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無名拿著蘇孟的捲紙在書房沉思了許久,便通知下人去把管家找來,似乎他做出了什麼決定。

「老爺。」管家葉青躬了躬身。

「葉青,你可知道二公子這些年生活細節?」蘇無名用火鉗夾了一塊碳放入火盆之中。

「老爺贖罪,二公子的生活細節老奴不知,不過老奴可以去從二公子書童春生那打聽。」管家葉青聽蘇無名一問,黑白眉毛一顫,有些尷尬。

「算了,你去把二公子在請來,我親自問他。」蘇無名本來以為管家會知道一點蘇孟的事情,結果讓他有些不快。

「老爺,我剛見二公子又出府去了,不過之前下人給我說,有大夫去了二公子院子,沒過多久大夫又神色不好的離開了。」管家葉青跟了蘇無葉這麼多年,從話語中那裡聽不出蘇無名意味,故將大夫之事提了出來。

蘇無名聞言,神色有些變化,又往火盆里夾了一塊碳。

「去把那名大夫找來,我有話問。」

管家葉青應了一聲,走到書房門口,叫了一下下人,吩咐下去,然後又回到蘇無名身邊,身子微躬就那麼站在那裡。 「哎呦,我的媽哦,師兄好疼哦,你在用點力,我就快不行了。」聖魔宗練武場上,一名看似只有十六七歲的少年,此時站在那裡,嗷嗷慘叫,但是看其那疼痛的神色上卻是顯露著一絲絲的爽快。

林凡有個秘密,那就是他不是這裡的土著人,而是來自於地球,不是魂穿,而是身體一起穿越了過來。

當時一來到這神秘的世界時,林凡心中那是酸爽啊,小說看過沒?書裡面的那些主角哪個不是牛比轟轟,實力,地位,金錢,美女,那是搓手可得。

婚心蕩漾:老公好凶猛 身軀一震,王八之氣一放,管你是宗門至尊還是絕色美女,全都乖乖的臣服與腳下。

但是就在林凡的白日夢,還沒做到結尾的時候,卻特么的發現節奏有些不對,自己特么的竟然是某個魔門裡供弟子練功的沙包,當時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林凡那是當場懵比了。

這尼瑪就算是廢材啥的,老子也認了,至少不管怎麼說,也是某個大家族的廢材少爺啊。

可是現在自己卻是個供人練功的沙包,這瞬間讓林凡不想多說什麼了,甚至還傷心欲絕的偷偷哭了好幾天。

來到這個聖魔宗第一年的時候,還很懵比的林凡,受的苦也是非人啊,甚至差點被人給打成了三等廢物。

要不是這聖魔宗還算有點良心,給沙包們一本煉體秘籍,恐怕早就掛比了。

《鈦級魔身》

當時一拿到這個煉體秘籍的時候,林凡那內心可是愉快萬分啊,瞧瞧這名字,夠拽夠霸氣,這煉成了還能不天下無敵?

但是當林凡自己摸索修鍊之後才發現,這特么的完完全全就是坑爹的玩意。

《鈦級魔身》一共三層,是聖魔門開宗祖師隨手所寫的煉體功法,屬於沙包專屬秘籍。

就算是練到了第三層,按照秘籍里的說法,成就鈦級魔身,也就是那些弟子們,拿著真傢伙,一刀撂倒的料。

不過還好皇天不負有心人,林凡的悲慘命運,讓老天都看不過眼了,直接在某一個月黑風高之夜,林凡在睡夢中與周公的閨女,探討了一下人生之後,發現自己突然有了一個數據化的系統。

林凡研究了老半天,也沒看到小說里所說的啥人工智慧,完完全全就是要自己自行摸索了。

至於這個數據化的系統,林凡一開始還不太明白,後來發現在自己的人物數據面板下卻多了一個自己修鍊《鈦級魔身》的數據。

原本每天沙包工作完成之後,林凡就是立刻馬不停蹄的回去吃飯,修鍊。畢竟這要是不將《鈦級魔身》修鍊成功,鬼知道哪天會被一個下手重的人給弄死了。

但是現在林凡每天就是等著這些弟子毆打,隨後回去睡覺,做自己那美麗的白日夢。

林凡朝著那名面紅耳赤的弟子浪浪的叫了一聲后,拉開了數據面板,仔細的瞧了起來,在努力一點《鈦級魔身》就要升到五級了。

至於這《鈦級魔身》秘籍上說頂尖就三層,可是自己這都快修鍊到五層了,是啥情況?

