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凌來到龍碧君等人的住處。

「來了。」

龍碧君起身,他臉色有些蒼白,氣息穩定了很多,笑道:「怎麼了?你臉色似乎不好看呢。」

蕭金兒等人也是迎了上來。

「黑煞在幽清閣。」

蕭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他的實力,已經到達半步武尊,距離武尊境界只差一步之遙。他與幽清閣主交戰,將幽清閣主打成了重傷,由此可見,他用不了多長時間,便會邁入武尊境界。」

「蕭哥哥,要不我替你出手,將黑煞那個壞傢伙幹掉!」古薰不由柳眉微蹙,說道。

「不必。」

蕭凌擺了擺手,拒絕道:「你是九陰絕體,能不出手最好別出手。更何況,這件事情也是我與黑煞的恩怨,我有辦法擊敗他。」

「蕭哥哥,那你打算怎麼辦?」蕭金兒挽著蕭凌的手,問道。

「儘快到達九星武宗,才有十足的把握擊敗黑煞。」蕭凌道。

要在短短時間內,從五星武宗晉級到九星武宗,這簡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不過,蕭凌有自信突破到九星武宗。

八門遁甲的生門,只要開啟了,便會有源源不斷的生氣涌動,蕭凌可以趁此機會,連續突破,到達九星武宗。

至於能夠衝擊幾星,還得看生玄氣的所在地究竟擁有多少生玄氣了。

「看來你是有把握了。」

龍碧君笑了笑,道:「我們你不用操心,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我相信,你能夠擊敗黑煞。」

龍碧君明白黑煞一直是蕭凌心中的陰霾,無論是雲曦,亦或者劍絕,黑煞做的事情,實在是喪心病狂。

「小龍。」

蕭凌目光看向龍碧君,輕聲道:「你現在的身子,好些了嗎?」

「你放心好了。」

龍碧君翻了翻白眼,笑道:「我是什麼人,我可是龍爺,死不了的龍爺,你就別操心我了。」

「等我處理掉黑煞后,我就會去葯域,將你治好。」蕭凌認真道。

龍碧君點了點頭,他覺得自己這件事情不用太急,因為煉獄血珠蘊含的血氣超乎他的想象,足夠支撐他很長時間。

「對了,其他人怎麼樣?」蕭凌問道。

其他人,自然是梅鏡月等人。

「他們在這裡過得很好。」

龍碧君笑道:「只不過,他們每次要見你的時候,你都已經離開聖碑了。」

「這樣挺好的。」

蕭凌摸了摸鼻子,無奈道:「我就是進來修鍊一下,不想打擾太多人。」

「嗯,那你去修鍊吧。」

龍碧君不由一笑,道:「你這傢伙,真是一個修鍊狂人。相信以後,神武大陸的巔峰之上,必定有你一席之位。」

「承你吉言。」

蕭凌點了點頭,道:「薰兒,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和你修鍊日月玄功了,等下你跟我一起吧。」

古薰小臉微微一紅,小雞啄米一樣點了點頭,每次和蕭凌修鍊日月玄功,便是她最開心的日子。

「我也要!」

蕭金兒搖晃著蕭凌的手臂,嘟了嘟嘴吧,道:「蕭哥哥,你這次一定要陪我玩。」

龍碧君將蕭金兒拉了過來,板著臉,道:「你這小傢伙,還是老老實實修鍊。等到時候,蕭凌帶你去西天妖域,你可別見到那些強悍的妖修,就嚇得屁滾尿流了。這樣的話,不僅是丟蕭凌的臉,更是丟盡為師的臉面。」

