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玉瑩如遭雷擊,暴走了:“不可能?女主角就是我,我的金主給他投了那麼多錢,他憑什麼換人?”

助理苦着臉道:“我也不知道啊,李導說錢已經退回給你了,他不需要,也不要你這個女主角。”

“他放屁,沒有我的錢,他拍個幾把的電影。”

蕭玉瑩怒不可遏,已經口不擇言了。

“我這就打給李夢,要他給我個說法。”

師琦琦和紅姐呆呆的。

紅姐見鬼的表情看着林絕:“還真被你這傢伙說中了,你嘴巴怕不是能點石成金吧。”

林絕笑道:“當然,這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紅姐想說不信。


但這一刻,她看林絕,怎麼看怎麼順眼。

“李導,能給我蕭玉瑩一個說法嗎?爲什麼換了我?”

蕭玉瑩儘量剋制着怒火,質問道。

李夢淡淡道:“蕭小姐,我李夢用誰當女主,用不着經過你的同意吧?”

蕭玉瑩抓狂:“你個混蛋,老孃給你投了錢的,你不用我,你用誰?”

李夢呵呵笑道:“你的錢我已經退回去了,不好意思,有人另外給我投了比你更多的錢,經費不缺了,所以,請您拜拜。”


蕭玉瑩暴怒道:“是誰投的?和我蕭玉瑩對着幹,我背後的金主不會放過他的?”

李夢哼道:“蕭玉瑩,你口氣挺狂啊。好,我就告訴你,是京城幾大世家投的,其中還有豪門關家,你讓你背後的金主去鬧唄,看怎麼死的。”

蕭玉瑩震驚得冷汗就出來了:“怎麼會?連關家都參與進來了,我蕭玉瑩,真的就這麼倒黴嗎?”

她苦澀道:“李導,最後我問一下,新的女主是誰?”

“不是別人,就是你們啓航的新星師琦琦小姐。”

李夢樂呵呵道:“對了,麻煩你通知一下琦琦小姐,讓她明天早點過來,開機了。”

蕭玉瑩電話都抓不穩,啪塔一下掉地上。

得而復失,她的得意,她剛纔的那場表演。

一切都顯得那麼可笑。

她口口聲聲說師琦琦是醜小鴨。

現在,她覺得自己纔是那隻令人厭惡的醜小鴨。

呵呵。

蕭玉瑩發出瘋癲的笑聲,居然還讓她通知師琦琦去開機。

這是何等的諷刺啊。

紅姐和師琦琦欣喜若狂。

“琦琦,我就說嘛,你的努力,一定會有回報的。”

紅姐大喜着說道。

師琦琦則是注視着角落裏彷彿什麼都插不上手的林絕,心裏甜蜜蜜的。

一定是林哥哥,是他幫了自己。 他就是這樣的,做了那麼多,卻什麼都不說。

“師琦琦,這件事,我蕭玉瑩不會善罷甘休的。”

蕭玉瑩一刻也不想呆下去了。

這裏的狂歡,將她嘲笑得無地自容。

回到辦公室。

蕭玉瑩就釋放瘋狂了。

眼神如要殺人,就要砸東西。

可手擡起來,卻沒東西可以砸。

上一次,辦公室的東西,都給她砸得沒剩了。


助理早躲到不知哪裏去了。

這個脾氣暴躁的主人,難伺候。

“一羣廢物,特麼的都是些蠢豬,一羣垃圾。”

蕭玉瑩坐地上大罵。

平息過後,給金主爸爸們打電話時,語氣又變得嬌滴滴的了。

“陳總,王總,嗚嗚,寶寶委屈,但是寶寶不說。”

那頭的投資人們忙問道:“寶貝兒,誰欺負你了?我們馬上帶人過來削他。”

蕭玉瑩哭得很逼真,演得很可憐。

“我的女主角沒有了,被一個叫師琦琦的新人搶走了,我不活了。”

“寶貝兒你別哭,我們馬上去找李夢算賬。”

金主爸爸們一個個劍拔弩張。

爲了睡蕭玉瑩,他們還真是下苦功夫的。

可找到李夢,得知投資的是各大世家的人。

蕭玉瑩的金主爸爸們頓時啞火了。

屁都不敢放。

蕭玉瑩還抱有一絲期望,“陳總,王總,人家不管,這個女主角,人家就是要演,你們快點想辦法。”

那頭的金主爸爸乾笑道:“玉瑩啊,沒事,李夢不識擡舉,咱也看不上他,重新找導演給你拍,你看行不行啊?”

