蘊之所在的南魚尾的『丘』星,雖然現在已經沒有人重視了,但是要說到這顆星,還是大有來歷的,相傳這顆星出過一位渡劫成功的真仙,這位真仙的各字就叫『丘』!也許是那位真仙把這顆星球上所有的資源都用掉了,這顆星在後來的幾萬年中,竟然沒有出過任何值得一提的人物。而且這裡也沒有什麼傳承,只是在普通的凡人世界中,有的還供奉著『丘』聖人!

但凡人世界中,只說這位『丘』是位文聖人,並不會武,只傳了思想,並未有傳承!一些想要獲得傳承,得到一些秘寶的修仙者,混進普通人之中幾百年,依舊沒有絲毫這位聖人傳承的線索,後來,時間久了,也就沒有人再打這位『丘』聖人的主意了。只是為了紀念這位渡過天劫的強者,也是希望這位成就真仙的聖人,能夠福澤一下他的故土,所以這顆星由原來的名字,改為了『丘』!

蘊之被分配到這裡,也是因為這顆星球,即沒有礦產,也沒有靈脈,修仙者非常的少,多數人都是凡人。做為渴望實力強大的七品宗門弟子來說,誰願意來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浪費最好的成長期。但是畢竟這裡是雙魚星宮的領地,如果不派上一位弟子管理,有可能會被其他的勢力佔領。

對於十二星宮來說,主權和領土,不容侵犯。原來的駐守者,任期以滿,當然腳底抹油,最快的速度收拾了東西準備,回到資源豐富的星球修鍊。

所以在蘊之剛剛被傳送陣傳到這個星球上,一個看上去有五、六十歲的金丹修士,只是交給了蘊之幾樣東西就走了!

包括了一枚雙魚星宮的令牌,做為星宮弟子也是這個『丘』星駐守者的憑據。一副已經不知道多少萬年的地圖玉簡,上邊有一些小的標註,註明了幾個二品以下的宗門的位置。還有一個須彌戒,說是『丘』星雙魚星宮的庫房,用於獎勵二品宗門一些天才和凡人世界冒出的天才。交接者只對蘊之說了一句:「庫存隨便你用!」

蘊之打開了所謂的『丘星』庫房,發現裡邊的東西多是很多,可是都鋪滿了灰塵,估計幾十年都沒有人動過了。只有貨架上,擺了四十幾顆中品晶石,和二百餘顆下品晶石。這也是那位金丹修士,看到蘊之只是一個築基後期,比自己還窮,就發了一點善心,把自己身上的晶石留下了一點,以備蘊之應付那些二品宗門。

蘊之,也沒在意這些東西,他來的時候,分派者給了他十二顆極品晶石,算是一年的供給。一顆極品晶石等於一百顆上品晶石,一萬顆中品晶石,百萬顆下品晶石。

也就是說這個『丘』星之上,既使派蘊之這樣最低級的外門弟子來,也是賠錢,因為這裡根本就沒法為星宮上交資源。不過就是因為這是雙魚星宮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才只能派人來駐守,一旦有些什麼事情可以及時向星宮彙報!

蘊之,把這個駐地,好好的打掃了一下。打掃衛生是蘊之的強項,當初在天雲殘界天雲宗,蘊之就是負責打掃山門的。

上任駐守者選得駐地,非常之好,高山腳下,正是一個凡人世界的城市,沒事可以去凡人的世界,打一壺酒,聽一首小曲,打發一下寂寞的駐守日子。

2016-5-25(未完待續) 蘊之來到『丘』星之後,並沒有像太多的駐守者一樣,隱藏起來,而是把一個前任駐守者為了生活更寫意的駐紮地,搞得大了一點,看上去更像是一個七品宗門的分部。當然這個分部只有他一個人,他想怎麼搞,沒有人管!也沒有人稀得管。

蘊之去到凡人的世界,顧了一些工匠,在原駐守地的高山之上,蓋了一座道觀,道觀比之前在人間界東海小蓬萊蓋的『仙緣道宗』小了很多,可是看上去,依舊是一個很大的山門了。

山門前牌匾上,與了幾個大字『雙魚星宮』丘星分部。

兩行對連上連寫『有事沒事求求看!「

下連寫』能幫就幫看運氣!『

蘊之,在這裡打算廣結善緣,修仙者,修心為上。以善開道。

一座道觀用了一些晶石,但這只是一些小錢。蘊之的想法是,要想結善緣,首先,就得讓大家知道自己的存在。所以得有一個去處,讓大家來找自己,這就需要一個看起來比較體面的地方。

普通的凡人,都會有這種感覺,如果山門太破,往往會認為一些道士是騙子。山門越大,感覺那裡的神仙越靈,越正宗!