「可是這還有點遙遠啊。」蕭金兒不忿道。

「金兒。」

蕭凌揉了揉蕭金兒的腦袋,輕聲道:「我下次再抽空陪你玩,好不好?你現在專心修鍊,以後我還要帶你去西天妖域呢。」

幫助蕭金兒脫胎換骨的事情,也容不得馬虎,蕭凌覺得自己必須更加努力,才能夠保護蕭金兒等人。

「好吧,蕭哥哥。」

蕭金兒也很懂事,明白自己還需要更加努力。

「那我去修鍊了。」

蕭凌離開這裡,來到自己的住處,開始修鍊起來。

至於外界,經歷了半步武尊戰鬥的幽清閣,顯得越加熱鬧,幾乎整個幽清閣的話題都是集中在來勢洶洶的黑袍人,還有絕代風華的幽清閣主身上。

兩人的戰鬥,可謂是驚天動地,最後以平局收場,引得不少人唏噓不已。

其中一些目光狠辣之輩,他們聽到了黑袍人似乎要找一個人,只不過,這個人究竟是誰,這就不可得知了。

在外界因為昨夜之事傳得沸沸揚揚之時,幽清閣主也是緩緩從閣樓走了出來。

她已經換上了一身白袍,昨夜自己昏迷后的事情,方慧慧告訴了她,她不由內心對蕭凌感激起來。

蕭凌若是不為她配製葯浴,她身體必定會留下暗疾,對以後的修鍊百害而無一利。

「我還是先去向葉大師道謝一下。」

蕭凌用的藥材,皆是頂尖藥材,幽清閣主非常明白,蕭凌配製的葯浴,價值絕對不會低於五品丹藥。

「幽清閣主,多謝你出手相助。」

虎印宗宗主方虎現身,來到幽清閣主面前,抱了抱拳,一臉感激。

很顯然,方虎並不知道蕭凌治好他的事情,因為這件事情,蕭凌交代過,將功勞全部歸咎在幽清閣主身上,所以方赫等人只告訴方虎是幽清閣主救了他。

「以前我欠了你們虎印宗人情,現在也算是還清了。」幽清閣主不願意多逗留,她想先去看看蕭凌。

「幽清閣主,你看起來很著急,究竟所為何事?」方虎疑惑道。

「我要見一個人。」

幽清閣主淡淡道:「當然,你可以去見見他。畢竟,他現在可是虎印宗的恩人。」

「哦?竟有此事。」

方虎露出疑惑之色,道:「也罷,那我就隨幽清閣主一起。」 「宗主。」

「幽清閣主。」

當幽清閣主與方虎來到蕭凌的住處后,薛海見狀,連忙迎了上來。

當看到方虎恢復正常后,薛海驚喜無比,不由對蕭凌越加佩服,只有他們這些人才明白,真正治好方虎的人,並不是幽清閣主,而是深藏不露的蕭凌。

「薛長老,葉公子在嗎?」方虎問道。

他很好奇蕭凌究竟為虎印宗做了什麼事情,才變成了虎印宗的恩人。

「宗主,葉大師他在閉關修鍊。」

薛海連忙道:「他吩咐過,拍賣會開啟前,不準任何人打擾他……」

「哦? 逆天小毒妃 排場這麼大?」

方虎眉頭一挑,他可是虎印宗宗主,在四印疆可是巔峰強者,沒有他見不到的人。

「方宗主,葉大師其實是五品煉藥師。」

幽清閣主淡淡一笑,道:「這裡也沒有外人,我就直接和你說,葉大師才是你的救命恩人。」

幽清閣主將大概的事情經過告訴了方虎,方虎聽得目瞪口呆,當他知道蕭凌的年齡不超過二十歲,他眼中有著驚駭之色。

薛海驚訝看了一眼幽清閣主,他知道幽清閣主與蕭凌的約定,卻沒想到,幽清閣主最後沒有獨吞這份功勞。

「沒想到,葉大師竟然如此厲害。」

方虎立馬改變了態度,吩咐道:「薛長老,等葉大師出關后,立馬告訴我,我得好好感謝他。」

「我明白了,宗主。」薛海連忙點了點頭。

咻!

