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錦溪打了個噴嚏,司厲霆關心問道:「是不是著涼了?昨晚要你照顧我們兩人。」

「沒有,是不是有人在念我呀?」蘇錦溪輕輕問道。「如果有,那也只有我一人。」 顧南滄還是頭一回到司厲霆的住所,一想到他對蘇錦溪還不錯的份上,心中也釋懷了很多。

也許這就是緣分,自己和蘇錦溪聊了兩年多都沒有能夠打動蘇錦溪。

而他在短短的時間就和蘇錦溪在一起,這就是註定的緣分。

兩人一步步走來,總算是苦盡甘來。

看著外面的陽光燦爛,心情也如這陽光一般。

「滄海,昨晚睡得好么?」蘇錦溪紅著臉問道。

一大早就被顧南滄撞見了那種事情,哪怕她和司厲霆已經是夫妻。

房中突然多了一個人,就像是幹壞事的孩子突然被抓了個正著,她的臉皮本來就薄。

看到蘇錦溪小臉的紅暈,顧南滄也可以理解,並未調侃。

「嗯,托你的福,睡得還算是不錯,第一次打地鋪感覺挺好。」司厲霆知道蘇錦溪經常赤腳踩地的習慣,看著天氣越來越冷,特地讓人定製的高級特厚地毯。為的就是不讓蘇錦溪踩下來的時候不涼,這又軟又厚的地毯就算是躺在地上

舒適度也很好。

蘇錦溪給他特地鋪了被子和枕頭,他昨晚沒有一點不適應。

「以後顧總可以常常來我家打地鋪,我家隨時歡迎。」司厲霆不冷不熱的接過茬。

要不是這顧南滄神經兮兮的跑到主卧來,至於他沒吃到小東西么。

「要是睡主卧的地鋪,我倒不介意。」

「你還真是睡上癮了。」司厲霆冷冷一笑。

「我只是怕你縱慾過度,將小鎚子折騰壞了。」

蘇錦溪臉紅得都要滴血,分明之前還是好端端的氣氛,怎麼說著說著就變了味?

場中的氣氛十分尷尬,兩人彷彿隨時隨地都要打架。

「我的老婆我疼都還來不及我怎麼會將她折騰壞,倒是顧總一個局外人有什麼資格指手畫腳?」

顧南滄啞然,是啊,自己有什麼資格?

