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小倪獃獃地望著那個背影。

「安林……」

人魚公主眼眶一紅,情緒上來了。

和之前看到安林秒殺boss的絕望情緒不同。

這一次,她看到安林的秒殺,心中某根弦被觸動了。

感動得不能自已!

藍小倪自進入古墓以來,就一直跟在這個背影的後面,無論遇到什麼危險,彷彿只要有他在,就沒有什麼好怕的。

這個背影是那麼的可靠,給她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藍小倪,我沒有遵守約定,等你戰鬥完一分鐘,你不會怪我吧?」安林沒有轉身,留給身後女子一個偉岸的背影,溫柔地開口道。

「嗯!我不怪你!謝謝你,安林!我……是我太任性了……」

藍小倪眼淚奪眶而出,既感動又有些自責地開口道。

安林點了點頭:「我去買幾個橘子,你就站在原地不要走動。」

「嗯。」藍小倪本能乖巧點頭。

「嗯?什麼橘子?」

她回過神,有些迷茫地望了安林一眼。

卻看到安林走到那破碎的骨頭面前,掏出了一截紅色的骨頭,收入了納戒之中,美滋滋。

藍小倪:「……」

不知為何,感動好像少了幾分。

一陣天旋地轉間。

兩人再次回到那個西海子的雕像面前。

西海子雕像再次開口:「恭喜兩位有緣人,成功通過紅色光球試煉,希望你們能夠帶著寶物,去振興你們的種族!」

安林拍著胸膛道:「放心吧,前輩,我一定會的!」

藍小倪看著安林,不禁笑了笑。

「喏,這是橘子,南天羽國盛產的至尊橘,味道還不錯。」安林朝藍小倪拋去兩個像西瓜一樣大的橘子。

小弟辛苦清怪,作為大哥的自然也要給點福利,這是御人之道,安林自然也不會忘記。

藍小倪獃獃地將橘子抱在懷裡,有那麼一瞬間是手足無措的。

也不知是橘子太大,還是安林突然送她禮物的原因。

心中莫名地泛起一抹別樣的滋味。

「謝,謝謝……」藍小倪輕聲說了一句。

這是兩枚九品靈果,作為常年在海心宮養尊處優的公主來說,並不算珍貴,但她卻小心翼翼地收了起來。

嗯,這可是她的勞務費,意義非凡。

要是古墓里的所有寶物都被安林搶走,她一無所獲地走出來后。

大祭司和父皇問及古墓的收穫,她還可以拿出兩個大橘子…… 是的,藍小倪已經做好了一無所獲的準備。

任誰在安林恐怖的實力面前,都會有這種絕望的想法。

安林用神鑒術,鑒定了一下手裡的紅色骨頭。

死皇骨,合道神妖,西海死皇的本源道骨,蘊含極強的致死意境和死亡源力,為神級材料。

安林握著骨頭的手輕輕一顫。

這尼瑪……連合道境的道骨都出來了!

又是一個神級材料!

一個大膽的想法,突然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到目前為止,他已經連續獲得三件神級材料,要是後面也是神級材料的話,他是不是可以利用這些材料,嘗試鍛造一柄神級武器?

神級武器啊……

一想到這裡,安林就激動不已。

這個想法可行!

西海子雕像再次釋放了光球,這一次只有黑,白,藍,三枚光球。

「兩位有緣人,你們可以繼續選擇挑戰,獲得我們留下的寶藏。」

安林想了想,選擇了藍色的光球。

藍小倪一臉乖巧地跟著選擇了藍色光球。

西海子雕像又欣慰一笑了:「真是默契而又融洽的兩口子啊,無需任何討論,心有靈犀一點通!男方還送禮物給女方,這有利於增進雙方的感情,很棒!」

安林望著神經兮兮的雕像,忍住了想要動手的衝動。

這雕像咋廢話這麼多呢?還一臉八卦的表情,是不是有毒啊!

要不是看在它是一個只會說話的雕像,安林懶得跟雕像計較,恐怕這雕像已經變成碎渣。

藍球的光芒擴散,包裹了兩人。

空間變化間。

一股極為可怕的壓力突然席捲而來。

安林臉色一變,本能般地選擇真元護體。

藍小倪倒是好似習慣了這種壓力,不僅不用施展術法抵擋,還覺得很舒服,身子都舒暢了起來。

她碧藍色的雙瞳,閃過一抹微光,驚奇道:「我們來到了深海,這一次是在海底世界?」

安林看了一眼周圍漆黑的環境,以及不斷朝自己襲來的強大水壓,點頭道:「看來是到了海底,從這壓力判斷,估摸著深度有五萬米吧?」

藍小倪點頭道:「五萬三千六十米左右。」

她是人魚,對於海洋方面感知更強。

說罷,藍小倪又伸手指向某個方向,小心翼翼地詢問道:「那……那邊的水之力更加強大,我們可以去那邊看看?」

望著即使到了海底,也沒有一點骨氣的人魚公主,安林就不由得一陣好笑,點頭道:「走。」

安林朝藍小倪所指的方向游去,其間遇到了幾頭深海怪獸,但都被藍小倪一手解決了,連接近他們的機會都沒有。

安林仔細感知了一下,發現藍小倪在深海各方面的實力都有所提升,這看來也是環境所致。

前行沒多久,一個白色的宮殿開始出現在視野之中,白玉圓頂,用紋著神魚的石柱支撐,潔白無瑕,美輪美奐。

「難道最後的持寶怪物,在宮殿之內?」

安林來了興趣,當先推開宮殿的大門。

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大門之後的景象竟然完全不一樣!

