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鳳棲道,可又有誰知道,此時他的心裏悲傷溢滿,痛入骨髓呢。

老族長這才是鬆了一口氣。

「丫頭,你怎麼樣?」

「爺爺我沒事,我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雪漣漪道。

老族長擰著眉點了點頭。

「藍丫頭,你趕緊回去告訴你父母親一聲,就說你想要跟着漣漪下山,看他們會不會同意,如果他們那邊不同意,我這邊就算同意了也都沒用。」

老族長又對那藍丫頭說道。

「哎呀,族長爺爺,我爹娘他們肯定同意的啊,他們第二個孩子都七八個月了,很快就會出生,有小寶寶陪着呢,哪有空管我?他們巴不得我跟在漣漪姐姐身邊,出去找個夫君回來呢。」

藍丫頭噘著嘴,吵吵道。

「你這丫頭,那你也需的跟你父母回去說一聲,快去。」

老族長揮了揮手。

藍丫頭這才不樂意的走了。

「鳳家小子,走吧,往這邊走,老朽給你安排住的地方,好好休息一晚。」

「多謝族長。」

蕭鳳棲道。

他情緒低到極致,大家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但都沒法兒安慰。

出了祠堂,老族長便帶着蕭鳳棲和冷牧,準備給他們二人安排地方休息。

就聽腳步聲匆匆響起,藍丫頭帶着他家父母過來了。

「族長,族長,到底怎麼回事啊?怎麼心藍說她要跟着漣漪下山了?」

說話的是個微胖的女人,她懷了身孕,肚子很大,走起路來都有些笨重,還是她旁邊的男人扶着她。

藍丫頭,名字叫沐心藍。

這兩人正是他的父母,回家聽說沐心藍要離開天人族,當即嚇的就是一激靈,忙趕過來詢問。

「是這麼回事,心藍爹,心藍娘,你們過來,我跟你倆詳細說說是怎麼回事?」

老族長道。

沐心藍的爹娘便趕緊上前,路過蕭鳳棲和冷牧的時候還好生打量了一番。

而蕭鳳棲卻也在沐心藍娘親出現的時候,盯着她的肚子怔怔出神,他想到了秦臻的肚子……

老族長將沐心藍的爹娘拉到一旁去說話,沐心藍閑來無事,東看看西瞧瞧,一眼看見蕭鳳棲盯着她娘親的肚子在看,她也是個心大的,就很是心直口快的開口道,「我娘親懷孕七個多月了,跟你夫人差不多的月份呢。」

你說說,這要是聰明點兒,會來事兒的,誰會這個時候說這種話?這不往人傷口上撒鹽嗎?

明知道天地玄鏡呈現出來的畫面,皆以為蕭鳳棲的夫人懷了別人的孩子。

可是誰讓沐心藍心直口快,又少根筋呢,腦子裏也沒那麼多彎彎繞繞。。 電視節目創意,哈迪腦海里還有很多,他並沒有一次拿出來,比如《達人秀》、《百萬富翁》。

他拿出的那些已經足夠,現在電視節目還處於蠻荒時代,各家根本沒有什麼像樣的節目,nbc和cbs所謂的綜藝節目,就是請一些歌舞團來表演,就這樣人們也看的津津有味。

電視台和節目製作安排福克斯和愛德華負責,可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哈迪決定,比如快遞,現在快遞服務遠沒有後世發達,一旦電視購物火了,送貨會是個非常大的問題。

還有電視購物賣什麼商品,不可能瓜果蔬菜都賣,價值太低的也不行,否則運費虧錢。

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呢?

哈迪想了半天,逐漸有了些頭緒。

比如雅詩蘭黛,現在雅詩蘭黛在全美20多個大城市的商場設有專櫃,顧客看電視購物打電話下單,可以讓接線員給顧客一個購買碼,顧客只要到了專櫃,提供購買碼,就可以以電視購物價格拿到商品。

電視購物因為屬於直銷,所以價格普遍要比專櫃便宜10%到20%左右。

會不會對專櫃銷售造成影響?