雖然他將蘇錦溪當成妹妹一樣疼愛,可她到底不是自己的親妹妹。

「三叔,你昨晚給滄海脫鞋襪擦臉的時候怎麼沒有這麼大的火氣?」蘇錦溪連忙出來打圓場。

顧南滄今早醒來就發現自己鞋襪和外套被脫了,他還以為是傭人做的,沒想到是司厲霆。

「蘇蘇,怎麼將這件事說出來?」司厲霆的臉還往哪裡放。

蘇錦溪挽著他的胳膊撒嬌,「三叔,我餓了,我們去吃飯吧。」

司厲霆立刻敗下陣來,雖然他在外面令人敬畏膽戰,其實在家可是十足的寵妻狂。

「好,先吃飯。」司厲霆也不計較那麼多了。

看到兩人的相處模式,顧南滄在一旁也感覺到了濃濃的愛意。

也許這就是愛情最美好的樣子,這個男人是真的愛她。

連吃早餐司厲霆也不停的給蘇錦溪夾菜,生怕餓著了她。

顧南滄本要和司厲霆說一下昨天的進展,看到兩人的甜蜜模樣他也不捨得打擾。

一頓房連他都彷彿吃出了甜味,聽到兩人提及婚禮的事情。

「下個月就辦婚禮,會不會太快?」

「我還嫌慢了。」司厲霆冷冷道。

「就是因為要辦婚禮和度蜜月的事情,最近三叔很忙。」蘇錦溪溫柔的補充。

「到了現在你還叫他三叔?」

「習慣了,況且叔叔也沒有什麼不好。」蘇錦溪想到才和司厲霆認識的時候,每次叫他都是膽戰心驚。

那時候他就是一個惡魔,生怕他又要胡來。

而今自己不僅習慣了他的胡來,還隱約有些期待給他生個寶寶。

兩人從小到大就沒有感受過太多的家庭溫暖,生了寶寶她一定會給寶寶一個幸福的家。

「倒也是。」顧南滄輕喃。

飯後大家就各奔東西,蘇錦溪最近是越發忙碌起來。

司厲霆忙公司的事情,而她便是忙婚慶的事情。

不知道是誰爆出的消息,網上大家都在期待兩人的婚禮。

華晴每天氣得牙痒痒,看著那一條條小道消息出神。

什麼司總特地請了頂尖設計師給蘇錦溪設計禮服,又或者兩人的婚禮現場有多鋪張奢華。

就連花都是從國外空運回來,更不要說酒水一類全是高端品牌。

可見這個人對蘇錦溪的用心程度,毫不吝嗇。

他從來不接受專訪也是破天荒第一次接受了財經雜誌的邀約。

這次的專訪基本上都在談論他這位太太的事情,彷彿兩人的感情變成了娛樂圈的明星戀情一樣備受關注。

「聽說司先生很愛你的太太,平時在外面冷漠嚴肅,回家就變成了寵妻狂,這樣的形容詞對於司先生來說會不會有損你高冷的形象?」

一提到蘇錦溪,司厲霆的眉眼都變得溫柔了些。

「並不會,因為報道屬實,我很愛她,甘願為她做任何事情。」

「兩人的感情還真是令人羨慕,司先生這些年來從未有過任何緋聞,可見是百里挑一的好男人。

現在網路上有很多妹子都在追捧你,司先生有沒有負擔?」

「別人的態度我向來不關心。」

「我比較好奇一件事,司先生這麼愛你的太太,那在她之前司先生愛過別人嗎?」

屏幕前面的華晴心中一緊,他會如何評價自己和他的那一段感情?

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司厲霆的臉,想要從他的表情上看出一點端倪。

司厲霆的表情未變,淡淡地回了一句:「我曾經有過一個女朋友。」

「像是司先生這樣的好男人,對方怎麼捨得和你分開呢?」

主持人問的話深深戳中了華晴的心,是啊,他那麼好,自己怎麼捨得和他分開。

「個人選擇不同,那一段感情之後的幾年我遇上了蘇蘇,我才明白什麼叫愛情。

也許我該謝謝當年她的離開,否則我一輩子都是混混沌沌。」

在感情的問題上司厲霆倒是很坦誠,主持人巴不得挖出更多的料獨家報道。

「這麼說來當年司先生並不愛你的前女友?」

「也許當年我以為是愛的,現在回過頭來才發現那不是愛,這世間有多少人一輩子都不知道什麼叫愛。」

華晴緊握著的手指狠狠陷入掌心,司厲霆竟然說沒有愛過她!

他都打算和自己求婚,那怎麼可能不是愛!

「砰」的一聲新買的平板電腦又被她給狠狠砸碎在地上。

助理進來看到這場景,跟了華晴這麼久,她也早就習慣了華晴的性格。

助理小心翼翼問道:「華姐,你沒事吧?要不要我給你沖杯咖啡?」

以前華晴雖然也是喜怒無常,不過最近她好像脾氣發的更頻繁了些。

華晴冷冷的瞪著她,「有事?」

「那個……有個陌生人的來電,她讓你接電話。」

「不是廣告和拍戲的電話就掛了。」華晴沒好氣道。

「華姐,我也是這麼說的,但是對方堅持要你聽電話,說要告訴你一個秘密,你不聽會後悔。」

華晴冷哼一聲,「我倒是要看看是什麼秘密,電話給我。」

「是,華姐,這個就是她打過來的號碼,你回撥就可以了。」

華晴了掃了一眼最近聯繫人,這個號碼是國外的號碼,誰會這麼無聊搞這種惡作劇?

電話撥了過去,響了三聲對方接了起來。

「喂,我是華晴,你要和我說什麼?」

「華小姐。」對方的聲影加了變聲器,很難聽出是男是女。

華晴在心中嘀咕了一句,搞得這麼神秘,難道是哪個喜歡她的狂熱粉絲?