唐唐七品宗門,雙魚星宮,在這個』丘『星之上,竟然無人知曉,這不是笑話嗎?

既然宗門派自己來到這裡,這裡就是自己的地盤。就要發展自己的實力,為宗門做一些貢獻,否則的話,默默無聞,宗門只會漸漸的淡忘自己的存在,如果那樣的話,宗門的資源,自己就沒有辦法利用了。

所以蘊之,打算在這個最最貧困的』丘『星之上,做出一點成績,至少讓這裡的分部收支平衡,這樣總部才有會機會看到自己,自己也才有機會成為內門弟子,獲得更多的資源!

良性循環,總比惡性循環來的好吧!雖然在起始階段,可能要費很大的工夫。

也正為如此,在』丘『星上的修仙宗門,對這個原本高高在上的七品宗門越看越覺得不屑!堂堂七品宗門,竟然做起了廣告,向凡人開放。』有事沒事求求看!「」能幫就幫看運氣!「這都是什麼呀?

這也太給雙魚星宮掉份了!這不是明擺著跟自己這些一品、二品的小宗門搶生意嗎?

在『丘』星之上,一個普通的修仙二品宗門『浩然宗』的內堂宗門密室之中,懸挂著一個傳音符,這時突然亮了起來,浩然宗內太上長老,三品金丹初期的李浩玄睜開了雙眼,傳音符的說的內容很簡單:「星宿天河雙魚星宮的駐守使者,換了一個築基期的小修士!為人很是高調,竟然向凡人開放了山門,招人結緣。藉此斂財」

李浩玄沉默了許久之後,對傳音符說道:「既然是一個築基期的修士,我們不用管他,按原計劃進行!」

傳音符之中,傳來了一個:「是!」

丘星曆,二千零一十三年三月三十是個好日子,蘊之廣發請柬給『丘星』的各大小門派,說雙魚星宮分部即將成立,歡迎賞光參加,蘊之還不知道自己搞出來多大的動靜,有一些小的門派,竟然有想來拉關係的,竟然為蘊之的新分部開張之前半年就前來道賀!

凡人世界,只是較近的幾個城市,知道有一個道觀要成立,一些信『仙』的人,也有的想來沾沾仙氣!當然他們不知道,這只是修仙宗門互相之間的交流大會。蘊之是來者不據,他之所以大張旗鼓,要的就是人盡皆知!好為他下一步造福於民做準備!

2016-5-26(未完待續) 蘊之正在為自己雙魚星宮的開業大典做準備。雖然離正日子還有一個月,可是『獨木難成林!」

若大的一個星宮分部,只有他一個人,雖然場地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可是到時候招待四方賓朋,也需要些人手。總不能臨時顧幾個普通人吧!要想有收入,就得先付出!

雙魚星宮『丘星分部』的大門前,一張巨大的告示張貼了出來,招聘『有修仙基礎,最好是築基期修為的大工10人,每人每月十塊中品晶石,鍊氣期修士30人按最低標準十塊下品晶石,超過鍊氣期十層的每月二十塊下品晶石!三個月試用期,通過試用期底薪翻倍,可簽訂合同契約,長期雇傭!

這種待遇,已經很不錯了,在』丘星『這種薪酬大概是一般的二品宗門的兩倍以上,如果長期雇傭那就是四倍的待遇!這些都需要蘊之從自己的生活修鍊費用中扣,雙魚星宮是不出這部分錢的!

