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炎打量了一會兒,一臉糾結的看著林辰道:「林城主,不知道這個摩托車的售價是多少?」

蕭炎確實喜歡上了這個摩托車,太尼瑪霸氣了有木有。

林辰笑了笑,然後說道:「放心,不貴,不賺你錢了,就十萬兌換點了。」

嫁你,非我所願 十萬兌換點,林辰雖然賺錢了,但是賺的並不是很多,也就是幾萬兌換點而已。

蕭炎苦笑著搖了搖頭道:「看來還得等到我做萬界商人有收穫的那一天才能夠買得起了,當初的跑車就掏了我大半的家底兒,現在沒多少兌換點了。」

蕭炎現在連十萬兌換點都拿不出來,畢竟當初買跑車的時候可是花了他的不少兌換點。

而且還有他使用兌換點從林辰那兒兌換到的其他東西。

最主要的是他這段時間都是有出無進,也導致他的兌換點緊縮。

林辰笑了笑,然後拿出了一份契約,看著蕭炎道:「不就是十萬兌換點了嘛,難不成我還會怕你還不起我不成?」

說完這兒,林辰把契約遞給了蕭炎,然後說道:「只要你把契約給簽了,這架摩托車就是你的了。」

蕭炎嘴角不由得抽了抽,拿著契約看了看,然後鬆了一口氣。

契約上面寫著的是,蕭炎在兌換點餘額超過十萬兌換點的時候,就會扣除十萬兌換點還給林辰。

仔細的看了幾遍契約,蕭炎鬆了口氣。

看了看一旁放著的摩托車,然後又看了看手裡面的契約。

沒有再猶豫,直接就和林辰簽訂了契約。

林辰笑了笑,然後拍了拍放在一旁的摩托車道:「好,從現在起,這輛摩托車屬於你了。」

說完林辰又給系統兌換了一輛摩托車。

和蕭炎的那個差不多,但是外觀就更加的絢麗了。

林辰看著蕭炎道:「你把摩托車弄成無聲模式,然後把衛青帶上,我們先去傳說中的怡紅院。」

說完林辰就騎上了摩托車,啟動摩托車以後就把摩托車調成了無聲模式。

無聲模式的意思就是摩托車的聲音就像是電瓶車的聲音一樣。

非常非常的小,而且不吵人。

林辰也是為了不吸引別人的注意力才這麼做的。

畢竟這個摩托車的聲音可是不小,那種排氣管的咆哮聲可是摩托車的標緻。

弄完以後林辰直接一下就朝著宮門外面衝去。

這一幕深深的驚呆了衛青,因為摩托車的速度不管是初始速度還是行駛速度。

都比他平時騎的馬快太多太多了。

蕭炎也騎上了摩托車,然後一臉不耐的看著衛青道:「上車了,真不知道為啥要我帶你一起,難不成沒有你的話我們還找不到什麼地方好玩不成。」

蕭炎還在為林辰讓他帶衛青一起的事情煩心。

衛青愣愣的看了看蕭炎,然後一臉興奮的跑了過去,坐到了摩托車上面。

至於為什麼他會坐在摩托車上面,那是因為他雖然對於摩托車不懂,但是坐姿他還是耳目渲染的。

他看到蕭炎和林辰的坐姿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衛青做到了摩托車上面以後,蕭炎就啟動了摩托車,按照林辰說的那樣,調試了一下。

然後直接開著油門一直往前沖。

由於速度太快,衛青有點兒不太適應。

正式因為如此,衛青緊張的伸手抱著蕭炎。

這讓蕭炎頓時只覺得菊花一緊,然後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一個大男人居然會抱著自己,蕭炎恨不得把衛青一巴掌給呼到牆上,摳都摳不下來的那一種。

