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星的進步確實讓人感到驚訝,如今紫雲的保證更是帶來驚奇:「恩,那天星…你小心點,」

得到祁俊的示意之後,藍星立即躍上演練台;看向對面站立的學員,內心也開始期待起來,,雖說西漠星雲組合那時挑戰的人不少,但那次有長輩出手介入因此受傷以後,就沒怎麼再有與他人全力對戰的情形,

『自己與武將階對戰的經驗仍是極度欠缺,』心中明確這個想法的藍星,突然發覺這是很好的機會;雖說自己並非這裡的學員,但覺得還是這樣說較合適:「學長,請多指教,」

「恩,那小心了,」與祁俊南嶺的學弟切磋下,這就是件舉手之勞的事情;再說祁俊的天賦很好、人也很不錯,是完全值得交好一番,

有著上述想法的青年學員,隨著某道身影的亂入打斷,很快就改變了內心的想法:『自己…不該介入進來的啊,怎麼把他們的矛盾給忘了,』

某道高大身形的亂入,打斷即將開始的比試,也是引起祁俊的注意,隨後同樣躍上質問道:「公孫楊,你來這做什麼,,」

「我這次可不是來找你的,我是…,」只見公孫楊的視線繞過祁俊,直接鎖定在後面的某人身上,當初東海的記憶正隨之浮現:

「我是來找你身後那人的,」 滴…時間回溯,場景變換:中州城,天羽盟,公孫家,

對於預定婚期被單方面推遲,著實是讓公孫楊感到很尷尬;奈何當時處於前往東海途中,想回去討個說法也已經太晚,

深知祁家是看重祁俊的天賦,想以那樣的理由進一步觀察;若自己也順利晉陞到武侯階,這絕對是能讓祁家自打臉的,

雖然想著是要儘快突破瓶頸,但大階差距顯然沒那麼簡單;恰逢這時有向來不和的龍島,比試提議卻被出頭小子破壞,

接下來的翼島之行不太愉快,不僅有違心而且還被困隱島;不過好在後來成功化解矛盾,也是因出頭小子才脫離險境,

歸來的途中順利晉陞武侯階,本以為回去后能讓祁家難堪;可沒想到祁俊同樣成功突破,自己的進步倒完全被人忽視,

聯姻本是長輩們的授意之舉,就算取消也不會有多大想法;但祁家的做法著實讓人難忍,后來也就告知決定取消婚約:

「我知道你們家祁琪很受歡迎,但我不稀罕,婚期也不用再繼續往後推了,直接取消吧,我還是會跟祁俊一較高下,但請不要再拿我來當借口,」

婚約取消讓兩家關係略緊張,但隨著時間推移也漸漸過去;幾個月下來順利突破到中等,但同時祁俊卻早已晉陞高等,

仔細比對彼此情況后,公孫楊也已明確下來:『祁俊他的修鍊天賦很好,而且修鍊時間又比我長,看來要想短時間內追上…是不太可能的,』

雖然沒有再次找祁俊挑戰的想法,但是他的情況卻讓人頗為的在意;平時就有讓族員暗中觀察報告,幾天前的夜晚是傳回這個消息:「少爺,祁俊今晚去城南郊野了,去做什麼暫時還不知道,」