時間雖短,但是這麼優厚的待遇,還是吸引了附近一些散修的注意,沒過三天,就已經招滿了名額。其中竟然有一個剛剛突破三品金丹初期的強者,前來應聘。這讓蘊之喜出望外,這種級別高手,一般是招不來的,這種水平的強者,在』丘星『上如果自己成立宗門都可以當一代宗師了。

這位仁兄,前來應聘,也是沒辦法了,剛剛突破,幾乎用盡了他所有的積蓄,雖然實力很強了,但是這個人也沒有打其他的主意,比如搶劫什麼的?所以正好就在雙魚星宮丘星分部附近,就想來先暫時找個落腳點。與蘊之見面后,兩個人竟然在價值觀上達到了一定的共識。同樣是『善』的思想為主!

蘊之也不小氣,每個月十顆上品晶石的待遇,這是雙魚星宮給他每月修鍊資源的十分之一了,但是人才難得呀?蘊之把一顆極品晶石交給了這位名叫『孔善』的仁兄。一出手就是十個月的工資預付。

誰不喜歡自己的老闆是大大方方的。跟著這樣的老闆才有錢途!孔善,原本只打算暫時落個腳,可是見到蘊之出手如此大方,而且大家又都有一顆向善之心。修鍊資源又如此之好,於是也是沒有廢話,就答應給蘊之做這個雙魚星宮分部的副手!

就這樣雙魚分宮,算是有人有地了!

孔善的加盟,讓蘊之的雙魚分宮,多了不少人氣,因為這個孔善,竟然就是『丘』星土生土長的修士,而且據孔善自己說他的先祖,就是以『丘』之名命名這顆星的那個後來成就真仙的文聖人!

孔善人如其名,修鍊之前,就是凡人世界中,有名的大善人,後來偶然間從自己先祖的祖訓之中參悟出了一絲道性。『以善修德,由德入道』竟然在過了修鍊的黃金期之後,無意間修到了這一步!就在蘊之來到丘星的前不久,剛剛突破到了金丹,這也是他為什麼實力這強,依然很窮的原因!因為這個人總覺得不能持強凌弱。不能做有背道德的事!

能有蘊之這樣的老闆,正是他求之不得的!

浩然宗的內堂宗門密室之中,傳音符再一次亮了起來:「孔善加入了雙魚星宮分部!」

李浩玄皺了皺眉,他籌劃已久的事情,出現了變數。孔善本來是他要吸收進浩然宗的,這是他一個大計劃的一部分,竟然突然被雙魚星宮插了一腳,他猶豫了一下,傳音道:「找人試試那個新來的雙魚星宮分部駐守者!如果識象把孔善開了,就算了,否則就下手讓這個駐守者消失!」

李浩玄,籌劃了好久的事情,他不會因為雙魚星宮的名頭,就被一個築基期的駐守者給破壞了自己的計劃!

三月三十日,轉眼就到了!

雙魚星宮丘星分部,也是喜氣洋洋!廣交天下英雄!

孔善熱情的接待著到來的二品宗門的宗主,雖然這只是雙魚星宮的分部,但是各個二品宗門還是給足了面子,宗主都是親自道賀!

2016-5-28(未完待續)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這句話總結出來的含意就是『吃草被是被吃肉的欺負!「

」喲,喲,喲!快讓我們看看,這是誰呀?這不是孔大善人嗎?什麼時候搖身一變成了』迎賓『了?」一個說話口氣中充滿了挑畔味道的年輕人出現在了雙魚星宮』丘『星分部的迎賓閣門前。

孔善看互此人,心裡就是一跳,蘊之正巧也在迎賓閣門口,被孔善介紹著來的本土各方宗主,於是問道:」這是什麼人!?「

」有好人就有壞人,有善人就有惡人!說來也巧,我叫孔善,他卻叫萬惡!來自於』黑狼谷『此人以前就欺男霸女,是凡人界的一方惡霸,也許是做惡太多,得罪了一方權貴,被官府通緝,不知道是不是,好人命不長,惡人活千年!他竟然被黑狼谷,收到了門下,開始了修仙之路,而且修鍊的進度頗有天份。竟然被黑狼谷訂為下一任的谷主,三年前,我築基剛成的時候,為救一個普通良家少女,與此人交過一次手,險勝一招,打斷了他一根肋骨。結下了仇怨,沒想到他竟然會來,現在看上去應該也是剛剛突破三品凝成金丹,否則不可能見到我突破了,還這麼囂張!「孔善快速的把萬惡的事和蘊之說了。

