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月燃面對黃金靈王的話語,不置可否的道:「不錯!但是你提及他們又能怎麼樣,難道他們現在還能過來救你不成!什麼都別說了!讓我們一戰吧,我倒要看看你們引以為豪的實力有多麼的逆天!」

「殺呀!」藍月燃嬌喝一聲,率先出手了。淡藍色的衣裙獵獵而響,宛若碧波仙子,亭亭玉立,讓人心曠神怡。一掌拍出,驚濤駭浪,勢如海嘯席捲。

「退!」

強大如其他的靈王也不願意受到波及一退十幾里遠,來到了人族大軍的地方。聯手擋住了三人大戰的餘波,不然他們的對抗能傷及無數的士兵。


「戰就戰!我倒要看看你們進入傳說六重天的人有多麼的強大!」黃金靈王大吼著,雖然年邁但是卻不可欺,身為靈王當然強大無比,傲氣縱橫。

坐下的黃金三頭獅子同樣的咆哮一聲,載著自己的主人就沖了上去。長槍裂空,將蒼穹都撕裂了一個巨大的裂縫,恐怖的罡風席捲,肆虐十方。

「嗡!」

英俠鎮散發出來的大陣嗡嗡而鳴,綻放出我微弱的光芒抵擋住了三人大戰的餘波,不然這座城池都要毀滅。他們是靈王,太過於強大了,足以毀滅十方。

「師傅!把那個黑衣老太婆抓起來,二狗子又有了一個小弟弟,讓她去當奶媽!」一鳴待在幾尊獸王的身邊,看著他們大戰,高聲叫喊著。

絕美女廠長 ,因此並沒有移動,而是近距離的觀戰。

「這個皮孩子,早晚將你打的嘴巴說不出話來!」黑影靈王一個踉蹌,差點從空中栽落下去,心中氣道。

昏迷過去的月影這個時候也醒了過去,剛醒聽到的第一句話就是一鳴這樣在調侃自己的姐姐,氣的七竅生煙,如果不是被封印了修為,一定要把這氣人孩子的嘴巴撕爛。一張嘴也太招人煩了。

一鳴看到月影醒來了,對自己撅著嘴不服氣。笑道:「怎麼?難道你也想去當奶媽?不過你的胸部還是太小了,當不了。還是乖乖的當大牛的老婆吧,生了孩子奶水就多了,再去也不遲!」

「你……」月影氣的滿臉潮紅,她一個未經人事的小丫頭,何曾被人這樣明白的說過這樣羞恥的事情,氣的全身都在哆嗦。最後翻了他一個大白眼,冷哼了一聲不再理他了,免得自己生氣。

紫月這個小丫頭捂著嘴偷笑,也翻了一鳴一眼,認為他的話也太損了。接著開始慢慢的安慰起月影來,兩人的年紀相仿,很快就有說有笑的了。

這讓一鳴看的直撇嘴,不知道該怎麼說她們,搞不懂。

三位靈王的大戰,終於戰到了白熱化的地步。藍月燃一人大戰兩位靈王絲毫不落下風,身後十四座燃界同時燃燒,定住了九天十地。宛若九天之上的女王一方,抬手間就能震動天地乾坤大道。

黃金靈王和黑影靈王兩人雖然強大,但是面對六重天的傳說人物,也沒有多好的辦法。對方太強大了,似乎能天生與道相合。就算是普通的玄術也能綻放出溢彩,讓人難以抵擋。

「血舞春秋!」

長槍席捲,橫掃**八荒,狂暴的力量浩浩蕩蕩的向著四方衝擊,宛若驚濤駭浪。黃金靈王在這個時候施展出了自己最強大的燃界大道。

他不愧是老牌的靈王,對大道的領悟非常的透徹。燃界大道一出,竟然席捲了方圓十里,讓所有的一切都包圍在血浪滔天的汪洋大海之中。

「騰蛇化龍!」

同一時間,黑影靈王也是嬌喝一聲,施展出了自己的燃界大道。十一座燃界同時綻放出道道的烙印。一條巨蟒出現了,竟然是騰蛇。長約百丈的巨蛇在一出現,仰天嘶鳴,衝擊九重雲霄,竟然要從蛇化為一條真龍。

