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九倒在地上,抬手撫額,猶迷迷糊糊的,似剛睡醒一般,不知發生了什麼。

「蘇姐姐、蘇姐姐……」

朦朧之際,彷彿聽到了信蒼曲的聲音,蘇九輕輕搖了搖頭,想睜開雙眼,想看看那人,可腦袋卻沉沉的,眼前也是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到。

「蒼……蒼上……是你嗎?」

「是本上。」信蒼曲扶起虛弱無力的蘇九,淡淡的應一聲,「再睡一會兒吧。」

「蒼……蒼上……」

蘇九又輕輕的、斷斷續續的喚了一聲,然後便昏睡了過去。

「蒼上!」忽然間,不遠處的阮天聰揚聲喊道。

信蒼曲抬眼看去,奈何前方的樹木擋住了視線,什麼也沒有看到。

「蒼上,魚八俠在這裏。」未聽到回應,阮天聰又喊了一聲。

「速來照顧蘇姐姐。」信蒼曲菱唇微動,一語傳出。

「九兒?」阮天聰一聽,頓時飛奔而來,轉瞬間,已至近前。

「九兒!」看着昏睡不醒的蘇九,阮天聰不由面色頓變,趕忙從信蒼曲懷中接過蘇九,「九兒……」

「別吵,讓蘇姐姐好好休息一下吧。」信蒼曲目光射向阮天聰。

「可是……」阮天聰也抬首看向信蒼曲,一臉焦灼的道:「九兒這是怎麼了?受傷了還是中毒了?」

「沒受傷,也沒有中毒。」信蒼曲見他如此緊張蘇九,便回了他一句。

「那為什麼會這樣?」阮天聰又問道。

「這幻境中,到處都是至陽之光,而女子乃是純陰之體,蘇姐姐會有不適之狀實屬正常。」信蒼曲平淡的解釋道,「好在時間不長,稍加調息便無大礙了。」

「喔。」阮天聰點了點頭,「多謝蒼上。」

「呵,本上救的是蘇姐姐,阮公子道什麼謝?」信蒼曲緋瞳笑意漣漣的看着阮天聰。

「我代九兒謝過蒼上。」阮天聰想也沒想便回道。

「『九兒』,叫得這般親近。」信蒼曲紅玉扇一展,緩緩搖起,緋瞳深處匿著一抹詭譎難測的妖異,「你與本上對蘇姐姐而言,皆是同等的朋友,你又憑什麼代蘇姐姐謝本上呢?」

「我……」阮天聰張了張嘴,答不出來了。。 第1916章

「問什麼?」

「不生氣?」

「生氣什麼?」

「問我一直隱瞞你,生氣我趁人之危,我……」

當時慕安安最怕的是,七爺知道這件事,也知道她一直對他有非分之想。

從一開始七爺就分的很清楚,把慕安安當成小輩一樣照顧。

如若知曉慕安安那樣的心思,是會直接把她送走。

慕安安不敢賭。

而在慕安安沉默時,宗政御直接把人抱到懷裏。

「那時候很確定,我已經沒辦法把你當成小孩對待。」宗政御說,「既然你遲早都成為我的女人,又何必追究。」

慕安安捶了下他,「你就那麼自信,我就一定能當你女人?」

「慢慢來。」

「什麼意思?」

「你就算一開始不答應我,一年、兩年我們慢慢來。」

慕安安微微掙脫開宗政御懷抱,昂着頭看着他。

從到現在開始,慕安安把對宗政御的心思,一直都藏的非常漂亮。

一直到現在,七爺都不知道,只是認為是他把慕安安追到手。

慕安安也不太想告訴他。

「我就是看你又帥,又有魅力,還疼我,所以才答應做你女朋友的!」

慕安安就死咬最後的小倔強。

宗政御輕笑,重新把人攬入懷,「謝謝父母給我這麼好條件,否則連女朋友都沒有了。」

「老婆也沒有。」慕安安小聲嘟噥,「好好保養,不然等你老了,我就找其他帥小夥子,反正我有錢。」

「那不可能。」

……

翌日。

顧書卿失蹤的第一天。

67T實驗項目在今天正式開啟。

慕安安見過李越白的時候,考慮了很久,最後還是決定將這個實驗進行下去。

