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哥終於想起了這個聲音,那還顧得上記賬,急急忙忙從店內走出來,然後就發現被武館武者圍住的古木。

與此同時。

負責在店內幫忙打下手的**和王逸也聽出了古木的聲音,紛紛跑出來,然後看到木少爺被自己手下圍住,頓時吼道:「喂,你們在幹什麼!」

見得掌柜蕭哥,以及兩位主要負責人出來,幾個武者頗為詫異,然後說道:「蕭掌柜,這人不顧店內規矩插隊!」

蕭哥嘴角一抽,急忙跑過來過去,向著古木拱手道:「見過店主。」

**和王逸也跑了過來,然後抬著拳頭怒道:「滾蛋,什麼插隊,這是我們的木公子,你們想死啊。」

幾人聞言,頓時臉色頓然一變。

木公子?

難道就是武狂古木,今古武館和不醫館的大當家?

古木沖著他們笑笑,然後走出來,進入了不醫館。

蕭哥緊跟其後,同時心中頗為欣喜。

**和王逸兩人則瞪了幾個手下一眼,道:「你們厲害。」

說罷,急忙跟了上去。

看到掌柜和負責人這副急切的模樣,幾個武者面面相覷,頓時欲哭無淚。

那些前來求醫的普通人更是議論紛紛:「剛才走過去的,莫非就是武狂古木?」

「肯定的,在這清羽城,有誰能夠讓蕭掌柜如此點頭哈腰,能讓今古武館的兩個總負責人慌裡慌張。」

「不會吧……」有人頓時亢奮的說道:「我竟然看到了古木,而且他還從我身邊走過去了!」

人的名,樹的影。

古木此刻的威名,在坊間廣為流傳,更是很多普通武者崇拜的對象。

所以,這些求醫的人,忘記了來此的目的,紛紛踮著腳向著店鋪看去。

……

古木來到不醫館,見到了不苟言笑的華佗,以及其他主治大夫,匆匆和他們打聲招呼,便帶著蕭哥和**二人來到了後院。

經過蕭哥的彙報,他對不醫館這一年的運轉和經營有了具體了解。

同時也得知,在半年前,醫館效益與日俱增,最終將今古武館搬到了清羽城。

經過如今的發展。

以**和王逸為首的武館,擁有十多名武師巔峰,武士手下更是不少,儼然比城級勢力還要強悍。

「不錯。」

古木點點頭,很是滿意。

對於蕭哥的能力給予肯定,畢竟自己常年外出,這個攤子能被他打理到這種程度,已經非常出色。

而更讓他意外的是。

今古武館那個叫沙東的少年,竟然在三年多的時間,突破至武王初期,這無疑引起他的高度重視。

現在的今古武館在很多勢力眼中不算什麼。

也沒有豐富的資源。

沙東卻可以提升至武王境界,這絕對讓古木難以想象,同時證明,此子的天賦非常好。

他現在缺少的是得力手下。

而沙東的湧現讓他心動不已,於是,隨著蕭哥來到北城郊區的武館,特意去看了看那個少年。

古木來到今古武館,引起諸多武者學員的歡呼,因為,他們都知道,真正的館主是武狂古木,如今終於得見,這對他們而言是一件很榮幸的事情。

「木少爺!」

沙東站在古木面前,臉上有著激動。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一年未見,這小子的個頭已經躥升到一米八,儼然成為了一個真正的男人。

感覺到體內貨真價實的武王修為,古木拍了拍他肩膀,滿意的說道:「不錯,不錯,繼續努力,以後定會成為真正的強者。」

沙東咧嘴笑了起來。

和其他成員親切交談后,古木隨著蕭哥前往正廳。

不過在路上,**這個大漢卻說道:「木少爺,沙東一直很努力,我們都看的出來,而且他和欣小姐好像兩情相悅……」

話沒說完,蕭哥轉過身給了一個隱晦的眼色,顯然是在告訴他,有些話不能亂說,**急忙止住了話語。

「還有這事?」話雖沒說完,但古木還是聽的出來,然後問道:「沙東和我那小堂妹情投意合?」

沙東年方十九,古欣年方十七。

這個年齡可以談婚論嫁了。

**不顧蕭哥剛才的警示,道:「是啊,木少爺,兩人在一年前經常切磋拳法,久而久之便有了情愫,我老張一眼就看的出來,但沙東那小子出身不好,一直不敢表白。」

古木錯愕的看著**。

就你這個老光棍,還能看出人家小男女的情感,你有這種經歷嗎?別說的這麼專業,這麼內涵好不好。幾人交流中,正準備進入正廳,跟在身後的**突然大喊道:「木少爺,快看,欣小姐又來找沙東了!」 如果……她的幸福是江南能給的,那麼,他祝福。