藍月燃在驚濤駭浪中沉浮,在騰蛇的席捲的殘雲之間飛舞,並沒有絲毫的慌亂。她身體輕柔、飄飄欲仙,身後的燃界中不停的波動出一道道的烙印來。讓所有的血水都無法靠近,大戰騰蛇,阻止它真的化身為真龍。

「轟!」

一拳轟出,十四座燃界同時迸發出強大的力量。一拳直接轟破了蒼穹,洞穿了空間。這條騰蛇沒有化龍成功,直接被轟碎了。轟然消失在了人們的眼前,而黑銀靈王則是踉蹌倒退。

擊退了黑影靈王,藍月燃轉身就攻擊向了黃金靈王,血舞春秋果真強大,竟然讓人如同陷入了沼澤之中一樣,行動都變得異常的艱難。如果是其他人進入,絕對會處處受限。但是藍月燃卻不在此列,她身後十四座燃界同時震動,將阻止她的力量全都震散。直接殺到了黃金靈王的身前。

黃金三頭獅子咆哮,大口一張就咬了過來。藍月燃只是一掌,就將它打的身體差點爆碎,全身裂出道道裂紋,血跡揮灑。

「去死吧!」她嬌喝一聲,對著黃金靈王就是一拳,直接將他的長槍打成了粉碎。年邁的他倒飛了出去,碎片全都穿透了他的身體,血花四濺,染紅了天空。

「黃金靈王!」天元靈王和他倒是摯友,忙衝過來接住了他的身體,和藍月燃對峙。

不過藍月燃並沒有趕盡殺絕,看著他們絲毫不在乎的轉身就向著黑影靈王飛去。道:「還想戰鬥嘛?」

黑影靈王思量了一下,最終還是搖了搖頭,對方的境界比她高,而且還是六重天的實力,她現在還沒有資格和對方血拚。因此搖了搖頭,道:「妹妹可沒有姐姐這份實力,今天就算了吧。改日再向姐姐討教也不遲!」

「妹妹什麼時候來都可以,姐姐一定奉陪到底!」藍月燃笑道,然後轉身面對幾百萬的大軍,最後並沒有過去,而是想著六尊玄獸那裡飛去。

眾人都不知道她說了什麼,總之她帶著一鳴四小就走了,轉身就要回英俠鎮了。

「姐姐請留步!」黑影靈王看到她帶走了自己的妹妹,忙開口道,想要帶走自己的妹妹。

藍月燃知道她的心思,笑道:「放心吧,我也挺喜歡月影這小丫頭的,不會虧待她的,就讓她跟著我一段時間吧!」

然後就帶著四小頭也不回的回到了英俠鎮中。其他人只能幹看著,就算是靈王都不敢出言說些什麼。算得上是真正的震懾群雄。

他們走後,所有人全都嘩然了,議論紛紛,徹底的沸騰了。今天的所見所聞全都太匪夷所思了,如果傳出去用不了多久,就會舉世皆驚。六重天的人真的出現了,而且竟然不只是一人,三大聖地竟然都有,足以轟動天下。

六尊獸王也駕馭著大陣回到了洞天山脈,不過這場玄術暴動卻沒有因此停止。人族大軍還是照樣在此地安營紮寨,要和玄獸作戰。

短短的一天而已,幾個大國同時震動,俠客們議論紛紛,像是聽到了傳說一樣。一個個像是打了雞血一樣興奮,傳說竟然被打破了,讓他們信心十足,都認為自己也能成為傳說中的一員。