「城南郊野,,」這樣莫名的舉動著實讓公孫楊感到不解:『城南的郊野區域多為偏僻之地,能讓人看上眼的也就只有沐家,但沒聽說祁俊與沐家有來往啊,』

聯想起近段時間有關沐家的傳言,公孫楊覺得可能有自己不知道的;關係到祁俊不免會讓人在意,便決定讓族員繼續用心觀察,

本以為會有事發生,但這幾天都很平靜,直到今天才有動靜:「少爺,這些天與祁俊走得較近的那位青年又來了,而且還帶來另外位青年,現在好像是要去演練場,」

「演練場,,」幾天前那晚才一無所知,內心實在好奇的公孫楊,今天便決定抽空去看下,沒想到在那是真有收穫,

「是他,,」台上的那道身影帶來熟悉感覺,東海船上的對戰失敗想忘都難,隱島經歷更是帶來很深的印象,回過神來后已經躍上了演練台,

「我這次可不是來找你的,我是來找你身後那人的,」聽到祁俊的質問后,公孫楊很快回應道,接著也是打起招呼:「那個…好久不見,沒想到你也來中州了,」

滴…時間回溯,視角變換,

期待的比試被人突然打斷,藍星意外的同時也很驚訝;尤其確認到對方的身份后,更是勾起東海翼島的記憶:「是他,公孫…楊,」

如果說葉蒼給人的感覺是暗隱毒蛇,那麼公孫楊相對來說是要舒服很多;當初的矛盾在隱島上算是已經化解,而且他替葉蒼說話也說明心眼不壞,

在龍島與翼島的時候確實被人算計,但如今已經過去藍星也沒有太在意;現在想來多少還有些想感謝的心態,帶來的消息讓人能夠及時回到南嶺,

聽到對方打招呼的話,藍星覺得可以回應下:「恩,好久不見,有…什麼事嗎,」

與此同時,旁邊祁俊的反應讓人有些疑惑,印象中學長一直都是溫文爾雅,完全沒有看過這般嚴肅的神情:「學長,」

另一邊,看到藍星與公孫楊打起招呼,祁俊猛然感到有些難以理解:「天星,你…你認識他,」

「恩,算認識,」得到這樣肯定的回答后,祁俊決定先來看下情況;對公孫楊倒沒什麼敵意,只是與他難成朋友罷了,

這一邊,看到祁俊沒再從中打擾,公孫楊也很快說明來意:「我們算是…不打不相識,對吧,上次輸給你…我還真有點不甘心呢,」

「沒、沒有啊,那次根本不算數的,」想到當初是藉助船桿取巧,藍星這時也很快出聲解釋,但是…幾名圍觀學員早已驚呆了:『對方看起來這麼年輕,竟然能戰勝天賦學員公孫楊,,』

真實情況確實如藍星所說,但是當初卻沒有人那樣想,公孫楊也只能收起苦笑道:「既然你現在想找人比試,那…那我來當你的對手,行嗎,」

上次對戰失利,如今想要再比;不免會讓人覺得是想找回面子,意識到這點后公孫楊急忙解釋:「那個…我不是…這次我不是特意來針對的,我只是想再跟你比試一場,我相信你是有那樣的實力,」

對方解釋的話語,帶來些許的疑惑;尋思過後,藍星浮現這樣的想法:『如果真要比,也不是不行,現在的他…應該是有武侯階的實力,增加些對戰經驗也不錯,』

自己突兀的想法提議,被拒絕也在情理之中;但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對方竟然同意了下來,這讓公孫楊大感意外:「非常感謝,」

另一邊,對於藍星答應公孫楊的提議,祁俊雖然意外但也沒有異議:「天星,你跟他比試…倒也行,不過務必要更加小心,他比起先前那位學員…可要厲害上一個檔次,實在不行可別逞強啊,」

這一邊,對於祁俊的好心提醒,藍星也是點頭回應道:「恩,學長,我會的,」

藍星本來還想詢問公孫楊的具體實力,但又發覺比試之前詢問實為不太妥當,經由祁俊的提醒倒也能夠大概的知道:『看樣子…公孫楊應該有是中等武侯的實力,若是高等學長沒理由還同意我上,』

滴…時間推進,視角變換,

台下的紫雲本來就心不在焉,突現的身影更讓他不明情況,最後覺得上去也是插不上話,便決定還是繼續留在台下吧,

好不容易等到祁俊下來,紫雲立馬就問道:「祁俊大哥,怎麼回事,那人是誰,天星認識的嗎,」

面對接連的詢問,祁俊注視的同時解釋道:「恩,天星說…與他在東海有見過,是公孫家的公孫楊,為人還是挺正直的,只是…我跟他沒什麼交流,」

看著台上對立的兩道身影,祁俊逐漸明確這樣的想法:『天星,你放心,若是情況不對勁,我會出手阻止的,』

就這樣,藍星前往武學院的挑戰,對象變更后終於是開打…… 『唰…,』巨大的刀身彰顯著重量不凡,雙手的揮動預示著氣力充足;公孫楊的雙手大刀配合身形,單從形象上看就已威猛了得,

看到公孫楊的大刀武器后,藍星這才想起在東海是有見過的;下意識低頭看向自己手中的匕首,打從心裡覺得相差有點大,

『如果沒記錯,公孫楊擅長以力壓制,那麼…看來只能與上次那樣,利用速度優勢來取勝,』明確這樣想法的藍星,先是環顧圍觀的人員,隨後才決定動用形態力量,不然難以確定有速度優勢,