然後孔善也沒有偽善的給出笑臉,冷著臉道:」萬惡!我們這裡不歡迎你。你還是走吧!「

萬惡,像沒有看見孔善一樣,對著蘊之哈哈大笑,說:」今天是雙魚星宮丘星分宮大喜的日子,我們黑狼谷,做為一方修仙勢力,自然是要道賀的!「

然後舉起手中的一個小禮品包,又對孔善說道:」看看,我是帶著誠意來的,舉手不打笑臉人,這是賀禮!「

蘊之也不想在此和這樣的糾纏不清,想讓萬惡進門!

可是這時萬惡,竟然傳音給蘊之說道:」小傢伙,雙魚星宮派你來這裡,是不是沒長腦子,小小築基期,根本不夠看!今天我要孔善走,你做到了,你們熱熱鬧鬧的開你的開業大典,做不到,你就給我關門大吉!「

蘊之,沒想到這傢伙,竟然這麼惡,這不是來砸場子嗎?

萬惡把小禮包扔給蘊之,竟然故意沒有扔准!禮包裡邊只有一個小鍾掉了出來!這是什麼概念不言而喻了!

孔善看到,再好的脾氣也忍不住了,說道:」萬惡,你打算幹什麼?想打架,我奉陪!「

萬惡大笑道:」你不過是只看門狗!我怎麼會和一隻狗動手呢?不知道雙魚星宮在我們丘星的駐守者,有沒有膽子露兩手,讓我們也看看七品宗門的實力!「?

蘊之再好的脾氣,也忍不了這個,在眾多賓朋面前公開叫板,這要是讓他給熊住了,以後自己還怎麼在這』丘星『立足!蘊之一瞬間,有了一種感覺,就是來到』丘星『的駐守者,似乎都吃過這些本土宗門的虧,一方面是雙魚星宮不重視這裡,這裡是個賠錢的地方,另一方面,本土宗門,有極大的排外性,而且似乎有一整套的排外體系。似乎有人在暗中操控著本土勢力,把雙魚星宮駐守者的勢力壓縮在最小。

這』丘『星並不是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弱小和貧窮,蘊之來的短短時間,竟然隨隨便便就遇到了孔善和萬惡兩個三品金丹的強者,而且他們一定不是這顆星球最厲害的存在!

蘊之一瞬間,想到了很多的東西!

如何找到突破門,打開局面呢?似乎這個萬惡就是一個突破口!打了這個馬前卒,很快就會有隱藏的勢力露出馬腳!

蘊之打算拿這個萬惡開刀。殺雞儆猴!

2016-5-29(未完待續) 在萬惡的刻意挑事下,到場的各修仙宗門有頭有臉的人物,也都被吸引了目光。有人在想:這黑狼谷可不好惹,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寧得罪十個君子,不得罪一個小人!」這萬惡,就是小人中的小人,睚眥必報,到場的就有吃過這惡人的虧的!

還有人在私下議論,雖然雙魚星宮那樣的龐然大物沒人敢招惹,可是在這』丘『星之上,就沒看到過雙魚星宮派來過大人物,根本不在意這裡的事情。像駐守者被人挑畔,多半都是駐守者自己吃虧,還不敢上報。

因為一旦上報自己堂堂雙魚星宮的人,被一個二品宗門的小門派給欺負了,只會招到同門的嘲笑,而且根本不會傳到上層,只會是把自己當成廢物一樣換掉,再派其他人來。話說上一個駐守者,還是一個金丹期的修士呢?不也被人欺負的不敢吱聲,只能睜一眼,閉一眼的裝孫子。直到駐守的年限到了,來了這麼個新人嗎?

多數本土修士,雖然前來道賀,也只是把門面工夫做足了而矣。至於有人挑事兒,他們可不會為這個小小的築基期駐守者出頭,他們只會在不得罪任何一方的前提下看熱鬧!

