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托一手:「豐老起來吧,不怪你。」

豐老緩緩起身,淡淡的看了一眼喜總管,喜總管識趣的退了出去,並且帶上了門。

在這後宮,大多數人都知道豐老的不簡單。

「陛下,老奴不辱皇命,已經替您尋到了一顆龍陽丹,以及一本秘書,可以有效增強陛下的房事能力。」

豐老直接拿出了一本古書和一顆用小木盒裝著的丹藥。

秦雲來了一些興趣,但心裡有些懷疑,畢竟古代那些皇帝好多都是吃長生丹藥吃死的,這個朝代的醫療水平真有那麼高?

走近看了看,丹藥是灰色的,跟伸腿瞪眼丸似的,看起來十分普通。

這本秘籍叫做「御陽正氣!」,看起來倒是比較靠譜,像是古董,是專門修鍊內氣,調養身體的。

豐老解釋道:「陛下,只要您願意每天花半個時辰打坐,那麼您的房事能力至少能提高几個檔次,延續皇家血脈不成問題。」

「最重要的是,這御陽正氣可以強身健骨,堅持修鍊,延年益壽,防止衰老。」

秦雲挑眉:「這麼厲害?你該不會是騙朕的吧?」

豐老微微一笑:「不敢欺瞞陛下,效果確實如此。」

他試探道:「陛下,可願修鍊?」

秦雲直接點頭,這麼好的事何樂而不為呢,後宮佳麗三萬,不修鍊點本事,怎麼駕馭?

原主人的身體確實比較差,今天跟蕭淑妃為愛鼓掌,完事後整個人雙腿都發軟,這樣下去,再過幾年,遲早玩完,到時候就只能看著極品妃子們的嬌軀空流淚了。

豐老目光和藹,循循善誘:「陛下,如果你真想修鍊,老奴可以保證效果比您想的還要好。」

「但有一點,您必須堅持打坐修鍊,不可半途而廢。」

「好!」秦雲一口答應,決心十足,又道:「豐老,朕相信你,什麼時候開始,現在么?」

豐老點點頭。

很快,秦雲按照他的安排,盤坐於龍椅之上。

「陛下,老奴要替你打開七個穴位,今天就暫且只打開一穴,然後您按照秘籍打坐半小時即可。」

秦雲點點頭,躍躍欲試。

只見,豐老探出形同枯槁的右手,強橫內氣運轉,精準的點在了秦雲的背部。

秦雲渾身一顫,感覺無形中有一股氣流瘋狂湧入了背部,有些疼,但又有些舒坦,說不上來的感覺!

他很詫異,豐老應該就是大內高手吧?

過了好一會。

豐老退出了御書房,白髮蒼蒼的臉上已經遍布了汗珠,似乎很累。

剛才他為了秦雲的健康可謂是操碎了心,既要讓秦雲滿足房事需求,又要讓他的身體變得健碩,才能穩坐帝位,便強行將秦雲的穴位給打開了。

這對於任何一個練武的人來說,都是極大的消耗。

不過,只要陛下肯修鍊,他這個守護人就十分高興。

御書房外的花園。

「阿月。」豐老淡淡的喊了一聲。

一個勁裝女子如同鬼魅一樣的出現,毫無徵兆,對豐老一拜:「豐老。」

「今日給陛下侍寢的應該是誰?」豐老問道。

阿月搖頭:「陛下今日還未翻牌子,王貴妃倒是來過,請陛下今夜移駕去玲瓏殿,還有昨日陛下臨幸了蕭淑妃,包括今日早些時候亦有臨幸。」

「似乎,陛下對蕭淑妃很上心。」

豐老聞言點了點頭,後宮也不能一家獨大,有個蕭淑妃跟王貴妃抗衡是最好的。

「豐老,陛下近日有些古怪…」阿月欲言又止。

豐老表情十分淡定:「我看出來了,今日朝堂的事我也聽說了,王家近一年的舉止有些越發過火,陛下的轉變是一件好事,重用蕭家更是明智之舉。」

「咱們做下人的,做好份內事,不要隨意揣測天子!」

阿月面色一凜:「是!」

「去,將蕭淑妃請來,就說一會陛下要沐浴。」豐老回頭看了一眼御書房。

「是!」

阿月化作殘影,躍上房檐消失不見,那輕功與手段十分了得。

約莫半個時辰之後。

秦雲從打坐的狀態中蘇醒了過來,他感覺渾身都充滿了力量,精神也煥發,十分神奇!

