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耀威夫婦暗想,這王爺好端端的居然會說,他看見他們家的廢物女兒跟個猴子一樣到處蹦躂?!

難道,他跟那廢物女兒有私,交?

「還請右相大人讓五小姐前來見上一見,如何?」

東方晨一臉誠懇的請求,心裡卻暗想,如果這晚宴少了蘇靜兮那個有趣的人,那豈不是會很悶?

「誒,那好吧。」蘇耀威無奈,只得讓人去請蘇靜兮。

蘇靜香聽東方晨親口提起蘇靜兮,心裡越發氣惱。那個該死的廢物,難道是趁他們回鄉祭祖的時候,偷偷地勾—引了燕王么?

真是可惡,看待會兒看她怎麼整治她。


片刻后,蘇靜兮跟著一個老嬤嬤來到了大廳。

其實這樣的晚宴蘇靜兮實在厭惡,不過,既然東方晨當眾要她前來,她也無聊,就來看看東方晨和相府里的這些人能整出什麼有趣的節目來。

「靜兮,快過來見過燕王爺。」

蘇耀威冷冷地瞧了她一眼,冰冷的眸子里隱隱閃過一絲厭惡。

蘇靜兮也回示同樣厭惡冰冷的眼神,古代蘇靜兮的這個父親,是有多少年沒有關心過她了,算起來,父女倆已經整整兩年沒有見過面了吧。

蘇耀威認為她是相府的恥辱,故而從小就厭惡她,無視她,甚至還一度下命令,凡是他出現的地方,她蘇靜兮絕不能出現讓他看見,以免污染了他的視線…【屋∷檐∴下文學網っ溫馨提示】:作者更改書名比較頻繁,強烈建議您在本站搜索作者名,查詢您想看的書![如果更名本書的最新更新地址可能也會改變]

… 最η新し章%節請搜索√【屋檐i下文學網】]蘇耀威見蘇靜兮看她的眼神居然如此冰冷厭惡,不由得吃了一驚,隨即心裡燃起一絲怒火,但當著東方晨的面又不好發作。

蘇靜兮入座后,整個晚宴和諧的氣氛頓時變得緊張。

蘇靜香冷冷地瞟了蘇靜兮一眼,冷聲說:「聽說五妹妹的舞藝不錯,要不然請五妹妹輕舞一曲,為晚宴助興怎麼樣?」


據蘇靜香所知,蘇靜兮根本就是個什麼都不會的廢物,此番讓她當眾跳舞,就是要藉機羞辱她,讓她在王爺面前顏面盡失。

而一旁的二夫人自然明白自己女兒的用意,不等蘇靜兮反駁,立馬附和說:「靜香這個主意不錯,靜兮,你就舞一曲來為晚宴助興吧。→→→屋檐下文學網wuγet」

蘇靜兮看著這對陰險的母女,暗暗鄙夷,她前世身為王牌特工,什麼課程沒有學過,不過的跳一段古典舞而已,根本難不倒她。

「既然二娘這樣說了,那靜兮就獻醜了。」

蘇靜兮說著,落落大方地走了出來。

見她答應得這麼爽快,眾人吃驚不小,而蘇靜香驚訝過後是深深的鄙夷,待會兒,她要看看這個根本不會跳舞的廢物是怎麼出醜的。

這時,有清脆的琴音響起,蘇靜兮玉手一轉,驀地從長袖中拿出一把紙扇,合著清脆的琴音,翩翩起舞。

翩翩的衣裙,長長的披帛,飄飛的長發,隨著她的身形凌亂的飛舞,騰空,跳躍,她手中的紙扇隨著舞姿的變化,顫動如流連花叢的蝴蝶……

看著她絕美的舞姿,眾人驚呆了,就連東方晨,也暗暗驚艷。

沒想到,這個強勢霸道的蘇靜兮居然還能跳出這麼好看的舞蹈,還真是不得不讓人對她刮目相看吶。

在東方晨驚艷的同時,蘇府里的人是又氣又恨。沒想到,蘇靜兮居然能跳出這麼好看的舞蹈,而燕王還看得那麼陶醉,真是危險吶,要是王爺看上她了怎麼辦?