不一會兒,蕭炎就看到了在前面路邊等著自己的林辰。

滿頭黑線的把摩托車起騎了過去。

林辰回頭看到蕭炎和衛青一同騎著摩托車趕來。

目光也不偏不倚的正正落在了蕭炎的腰間。

那兒多出了一雙手。

林辰一愣,然後意味深長的看了看蕭炎一眼,說道:「放心吧,我不會歧視你的。

聽到林辰的話,蕭炎臉色一黑,什麼叫不會歧視自己。

自己和衛青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來到岸邊,林辰滿臉的黑線。

看著衛青道:「真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想的,居然把最主要的通道弄成水路。」

林辰無奈的搖了搖頭接著說道:「要是我想對你們不利啊,直接發大水就能夠把整個皇宮給淹了。」

衛青搖了搖頭,「小時候家境貧寒,姐姐來到皇宮以後才跟著過來方差,所以我也不知道皇帝的心思。」

林辰搖了搖頭,他並不是想針對誰。

而是這個水路擋住了他的去路,他可不想再乘坐人工船過去了。

想了想林辰四處看了看,然後走到了一片寬闊的空地旁邊。

四周都是站崗的士兵。

不過有衛青的存在,那些兵士並沒有做點兒什麼,而是盡職的站著崗。

來到空地中間,林辰直接把直升飛機給拿了出來。

直升飛機出現后,四周的兵士全部那些槍或者劍跑了過來。

「有刺客,包圍它。」

突然出現這麼大一個傢伙,誰也不能夠保證他的安全。

而眾多站崗的士兵直接把直升飛機當做是有刺客的存在了。

別說是一旁的普通人,就連衛青都被驚呆了。

衛青看著直升飛機獃獃的說道:「這個大盒子又是什麼東西,好大啊。」

說完衛青還一臉好奇的走到了直升飛機的旁邊,然後東摸摸西碰碰。

林辰笑了笑,然後看著衛青道:「你還是先把一旁的站崗的士兵給疏散吧,一會兒引起的轟鳴會更大,到時候被強勢圍觀就不好說了。」

直升飛機起飛,如果有人在一旁,林辰可不確定他們對直升飛機的螺旋槳作用的風力有沒有免疫力。

所以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林辰還是覺得要先疏通這些好奇圍觀的兵士。

聽到林辰的話,衛青回過神來,然後點了點頭。

看著眾人道:「此乃方外之人神奇之物,大家不必驚慌,先行退下。」

衛青也不知道到底該要怎麼表示這個意思。

想了想還是說了一個方外之人。

畢竟劉徹前邊剛說了不能夠迷惑眾人。

如果這時候說林辰和蕭炎是天神的存在的話,就代表著他這個大將軍也在蠱惑眾生了。

聽到衛青的吩咐,眾多崗位鬆了一口氣,然後全部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上面。

重生之皇后是青梅 看見眾人退去,林辰笑了笑,然後打開了飛機的艙門。

和蕭炎走了進去,林辰回頭看著衛青道:「好啦,走吧,我們過去旅遊去,我可不想坐船過去。」

衛青獃獃的跟了上去,他根本就不知道林辰的話是什麼意思。

他心裏面默默地吐槽著:「為什麼一定要被這個大盒子吃了才能夠去旅遊,難道這個大盒子還有什麼神奇之處不成?」

不過他也沒有問林辰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畢竟做他們這一行的,除了在戰場上面,該做什麼該說什麼,還是很有分寸的。

再說了,他對這個大盒子根本就不了解,也不知道該問。

衛青走進機艙的時候,林辰只聽見外面的站崗的士兵驚訝道:「你們快看,衛將軍和那兩位年輕人都被這個大盒子給吃啦。」

在眾人眼裡,飛機的艙門就像是一張嘴巴,裡面就是肚子。

衛青和林辰,蕭炎三人就是被大盒子給吃進了肚子裡面。 86_86832十天之後,亞利斯城來接萊安的使者到了。

薇薇安最後一次拒絕了萊安邀請她同行的好意,在他們之前獨自離開白沙城。

萊安有些無奈,卻無可奈何,他貴族的驕傲不允許他在邀請被拒絕之後一而再再而三的堅持,他貴族的禮貌也不允許他追根究底的詢問薇薇安的去向和打算。他甚至認為,他們很有可能再也不會見面了。

費拉爾雖然答應自己撤銷通緝,迪卡萊奧的本家礙於自己的面子也不會出手,但是,費拉爾畢竟是一名大驅魔師,如果他執意要取薇薇安的性命,沒有人能阻擋,而據萊安這幾天的了解,費拉爾顯然不是個心胸寬廣的人。

除非薇薇安身上還有足夠的三品藥劑,但是他不認為這個可能存在。

想到最有可能的結果,萊安心裡有一絲失落,但是這點失落不足以令他因此而派人保護薇薇安。因為他是貴族中的貴族,而對方只不過是一個平民驅魔者,身份的天差地別讓他很容易就剋制住心底的那一絲好感。他甚至覺得,自己在薇薇安身上已經花費了夠多的心思和精力,既然她這麼「不識好歹」,那之後的事情自己就不應該再管了。

凱撒在得知薇薇安離開的瞬間,心裡很是擔心,但是萊安不表態他也不好說什麼,粗線條的他很快就把這件事拋到腦後。

科爾則在心底歡呼小女孩的離開,甚至期盼費拉爾動作快一點。只有在這個時候,他才感覺到,費拉爾其實也有那麼一點點可取之處。

皮特很清楚薇薇安的實力,反而不怎麼擔心。

四人離開白沙城不提。

薇薇安獨自離開的消息很快被探子傳回給費拉爾。

博格是費拉爾最得力的心腹,他的死讓費拉爾耿耿於懷,也就對薇薇安重視起來。但是,他並沒有把殺害博格的人與薇薇安這個小女孩聯繫起來,認為是有人幫助她,甚至認為那個幫她的人就是凱撒。

此時聽到薇薇安獨自上路,眼睛里頓時閃著寒光:「那個賤民驅魔士居然還和凱撒混在一起,這倒不好辦了,先派人盯著。至於那個小女孩,哼,膽子不小,居然敢一個人上路。托德,她就交給你了。要小心,你最好速戰速決,萬一驚動三殿下就不好辦了。」