雖然慕青一直把她作為慕小的影子。

但這個她答應過李越白一定會十年前失敗的實驗重新搭建好,更要查找出,慕小明明死於疑難雜症,最後卻被磨掉的真正原因。

確切的說,慕安安要找出十年前67T實驗,最後一個研究人員名單。

思及此,慕安安將目光從資料里抬頭,看着坐在會議室前位的寧修遠。

宗政承允正在主持會議,講說關於67T實驗的項目細節。

而在慕安安抬頭看着寧修遠時,寧修遠感更好回頭和慕安安目光對視上,直接沖着慕安安勾唇一笑,還點了下頭,算是跟慕安安打招呼。

慕安安將視線重新移到宗政承允那邊。

而這一細節舉動,全都被盧蘭芯和呂瑩看在眼裏。

盧蘭芯是直接出現排斥表情。

呂瑩送給慕安安一個白眼,還記恨昨天慕安安退群的事。

而盧蘭芯在宗政承允說話結束時,直接敲了敲慕安安桌面,「顧顧同學。」

慕安安看向盧蘭芯。

盧蘭芯一臉驕傲的說,「我們這次實驗非同小可,校長之前已經說過了,一定要我們在最快的時間,給出67T實驗一個漂亮的研究結果,否則A大名譽都會受損。」

慕安安聽着盧蘭芯這番話,微微蹙眉。

她沒有回答,盧蘭芯又說,「所以,我希望你認真對待,而不是在這邊發花痴。」

「當然,如果你覺得你能力不足,你現在可以退出,因為還有很多優秀的醫學院人員想要加入67T實驗里來。」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可人…卻已不是當年人。

秦蒼穹掏出一根軍需捲煙,點燃。

深吸一口。

「你在門口等我。」他對身後的都尉司機叮囑了一聲。

「是!」那都尉恭敬鞠身,就這麼站在越野車前,軍姿筆挺站立。

而秦蒼穹,則是叼著煙,踏着皮鞋,一步一步…朝着城市大樓走去。

他剛走到城市大樓門口,就被門口的兩名保安攔住了。

「站住,哪位?有什麼目的?」門口的警衛保安,面色凝重盯着秦蒼穹,叱問道。

城市大樓,是江南最重要的行政機構。

裏面,可是最重要的白道辦公場地。

行政場所的治安制度,及其嚴格!

閑雜人等,根本沒有資格和機會,進入這行政大樓內。

秦蒼穹停下腳步,眸光平靜,掃了兩名保安一眼。

「封江工程集團,負責人…秦蒼穹。」

「收到你們城主的通牒函,前來一敘。」

秦蒼穹語氣平靜,一字一句,緩緩回答道。

唰~!

聽到他的回答……那幾名保安們先是一愣,而後面色一變!

這,就是那個封江工程集團的負責人?!

幾名保安目光負責冷戾,在秦蒼穹身上鎖定,打量了許久。

一早上,羅剎江被封江截流的事情,可是傳遍了整個城市大樓。

幾乎沸沸揚揚。

所有人都在驚疑猜測,究竟是哪個不怕死的傢伙,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封江南的軍事水域要塞?

而此時。

這個封江集團的負責人,正主……終於來了!

這名正主,可是城主大人,親自交代吩咐過的,一定要盯緊了。

此時,保安們自然是緊緊盯着秦蒼穹,面色凝重。

兩名保安拿着紅外警報器上前,對秦蒼穹進行了全身的檢索。

城市大樓,地位特殊。

為了安全起見,必須進行全方位檢查,確保沒有任何危機隱患。

而,當紅外警報器,挪動到秦蒼穹右手胳膊時,警報器突然『滴滴滴』的叫了起來!

瞬間,幾名保安們面色驟然一凝!

「胳膊里藏着什麼東西?!交出來!」保安厲叱道!

不遠處門外,悍馬車前的那名都尉司機,面色一凝,當即就要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