孔善,看到萬惡送了一個小鍾來。雖然看上去這小鍾,也有些靈性,可是這明顯就是變向的詛咒』送終『嗎?孔善,不清楚蘊之的實力,怕蘊之吃虧,就想替蘊之出頭!

蘊之看出孔善的意思,也捕捉到了在場的人的心態!自己必須得藉此立威,否則自己就會被貼上軟柿子的標籤,從此沒有人會尊重自己。

蘊之在萬惡的叫囂之下,也樂了。然後朗聲說道:「今天』丘星『修仙界的各位同道,遠道光臨,自然是給我們雙魚星宮面子,可是有人來鬧事兒,我也不能不讓人家鬧!這樣吧!我們就借著今天雙魚星宮』丘『星分部的開張大典,來一場比武!一方面是『以武會友!』另一方面,也算是為我們丘星分部開業,祝祝興!」

然後蘊之對萬惡微微一笑道:「黑狼谷萬惡是吧!?裡邊請!今天咱們就樂呵樂呵!與我交手可以?想看看我有沒有能力頂起這個雙魚星宮丘星分部的名頭,也可以!但是我這個人,有個特點,無利不起早!沒有點什麼讓我心動的東西,我可是不會和你交手的! 婚內有詭 你先請進,好好想想,等客人都到齊了!我給你挑戰我的機會!」

萬惡沒想到這個叫蘊之的築基期修士,真的敢接受自己的挑事,而且還如此平靜。 烈焰脣愛:絕寵契約俏佳人 那自己也不用非得撕破臉,受人話柄。一會兒在擂台上贏他就是了!打定主意,萬惡也不再說話,進入了丘星分部的主會場。

蘊之命孔善在到吉時開業時,就把大門關上。又接待了一些客人後。蘊之來到了主會場!

早有人搭起了一個高高的檯子,用一些陣法,把這個檯子堅固了一下。

孔善來到台上,講話道:「首先向各位修仙界的同仁的到來,表示感謝!我們雙魚星宮『丘星』分部,今天就算是正式的掛牌成立了,我們的宗旨,就是用我們微薄的力量,造福一方百姓!在此開張之濟,希望來的修仙同道,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共同為丘星修仙界的繁榮發展,出一份力!本來今天只是開張剪綵后,大家一起吃個飯就算是完事了!可是有修仙界的同道,想要以武會友。經過我們分部主事,蘊之仙師的同意。我們今天就藉此機會,向大家討個彩頭!

我們雙魚分部,拿出五塊極品晶石,做為彩頭兒。歡迎各位的挑戰!當然前提時,挑戰者也要拿出足夠的彩頭,否則蘊之仙師是不會浪費寶貴的時間和精力在無理取鬧的挑戰上的!

下面,黑狼谷的萬惡。不知道你還想不想挑戰蘊之仙師了!你帶夠晶石了嗎?」

特別是最後這句『你帶夠晶石了嗎?「真的是讓許多來的一方宗主都一冽嘴。 寵溺成婚:傅先生請上坐 五顆極品晶石,那是什麼概念,五百顆上品晶石,五萬顆中品晶石,五百萬顆下品晶石。一般的一品宗門,一般總資產也就是有十幾到幾十顆上品晶石,二品宗門能拿得出二到三顆極品晶石,都算是財大氣粗的了!

五顆極品晶石,一下子拿出來,放在台上,在場的不少宗主,都想直接上去搶了!可是他們也知道,人家敢拿出來,就證明人家不怕在場的這些人動什麼壞心思!

有好幾位宗主,也想上去挑戰一下這個雙魚分宮的築基期駐守者,可是』吧嗒吧嗒嘴!『拿不出這麼多錢呀?

萬惡在台下,也沒想到這叫蘊之的駐守者,敢拿出這麼多晶石做賭注,讓他也有些意外!他確實拿不出這麼多晶石,在丘星上,無論是誰也不會隨身帶著這麼多的晶石,他腦筋一轉,想到了一個看似有些複雜卻又簡單的問題。這個叫蘊之的駐守者,在』偷雞『!也就是在使』詐『!明明築基期的實力,在面對自己挑畔的時候,為了不丟臉,於是把所有的財產拿出來,不讓別人跟他賭鬥。用錢壓人!自己如果拿不出這些錢,雖然想挑事,可是也沒法!