蕭玉瑩尖叫道:“絕不,我當不成女主角,師琦琦那個賤人,也休想。你們快想辦法,一定要攪黃這件事。”

“好吧,對付一個小藝人,我們還是做得到的。”

蕭玉瑩恨聲道:“師琦琦,既然我得不到,你也休想得逞。”

開機時間到了。

林絕開車送師琦琦和紅姐去片場。

李夢親自迎接,態度很和藹。

他不是傻子,幾大世家的人突然來投資他的電影。

瞎子都看得到,肯定是師琦琦背後有人。

“這個小姑娘,不紅都有鬼,自身優秀,背後還有大人物捧,真是幸運啊。”

李夢感慨。

師琦琦開心道:“李導,多謝你最後還是選擇我了,太謝謝你了。”

李夢趕緊道:“應該是我謝謝你纔對,給我拉來那麼多投資。”

師琦琦一頭霧水:“李導,我沒給你拉投資啊。”

紅姐也納悶道:“李導,你不會弄錯了吧?琦琦雖然自己有經紀公司,但並沒投資你這邊。”

李夢皺眉:“難道,琦琦小姐你不知道是誰幫了你?”

師琦琦搖頭:“誰啊?”

他下意識看向林絕,眼神詢問。

林絕聳肩:“這次可不是我。”

李夢不可置信道:“幾大世家,還有豪門關家,一手就砸給我十個億,要我好好把電影拍好,指名道姓要你當女主角呢,你居然不知道?”

師琦琦微微震撼:“幾大世家,還有關家?十個億?這也太多了吧,哼,肯定是林哥哥,好討厭,偏偏他還不承認。”

紅姐震驚道:“十個億,這些世家還真是闊綽,琦琦的貴人,到底是誰?居然說動世家豪門來捧琦琦。”

李夢內心嘆道:“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小姑娘啊,呵呵,運氣這玩意,就是這麼操蛋。老子拍了一輩子電影,怎麼就沒遇到過這種好事?人比人,氣死人。”

林絕笑道:“琦琦,想那麼多幹什麼?有人讓你當女主角,你就好好去拍,好好表現。”

“嗯。”

師琦琦開心答應。

肯定是林哥哥乾的。

片場外。

蕭玉瑩的金主爸爸,陳總和王總帶着一夥打手氣勢洶洶趕來。

“唉,蕭玉瑩這騷婆娘真是麻煩,等事成後,老子一定要好好讓她伺候。”

陳總抱怨道。

王總奸笑道:“那可是大明星啊,啓航的一姐,雖說我兩有錢,但這種貨色也沒嘗過,累一點怕什麼,爲了那銷魂一刻,一切都是值得的。”

“哈哈,王總高見。”

陳總哈哈一笑,道:“王總,玉瑩要收拾的這個師琦琦,你聽說過嗎?”

王總不屑道:“一個剛出道的女歌手,有點名氣,聽說剛被啓航挖走,最近風頭很盛,還是個美人胚子呢。”

陳總意動道:“美人?那敢情好啊,說不定哥兩又有豔福了。”

“哼,走,先去拿捏拿捏這小妞。”

王總氣勢囂張。

很快,兩人和十幾個打手闖入片場。

“幹什麼的?沒看到這裏正拍攝呢?”

李夢助理怒喝。

直接給王總一腳踹飛:“滾開,拍攝怎麼了?老子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