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易現在非常後悔,自己怎麼就一時大方起來了,讓他們放開肚皮吃。這些精靈也是,竟然放下矜持,毫無風度的做起強盜了。

尤其是小精靈綠兒,不但自己蒐集果子,竟然還指揮其他的精靈做幫兇。

小精靈做完這一切,看着這一片光禿禿的果園,有點不好意思,朝着薛易伸了伸舌頭,辦了個鬼臉,薛易無奈的苦笑了一下。

在小天地裏吃完東西后,薛易便和他們一起出了小天地。這些精靈看着光禿禿的仙果園,也是不好意思,到外面正好擺脫這種尷尬。

幾天後,一行人來到了一處空曠的地方,滿是森林的大陸能見到這樣的一塊平坦的草地很稀奇,不止是薛易,就是這些精靈也是一陣歡呼。平時他們總是在森林裏居住,玩耍時也在森林裏,突然見到這樣的一處所在,當真興奮不已。

“啾”“啾”“啾”······

正當大家高興的時候,從遠處的樹林中傳來一陣尖厲的雕鳴聲,雕聲響亮,直震九霄。一個碩大的黑色巨雕從遠處飛了過來。

“嗨,是幽冥雕耶,沒想到我們能在這裏碰到一個幽冥雕,好高興啊。”幾個精靈聽到雕鳴聲大叫起來。

薛易問身旁的綠兒道:“綠兒,你們和幽冥雕一族的關係很好嗎?”小精靈綠兒炸了着眼睛道:“是啊,我也不知道原因。不過我們和他們的關係確實非常好。我還騎過一個幽冥雕呢。那種在高高的天空中飛翔的感覺真好。”

薛易又道:“他們的人你們都認識嗎?”小精靈綠兒道:“不是,不過我們兩族的族長每過十年都會見一次面。我們兩族可以說是聯盟。你以爲我們精靈族爲什麼能在精靈大陸立足,只靠我們一族是無法立足的。”

薛易笑道:“不愧是精靈族,和這種兇悍的種族也能合得來。”

“啾啾”“啾啾”

隨着兩聲雕鳴一隻巨大的黑色幽冥雕落到了衆人的面前。幽冥雕高約五米,兩隻巨大的黑色翅膀展開都有三四米,不愧是一個實力強大的種族。

黑白配:懶王為凰 ,青年非常冷酷,臉上冷冰冰的,但是棱角分明,一看就知道是一個剛毅的年輕人。

黑衣青年開口道:“你們怎麼來這裏了?你們不知道現在大陸開始大亂了。萬一出了什麼事,特別是你。”黑衣青年轉頭對着精靈公主又道:“特別是你,作爲精靈族的公主,更是一人身系全精靈族的命運,萬一你出了什麼事,你們精靈族可就是元氣大傷,不到千年別想回覆。還有你。”黑衣青年最後看了一眼小精靈綠兒。

小精靈綠兒冷哼了一聲道:“哼,你還說我們呢,你不也是出來亂跑。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們?自以爲很了不起嗎?”

精靈公主走過來拉了一下小精靈綠兒,道:“綠兒,不要亂說。”轉頭對黑衣青年道:“對不起,你也知道,綠兒她就這樣。我們也是在族內呆煩了纔出來逛逛的。”

“哼”黑衣青年冷哼了一聲。“如果不是你們的女皇陛下通知我們族長,讓我們尋找你們的下落,我才懶得出來。現在時間這麼緊迫,我可不捨得浪費時間。在將來的大亂之中,實力強一份,就多一分自保的能力。”

精靈公主道:“真是謝謝你了。我們現在正打算回到我們的聖地呢?你放心吧,我們很快就會到家了。”

黑色青年突然看向薛易,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冷聲道“他是誰?怎麼會跟你們在一起的?”

薛易聽了一愣,終於問道自己了。 平坦的草地上,衆人冷冷的站着。

薛易隨意的盤坐到地上,對着黑衣青年道:“我麼?我是一個到精靈大陸游玩的人類,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人類?哼。”黑衣青年對人類的印象好像不太好。“人類的實力不怎麼樣,卻卑鄙陰險的很?你到這裏來,究竟有什麼目的?”

