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婉說這話的時候,語氣似乎有些不開心。

但齊天卻挺開心的,「觀察挺仔細的嘛,你吃醋了?」

蕭婉俏臉一紅,「誰、誰吃醋了?我就是覺得為了那麼一個鼠目寸光的女人不值得而已!」

不知道為什麼,她在齊天面前總是強勢不起來。

「還有,別轉移話題,你當時是不是心疼了!」

聽著這如同老婆質問老公的語氣,齊天忍不住笑了起來。

但這一次,他沒有繼續油嘴滑舌,而是認真道:「我只是比較感慨而已,儘管人類已經進化到了現在這種程度,也依然需要遵守弱肉強食的法則。」

蕭婉心中微微鬆了口氣,因為齊天那個皺眉的表情,她都緊張半天了。

現在知道齊天不是對趙曉曉這還有餘情,彷彿整個世界都亮了。

與此同時,張艷一干人也跟著萬家興趕了過來。

「艷姐,你說萬少真的會教訓這個齊天嗎?」

「我聽說,這種真正大家族出身的公子都是很有教養的。」

「大姐,這可是搶未婚妻的事兒,再有教養的都得爆炸!」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交流的同時,眼中也充滿了期待。

「別人我不知道,但萬少做事向來都很霸道,朱家你們也應該知道的吧?」

張艷以一副過來人的口吻說道:「他們家的繼承人直接被萬少揍得現在都不敢回來。」

說到這兒,她不由冷笑道:「要我說,這個齊天不單要死,還會死的非常慘!」

「快看,萬少衝過去了!」

「艷姐說的果然沒錯,萬少這是打算直接開揍啊!」

「嘖嘖,這小子玩完咯!」

就在眾人以為齊天必死無疑之際,接下來的一幕卻讓他們全都呆立在了原地。

只見萬家興衝上去以後,不僅沒有一拳打在齊天臉上。

反而當場跪下,甚至還抱著齊天的大腿死死放!

哪裡有半點霸道總裁的樣子!

看到這番場景,所有人心中都生出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念頭。

難道……蕭婉才是第三者?! 腐眼看人基?

這根本和是不是腐女沒關係好么!

看萬家興的樣子,簡直生怕齊天離開。

臉上的小表情充滿了哀求,甚至時不時還會撒個嬌。

所有人表情僵硬的看向了張艷,雖然他們沒有說話,可臉上完美的詮釋了內心的疑惑。

這就是你說的霸道總裁?

這就是你說的漫畫中走出的王子?

這就是你說的商都萬千少女的夢中情人?

一出好戲?

這戲哪好了!

別說他們了,就連張艷也是一臉的懵逼。

萬家興的霸道,在整個商都是出了名的。

從來都是別人向他低頭,哪裡有他向別人低頭的時候。

更不用說現在這個情況了。

都他媽跪了!

要不是因為當初萬家興的回國宴上,她確實見過。

否則真不敢相信,眼前這個跪在地上,抱著大腿,各種死纏爛打的男人會那個她夢寐以求的萬大少!

一定是哪裡出錯了!

眼花!

做夢!

幻覺!

總之張艷費盡一切力氣,來給自己找一個否認這就是事實的借口。

她連續深吸了幾口氣,然後緩緩睜開了眼睛……結果仍舊沒有改變!

在這一刻,張艷花費二十年所建立的三觀完全崩塌了。

整個人猶如行屍走肉一般,獃獃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至於剛才還幸甚至哉的劉浩,此刻的情況跟張艷幾乎沒有任何的區別。

在他看來,這是一個絕佳的報仇機會!

等到開打以後,還可以上前添油加醋一番。

讓可能只是簡簡單單挨頓揍,就可以解決的事情,直接加深到讓齊天直接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的地步!

可現在呢?

去他奶奶的吧!

你告訴我,這個跟個娘們似的跪在地上的,就是中州首富萬家的大少爺?

扯淡呢!

別說他們了,就連齊天自己都一頭的黑線。

他是發現了萬家興沒錯,可沒想到萬家興一來就使用這種無賴的招數啊!

「家興哥,你……你這是做什麼啊!」

蕭婉的臉色極為複雜,在覺得有些丟人的同事,她心裡更多的是一種無名怒火。

家興哥明明是男的,自己怎麼會生氣呢?

還是說,就因為他是個男的,自己才會生氣呢?