完全形態下的改變太過顯眼,不想暴露身份的藍星便決定:『初始形態,啟,』

一抹平靜的淡藍色,隨著眨眼瞬間閃現……

招呼過後,身形便直接沖向公孫楊,途中兩道匕氣揮舞而出,作為戰鬥前的先行試探,得到的結果卻讓人心驚,

就算不能造成閃躲,也應該是會有效果;這樣的想法,在看到刀身輕鬆晃動擋下后,瞬間就消失,

滴…與此同時,視角變換,

台上不斷傳來的武器交接聲,讓祁俊的雙手愈發緊握起來;雖然清楚公孫楊不會故意傷人,但那把大刀還是讓人心裡難安,


想起之前與公孫楊的比試情形,祁俊很快就得出這樣的結論:『自己的實力比他強,所以才不會覺得有什麼;但是對於同階實力,他的攻擊絕對吃力得很,』

不多時,台上就出現令人擔心的畫面:『果然…公孫楊的大刀,天星單手根本擋不住,運用雙手的話,限制就會變得更加多,』

『若是閃身不及外加失誤,說不定就會……到時想叫停恐怕來不及,該怎麼辦,』這樣的猜想讓祁俊感到非常為難,雖然公孫楊對藍星有很高的評價,但目前的戰況來看顯然沒有勝算,

就在祁俊考慮要不要出手中斷戰鬥時,旁邊的紫雲倒沒有在意的發出驚嘆聲:「哇,大刀還能這樣用,這真是頭一次見,這麼厲害,看來天星得爆發才行,」

「爆發,,」紫雲絲毫不擔心的話語,瞬間就讓祁俊驚異湧現:「紫雲,什麼爆發,」

「祁俊大哥,是這樣的,天星他…唉,」想到某人有能耍帥的武技,紫雲就再次感到羨慕嫉恨:「天星他有個非常厲害的武技,使出后能短時間內……」

『增幅戰力』的話還沒有說完,台上的突變就讓紫雲沒必要繼續解釋:「祁俊大哥,快看,說來就來,天星要爆發了,」

經由紫雲的指向,祁俊再次將視線鎖定在台上,乍一看並沒有什麼明顯變化,但細看后卻能發現微變之處,,頭髮、服飾正輕微舞動不停,像是有無形的旋風盤繞而起,

雖然氣息沒有明顯的波動,但總感覺與之前是有不同;突然就加快的速度與攻擊,也讓不安的心情逐漸平復:『看來…我的擔心都是多餘的,』

『天星,說不定你很快就能成長到我的程度,到時真希望能有機會與你切磋一番,』想法上的改變,讓祁俊決定好好欣賞這場比試,

滴…時間回溯,視角變換,

與公孫楊有驚無險的過招,卻給藍星帶來極大的感嘆:『在東海那時的運氣實在太好,如果不是在船桿上移動不便,自己根本就不會有速度優勢,』

如今的情況速度優勢不明顯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則是匕首攻擊都被悉數擋下;在此之前藍星從未想過那能有半個身子的大刀…竟然還能是把防守利器,正因為刀身巨大,所以只需移動很小的距離,就能擋下大部分近身攻擊,

『呼,他的大刀非常有力,單手根本擋不下來,使用雙手的話…就意味著沒有餘力能去反擊,』自己的攻擊沒有效果,對方的揮擊難以抵擋,讓人不得不尋求改變:『看來…還是得用那個,』

『聚靈狀態,開,』隨著念想的微動,有股無形旋風開始盤繞出現,同時這樣的想法也明確下來:『能否有速度優勢,全看這二次增幅,完全形態的力量,是絕對不會動用,』

接下來的戰況,由速度的提升帶來改變;但巨大的刀身,仍是像屏障阻擋在中間……藍星能想到的,也僅是利用短暫的速度優勢,進行繞後攻擊,


『如今確實有速度優勢,但這只是普通的切磋,自己並不想有誰受傷,』浮現這樣想法的藍星,突然就感到為難起來:『如今的增幅狀態並不能長時間維持,而且也沒說這就是對方的全部實力,』

『若想獲勝的話,就必須加大攻擊,但是……』以前多是些非贏不可的戰鬥,如今切磋反倒有些不太適應:『若不做點什麼,輸的肯定是自己,』

另一邊,

對方有力不發公孫楊也是察覺到,有些疑惑的他便也停下戰鬥問道:「怎麼回事,不想比了嗎,」

聽到詢問的藍星,腦海中浮現在遠古靈域答應過小月的話語:「我…我有答應過他人…盡量不讓自己受傷,而且在這次切磋比試中,我也不想你會因此受傷,要不這樣吧,我們換個方式來比,可以嗎,」