隨着黑衣青年的話,一股凜冽的氣勢鋪天蓋地的朝薛易涌了過來,氣勢之強,竟然不比那隻綠蜘蛛弱多少,而這好像還不是他全部的實力。強大的氣勢並沒有對其他人造成什麼影響,而是凝成一股直朝薛易壓來。

薛易卻好像沒有受到什麼影響,仍是若無其事的坐在那兒。黑衣青年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的神色,薛易的表現讓他感到深深的驚訝。剛到這裏的時候,他沒有感到薛易身上有任何強者的氣息,連一絲能量波動都沒有,就是一個普通的人。可是薛易現在的表象大出他的意料。

“我能有什麼目的?我就是一個到這裏遊玩的人。不信你們他們?”薛易指了指其他的精靈。

冷峻的黑衣青年把頭轉向那些精靈。眼神的意思就是“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精靈公主對黑衣青年道:“他說得不錯,他確實是來精靈大陸游玩的,他還救過我們性命呢。如果不是他,我們現在早就落到綠蜘蛛的手裏,可能早就死了。”

“對啊”小精靈接着道:“告訴你,我們碰到了一個非常厲害的綠地蜘蛛。那個綠地蜘蛛可不比你弱,有中位神的實力。如果不是人間幫忙,我們早就被他吃了。”


黑衣青年眼中閃過一絲寒光,薛易的實力越強,他越懷疑薛易來精靈大陸的目的,現在可是大亂即將來臨的前期,任何事情都對將來的局勢有莫大的影響。看來這個幽冥雕不知道精靈大祭司的占卜,如果他知道也許就不會質疑薛易了。

“你們怎麼會惹到綠地蜘蛛的?就是你們真的惹到了他們,他們也不會爲了幾個精靈出動中位神實力的人吧?”

精靈公主解釋道:“你不知道,我們出去後,碰到一個有聖級實力的綠地蜘蛛,並且和他發生了爭執。我就用滅神弓射傷了他。誰知道他不經打,一會兒就快死了。本來這也沒什麼。誰知道竟然被他的爺爺知道了。他爺爺爲了給他孫子報仇,就開始追殺我們了。你瞧瞧他的皮就知道他的實力了。”

精靈公主從空間戒指裏拿出那塊綠色的蜘蛛皮扔給了黑衣青年。黑衣青年接過那塊蜘蛛皮,仔細的打量着。雖然只是一塊皮,但是它上面仍舊殘留着其主人的氣息。黑衣青年感受着那塊蜘蛛皮上面散發出的微弱的氣息。

過了一會兒,黑衣青年纔開口道:“不錯,這確實是一個有中位神實力的皮。沒想到這次他們有損失了這麼一位強者。你很強嘛,沒想到你竟然能把氣息收斂的這麼好。”

“呵呵呵,過獎了,我只是一個無名之士。在人類大陸呆煩了,所以就到處遊玩一下。沒想到不知不覺間就來到了精靈大陸。”薛易兩手一攤道。

黑衣青年把蜘蛛皮還給精靈公主,道:“從現在開始,我會一直保護你們到你們的聖地。希望不要出現什麼意外。”

小精靈綠兒也跟着做早薛易的身旁,看着黑衣青年,撇撇嘴道:“自以爲很了不起嗎?沒有你保護我們,我們一樣能平安回到精靈聖地。”

黑衣青年裝作沒聽見,看來他也知道小精靈綠兒在精靈族內的特殊地位,沒有和她計較。

幾人在這裏打點了一下,休息吃了點東西就繼續上路了。


*************************

青龍大陸,一個大型的城市的不遠處的一個山林裏。

一個三尺長金色的四爪金龍懸浮在空中,下面坐着兩個小女孩,一個穿着紅衣,一個穿着粉黃色的衣服。另外還有四個年輕的小夥子。

這四個年輕人當中,有兩個是高級武士,手中握着巨大的金劍。一個僧侶,光禿禿的頭頂之上烙着九個傷疤。還有一個魔法師,手中拿着一個魔法杖。

這四個人穿着很奇怪,他們衣服的背後和胸前都印着一個黑白太極圖,口中還不時的念着無量大道。

不用說就知道這是小傢伙龍兒他們一夥人了,兩個小女孩當然就是麥蒂娜和凱琳了。另外四個應該就是小傢伙的四個小師侄了。

“翻過這座山,就出了國界了,我的處境會變的很危險的。我們還是考慮一下吧,現在回去還來得及。”凱琳開口道。他畢竟是在皇宮之內長大的,沒有怎麼出來過。一下子就跑到別的國家,心裏還是有點害怕。

