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宇問過副班長和學***:“你們爲什麼不向我彙報!”

無上寵愛:肖先生,請放手 您正開會呢!”

”到會議廳找我不行嗎?”

“他們守着門不讓出去!”

蔣宇老師恨透了自己,一顆赤暖的心捧出去,換了一塊冰冷的石頭。

都怪自己用人不察,用非其人,才導致酒酸不售的局面。

妃宮辭之絕世魅皇 ,沒想到他人心險惡,忘恩負義,倒打一耙。

蔣宇老師恨透了顧鳴之。

人已經打了,給人家道個歉,該怎麼看醫生怎麼看醫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就得了嗎,這樣的家長真是沒見過。

蔣宇老師甚至想:“若是讓我男朋友知道了,那非得給顧鳴之母親拼命不可!”

正當這時候,孔郜校長推門進來了,他單獨叫走了顧鳴之母親。

“我剛纔都已經問過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已經清楚了,你家孩子先打連毓婷,然後再打趙凱,楊躍龍勸架,又把楊躍龍打了一頓……”

“那全怪我家的孩子?”

“當然也怪連毓婷和趙凱。同學們說,連毓婷與你家顧鳴之談戀愛,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就掰了,連毓婷又給趙凱好上了。顧鳴之下不去,就打了他們!”

“她那樣的女孩,怎能配得上我家鳴之,倒貼一百個也不要!”

孔郜校長笑了笑:“你給顧局長商量商量,看看怎麼辦,那家長不依不饒的,就這麼鬧下去,鬧到媒體,鬧到市裏,恐怕對顧局長不利!”

顧鳴之母親擡起頭來,不屑地看了看孔郜校長,還沒有說話,電話鈴響了。她弟弟打過來電話。

“姐,我們在外面呢,警察也來了!”

顧鳴之母親心裏很緊張,她也怕影響了丈夫的前途,她故作鎮定。

“都散了吧!”


“散了,那還打他們嗎?”

“打什麼打,今後這件事你就別管了!”

“道歉也可以,我家鳴之給連毓婷道歉,不給趙凱道歉,楊躍龍得給我家鳴之道歉!”

顧鳴之母親潑勁又上來了。

孔郜校長無可奈何地搖搖頭,看來今天的事算解決不清了,都已經中午十二點了。

這叫: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孔郜校長真想說:“楊躍龍給你家孩子道歉了,你會不會給蔣宇老師道歉!”

孔郜校長欲說還休,卻道:“今天就到這裏吧,都回家商量商量!”

孔郜校長等顧鳴之母親走後,又對連毓婷、趙凱的家長說:

“明天,如果還不道歉,你們願意到哪告就到哪告,不行了,你們就去顧判單位鬧去!”

兩個家長一看孔郜校長態度誠懇,又不差那一天,就各自回家了。


蔣宇老師極度傷心,也請假回家了。

孔郜校長極度疲憊,這一天什麼事都沒幹,校長不管教學,當了法官了。

孔郜校長又給顧判局長打了電話,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最後對顧判說。

“娘們們,看事淺,連毓婷家長又叼着不撒,這樣鬧下去,影響顧局長的形象!”

“好了,好了,知道了!”

顧判沒等孔郜說完就掛了。孔郜看看電話,搖搖頭。

顧判回到家,就差點打兒子顧鳴之:“人家一個女孩子,你打人家十幾巴掌,這事誰能受得了!”

“有你這麼教育孩子的嗎,要打你就打我吧!”

顧判夫人又給顧判鬧了起來。

“咱們今晚就離婚,你帶着你家小子過,我一個人過,跟着你們丟人!我們正局長已經知道這件事了,我非得讓你們害死!”

顧判咬牙切齒地說完,把防盜門咣噹一關就走了。

顧判夫人可就慌了神,她連忙追出去,已經不見了顧判的身影

顧判夫人垂頭喪氣回到家裏,她也後怕起來,萬一那家長再到她們單位鬧鬧,那事情可就大了。

顧判夫人想着到連毓婷家裏看看,她撥通了蔣宇老師的電話。

蔣宇實在不想接顧判夫人的電話,與這樣的家長永不聯繫,讓她少活十年她都願意。

“喂,你有事嗎?”