影響肯定會有,因為只要打個電話,原本10塊錢的化妝品,現在8塊錢就可以拿到,打電話又不費事,顧客幹嘛不在電視購物上買。

不過其實商家並沒有損失,因為電視購物會讓銷售額大幅提升,原本專櫃一天只能賣10盒化妝品,現在可能是100盒或者200盒。

量變產生質變,單價利潤少了,可銷售額大幅度提升,賺的錢自然會更多。

不過這種方法只能用於在全國設有銷售部的產品,很挑商品,以後還是要建立自己的物流運輸體系才行,或者自己在各地開設大型倉儲基地。

沃爾瑪。

哈迪腦海里想到這個名字。

後世全世界市值第一的超級大公司,手握大筆現金和銷售渠道,擁有超過10000家商場,也是全球僱員最多的公司,同時雇傭220萬員工。

沃爾瑪1962年才建立。

現在事業太多,一點點來,等手頭事情理順了再涉足這些大型服務型行業。

……

哈迪找到安迪,和他說了關於把他打造成金融股票專家的想法,「節目里,你先講一些金融知識,然後再點評一下現在的股市情況,然後再拿出幾支股票着重分析。」

「分析這幾支股票的公司情況,是否有購買價值,未來預期等等情況。」

安迪聽后很快想到。

「藉助這種全國性的平台點評,肯定會對那些股票造成一定影響,點評好的股票估計股價會有一個提升,而被點評預期不好的,恐怕股價會有一個大幅度下跌。」

「這樣就相當於間接操控股價,老闆,咱們可以提前操作,可以藉此大賺一筆。」

所以說這就叫專業人士,一點就透,哈迪笑着道,「我就是這樣想的,好了,這件事情交給你。」

「沒問題老闆。」安迪笑着應道。

「還有一件事情,你挑選一批有市場價值,不過銷售情況卻不好的生活消費類公司,我有用。」哈迪道。

「您想要做什麼?」

「電視台準備弄一個電視購物欄目,直接在電視上推銷產品,會對那些企業商品起到極大的宣傳效果,有些公司只是因為不出名,所以銷售情況不好,通過電視購物銷售,產品大賣股價一定會大漲,這比點評股市升值空間更大。」哈迪解釋道。