了解到藍星的顧慮后,公孫楊也欣然同意下來,因為先前收著力的戰鬥實在難算數:「恩,那你想換什麼樣的方式來比,」

剛才說出提議的時候,藍星就已想到另外方式:「就是…就是我們彼此施展自己最強的招式,之後再比對查看情況,你覺得這樣可行嗎,」

『如果想堂堂正正的分出勝負,那最強招式的比拼很有必要,』雖然以前從沒有有過類似的比試情形,但公孫楊覺得這樣的方式還是可行的,與此同時翼島觀戰的記憶逐漸閃現:


『那匯聚自身武氣應該就是他的最強招式,現在的自己有信心能夠擋下當時的威力,但就是不知道現在的他施展后威力如何,』

武將階與武侯階是完全不同的檔次,擔心對方施展后自己會喪失掉信心,畢竟越階的戰力實在讓人印象深刻:「恩,可以的,那我先來吧,」

「喝…!」伴隨著這道喝聲,公孫楊的氣息開始暴漲,刀身上的氣勢同樣攀升,無形的旋風逐漸盤繞刀身出現,

這一邊,

盤繞的畫面讓藍星雙眼一顫,不過很快他也反應過來…那是公孫楊的自身武氣,而不是匯聚的天地靈氣,

氣勢逐漸攀升到頂點以後,只見公孫楊將大刀甩向身後,身子隨之後彎成大大的弓形;氣大力沉的斬擊快速揮出,刀身與地面碰撞的一剎那,匯聚的武氣瞬間四散開來,

『轟…!』碰撞聲響、眾人驚呼;細石飛濺,煙塵瀰漫;石台破碎,身形屹立……

「吸…,」斬擊的巨大威力,讓藍星倒吸涼氣,慶幸的同時也再次感嘆:『若這真的是生死之戰,面對那樣強力的招式,自己是完全抵擋不住,連進行閃躲都沒十足的把握,』

「呼…,」察覺到對方的目光后,藍星知道是輪到自己,便立即撇開多餘思緒,心中的念想再次微動:『聚靈狀態,再開,』

伴隨著無形旋風的再次出現,藍星逐漸將右手置於胸前,隨後左手緊按在腕上控制著,體內的武氣隨之進行最大運轉、輸出,

圍觀的幾名學員還在驚嘆公孫楊的大招,但很快他們就看到完全相反的蓄勢畫面,,一方氣勢逐漸攀升,另一方則相反衰弱;一方無形旋風出現,另一方是緩慢消失,

雖然氣息是在不斷的減弱,但卻沒有人懷有小看心理;手上逐漸出現的白色光球,怎麼看都會覺得絕非凡物,

『轟…,』爆炸聲響,鴉雀無聲;碎石飛濺,煙塵四散;石台微顫,身形後退……

滴…時間回溯,視角變換,

雖說以前有與公孫楊比試過幾次,但他今天的這大招也是首次看到;祁俊真的為藍星提議更換比試方式感到機智,與此同時還覺得換作自己抵擋起來也是吃力,最佳的應對方式應該是不進行硬碰選擇暫避,

「這…!」旁邊的紫雲同樣被那大招震撼到,心中沒由來的就有股失落湧現:「這麼厲害,看不出來啊,相比的話…我簡直弱得不行,這還讓人怎麼混,」


「咳…,」引來祁俊的注意后,紫雲趕忙咳嗽掩飾說道:「祁俊大哥,不用擔心啦,真打的話,天星還是能贏的,這個我知道,」

公孫楊有著那樣的戰力祁俊並不意外,但紫雲的話跟藍星接下來的舉動就讓他非常好奇,究竟能贏的信心到底來自哪裡:是對實力的認知不清,還是真有強大的底牌,

『轟…,』隨著巨大的爆炸聲,威勢迎面波及而來;心中確定後者的同時,也是給出這樣的評價:『這…這麼強的爆炸威力,自己都可能難以抵擋;而且這樣的範圍攻擊,事先沒有防備的話,真的很難進行閃躲,』

『天星,你的成長真的是不可思議,不過…這招的副作用好像有點大,一旦沒有效果會非常被動,而且蓄勢時間也有點太長,』弄清信心來源之後,祁俊暗道自己果然沒看錯:『天星,現在的你…已經快能與我一戰,希望你能繼續成長,』

『我很期待,』 雖然已提前有心理準備,但白色光球的巨大威力,還是讓公孫楊出乎預料,與此同時心中想法浮現:『真要抵擋的話,很可能會因此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