“凱琳妹妹,你怕什麼,誰要是不長眼,感召我們的麻煩,他們來一個我們就收拾一個。來兩個,我們拍死一雙。是不是小龍哥。”麥蒂娜仰頭問空中的小傢伙龍兒。

龍兒一手拎着一個大酒罈子,一手拿着一隻巨大的烤肉道:“那是當然,誰敢惹咱們,那就是找死。我們打不過可以搬救兵嘛。至於外面的情況,還是問問我的光頭小師侄吧,他在全大陸到處跑過,比我們熟悉。”

光頭僧侶急忙雙手合十,寶相**的道:“無量大道,有什麼問題,小師叔儘管問,我對外面的情況也並不太熟悉。”

“哎呀,小師侄。有進步啊,看你現在的樣子,還真有點我老爸所說的得道高僧的模樣。哈哈哈,繼續努力,爭取做這個世界的第一高僧。我也跟着沾點光不是。來喝點酒。”小傢伙把酒罈子往光頭僧侶面前一送,濺出一些酒,灑到了僧侶的頭上。光頭僧侶雙手合十,快步後退,嘴中還念着罪過罪過。

佔到裏小傢伙數米外,嘴中小聲念着《清靜經》,聲音雖低。但其他人聽了,卻感到聲音洪亮,猶如黃鐘大呂,震人心脾。

隨着經文的聲音,光頭僧侶的背後開始出現了微弱的金光。金光呈環形圍繞在他的背後,金色光環之中慢慢的出現一個非常模糊的人影。人影和光頭僧侶一模一樣,只是太虛淡了,好像一陣風就能把他吹散。虛影金環之上散發着淡淡的威壓,金光所過之處,讓人感到全身暖洋洋,全部的煩惱全都沒有了。

“哎呀呀,小和尚,你還真是了不起,短短的一段時間,金身法相竟然被你修煉到這樣的境界了。我從來都認爲只有我纔是天才,沒想到你比我也不差。現在已經有練氣化神的頂峯了。”小傢伙看到光頭僧侶的樣子,雙眼充滿驚訝。一年左右就能有如此修爲確實是一個天才。修煉金身法相之前,小和尚也不過中級武士的中階而已。

麥蒂娜凱琳和其他三人也都圍了過去,上下打量着小和尚。被這麼多人看着,很不舒服。小和尚意志一鬆,身後的金環虛影全都消失了。對這衆人口中直念無量大道。

“小和尚真厲害,比我們還厲害。”凱琳道。麥蒂娜接着道:“難道他就說一心向道的人,道心比我們還堅定?”

其他的兩個武士和魔法師嚴重充滿羨慕,卻沒有絲毫嫉妒,對着小和尚就是一陣恭喜。

“師叔,我們出了這座山,再向前走,一天後就能到達自由之城。”小和尚臉上尷尬之色一閃即逝,寶相**的道。

“自由之城?”其他人聽了都笑聲低估了一句。小傢伙道:“給我們說說這個自由之城。”

“是,師叔。”於是小和尚開始講起了他們將要去往的自由之城。

“自由之城,之所以以自由爲名,是有兩個原因的。我先說說第一個原因。”小和尚整理了一下思路,不緊不慢的道:“據傳說,這座城已經存在了數萬年了,他是在自由之神的命令下建造的,爲的是······” 山坳的一塊平坦的大石之上,坐着小傢伙幾個人。

小和尚不緊不慢的講述着自由之城的來由,其他人聽得有些入迷。

“自由之城是在自由之神的命令之下建成的,到現在已經有數萬年的歷史了,是這個世界上最古老的城之一。據說在在萬年前,自由之神經常現身顯示神蹟。可是自從萬年前,就再也沒有自由之神現身或顯示神蹟的記載。人們對自由之神的這萬年的事情猜想有很多。”

“都有什麼傳說,說說看。對這些事情我知道的很少。”凱琳好奇的道。

小和尚看到凱琳說話,耐性很好的聽着,等凱琳說完接着道:“凱琳施主,等你回去後,你應該道皇家藏書室看看皇家藏書,那裏面應該有很多這方面的記載。”看到凱琳尷尬的模樣,小和尚急忙住口。