萬惡,高看了蘊之一分,覺得這個駐守者,要比上一個金丹期的駐守者有意思的多,上一個自己幾句嚇唬,就規規矩矩的了!

萬惡是不會給別人這種』偷雞『的機會的!自己金丹期的修為,還有其他手段,怎麼能讓小小築基期修士虎住!

想明白了原由,也不再猶豫,飛身上了擂台!

隨手拿出了一塊玉簡說道:」錢,我的確是沒有那麼多,相信在場的各位宗主,也不會有人帶這麼多的晶石前來道賀,但是我這樣東西,應該可以值上五顆極品晶石,我們你們還是有請在座的幾位德高望重的宗主,為在下鑒別一下,別讓人家雙魚星宮的人,說我黑狼谷萬惡,占人家便宜!「

隨手就把玉簡扔給了孔善!

2016-5-30(未完待續) 孔善把萬惡的玉簡放在手裡,用神識掃了一下,頓時臉色不是特別的好看。因為這隻玉簡上竟然只有兩個字『學而』!

『《學而》是《論語》中的第一篇,也是『丘』星,儒家學派的經典著作之一,與《大學》、《中庸》和《孟子》稱為四書。通常又和《詩經》、《尚書》、《禮記》、《周易》和《春秋》等五本儒家經典的合稱為’四書五經。由孔子的弟子及其再傳弟子編撰而成。

它以語錄體和對話文體為主,記錄了孔子及其弟子言行,集中體現了孔子的政治主張、論理思想、道德觀念及教育原則等。孔子就是孔善的先祖,也是這個『丘』星成名的那位真仙在凡人之中的叫法。孔子名丘,所以這個星球,在修仙界的叫『丘』星!

《論語》共二十篇。《學而篇》、《為政篇》、《八佾篇》、《里仁篇》、《公冶長篇》、《雍也篇》、《述而篇》、《泰伯篇》、《子罕篇》、《鄉黨篇》、《先進篇》、《顏淵篇》、《子路篇》、《憲問篇》、《衛靈公篇》、《季氏篇》、《陽貨篇》、《微子篇》、《子張篇》、《堯曰篇》。

《論語》之中各篇通常都是以第一段的前二、三個字做為篇名。所以聽起來都不是那麼讓人知文達意。《論語》雖然在凡間有很多各種不同版本,但大都是不完整的,而且通過時間的推移,有很多與修仙已經搭不上關係了。

可是萬惡拿出的《學而篇》與凡人世界相傳的有明顯的不同!因為這個玉簡里的每一個字,都是帶有一絲能量波動!這不是凡人的手筆。孔善懷疑這可能就是那位先祖真仙,孔聖人的親傳弟子所書!

這時又有幾大宗門的門主,來到台上,一起鑒別了一下這枚《學而》玉簡。蘊之也用神識探察了一下,發現,果然不是凡品。大至的內容,只有幾百個字如下:

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有子曰:「其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

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

子曰:「道千乘之國,敬事而信,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

子曰:「弟子入則孝,出則弟,謹而信,泛愛眾,而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

子夏曰:「賢賢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與朋友交,言而有信。雖曰未學,吾必謂之學矣。」

子曰:「君子不重則不威,學則不固。主忠信,無友不如己者,過,則勿憚改。」

曾子曰:「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

子禽問於子貢曰:「夫子至於是邦也,必聞其政,求之與,抑與之與?」子貢曰:「夫子溫、良、恭、儉、讓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諸異乎人之求之與?」

子曰:「父在,觀其志;父沒,觀其行;三年無改於父之道,可謂孝矣。」

有子曰:「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也。」

有子曰:「信近於義,言可復也。恭近於禮,遠恥辱也。因不失其親,亦可宗也。」

子曰:「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

子貢曰:「貧而無諂,富而無驕,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者也。」子貢曰:「《詩》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謂與?」子曰:「賜也,始可與言《詩》已矣,告諸往而知來者。」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蘊之第一次讀到《論語,學而篇》,感覺這幾百字里充滿了人性的智慧,可謂是字字珠譏,如果能做到這位孔仙人說的,想不得道成仙都不行。因為感覺只要能做到這裡的一切,已經沒有了人性的弱點,可以超凡入』聖『了!