而在這個時候,一個妙齡少女進入了肖豪雲的大帳之內。正在皺眉頭的大元帥看到這個少女進入之後,忙站了起來,迎了上去。 一個十歲左右的小丫頭站在秦**隊的大帳中,生的落落大方、長得亭亭玉立,一身潔白的衣裙將她襯托的彷彿是月宮中的嫦娥仙子,黛眉彎彎、在眉宇之間還有一顆美麗的紅痣。雖然還很小,但是卻是一個美人胚子,長大之後一定是傾國傾城的美少女。

「公主!你怎麼來了?」肖豪雲正在煩惱著應該怎麼和玄獸大軍作戰,畢竟這不是普通的玄獸,而是擁有著六尊靈王帶領的獸潮。不同於和其他的人類的大軍作戰,一個弄不好就會全軍覆沒。正在想著,突然就看到一個小女孩走了進來,吃了一驚,忙站起來問道。

不錯,這個小女孩正是當今秦國的皇帝的三女兒,也是最受他喜愛的三公主秦熾月。今年不過是十歲而已,但是卻已經美麗的不可方物。

我的女神是 ,道:「肖叔叔,我只是感覺到好玩而已,所以就偷偷的跟了過來!」

「什麼?你說你已經來了好多天了?」肖豪雲一驚,問道,心底倒吸了一口冷氣,如果她出了什麼危險,整個帝國都將震動。

秦熾月臉色一紅,低頭認錯道:「肖叔叔,對不起。我是偷偷的跟著大軍出來的,不過你放心,我父皇是不知道的。」

你父皇不知道,他若是知道了還好,正是因為不知道才危險呢。這一會兒恐怕帝都已經喧鬧到天了。肖豪雲心底嘆氣,不過他也不能說什麼。道:「罷了,我一會兒派人給皇上抱一個信,讓他別著急。你就在這裡玩幾天吧!」

「謝謝肖叔叔,我就知道肖叔叔最好了!嘻嘻……」秦熾月喜上眉梢,頓時跑了過來,抱住肖豪雲的手臂搖晃的撒嬌道。

肖豪雲嘆了一口氣,心底開始盤算著該把她俺知道什麼地方了。這裡畢竟是軍營,不適合她這樣一個小女孩待在這裡,而且這幾天勢必要和玄獸大軍作戰,萬一傷到了就更不好了。思考再三,他終於想到了一個即安全,又有人陪著她玩的地方。

他想好了這一切,道:「公主,我帶你去一個地方。那裡非常的好玩,而且還有很多和你一樣大的好夥伴,怎麼樣?願意去不?」

秦熾月一聽,頓時一喜,問道:「這裡也有這麼好玩的地方?我怎麼不知道?這幾天葉老帶著我遊玩了附近的好多地方,怎麼沒有發現?」

「我說你怎麼能跟著出來,原來是葉老陪著你呀。那我就放心了。」肖豪雲道,這個葉老他可是十分清楚的,和他的實力差不多,是一尊靈王。恐怕也只有這個三公主有這麼好的福氣了,被葉老守護著。其他的皇子皇孫可沒有這麼福氣。

「哈哈……肖元帥別來無恙!」這個時候從外面走出來了一個和藹可親的老者,雖然滿臉的皺紋,鬍子一大把了,可是雙目卻非常的明亮,精神抖擻。

肖豪雲笑道:「葉老別來無恙,沒有想到您竟然親自護送公主來到這裡,辛苦了!」

他們是舊識,因此互相寒暄了幾句,肖豪雲就說了請葉老幫忙,先安置秦熾月到另外一個地方的打算。

葉老驚道:「難道說這個偏僻的地方,還有這麼一個地方不成?」

肖豪雲道:「不錯!就是十幾裡外的英俠鎮。那個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有絕世大陣守護,沒有人能傷害到三公主的。而且,那個地方的百姓並不會什麼玄術,而且淳樸善良。」