姓名:林凡。

等級:1。

經驗值:0。

功法:《鈦級魔身》4層(2000/3000)。

……。

林凡看著這自身的數據面板,也是有些寒酸了,這等級長久以來一直都是1級,至於升級,林凡也不是沒想過,但是卻一直找不到門路。

來到這世界也有一年了,雖說還沒出過聖魔宗,但是這裡的修鍊等級,林凡也有打聽過。

後天,先天,入神,小天位,大天位……。

每一個等級分為九級。

林凡知道,這恐怕還完全不止於這些,但誰讓自己只是一個沙包黨,能夠調查到這些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

「+1。」

「+1。」

「+1。」

……。

《鈦級魔身》的經驗緩慢的漲幅著,林凡看著眼前那已經使出吃奶勁的宗門弟子,也是嘆息一聲,今天也算是見了鬼了,竟然遇到如此菜鳥的弟子,這每一次攻擊,也只能增加1點經驗值。

而且這拳頭敲在身上,軟弱無力,林凡甚至在想,可別在沒經驗了……。

果然,這想啥就來啥。

「+0。」

「+0。」

……。

我勒個去,這廢物果然是不行了,都不增長經驗了,這還玩個毛啊。

林凡轉過頭,看著周圍同為沙包黨的患友們,此時卻慘叫連天,彷彿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傷害一般。

在聖魔宗,沙包們被弟子打死了,也不會有人管,直接挖個坑將其埋了了事。

「你為何不叫。」此刻那名弟子看到先前還慘叫連天的林凡,此時卻東張西望,頓時心中起了一絲怒火,沙包被自己揍的哀嚎不斷的時候,他就算有些累了,但也很是興奮,感覺自己好厲害啊。

但是現在他卻是怒了。

尋思這一天可不能白費的林凡,瞧著眼前的宗門弟子,「叫你妹啊,演戲很累的好不好,你的拳頭軟弱無力,跟娘們似的。」

那宗門弟子一聽這羞辱的話,頓時臉色一陣白,一陣青,眼神也是變的憤怒無比。

林凡瞧著這宗門弟子的臉色,也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這表情表演不錯,回去多吃點奶,跟饒癢似的。」

「你……你。」這宗門弟子陡然的彷彿說不出話了一般,聲音也變的哽咽了起來,那原本還很兇悍的眼神,陡然一變,變的水汪汪的。

「哇……你欺負人,我的拳頭不是軟弱無力。」

林凡此時瞬間懵比了,看著那裂開屁股,嗷嗷大哭跑離練武場的弟子,也是無話可說。

這作為魔門弟子,怎麼還如此受不了打擊。

林凡搖了搖頭,不在關注這個傢伙,而是必須想辦法,趕緊將等級升上去。

四級的《鈦級魔身》就有些變態了,不知道這五級的又會怎麼樣。

林凡托著下巴站在原地,看著周圍那些奮力毆打沙包們的宗門弟子,頓時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

看來必須開啟嘲諷模式才行。

林凡運足了氣,隨後大吼一聲。

「都給我住手,我有話說……。」

林凡這一聲吼叫,完完全全可以和小說里的獅子吼媲美,在林凡看來,不就是看誰的嗓門大嘛?

想當年在地球上,老子可是班級領操人,這嗓門不大可不行。

那些拿沙包磨練的宗門弟子,被這吼叫聲,也是叫停了下來。

那些慘叫的沙包們,鼻青臉腫的看著林凡,不知道這個與他們同一夥的沙包要幹什麼?