這「御陽正氣」起到了立竿見影的效果。

他有一種感覺,就是跟蕭淑妃大戰一天一夜都沒有問題,體力完全跟得上!

這玩意,確實誇張了一些,超越了他的認知,放在後世那些頂級醫院也不可能這麼牛叉吧。

「咦,這特么是什麼?」

他的龍袍沾滿了黑黢黢的粘液,還伴隨著一股惡臭的腥味,似乎是從毛孔中泄出來的。

難道是御陽正氣排出的身子雜質?

秦雲忍住惡臭,嘀咕了一聲。

書房外,響起蕭淑妃溫柔的聲音:「陛下,偏殿已備好熱水,臣妾前來伺候您沐浴。」 葉峰和李二牛問詢轉身一看,有數量綠皮車向這裏駛來。

葉峰一眼就看出,這正是康團長的車。

汽車緩緩靠近,李二牛看到車上坐的人後,更加驚慌了:

「完了,竟然是康團長,康團長知道我們掉隊了,肯定會狠狠處罰我們的。」

葉峰拍了拍李二牛的肩膀,安慰道:

「沒事的二牛。」

隨後,葉峰則向前方查看起了路線。

「前面那倆兵,幹什麼的?哪個連的?」

突然,從車子裏傳來一陣喝斥聲,這聲音正是康團長。

李二牛顫顫巍巍地轉過身,回答道:

「團長,俺們是四連的!」

「四連?」

「神槍手四連不是早就接到命令,往前線去了嗎?」

「團長,不好意思,俺們掉隊了。」

「掉隊了?」

「你叫什麼名字?」

「俺叫李二牛,他叫葉峰。」

葉峰?這時,葉峰也探過頭來,康雷見到葉峰,頓時睜大眼睛了。

李二牛康雷不認識,但極其欣賞葉峰的康雷,已經幾次見過面了,怎麼會不認識呢。

葉峰怎麼也會掉隊?

「好了,先上車吧,上來再說。」

康雷看了看時間,發現時間不早了,來不及思考,康雷趕緊叫他們先上車。

葉峰和李二牛坐上車后,車子再次啟動。

看着李二牛急哭的樣子,康雷忍不住地呵斥道:「你哭什麼?」

李二牛一邊抽泣著,一邊說道:

「打仗了團長,俺還掉隊了,俺有些害怕,但是團長你別怕,俺一定會保護你的。」

聽到這話,康雷和葉峰都有些哭笑不得,這個李二牛,還真是夠仗義。

「這小子,不知道這是演習?」

康雷看向葉峰,笑着問道。

葉峰搖搖頭。

緊接着,康雷和李二牛解釋了一番,李二牛才明白過來。原來,這不是真的打仗。

「對了,神槍手作為最精銳的部隊,而你們身為神槍手四連的兵,怎麼會掉隊?演習之後,免不了你們的處分。」

康雷看着葉峰質問道,作為鐵拳團最有前景的兵,竟然連這種錯誤都能犯,這豈不是證明,自己看錯人了?

「團長,我們不是掉隊,我們是來救你的。」

此話一出,康雷頓時就笑了。

「笑話,來救我?我的大部隊去前線抗擊敵人,打得特種部隊落花流水,到時候,整個地盤都是我的,還用你救我?」

葉峰淡淡一笑:

「團長,你說的沒錯。」

「大部隊都到了前線,特種部隊想正面對抗,也不是輕而易舉的。」

「而且,特種部隊是精銳的隊伍,他們實力雖強,但絕對不會和正規野戰部隊展開正面交戰!」

「而正因為如此,你身邊的兵力就會十分薄弱,而特種部隊最擅長的作戰方式之一,就是突襲,斬首!」

聽到這裏,康雷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他略加思索了一番,覺得葉峰說的很有道理。

今年,康雷本想和他們展開一次正面交戰,真正的對抗一下,但他忘記了,對面是特種部隊,他們最不擅長的,就是正規大部隊的野戰,所以,根本不可能和他們正面交戰。

最重要的是,對面的指揮官,還是自己的老對手,狡猾的范天雷。

康雷越想,越覺得葉峰的分析是對的。

「好像有點道理。那你覺得,我們該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