「婉兒,你別管我,對,就這樣拉著他,拉的越緊越好,免得他又跑了!」

對蕭婉交代完以後,萬家興又笑呵呵的看向了齊天,「師父,這次我可逮到你了,你就收我為徒吧!」

他昨天又在齊天家門口蹲了一天,都沒蹲到人。

今天之所以來學校,就是為了向蕭婉,或者校方打聽打聽齊天的情況,從而更快更準的找到人。

可沒想到正巧,碰上了齊天。

這麼好的機會,他可不會白白浪費。

看著越來越多的圍觀者,齊天無語道:「這麼多人看著,你能不能先鬆手再說?」

萬家興咧嘴一笑,「沒事兒,我不嫌丟人!」

丟人?

算個屁啊!

現在他巴不得人來的越多越好。

在萬家興看來,這拜師跟求婚是一個道理,圍觀的人越多,成功的幾率也就越大!

「……」

聽到這回答,齊天的眉頭不由抽搐了起來,「你信不信我揍你?」

「信啊!」

世子重口難調 萬家興這麼做,早就做好了挨揍的準備,「不過師父,咱可先說好,別打臉,除了錢,我就靠它吃飯了!」

「……」

都說人不要臉天下無敵,這他媽要臉的怎麼也讓人這麼難受!

說實話,要不是看蕭婉的面子,齊天非得把這貨揍得連他媽都不認識不可!

蕭婉無奈的用手扶住額頭,「齊天,你就答應他吧,要不然他會沒完沒了的。」

薄情後夫別動我 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對於萬家興的德行她再了解不過了。

一旦涉及到跟武功有關的東西,萬家興瞬間就會化身單細胞動物。

誰也攔不住!

別人出國都是為了鍍金深造,他呢?

硬被萬老爺子塞出去的,目的是希望他在接受了西方教育后,能把功夫這事兒給忘掉。

誰成想,留學回來以後,他對功夫的熱情不僅沒有消減,反而更厲害了。

據跟萬大少一起出國的書童說,直到他回來的那一刻。

那群國外的校友,還堅定的認為,華夏依舊處於沒有車的年代。

這個國家的人上學,不是騎馬,就是飛檐走壁!

連公園裡的大爺,都是那種一拳打死牛的可怕存在!

齊天沉默了一會兒,皮笑肉不笑道:「你現在馬上鬆手,不然你這輩子都別想拜我為師!」

「好!」

萬家興二話說話,就從地上爬了起來。

他一邊搓手,一邊靦腆的笑道:「師父,你什麼時候教我功夫啊?」

「有空再說!」

齊天現在是真的沒空,從進入學校后耽擱的工夫,都快趕上他坐車來學校的時間了!

萬家興依舊不依不饒,「那您什麼時候有空啊?」

見齊天要發作,一旁的蕭婉連忙開口道:「對了家興哥,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這兒的?」

「哦,他們跟我說的。」

萬家興回頭指了指張艷等人。

蕭婉看后,面色不由一冷,緊接著又微笑道:「你是不是真的想跟齊天學功夫?」

「那還有假的?」

萬家興一臉堅定的說道:「為了拜你未婚夫為師,我已經做好跟老頭兒割斷父子關係的準備了!」

他說這話可一點都沒恭維的意思,以齊天的能力,洪老爺子接受這個外孫女婿是早晚的事情。

至於後半句……他一年裡不跟自己老子,割斷個十來次父子關係,基本上跟白過了沒區別。

蕭婉臉色不由泛起了紅暈,不過她也沒有傲嬌的反駁,而是接著問道:「那你知道剛才給你指路的都是什麼人嗎?」

萬家興愣了一下:「什麼人?不是你們同學嗎?」

蕭婉搖了搖頭,將剛才發生的事情簡單說了一下。

「原來是這樣……」

萬家興深吸了口氣,「對不起師父,我不知道你和他們是這樣的關係,不過你放心,這件事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

說完,他便轉身朝著張艷等人走了過去。

齊天見狀疑惑道:「他幹嘛去?」

蕭婉沒好氣道:「你管他幹嘛去,跑啊!」

一聽這話,齊天猛地回過了神來。

對啊!

自己管他幹嘛!

跑啊!

想到這兒,他拉起蕭婉的纖纖玉手,就跑了起來…… 「萬少朝咱們這邊走過來了!」

看到萬家興走來,失神的張艷立馬回過了神來,語氣興奮了到了極點。

彷彿剛才看到的那一幕,已經被她從腦海中剔除了一般。

與張艷相反,劉浩心中生出了一股極度不祥的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