以前她就遇到過很狂熱的粉絲做出很多過激的事情,難道這次也是這樣?

「是我,我現在很忙,有話請你快點說。」

「華小姐請放心,聽完這個消息你一定會很開心的。」對方笑了笑。

變聲器中的笑聲讓她覺得毛骨悚然,十分陰沉。

「你說吧,我聽著。」

華晴走到安靜的地方,聽那人究竟要說什麼。

那人也沒有拐彎抹角,直接說出了那個秘密。

華晴聽完嚇得差點沒將手機砸下,「你,你說的可是真的?有什麼證據?」

這可是驚天大秘密,她怎麼都不敢相信。

「當然有,證據我會快遞給你。」

「你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你又有什麼目的,想要得到什麼?」華晴連連追問。

這個消息也太荒謬了,如果是假的,她又該怎麼辦?

「我的目的很簡單,我只是想要幫你。」

「如果這個消息是真的,你要多少爆料費?」華晴在娛樂圈呆久了,張口閉口都是錢。

「呵……我說了,我只是為了幫你,至於信不信就是你的事情了。」

說完對方掛了電話,等華晴再撥過去的時候,對方的號碼已經關機。

「華姐,那個人給你說了什麼?」助理見華晴臉上的表情又驚又喜,難道是接到什麼大角色了?

華晴壓下心中的愉悅,「這兩天注意一下快遞,一旦有我的東西馬上給我送來。」

「是,華姐。」

華晴將地上的平板撿起來,破碎的屏幕中還放著司厲霆那張放大的俊臉。

「去,給我重新買個平板。」

「好的華姐,我馬上去辦。」

助理急急忙忙離開,回頭關門的時候卻看到華晴撫著屏幕,臉上的笑容讓人不寒而慄。她打了個寒顫,華姐是不是受什麼刺激了? 司厲霆立於落地窗前,看著天空並沒有停雨的樣子。

顧錦洗了澡出來看到司厲霆高大的背影中流露出一抹落寞。

「三叔,你去洗澡吧。」

「蘇蘇,你的例假是不是快來了?今晚我們分開睡吧。」

「還沒來呢,你怎麼了三叔,我怎麼覺得你有些怪怪的。」

打從今天還沒有回來司厲霆就有些不對勁,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麼。

「那我記錯了,我以為你的例假快來了,怕你在我身邊我控制不住要你。」司厲霆隨便找了一個借口。

司厲霆向來心細,記憶力比自己還好,說他會記錯日子顧錦並不相信,難不成是他最近太累了?

「三叔,那個……你想要就要吧,反正我們早就領過結婚證也算是夫妻了。」顧錦從背後擁住他羞澀道。

平時顧錦不主動司厲霆都忍不住,更不要說今天顧錦主動了。

司厲霆俯身將她壓倒在床上,「蘇蘇,這可是你說的。」

雲雨之後,顧錦躺在司厲霆懷中酣然入夢,看著外面的雷雨天氣,司厲霆皺起了眉頭。

「轟隆隆!」天空一聲乍響,顧錦猛的從夢中驚醒,要是在司厲霆懷中她肯定會熟睡,但司厲霆並不在身邊,顧錦睡得很不安心。

「三叔……」顧錦覺得背後涼涼的一片,伸手摸了摸,並沒有摸到他的身體,少了司厲霆的懷抱她覺得有些不習慣。

朝著洗手間看了一眼,發現司厲霆並沒有在洗手間里。

難道是有事離開了?這麼大的雨,外面還在電閃雷鳴。

顧錦心中很不踏實的起床,走向客廳,客廳並沒有發現司厲霆,玄關處他的鞋子也在,這麼說三叔還在家?

想著之前他說要和自己分房睡的,顧錦走向次卧,次卧的門反鎖著。

「三叔,你在裡面嗎?」

裡面並沒有任何人的答覆,顧錦越想越奇怪,趕緊拿了鑰匙將門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