開始說人們對自由之神的猜想傳說:“流傳最廣的一種說法就是,在萬年前的那次衆神大戰的時候,自由之神受到數位強大的神靈圍攻,最後身負重傷循走,然後找了一個祕密之所陷入沉睡,慢慢的回覆實力。這個說法也最可信。我實在玄黃觀藏經閣看到的。”

“其他的都有什麼說法,看書那是我們這些幹大事的人做的。”小傢伙牛哄哄的道。

小和尚沒有囉嗦,接着道:“是,師叔。另一種說法是,自由之神被衆神圍攻,被徹底的打散了神魂,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他的一點痕跡了,也就是還說,自由之神徹底的被滅殺了。”

小傢伙喝了一口酒,用力的咂咂嘴道:“這種說法最不可信,到了自由之神那種境界,簡直就是不死不滅了,那會被人徹底的滅殺。這種人都會留着後手的。哈哈哈,這又是一個萬年,我感覺這次的衆神大戰會是一場前所未有熱鬧啊?嘿嘿嘿。”也不知道小傢伙心裏在想什麼。其他人聽了小傢伙的話心裏直冒寒氣。

“不知道這次誰這麼倒黴,竟然被混世三魔中的老大惦記上了。”衆人心中都升起來這種想法。

“師叔說的是,典籍中記載,這種說法也是最不可信的。還有一種說法。就是自由之神看不慣衆神的勾心鬥角才命下界的信徒建立了這座自由之城,讓那些嚮往自由的人來這裏居住。而自由之神在上次衆神大戰前就尋找了一處清靜之地潛修去了。再也不願看到這個混亂的神魔世界。”

“但據典籍記載,這種說法也不太可信。因爲,據記載。每次衆神大戰都會席捲整個世界,所有的神靈都不能置身事外。即使你藏得在深,也會被冥冥之中存在的一股力量拉扯出來,捲入到大戰之中,只有你以強橫的實力度過了打亂,才能享受下一個平靜的萬年。”

小和尚喝了一口水接着道:“還有一種說法,這種說法也比較可信。據記載,在上次大戰中,自由之神的一個朋友被其他的神靈打的神魂飛散,差一點被滅。自由之神在最後時刻收集了他朋友的一絲殘魂,從萬年前開始,自由之神就開始爲他的朋友護法,爲他朋友的重生做準備。因此,萬年來不曾現身。”

“自由之神嗎?”麥蒂娜皺了一下眉頭,好像沉思什麼,過了好一會才擡頭道:“我想起來了,我聽我的父親提過。這個自由之神好像很不簡單,據說是一位上古神靈,神力無邊,揮手就可以毀滅一片天地。”

小傢伙道:“好了,大家不要說了。我們還是先到自由之城看看,那裏的人知道的應該更多。我們可以在那裏問問其他人。”

“再說了,他自由之神有什麼了不起,我就不覺他有什麼了不起。等我把神龍決修煉到最高境界,一巴掌就可以拍死一片自由之神。我們走。”

凱琳麥蒂娜不屑的撅了撅嘴,小傢伙龍兒不知說了多少次這樣的話了,他們早就聽煩了。

衆人開始向自由之城出發。衆人並沒有飛行,就這樣徒步在森林中行進。美其名曰,鍛鍊身體。以他們這些人的實力,也不在意這些所謂的磨難。

行走了半天,幾人就聽見從遠處傳來一陣打鬥聲,鬥氣的碰撞聲,魔法的爆炸聲,這一切都顯示前面正發生着一場激烈的戰鬥。

幾個人快速的向前靠近,走了將近千米,小傢伙他們看到前面的樹林里正有幾個人相互戰鬥着,一共有數十人,中間被包圍着幾個人。

幾人悄悄地向前靠,最後來到了距離打鬥中心的百米處的一處灌木林後,幾個人收斂氣息,藏好身形,靜靜地看着場中的打鬥。



“你們還是放下武器,投降吧。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了。”外圍的一個長着大鬍子的魁梧中年人道。說着指揮着其他人繼續圍攻中間的幾人。