安迪明白了。

好比芭比娃娃和花花公子,原本處於倒閉邊緣,股價低迷,通過改造直接變成優質企業,股價成倍往上翻。

只要挖掘出幾家像花花公子那樣的上市公司,賺回購買廣播公司的錢並不難。

「我明白了老闆,會儘快給您一份上市公司名單。」安迪道。

兩天後安迪交給哈迪一份名單。

「老闆,這些公司都符合您的要求,上市公司,民生類產品,有比較不錯的生產能力,但因為宣傳和地域限制讓他們經營不佳。」安迪介紹道。

哈迪看看單子。

「小黃蜂摩托車,女士踏板摩托,可年產1萬輛,現在銷售情況並不好,積壓了五千多輛摩托車賣不出去,現在已經處於半停產狀態,公司股價0.58美元。」

哈迪拿起照片看了看,上面是一種女士踏板包車,和《羅馬假日》裏奧黛麗赫本開的那輛小摩托特別像。

「這種車售價多少錢?」哈迪問道。

「造價50美元左右,售價118美元。」安迪道。

哈迪摸了摸下巴,他覺得這個摩托車是個不錯的產品,「安迪,找老闆買入股票,同時回購股市上的股票。」

「老闆您覺得這個摩托車可以大賣?」安迪問道。

「我覺得可以大賣,你盡量壓低價格,等把這個摩托車廠弄起來后,咱們可以賣個好價錢。」哈迪笑着道。

下一個是生產吹風機的電吹風廠,哈迪看看吹風機照片,只能說真丑,長得像小豬佩奇。

「這是吹風機還是鼓風機,這麼丑難怪賣不出去,這家電吹風廠需要找一個設計師,設計一種漂亮的造型,弄得漂亮點銷量肯定會暴增。」哈迪道。

「那這家吹風機廠要買下來嗎?」安迪問道。

哈迪看看價格,股價在0.2美元徘徊,工廠總價不過幾萬美元,買下來也無所謂。

其實哈迪決定買下它,他的名字起了一定作用。

戴森吹風機。

接下來還有生產服裝的工廠,生產女士背包的工廠,床上用品四件套,鞋子工廠,榨汁機生產廠,甚至巧克力工廠。

這些看着還可以,哈迪讓安迪看着購買股份,他們會成為第一批被推薦的產品。

……

安迪帶人來到小黃蜂摩托車廠,公司老闆熱情招待,看着庫房裏擠壓的一堆堆摩托車,安迪道:「這些產品我可以全部買下來,不過我需要一個優惠的價格。」

老闆一聽大喜。

「那我給您一個成本價,55美元一輛您看怎麼樣?」老闆低聲下氣問道。

安迪搖搖頭,「30美元一輛。」

老闆眼睛瞬間瞪大,「我生產成本每輛都要50美元,30美元給您我要賠一半的錢,世界上沒有這樣做生意的。」

安迪輕輕一笑。

「世界上做賠本生意的時候太多了,如果你現在不賣給我,沒準會損失更多錢,你應該也明白,擠壓的產品一分錢不值,只有賣出去他才值錢。」

老闆自然懂這個道理。

最後經過協商,這批一共5000輛摩托車,以每輛38美元價格賣給安迪的貿易公司。

簽署完合同后,安迪看看老闆笑着道:「維斯先生,你的摩托車工廠股份賣不賣?」

摩托車廠老闆愣住了,這剛買了自己的摩托車,怎麼又想買自己的工廠股份。

他想了想,

「賣,你出多少錢?」

「按照股市價格算。」安迪道。

雙方又是一方唇槍舌劍,最後安迪買到摩托車廠40%的股份,與此同時,他又讓人在股市上收購了一些摩托車廠的流通股,現在安迪的金融公司,實際上已經成為這家摩托車廠的第一大股東。

先買摩托車,再買股份,安迪對摩托車廠榨了一遍又一遍。

其他工廠,

安迪基本上也是採用這種套路,盡量以最低價格購買股份,等後期把他運作起來再賣掉,從中大賺一筆。

…….

其他人都在忙碌。

這天比爾給哈迪打電話,「老大,墨西哥人那邊已經上鈎了,今晚準備交易,你要不要來參觀一下。」

「好啊。」

這麼有意思的事情,哈迪怎麼能不去看看。

保鏢開車帶着哈迪來到洛城幫駐地,法國騙子維克多看到大老闆,立刻上前恭敬見禮。

「已經確定時間了嗎?」哈迪問道。

「是的老闆,定在今晚12點,地點在洛杉磯郊外,我帶隊過去交易。」維克多道。

「不會出什麼岔子吧?」

「嘿嘿,那些墨西哥人現在對我的身份深信不疑。」維克多笑着道。

哈迪看向比爾,「通知蘭斯特他們了嗎?」

「已經通知了,他們會埋伏在外圍,等咱們交易結束,立刻出動抓捕那些墨西哥人。」比爾回答道。

魚鈎,魚線,抄網都準備好了,這條墨西哥魚在劫難逃。

……

如今洛杉磯毒品賣家很少,僅有墨西哥一家,這段時間洛杉磯毒品價格暴漲好幾倍。

墨西哥人的進貨渠道弄不來那麼多貨,維克多通過關係找上門,讓墨西哥人感覺發財的機會來了,第一批交易了50公斤,墨西哥人很短時間就把這批貨賣光,而且賣了個好價錢。

有了上次交易,墨西哥人對維克多已經信任,前些日子又訂購了一大批,維克多承諾可以弄來250公斤,這批貨維克多要90萬,墨西哥人欣然答應。

深夜。

兩輛轎車開到洛杉磯郊區停下,幾個墨西哥人下來,為首的是墨西哥幫的一個大頭目。

他們在車下抽煙,等著交易對象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