一下如同海納百川,掀起的力量澎湃洶湧,甚至超出了范浪的負荷,好比是水滿則溢,向著體外溢出。

范浪集合眾人之力,再加上群星祝福,灌注到巨靈臂中,兩條手臂陰陽和合,融為一體,對著前方一拳轟出。

這一擊如同創始之初開闢混沌的那一瞬間,連混沌都能分開,化作白色強光,猛然間綻放開來,將一切照成白色。

周圍許許多多的蟲族瞬間破滅消散,連渣都沒剩下。

蟲巢母艦龐大的身體各處亮了起來,體內的白光由內至外,透體而出,就像吹氣球一樣,使它的身體膨脹起來,直至轟然破裂,各個部分四散飛濺。它之前就已經傷痕纍纍,沒能承受住這無與倫比的一擊。

【玩家消滅蟲巢母艦1艘,戰鬥大幅越級,獲得越級獎勵經驗值998642億點。宇宙幣3億8899萬枚。

【蟲巢母艦爆出37星級蟲族類寶物45件,37星級蟲族類卡牌45張。】

【玩家等級提升為出竅境3級,神力+350000,生命值+350000,防禦力+350000,速度+350000,意念+350000。】

范浪收到了一連串的系統提示,收穫相當豐厚,還升了一級。

其他的子系統擁有者也從中獲益,得到了各自的獎勵,有的升了一級,還有的甚至連升數級,嘗到了系統的甜頭。

在范浪的帶領下,這支「系統流」大軍,可謂前途無量,註定會成長起來,成為宇宙中一支強大的力量。

「師父,你給我的子系統太厲害了,我前些天剛剛突破,現在又突破了!這種進步速度正是我想要的!就算是修鍊那些邪道魔功,也沒有這樣快啊!」孤雲興奮不已,連眼睛都在放光。

子系統的好處,擁有過的人才能體會到。

剛才這一擊一錘定音,徹底殺死了蟲巢母艦。

每一艘蟲巢母艦都是蟲族的寶貝,少一艘都是莫大的損失。

破壞的威能漸漸散去,范浪見好就收,趁著狂暴的力量還在,帶著自己的人脫離危險區域,路上順手撈了點好處,收拾了一些戰利品。

辣妹也純情 不說別的,光是蟲巢母艦破碎之後殘留的血肉,都有著巨大的價值,至少可以餵給金陽戰獅吃了,對它來說絕對是大補之物。

蟲巢母艦被滅,這場戰鬥就沒有什麼懸念了,殘存的蟲族再也不成氣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