“你們這些卑鄙的人類,不要妄想了。我們就是死,也不迴向你們投降的。你們就死了這條心吧。姐妹們給我狠狠的打,我們精靈一族是不會向任何人屈服的。”一個清脆如黃鶯的聲音從那羣人的中間傳過來,雖然有點沙啞,但依舊讓人聽得渾身舒服。

“你們這幾個小皮娘真是冥頑不靈。弟兄們,給我快點,不要放走一個,就是打死也的給我把她們留下。”長着長長鬍子的中年人惡狠狠的道,說完轉過身,正好被小傢伙她們看到這人的面貌。

這個人身高將近兩米,身體非常強長,一看就知道是個實力強大的人物。臉上有一道很明顯的疤痕,從眉頭經過嘴脣直劃到下巴。在這道傷疤的襯托下,真個人顯得兇悍無比。手臂很長很粗,手中握着一把巨大的板斧,閃爍着寒光。

從人羣的縫隙中,她們還看到了被圍攻的幾個精靈。幾個精靈都是一身淡綠色的衣着,手中拿着魔法杖。他們中間還有兩個人類武士,保護着他們。她們在中間不停地釋放魔法。但看樣子,已經是強弩之末了,成不了多長時間了。

“那個拿板斧的兇惡漢子的實力不錯,竟然有高級武士頂峯的實力,隨時都有可能突破進入聖級。那羣人之中也有幾個高級武士,剩下的都是一些低級武士。”小傢伙的實力是他們幾個之中最強的一個,輕易地就看穿了那些人的實力。

“那幾個精靈的實力也不錯,雖然只有五個人,但是卻有兩個高級魔法師頂峯的實力,另外三個也有高級初階的實力。而那兩個人類武士也有高級中階的實力。怪不得能堅持這麼長的時間。”小傢伙喝着酒低聲對其他人道。

“我們要不要幫幫她們?你看,外面那些傢伙準不是好人。而且,精靈向來都比較好,應該不是他們的錯。”麥蒂娜小聲道。

“無量大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貧道一定會助她們一臂之力的。師叔怎麼看?”小和尚雙手合十道。

“這還要問嗎?當然要幫她們了。我們怎麼說也是男子漢大丈夫。再說,英雄救美這樣的事就是爲我準備的,我怎麼會放過呢。”小傢伙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把手中的酒罈和烤肉都收了起來,小爪子捋了一下自己的兩根金黃色龍鬚。

“嘻嘻嘻。”凱琳麥蒂娜兩人不自禁的笑了起來。兩個高級武士和魔法師的臉也使勁的抽搐着,只是作爲小輩,她們不敢笑出聲來。小和尚仍是悲苦的模樣。

“笑什麼,我說錯了嗎?我可是一隻無敵小帥龍。在龍族可沒有人幹惹我,因爲凡是惹到我的龍,沒過多久就躺到牀上睡大覺去了。”小傢伙趾高氣揚的道。

“你就這樣出去,人家可不會說你長得有多帥,人家只會說你非常可愛。”凱琳笑道。

“哈哈哈,這個問題,我早就想到了。倒時,我會變成一個英俊瀟灑的人類的,到時就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戲。你們四個要好好的配合我,知道嗎?有好處的。”小傢伙對着他的四個師侄威逼利誘道。

“一定不會壞了小師叔的好事,我們一定積極配合。”四個人齊聲道。

(各位讀者請一定要支持元魔,如果元魔的訂閱排行能進入到前五十名,俺就不實習了,轉成專業碼字,每天至少一萬,請大家收藏,推薦,特別是訂閱支持啊。把前兩天的補上了。) 小傢伙晃動了一下細小的身子,默唸了一句咒語。

三尺長的黃金龍消失了,在衆人的面前多了一個小男孩,有四五歲大小的樣子。頭上是一個沖天辮。

而身上也只穿着一件五彩肚兜,肚兜的前面有一個小口袋。 五彩肚兜散發着柔和的霞光,霞光一閃即逝,變成了一件普通的五色肚兜。

麥蒂娜和凱琳兩眼閃爍着小星星,道:“小龍哥哥,你的這件衣服是誰給你做的,好漂亮耶!”伸手摸了摸五彩肚兜。

能不漂亮嗎?這可是薛易用修道者的手段煉製而成的,天蠶絲,另外還有其他的一些珍貴材料,一共才四件,愛麗絲兩件,小傢伙兩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