有的沙包在這個時候,趕緊緩著氣,等待著下一波的攻擊。

這樣的日子什麼才是個頭啊。

聽說要是將《鈦級魔身》練到三層就能成為外門考核弟子了,與這些把他們當成沙包的外門考核弟子一般。

但是想想就感覺不可能,有的在這堅持幾年的老沙包們,《鈦級魔身》也只堪堪練到一層。

至於三層何其難,難於上青天啊。

而這個時候,那些還在回氣的沙包們,在聽到下面一句話的時候,卻一個個傻眼了。

這位仁兄是要被打死了啊。

「你們不要用迷茫的眼神看著我,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在我眼裡都是垃圾……。」林凡單手背負,對著這些外門考核弟子很是蔑視的勾了勾手指。

……。

PS:新書求支持,求點擊,求推薦票。 「他說什麼?」

「垃圾,他竟敢說我們都是垃圾。」

「可惡,我們乃是聖魔宗外門考核弟子,只要經過考核,就能成為外門弟子,這區區一個沙包敢如此說我們,可恨。」

「我們哪個不是人中之龍,帝王將相之後,這小小的沙包竟然如此羞辱我們,師兄師弟們莫急,讓我去好好教訓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此刻這群外門考核弟子是徹底的怒了,他們沒想到區區宗門最為下等的人竟然敢跟他們叫囂,簡直就是找死。

而此時那些飽受摧殘的沙包們,在聽到這位如此吸引仇恨的話后,心中也都感激涕零。

「大哥……。」

「老大……。」

「爹……。」

……。

林凡站在那裡,看著迎面走來的一人,「小子,你實在是太放肆了,雖說我不會要你狗命,但也要讓你明白,囂張是不對的。」

我老婆是鬼王 這些外門考核弟子,雖說沒有學習聖魔宗的武技,但自身實力對一般人來說不俗,雖說達不到開金裂石的程度,但碗口大小的樹木,一拳之下也能將其轟斷。

「呀……。」準備好好教訓林凡的這外門考核弟子,怒喝一聲,雙腳開弓,全力轟出。

「砰……。」

林凡看著眼前這人,嘴角微微露出一絲笑容。

「+2。」

這傢伙果然比先前的要厲害一點,不錯,不錯。

「哎呀,說你們是垃圾還不信,不痛不癢,能不能給點力。」林凡站在那裡,不屑的拍了拍胸。

「再來……。」

「小子,你別太囂張了,我打打打……。」這外門考核弟子此刻不信邪了。

「+2。」

「+2。」

……。

這一刻這外門考核弟子,雙手顫抖著,重重的喘著粗氣,額頭汗水也是一滴滴的落下。

「咋的了,不行了?」林凡笑看著眼前這傢伙,不錯,不錯,送了一百多點經驗,雖說後面的攻擊軟弱無力沒加什麼經驗,但這前面的攻擊,還是可以的。

此刻這外門考核弟子,抬著頭看著林凡,眼神之中有些不敢置信,這傢伙特么的莫非是鐵打的不成。

「你……。」這外門考核弟子,見眼前這傢伙如此囂張,心中憤慨不以,但是卻無可奈何,隨後大吼一聲,「師兄師弟們,打死他……。」

林凡如今等的就是這個時候,五層《鈦級魔身》可就要靠這群傢伙幫忙了,不知道這《鈦級魔身》到底是有多少層,現在這群外門考核弟子打在自己身上都已經沒有感覺了,要是將這《鈦級魔身》狂升到了一百層,那還不上天了。

「哈哈,來吧,垃圾們,拿出你們吃奶的勁。」林凡大笑一聲,頓時數不清的拳頭轟在了林凡的身上。

「小子,你別太猖狂了。」

「今天就讓你知道爺爺們的厲害。」

……。

「+2。」

「+1。」

「+1。」

「+0。」

……。

這時候林凡見有個傢伙,拳頭打在自己身上,都特么的沒經驗,還有模有樣的站了一個位置,也是讓林凡頓時不爽了。

這傢伙完全就是占著茅坑不拉屎啊,隨後趁其不備一腳將其踹開,給其他人讓個位置。

看著《鈦級魔身》的經驗不斷的飛漲,林凡的內心那是酸爽的很啊,果然,這人多了,經驗也就漲的快一點。 天價妻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