祝福他們。

心甘情願的祝福。

他抬起眼帘,目光貪婪的看著司徒雲舒的背影,深深的目光,似要將她的模樣一寸寸烙印在心中。

「怎麼不走了,雲舒?」江南頓住腳步,側頭看著身邊臉色依舊蒼白的司徒雲舒。

心中幽幽的嘆息一聲,不管他怎麼給她進補,她的氣色還是那麼差。

真是讓人心疼。

「江南,我總感覺,有人在盯著我。」說著,司徒雲舒四下張望。

環視了一圈,沒發現什麼異常。

江南笑她,「你放心,這裡不會有危險。就算有危險,也有我在。」

有我在,一定會護你周全。

「可能是我昨晚沒睡好,所以有些感覺偏差。」說著,她揉了揉腦袋,有些疲憊了。

流產之後,眼淚都流幹了。

身體也毀了。

司徒雲舒喜歡把自己關在公寓里,只有江南,時不時的要拉著她出來見見太陽,散散步。

美其名曰,再不鍛煉,身手都要退化了。

「我累了,不想走了。」

把心裡最真實的話說了出來。

江南哭笑不得,攬著她的肩,不由分說的帶著她往前走,目的地是離公寓較近的一處公園。

「難得今天天氣不錯,我帶你散散步。再不出來晒晒太陽,你都悶在家裡快發霉了。說好了,走一個小時的,現在十分鐘還不到。」

「江南,我……」

「好了,還有五十分鐘,堅持,克服一下。」

司徒雲舒:「……」

她還能說什麼?

江南又補充了一句,「明天會下雨,未來一周都會下雨。所以,今天一定要走。」

今天是最後的一天好天氣。

隱約中,司徒雲舒想起,今天好像是某個人的訂婚典禮。

好天氣配上喜事,真讓人歡喜。

將那些亂七八糟不著邊際的想法拋到腦後,司徒雲舒跟著江南一起,向著公園前進。

目的,沐浴陽光散步。

…………

夜幕降臨,西翼。

喬安翹著一雙長途,嗑著瓜子,美眸閃爍著,八卦細胞復活,「老公,你再給我說說細節。二哥是怎麼走的?」

慕靖西給她遞上果汁,「被小糯米叫走的。」

「不對呀!」喬安停下嗑瓜子的手,接過他遞來的果汁,喝了一口。

酸酸甜甜,好喝!

她秀氣的眉,微微一蹙,「你前面說,是大嫂……她得到了雲舒的病例報告?」

「是。」

慕靖西也很意外,原以為,今天訂婚典禮會順利進行。

一切都無可挽回。

沒想到,在訂婚典禮開始的前一個小時,他接到了林霜霜的電話。

電話里,她沒有明說,只是語氣嚴肅的讓他務必想辦法,讓慕靖南回來一趟。

她有些話,要對他說,關於司徒雲舒的。

一聽,關於二嫂的,慕靖西就知道,今天這訂婚典禮,一定無法順利舉行了。

於是,讓小糯米纏著慕靖南,把他帶回官邸,而他,留下善後。

封先生和封太太的貪婪虛榮,讓他厭惡應付,直接讓警衛善後,自己先行離開。 古木轉過身,果然看到自己的小堂妹出現在演武場,然後站在沙東旁邊歡笑的交談著。

那眼中愛意,別說**這種光棍,就算是二傻子也能看得出來。

沙東則一直在迴避,古木作為過來人看得出來,這傢伙在偽裝。

影帝夫人是只貓 恐怕正如**所說,因為身份的問題而感到自卑。

「如果兩人真的情投意合,不妨和古欣的父親說一說,也許會促成一對幸福的因緣呢。」古木暗暗想著,在他看來,兩情若是相合,身份根本不能阻擋愛情。

恐怕這貨已經忘記。

在回來的路上,還想著,富家子女和窮酸書生,這種只有在小說中才能出現的劇情,已經在現實中發生了。

……

古木在今古武館待了一段時間。

同時也讓**和王逸兩人,順利吞下龍珠。

果然不出他所料。

兩個修為只是剛剛達到武師初期的漢子,經過龍珠改造以後,修為竟然直接突破至武王中期,如此跨度無疑超越了岳峰。

同時也說明,兩人資質在以前實在差勁,待得改造后達到滿分,便取得了質的飛躍。

**和王逸晉級武王后,頓時興奮不已,甚至就要跪在古木身前,一表感激之情,不過最終被後者攔了下來。

以他們兩人的資質,能夠突破武師已是極限,沒曾想,今天卻突然達到武王。

這簡直不敢想。

兩人屬於元老,一直負責打理今古武館。

隨著這幾年的發展,很多出色的武者開始成長,而且有很多武者也超越他們,甚至就連恢復功力的裘功名在這一年多也達到了武師巔峰。

雖然古木沒說什麼,但兩人卻有著莫名的失落感。

他們知道,木少爺以後的武道境界肯定會越來越高,而自己境界提不上去,最後的命運是掉隊或被提出隊伍。

如今資質被改造,修為更是突破至武王境界。

這讓他們頓時燃起了希望,燃起了更強的決心,一定要好好修鍊,為木少爺效犬馬之勞。

至此。

古木獲得的七顆龍珠已經分別給傅怒天、岳峰、靳戈、**、王逸這五個人服用。

如今只剩下兩顆,其中一顆是留給古山的。

毫無疑問。

被龍珠改造過的這五個人,一旦用心修鍊武道,日後的成就至少在武皇以上,甚至突破武聖也不是沒有可能。

畢竟它是武神修為所化。

一開始。

古木打算將最後一顆龍珠給沙東服下,但這小子能夠在短短几年晉級武王,天賦顯然非常出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