就在這時,兩道身影掠了過來,一老一小,正是方赫與方慧慧。

「爹!」

方慧慧看見方虎恢復正常后,立馬跑到方虎面前,將方虎抱住,喜極而泣。

「慧慧。」

方虎揉了揉方慧慧的腦袋,笑道:「我現在都已經恢復正常了,你哭什麼。」

「我高興。」方慧慧道。

「小虎,你得好好感謝一個人,他叫葉落。」

方赫道:「他不僅救了你,還救了我。我多年的頑疾,也是他出手,才有了好轉。」

「爹,我明白。」

方虎一驚,他父親的頑疾,他自然明白,諸多煉藥師都束手無策,他也找過幽清閣主,幽清閣主同樣不行。

現在,方虎才明白蕭凌五品煉藥師的能耐。

「葉落是我虎印宗的恩人。」

方虎重重地點了點頭,只要蕭凌有什麼困難,他必定鼎力相助。

「葉大師,他現在閉關?」方赫問道。

「老宗主,葉大師正在閉關。」薛海連忙道:「拍賣會開始后,他便會出關。」

「我知道了。」

方赫點了點頭,道:「等葉大師出關的時候,我們會過來迎接他。你就好好伺候葉大師,若是沒有將葉大師伺候好了,我拿你是問。」

「是。」

薛海立馬點了點頭,他覺得已經像供祖宗一樣伺候蕭凌了,絕對不會疏忽。

「既然葉大師在閉關修鍊,我們就不打擾他了。」

幽清閣主偏過頭來,看著方虎,道:「方宗主,你出事的事情,雀印宗和玄印宗的長老都很感興趣。我覺得,你應該找他們談談。」

談起這件事情,方虎眼中掠過一絲陰霾,點了點頭,道:「這件事情,的確要和他們談談。因為這一次,龍印宗找來了外援,而且這個外援非常厲害。」

「小虎,這件事情,我已經安排好了。」

方赫道:「現在徐動與張揚,已經在我的住處候著,我們現在就去吧。」

方虎點了點頭,隨後,眾人來到一處樓閣當中。

在這裡,雀印宗大長老張揚,玄印宗大長老徐動,皆是匯聚在這裡,當他們看到方虎現身後,眼睛一亮,立馬站了起來。

「恭喜方宗主恢復神智。」

「幽清閣主的手段,真是神乎其技。」

很顯然,張揚與徐動皆是認為幽清閣主事後為方虎治療,才將方虎治好的。

幽清閣主笑了笑,她沒有反駁。

這件事情的真相,一些熟悉的人知道就行,畢竟,蕭凌可是特意說了,這些功勞全部給她。

「既然這小子想低調,那我也就配合他,反正我現在也欠他人情了,以後大不了還了便是。」

幽清閣主的腦海當中浮現出蕭凌的身影,那個少年從容淡定,雲淡風輕,不知道究竟師出何人,要不然的話,也不可能治好方虎,也不可能為她配製上好的葯浴。

「看來,有必要好好研究一下葉落了。」 春風一度:首席溺愛嬌妻 幽清閣主暗道。

隨後,在場眾人噓寒問暖了一番,紛紛落座。

「方宗主,不知是何人襲擊了你?」張揚開門見山問道。

方虎在四印疆可是頂尖的強者,排名公認第三,不過當見識到幽清閣主和黑袍人的手段后,張揚覺得四印疆還是有很多卧虎藏龍之輩。

徐動,還有諸多有頭有臉的人物看向方虎,他們眼中有著好奇之色。

「一個神秘人,他一襲黑袍,我看不清他的容貌。」

方虎凝重道:「他估計在半步武尊的實力,似乎距離武尊境界只差一步之遙。我不是他的對手,不過三招,便立馬敗在他手上。不過,他並沒有殺死我,而是在我體內打入一道黑氣,便放任我回來了。」

眾人聞言,忍不住駭然,三招擊敗方虎,這樣的神秘人,太過恐怖了。

「那個神秘人,若是我沒有猜錯,他就是昨日與我一戰的黑袍人。」幽清閣主冷笑一聲,道。

昨夜的事情,黑袍人顯然是沖著屋內的人而來,那個人不用多想,便是方虎。

方虎並不知道此事,隨後,幽清閣主將自己與黑袍人交戰的過程說出來了,方虎雙眼有著凝重之色。

「沒錯,一定是這個黑袍人!」

方虎凝重道:「沒想到,黑袍人的實力在我想象之上,邁入了半步武尊的層次!」

「在半步武尊這個層次,他也是頂尖的一類。」

幽清閣主回憶起與黑袍人的對戰,不由柳眉微蹙,道:「我認為他與我交手的時候,還沒有全力出手。若是全力出手的話,我並不是他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