別說這枚玉簡有一些不為人知的能量波動在裡邊,只是這些文字里的智慧,就不是幾顆極品晶石所能買到的!

萬惡,看了一下眾人各自不同的表情,得意揚揚的說:「怎麼樣,蘊之駐守者,我不算是欺負你吧!值不值你的五顆極品晶石!」

蘊之表情嚴肅了起來,他不得不承認,萬惡能拿出這麼好的東西,讓他有些沒有意料到!但是他原本就沒打算』偷雞『。既然萬惡能拿出來同等價值的東西,那麼他也就沒什麼好搪塞的了。說道:「這枚玉簡,可以當五顆極品晶石!」

萬惡,哈哈大笑,說道:「別說五顆極品晶石,就是十顆極品晶石,我相信也會有人出,不過對付你來說,我就當它值五顆極品晶石,讓你占些便宜。」

蘊之沒有理萬惡的張狂,只是從須彌戒子中一抹又出現了五顆極品晶石,這是他最後的五顆極品晶石。蘊之的舉動,台上的萬惡以及台下的各位二品宗門的宗主都是一愣,特別是台下的一品宗門的宗主,看到十顆極品晶石閃耀的光澤,都吞了好幾口口水,心裡都在罵:「真******有錢,一個築基期修士,拿出這麼多極品晶石,我都想搶他娘的!」

萬惡看著蘊之,蘊之也看了一眼萬惡說道:「萬惡,既然你說十顆極品晶石有人也會出,我就出十顆極品晶石,別讓你小看了我們雙魚星宮。我們對賭,當然要以』修仙之心『發誓,如果賭輸了,不可以反悔!」這可是蘊之現在的全部身家了,他可不希望這個叫萬惡的傻子,輸了以後再拿十顆極品晶石把這枚玉簡換走,他感覺到了這個枚玉簡里除了能量的波動似乎還有一些法則的氣息,他要拿這枚玉簡好好研究一下。

說著蘊之伸指彈出一滴精血,萬惡見到人家又拿出五顆極品晶石,看上去自己也並不比對手的賭注多。自然不可能說自己不賭這枚玉簡了,那自己不成修仙界最大的笑話了嗎?於是一指彈出一滴精血與蘊之的精血融和后在空氣中爆裂消散。

這就算是成功了,如果有一方不遵守約定,那麼在這星宿天河的修仙界里,他將被天道法則所不允許,會喪失修仙的資格,變成凡人!

萬噁心里暗暗的罵道:「你個小傢伙,一個築基期,我看你有幾斤幾兩!就算你藏了一些手段,難道我就沒有嗎?」

蘊之穩穩的站在台上說:「那就有請各位修仙界的同仁做個見證,開始吧!萬惡!」

萬惡,曲指如風,一道道黑絲在空氣中幻化出一隻黑狼,這是黑狼谷的不傳之密法「狼影噬魂』。萬惡一出手就是最狠毒的殺招。這『狼影噬魂』是以自身的靈魂之力在體外化形,然後攻擊對方的靈魂,肉體防禦根本就阻擋不了。就算是同級別的金丹修士,如果不是靈魂力特別出眾的話,遇到這一招也只有認輸逃命的份,因為一旦和對方在靈魂力上拼殺起來,就算是靈魂力比對方強大,可是不能化形,萬惡的化形黑狼,就會像貪婪的野狼一樣,一點點的纏食比他體格更大的動物,一點點的撕咬,以至最後沒有力氣被殺死,成為狼嘴下的食物。

在擂台下的宗主,有幾根本就覺得這就是一場不公平的賭鬥,一個金丹強者的靈魂之力,要比築基期的修士強大不是一點半點。而且萬惡都已經能夠魂力化形,這已經可以越級挑戰一些金丹中期的修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