眾人驚恐,而蘇靜香更驚恐。

驚恐的蘇靜香眸光一轉,馬上想到了一個好辦法,隨即招來在身旁伺候的紅香。她在紅香耳邊小聲的嘀咕幾句后,紅香一臉陰險地笑著,匆匆退下去了。

半分鐘后,悄悄退下去的紅香悄悄地端著一盆碎冰來到蘇靜香跟前。

蘇靜香看著那盆碎冰,暗中歡喜,待會兒她就要用這些碎冰讓這出風頭的蘇靜兮當眾跌倒,讓她在王爺面前丟盡臉面。

如此想著,她拿起一塊拇指般大小的碎冰放右手手指上,對準了蘇靜兮的腳踝一彈。

「嗖!」地一聲,碎冰朝蘇靜兮的腳踝處打去,可蘇靜兮腳一跳,碎冰打空了,但那碎冰在落地的瞬間竟化成水,滴在地毯上毫無聲響。

見一個碎冰射空了,蘇靜香也不焦急,反正她彈出碎冰的時候輸了內力在碎冰里,這透明的碎冰在落地時會化成水,無聲無息地蒸發,一般人是很難看出來的。

既然一個碎冰射不中,她開始了第二個,第三個……

這旁人看不見射來的碎冰,但正在跳舞的蘇靜兮可是看清楚了。【屋∷檐∴下文學網っ溫馨提示】:作者更改書名比較頻繁,強烈建議您在本站搜索作者名,查詢您想看的書![如果更名本書的最新更新地址可能也會改變]

… 最η新し章%節請搜索√【屋檐i下文學網】]蘇靜香想用碎冰射中她腳踝,讓她當眾跌倒出醜,她怎麼會讓她如意。但跳舞的她也不揭穿她,只在那一個個碎冰射過來時,瞬間閃過。

蘇靜香見自己射去的碎冰都被她輕易的閃躲過去,頓時火冒三丈,立即加快了彈射碎冰的速度。

她就不信,射不倒這個賤人!

一時,無數碎冰如雨點般朝蘇靜兮射去,蘇靜兮舞步加快,騰空跳躍,旋轉飛舞,做得一氣呵成。

蘇靜香那麼明目張胆的射去那麼多碎冰,但凡明眼人都看出來了,但眾人都不吭聲,以一副看好戲的態度看著暗中較勁的二人。

蘇耀威夫婦見蘇靜兮能輕易地避開蘇靜香射來的碎冰,大為驚訝,尤其是蘇耀威,他竟不知,這個廢物女兒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而貴客東方晨則端著酒杯,饒有興趣地欣賞這兩姐妹的精彩表演,心裡感嘆,只要有蘇靜兮在的地方,那個地方就變得格外有趣。∴屋*^_^*檐£下∫文ョ學⌒網wuyaпxia.ン看來以後他得跟她多走動走動才是。

自家主人那麼忙碌,人蔘精八寶自然也不閑著,這大廳里聚集了這麼多美女,怎麼能少了他。

此時的他正優哉游哉地躲在蘇靜香裙子下面睡大覺呢,只是,突然一陣寒涼的氣息撲來,讓他冷不丁的打了個寒戰。

怎麼會突然這麼冷?

他好奇地掀開裙子一角往外瞧去,原來是蘇靜香腳邊放著一盆碎冰,而這蘇靜香正一邊朝正在跳舞的蘇靜兮彈射碎冰,一邊碎碎念:「我射死你,射死你,射死你……」

八寶看著蘇靜香那陰暗扭曲的臉龐,打了個寒戰,好個陰險的女人吶。


雖然他對蘇靜兮這個主人一點都不上心,但見蘇靜香這麼急著讓自家主人出醜,他心裡有點小小的不愉快,於是,他決定跟這嬌滴滴的蘇靜香玩一把。

蘇靜香一連射出了二三十個碎冰,卻依然沒有射中蘇靜兮,可把她氣壞了。

她迅速把手伸進盆子里,這次她要抓一把碎冰一起射過去,就不信,她蘇靜兮這回還能躲得過她的「暴雨碎冰陣」!

她是如此算計著,可手一伸進盆子里,卻抓住一個軟綿綿的東西。她好奇地拿上來一看,面色驚變。

居然是個黑乎乎的骷髏頭。

「咩哈哈……」

黑乎乎的骷髏頭突然朝她做了個鬼臉后,「砰!」地一聲炸開……

「啊!!!」

「砰!!!」

蘇靜香嚇得驚叫一聲,連桌帶人掀翻在地。

「啊!!!」

這突然的劇變,讓眾人驚呆了。

「靜香,怎麼了?你沒事吧?」二夫人焦急的跑過去。

「……娘,好恐怖的骷髏頭啊!!!哇嗚……我好害怕……」

被嚇壞了的蘇靜香撲進二夫人懷裡大哭起來。

「骷髏頭?」

眾人驚恐的望去,但蘇靜香身邊除了摔碎的杯子盤子,哪裡有什麼骷髏頭。

「這是怎麼回事?」

蘇耀威焦急的跑過去,卻什麼也沒有看見,不由得納悶:「靜香,你在搞什麼鬼?」

「嗚嗚,爹,我剛剛真的看見骷髏頭了。」蘇靜香一臉委屈。【屋∷檐∴下文學網っ溫馨提示】:作者更改書名比較頻繁,強烈建議您在本站搜索作者名,查詢您想看的書![如果更名本書的最新更新地址可能也會改變]