說到淳樸善良,他心底一陣腹誹,暗自埋怨自己睜著眼睛說瞎話。如果一鳴那個皮小子也淳樸善良的話,這個世界上就沒有壞人了。不過,他倒是相信藍月燃以及一鳴他們不會傷害三公主的。

三人來到了十裡外的英俠鎮,當葉老看到這裡的大陣因為受到他們靈俠的波動而顯化的時候。身體一震,驚道:「這還真的是英俠級別的大陣,沒有想到這麼偏僻的地方竟然有這樣的絕世大陣守護,果然不得了呀!」

肖豪雲道:「是呀,不過這座大陣如果不強行進入是不會攻擊人的。靈王一下的人才能自由出入,像我們都無法進入其中。」

秦熾月聽到這裡頓時雙眼一亮,道:「這座大陣竟然這麼好玩兒,看起來這個城鎮裡面一定更有趣兒。」

肖豪雲笑道:「不錯,這裡面倒是有幾個非常有趣兒的小孩子,有他們陪著公主,公主一定會非常喜歡的。」

一鳴和大牛正在城牆上玩耍,本來一鳴就是一群孩子中的孩子玩,經過了這幾天的事情,這群孩子更是對他佩服的五體投地。全都跟在他的屁股後面,到處轉悠。

突然,大牛看著城牆下面三個人,而且還有一個非常可愛的小女孩兒當即雙眼就亮了。忙叫道:「一鳴、二狗子,你們快來。這裡有一個非常漂亮的小妞兒!」


「哪呢?哪呢?」一鳴和二狗子忙跑了過來,當看到是肖豪雲他們三人的時候,全都吃了一驚,沒有想到這個小女孩兒竟然這麼可愛。

一鳴倒是見過肖豪雲,不過卻並不知道他的身份。站在城牆上,高聲叫道:「喂!長鬍子大哥,你們來這裡幹什麼?怎麼不進來呀?」

肖豪雲以及葉老聽到這話之後,尋聲望去,當看到是一鳴他們幾人的時候,臉上的肌肉都開始有些抽筋了。大哥?我們這裡一個能當你大爺,一個能當你爺爺了,竟然叫大哥。這倒霉孩子,怎麼這麼不靠譜兒呀。

肖豪雲忍住想要把一鳴拎過來劈頭蓋臉打一頓的想法,問道:「一鳴小友,你師傅在不在城裡面?我希望她能幫忙看管一下小女!」

「我師傅在呀,不過說的人可是她?」大牛擦拭了一下嘴角流出來的口水,指著肖豪雲身邊的秦熾月問道。雙眼都冒光,口水剛擦丟,又流了出來,一副色狼樣子。

「你們在玩什麼,如果沒有事兒的話,能不能請你們師傅過來一下?」肖豪雲問道。

一鳴道:「我們當然有事兒了,不然站在這裡幹嘛?」

這個時候大牛一愣,問道:「一鳴,我們除了玩兒,還有什麼事兒呀?」他倒是挺想答應的,畢竟以後就可以和這樣一個漂亮的小女孩兒一起玩耍了,想想就心花怒放。

「笨蛋,我們再看美女,你說這是不是正事兒!」一鳴義正言辭的說道。

幾個人全都暈菜,差點從城樓上掉下去。就連肖豪雲和葉老也都臉色抽搐,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唯有秦熾月聽了之後,咯咯直笑,問道:「肖叔叔,你說的夥伴兒就是他們幾個嘛,好有意思呀!」

這是有意思?我怎麼感覺到這個屁孩子欠揍呀!肖豪雲心底暗道,不知道哪裡有意思,有些惹人恨倒是真的。

不過,一鳴還是讓大牛請藍月燃來了。藍月燃聽了肖豪雲和葉老的拜託之後,看著可愛美麗的秦熾月,很爽快的答應了他們的請求。

「秦叔叔,葉老再見!」秦熾月轉身跟著藍月燃和一鳴幾小進入英俠鎮的時候,向著兩人擺手道。

看著他們的背影,葉老有些擔心的道:「我怎麼感覺到你說的幾個小孩子有點兒不靠譜兒呀?」

「放心吧,他們是不會傷害公主的。」肖豪雲說道,可是心底卻也七上八下的,按照一鳴那倒霉孩子的性格,的確不會傷害秦熾月。不過,她真的能受得了那個傢伙的搞怪嘛,這就不得而知了。