蔣宇有氣無力地說。

“蔣老師,你有連毓婷家長的電話嗎,我想到她的家裏看看!”

“我把電話給了你,你給她聯繫吧!”

“我怕人家不見我,去了,家長打我們一頓怎麼辦?”


蔣宇老師有點嘲笑顧鳴之母親,她也不想去,又沒有辦法,誰讓她是班主任呢!

蔣宇老師撥打連毓婷家長的電話,電話關着機。

“你知道她家的地址嗎,今晚你帶着我們去一下?”

蔣宇父親跑過來,連忙擺手,蔣宇看了父親的示意說。

“不知道!”

“你千萬不要跟着她去,這樣的家長不可交!”

蔣宇父親說。

蔣宇老師一晚沒睡好,事情怎麼解決無法預知。

到了第二天,連毓婷母親老早就來了,趙凱父親也來了,就是不見顧鳴之母親。

校長給顧鳴之母親打了電話,電話也關機。

“你去叫顧鳴之去!”

校長對蔣宇老師說。

蔣宇剛走到教室門口,顧鳴之出來了說:“我媽媽今天有事不來了,讓我當面道歉!”

“家長不來也行,只要當面道歉就行了!”

連毓婷和趙凱兩個家長都同意了。 “家長不來也行,只要道歉就行了!”

孔郜校長說。

“我們得跟着,看看那孩子長得什麼樣!”

連毓婷母親說。

“你們別去了,有蔣宇老師處理就行了,你們去不好!”

孔郜校長說。

“就是,就是,孩子們的事我們出面不好,蔣老師處理就行了!”

連毓婷母親不好再說什麼,也怕把顧鳴之惹毛了,再欺負自己女兒,就隨同趙凱父親出了校門。

昨天下午,就在顧鳴之母親打電話之前,孔郜校長已經帶着蔣宇老師,到連毓婷家裏看望她了。

“你看看打得孩子,到現在臉還紅呢!”

連毓婷母親心疼地說。

孔郜校長看看孩子的臉,確實下手不輕,那臉上的印痕紅得透紫,怪不得家長急眼呢!

“閨女,還疼嗎?”

連毓婷點點頭。

“到醫院看了吧,醫療費不用考慮!”

孔郜校長問。

“看了,醫生說問題不大,得觀察觀察。那小子把我家毓婷打怕了,不敢上學,生怕再打她!”

七號禁區 沒完沒了了!”

“要不你給我家毓婷轉轉班吧?”

連毓婷母親擔心地說。

“轉了班對孩子成長並不好,去了又沒有認識的,別人問起來也不好說。”

孔郜校長說得沒錯,老師們願意接不願意接,都是一個事!

“像他那樣的學生爲什麼不開除呢?”

連毓婷母親的話道出了千百萬個家長的心聲,但關鍵的關鍵,義務教育階段,不讓開除學生。

這也是全國霸凌事件層出不窮的一個原因——犯罪的代價太低甚至沒有代價。

孔郜校長沒有正面回答,話鋒一轉說:“毓婷今後交給我了,誰若是再欺負她,一定嚴懲不貸!”

“聽見了沒有,校長給你做主呢,以後誰再欺負你,就報告校長!”

連毓婷母親耷拉的臉舒展了許多。

“明天上學去吧,學生們都挺想你!”

蔣宇老師說。

“這麼着辦,這幾天多送送孩子,等事情過去了,再讓她自己上學!”

孔郜校長說。

從連毓婷家裏出來,校長對蔣宇說。

“這麼一點事,把你嚇得也不輕,他局長怎麼了,局長的孩子就爲所欲爲了,不要怕他,越把他當成事他越就是事。”

蔣宇老師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