… 最η新し章%節請搜索√【屋檐i下文學網】]蘇靜兮好奇的往蘇靜香身後望了一眼,剛好看見一團白色的東西迅速閃過,頓時明白了,原來剛剛是八寶搞的惡作劇。

「咳咳,二姐姐,你是不是平時虧心事做多了,產生了不好的幻覺。」蘇靜兮一臉認真的說。

「呸,你才虧心事做多了,我可從來沒有做過什麼虧心事。」

蘇靜香狠瞪了蘇靜兮一眼,這個死丫頭,居然當著燕王的面詆毀她,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好了,別鬧了,當著王爺的面,你們也不怕丟人。」

蘇耀威訓斥一句,連忙轉身對燕王抱歉地行禮:「讓王爺見笑了。」

剛剛八寶的惡作劇自然被東方晨看在眼裡,他想要捧腹大笑,但當著這麼的人的面他只得忍著,只是這想笑不能笑的表情,就好像連抽了經。

「咳咳,不礙事,靜香小姐沒事就好。」他面部抽搐地擺擺手。

既然王爺這麼說了,眾人也就當什麼也沒有發生過,蘇靜香顧忌面子,連忙坐好。

只是這烏龍事件發生后,晚宴的氣氛顯得有些尷尬。

「聽說王爺喜歡聽曲,靈犀最新學了一曲《清雲曲》,想請王爺給些意見,不知王爺是否願意?」

這時,清雅秀麗的蘇靈犀起身,朝東方晨行禮請示。

她這麼一說,正好打破了這尷尬的局面,東方晨連連點頭。

片刻后,府里的婢女取來一把上好的古琴,蘇靈犀白皙的玉指在琴弦上一撥,一串高山流水般的音律從指間流瀉而出。

頓時,所有人都對蘇靈犀投去驚訝的目光。

這蘇靈犀雖然從小在相府長大,但她為人低調又素來樸素,喜歡深居簡出,以致常常被府里的人遺忘她的存在。

今晚一見,蘇靈犀不由得讓人眼前一亮。

她氣質清雅,言語得體,又彈得如此好的琴曲,跟高傲的蘇靜香和強勢的蘇靜兮二人一比,更顯獨特。

蘇靜香看著因臨時救場而大占風頭的蘇靈犀,氣得牙根痒痒。

而一旁的蘇靜兮,看著這個清雅的女子,隱隱覺得她的身影熟悉,應該是在哪裡見過的,可一時竟想不來了。

……

八寶在大廳里玩了把惡作劇后,唯恐蘇靜香等人找她麻煩,便趁亂逃出了大廳,有多遠跑多遠。

他是本著逃命的態度一路狂奔,可不巧的時候,在路過假山石林的時候,撞上了一堵黑色肉牆,驚訝地抬頭一看,卻是正在大吃特吃的蝙蝠妖大寶。

這蝙蝠妖大寶為什麼會長那麼肥胖,最大的原因是因為他是個大吃貨。而且還經常大晚上的偷偷一個人躲在假山石林里大吃特吃,當然,他吃的東西都是從大廚房裡拿來的。大廚房裡的人都知道他是二小姐的神獸,所以每天晚上都會給他準備很多食物。

「啊嗚啊嗚……真是好吃,太好吃了!」

蝙蝠妖左手一隻雞,右手一隻鴨,那張大嘴巴里還在嚼著一個大魚頭,吃相甚是恐怖。

八寶看著這吃相特恐怖的大寶,身子抖了一抖,轉身欲逃命而去,但不巧的是,大寶不經意地瞥見了他。【屋∷檐∴下文學網っ溫馨提示】:作者更改書名比較頻繁,強烈建議您在本站搜索作者名,查詢您想看的書![如果更名本書的最新更新地址可能也會改變]

… 最η新し章%節請搜索√【屋檐i下文學網】]「呀,人蔘精?!」

大寶眼前一亮,速度丟下手裡的鴨,朝狂奔的八寶伸出了大手。

八寶逃命的速度本來就快,可不想,這大寶抓人的速度更快,「嗖!」地一下,八寶就被他抓在手裡了。

「喂,你是不是人蔘精八寶老頭?」大寶瞪著驚恐欲死的八寶,急問。

這人蔘精八寶老頭兒修鍊千年,身上到處都是寶,在整個妖獸界是赫赫有名。而尤其是自從蘇靜兮闖入鬼霧森林搶走赤焰蓮花后,蘇靜兮和八寶成為眾妖獸的通緝對象,尤其是八寶,他作為妖獸界的叛徒,他的頭像已經貼滿了整個妖獸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