一個藍色的禁制屏障出現在他的面前,回蕩著陣陣水紋。

屏障的內部,是一條獨木橋樑,蔓延至極遠處。

四周是一片詭異的黑暗,深不見底。在宮殿的兩側最邊緣,有懸浮圓板,上面站立著幾十個模樣各異的海怪,手中握著武器。

「這個宮殿的縱深,太不合理了吧?」安林有些驚訝地開口道。

從外面看,宮殿頂多一百丈的大小,但如今,單單獨木橋樑的長度,就不止千丈。

「或許這個宮殿,也是一個獨立的小秘境。」藍小倪默默走向前方,似有所感,將手摸向那藍色的屏障。卻發現屏障如水幕般,一摸就穿過去了。

「嗯?這是水牆嗎?」安林覺得有些意思,也跟著走向水紋屏障。

轟!

安林的身子貼在屏障上,被巨力撞得後退了兩步。

藍小倪有些迷茫地望了一眼安林。

安林同樣是面露迷茫。

他一拳錘向那個水紋屏障。

轟隆!

安林再次被一股巨力反震,連續退了幾步,屏障絲毫未損。

安林:「……」

藍小倪:「……」

藍小倪美眸圓瞪:「你進不來?」

安林深吸了一口氣,雙眼閃過白芒。

神鑒術!

密集到恐怖的能量在眼前顯現,層層疊疊,構成了堅不可摧的屏障。

安林震驚了,這不是什麼陣法禁忌,完全就是能量的集合體啊!

這是單純的防禦術法,完全鑽不了空子。

藍小倪看到安林苦惱的模樣,雙眼漸漸煥發神采:「難道說……只有我這種高貴的血液,才有資格進入這裡?」

安林臉都黑了:「請注意你的言辭!」

藍小倪第一次笑了,笑靨如花,笑得特別開心,笑得特別開懷。

「哈哈哈……安林也有今天,這就是天意啊!」

她十分激動叉著纖腰,看著安林得意無比。

「這一次,寶物是我的啦!」

「等了這麼久,終於等到我翻盤的機會了!」

「大祭司,父皇,哥哥弟弟,靈魚族的所有族靈們,我沒有辜負你們的期望,我藍小倪做到啦!」

「哈哈哈……哈哈哈……」

藍小倪暢快地笑著,最後還哼起了靈魚族的歌謠:「咱老百姓……今兒個真高興!啦啦啦啦……」

安林一臉震驚地望著面前的女子:「這傢伙……瘋了嗎?」

到底是憋了多大的委屈,現在才能笑得如此開心啊!

藍小倪笑了好一陣,這才心滿意足,對著安林揮了揮手:「安林,這就是命啊!我走啦了,這個寶物我就不客氣啦,拜拜咯。」

說罷,藍小倪就留給安林一個瀟洒的背影。

安林一臉無奈,沒有什麼解決的辦法。

這水紋屏障的等級不是化神或者返虛級別,而是合道級別的水紋屏障!換句話說,這只是靈魚族的大祭司專門設計,然後用來給輩開後門的啊!

藍小倪所說的,高貴的血液,從某些方面說,還真沒說錯……

安林能怎麼辦?他也很絕望啊!

不過,安林還是有那麼一丟丟希望的。

他望著藍小倪離去的背影,微微一笑。 傻姑娘,你真的以為……

我不進去,你就穩拿寶物了嗎?

拿寶物最重要的是靠實力!用實力去證明,此寶物與我有緣!

安林望著藍小倪離去的背影,樂呵呵地笑道:「喂,藍小弟,小心點哦,別死在橋上了。」

藍小倪回眸狠狠地瞪了安林一眼,嬌哼一聲,繼續前行。

藍小倪和大頭骷髏的對戰就說明了一切,光球世界的boss可不是那麼好殺的,打不打得贏還是另外一回事呢。

這位人魚公主自然也知道這事,所以怪物還未有動作,她就已經將白球和小藍魚催動,保護在身圍。

她就這樣飛向獨木橋,一股禁空力量突然降臨。

藍小倪尖叫一聲,身子從天空墜落。

不得已,她只好扭動著魚尾,慢慢朝前方走去。

兩側奇形怪狀的海怪在這一刻,突然睜開了雙眼,舉起了手中的武器,爆發出極為強大的氣勢。

藍小倪早有準備,清喝一聲,首先施展了防禦術法……

安林正打算看好戲,讓他極為震驚的一幕又出現了。

嘩啦啦……

一個個海怪突然半跪在圓板上,低下了頭:「恭迎靈魚公主!」

海怪們聲音統一,響亮不已。

安林瞪大了雙眼,一臉懵逼。

藍小倪也被嚇了一大跳,小藍魚差點嚇得掉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