「是!」中年驅魔師托德應道,轉身離去。

托德比博格小十歲,實力與博格不相上下。

如果說博格是費拉爾的第一心腹的話,那托德只能排第二。費拉爾最隱秘的事情只會交給博格去辦,托德連知情權都沒有,對此,他一直心懷嫉恨,但卻又無可奈何,誰叫博格跟在費拉爾身邊時間最長呢。

倒不是說他對費拉爾有多麼的忠心,只是不喜歡博格那種費拉爾老大他老二的態度,而且,博格在為費拉爾辦事時得到的油水也讓他眼饞。所以在他聽到博格的死訊之後,心裡只感覺到高興。

也許辦完這件事情,就會獲得城主的信任吧!懷著美好的願望,托德帶著十名驅魔士和三名驅魔師,出發了。

他和費拉爾想的不一樣。

費拉爾因為失去唯一的愛子,情緒不穩定,很多細節都沒有注意。但是,托德卻仔細地了解了驅魔士與小女孩交手的的過程,他判定,當時只有十歲的薇薇安,能一招擊退十名驅魔士,身上必定藏有高級捲軸或者武器,甚至有可能是高級的心法或者同級別的東西,否則,精明如博格不可能選擇獨自一個人追擊。

如果真的是高級心法,托德眼睛都綠了,那我托德是不是也有成為大驅魔師的一天呢!

托德雖然現在是高級驅魔師,距離大驅魔師只有一步之遙,但是,這一步卻難之又難,十之七八的驅魔師都被阻在這裡。如果沒有藥劑或者心法輔助,托德相信,單純依靠自己的天分這輩子都跨不出這一步。原本他已經放棄了晉級的可能,但是此時,想到薇薇安身上可能存在的高級心法,心中一瞬間又升起希望。

他一邊趕路一邊瞟向身後的十三名手下,心道:如果真的是高級的心法,為了保密,這些人都不能留。到時候讓他們先上去探探那個小姑娘的底兒,要是沒什麼意外,制住那個小姑娘之後就把他們都殺了。一個小女孩,受得了什麼罪,一嚇唬肯定全說了。

打算完畢,托德的心情極好,腳步也輕快了幾分。

薇薇安離開白沙城之後,帶著巴圖和莉達,一路慢慢的行走。

她怕自己趕路趕得太快,身後的探子跟不上。

巴圖坐在莉達的背上,不時用眼睛瞟瞟身後自以為行蹤隱秘的探子,無聊的在心裡與薇薇安交流:「主人,那個人一會兒交給我好不好?」巴圖被那人跟的很不爽。

總裁,我們離婚吧 薇薇安揉揉它越發厚實油亮的皮毛:「好。」

被偷走的那五年 巴圖陰險地笑:「小樣,讓你跟著大爺,待會兒有你好看!」

莉達期期艾艾地說:「主人,那,那我呢?我能幫什麼忙?」

莉達天生膽小,還沒有參加過任何戰鬥。薇薇安摸著它幾乎到達自己腋下的頭,輕柔地說:「莉達只要看著他們,別讓他們有人逃走就好了。」

「恩!」

薇薇安邊走,邊琢磨滅龍九式的第三式,驚濤拍岸。

升級為大驅魔師之後,她就可以練習這一招了,之前一直和萊安他們在一起,沒有機會。不過她現在倒也不著急,因為她算準,只要萊安還在白沙城,費拉爾就不敢出城,只要不是費拉爾,那不管追來的是誰,以她大驅魔師的實力都不懼怕。就算不用滅龍九式,也完全可以對付。

至於追來的人,薇薇安面容冰冷,她不會有半分的仁慈。

薇薇安雖然年紀不大,但經過這麼多事情,尤其是在魔獸森林裡待了一年,心智比起同齡人來說成熟許多。

不是薇薇安心腸狠毒,只能怪那些人是費拉爾的手下。而且,如果被那些人活著回去,自己的實力就會暴露,先不說費拉爾會不會親自趕來抓人,試想一個十二歲的沒有任何背景的大驅魔師,要說身上沒有些高級心法或者藥劑誰會相信,到時候恐怕不止費拉爾惦記自己,還會有更多的人對自己感興趣。

她只想安靜的迅速的修鍊到驅魔王者,不想惹太多麻煩。

驅魔者越往後升級越困難,薇薇安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修鍊到驅魔王者,只是到自己成為驅魔王者的時候父母還活著嗎?或者說父母現在還活著么?薇薇安想到這裡,冰冷的面容上浮現一絲哀傷。對方的身份,抓人的理由自己一無所知,更沒有聽說過什麼光明神殿,只知道那兩人實力強大,是高於驅魔王者的皇者,而且,身後似乎還有更加厲害的背景?

而自己只有一個人!

兩隻契約獸感受到薇薇安的悲傷,對視一眼,巴圖跳上她的肩頭,摩挲著她的脖子,而莉達則蹭著她的胳膊,四隻眼睛里都是關切和安慰。

薇薇安感受著來自兩隻契約獸的關切,心中的悲傷黯淡了幾分,輕笑一下,不再想下去:沒有實力,現在想什麼都沒用。

希望費拉爾的追兵們來得快些,她可以儘快趕到精靈森林處理菲麗絲的事情,然後全力提升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