「妹子,你叫什麼名字呀,給哥說說唄?」一鳴看著秦熾月嬉皮笑臉的問道,一點都不認生,一副自來熟的樣子。

「弟弟,你叫什麼名字呀? 神話之系統附身 ,告訴姐姐,給糖吃!」秦熾月被藍月燃牽著手,絲毫沒有一絲膽怯的反擊道。


一鳴有些傻眼了,沒有想到調戲不成,反被調戲了。讓他有些鬱悶,不過大牛和二狗子他們卻摟著肚子開始哈哈笑了起來。他們倒是非常樂意看到一鳴吃癟的,這也太搞笑了。

「一群沒有義氣的傢伙,不幫我就算了,竟然還取笑我。」一鳴白了他們幾個一眼,哼道。

大牛笑道:「讓我來,看哥的!」他拍了拍胸脯,就快步跟了上去,裝作一副笑臉道:「請問這位尊貴的小姐貴姓呀?小生叫大牛。」

秦熾月指著他的嘴笑道:「你的口水流出來了,色狼!」

大牛當場大囧,灰頭土臉的退了回來。一鳴他們幾個全都取笑,就連藍月燃也都顰嘴忍不住的笑了。

很快她們就回到了天藍醫館,一路上幾個招人煩的調皮搗蛋的傢伙全都敗北,沒有人詢問出秦熾月的名字。

一個個垂頭喪氣的走進醫館,隨便找一個椅子就坐了下來。

紫月剛打掃乾淨,一看到幾個人全身髒兮兮的就坐在了她好不容易打掃乾淨的椅子上,當即臉色就黑了。掐著腰,像是發狂的母老虎一樣,吼道:「你們全都給我起來!我打掃乾淨地面和桌椅都被你們幾個混蛋弄髒了!」

一鳴幾個人忙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擔心這個小老虎爆發了,可有他們的好果子吃。

藍月燃帶著秦熾月走了進來,紫月看到秦熾月的時候,問道:「姐姐,她是……」

還沒有等藍月燃介紹,秦熾月就非常大方的走了過去,笑道:「小姐姐你好,我叫秦熾月。」 轉眼間,秦熾月已經來到英俠鎮又是三天的時間了。一鳴、大牛、二狗子、鐵蛋兒幾個小傢伙全都不停的圍著她亂轉,被他的美貌誘惑的是一塌糊塗。

秦熾月正在幫著抓藥,大牛就湊了上來,嬉皮笑臉的道:「月妹妹,你歇著吧,我來把你吧,看你累的,都出汗了!」說著,這個可恥的傢伙也不知道從哪裡拿了一張手帕,開始幫她擦拭額頭上的汗水。

「謝謝大牛哥!」秦熾月甜甜地一笑,道。

「嘿嘿!不謝!不謝!」大牛傻笑著,臉色通紅,手裡不停的抓著藥材。

正在打掃衛生的紫月頓時臉都黑了,拿著拖把走過去,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怒火,道:「大牛!你給我去死,你把藥材都撒到地面上了,你給我重新打掃一遍!」

大牛低頭一看,可不是嘛。剛才抓的藥材全都掉在了地面上,沒有一個裝好的。臉色一囧,忙道:「對不起,我這就打掃!」

說著,忙從紫月的手裡搶過拖把開始認真的打掃了起來。

大牛事件剛過去之後,二狗子背著雙手就嬉皮笑臉的來到了這裡。

「你來這裡幹嘛?」紫月看二狗子,翻了翻白眼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