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雪點了點頭,說:“幸虧我那天沒去……不然,以他的個性,今天也會這樣的。我就不能相信男人,都不是好東西。”

我沒說話,只是看了看她。

死亡安魂曲:黎明之前 ,說:“沒說你,你除外。”

我給葉雪到了一杯水,說:“彆氣了……到展會的那天,我一定給你一個驚喜。”

葉雪喝了口茶,說:“驚喜?什麼驚喜?”

“你剛纔不是在李副總的面前說,我是你的祕密武器麼?”


“哎,我那是做做樣子。”葉雪嘆了口氣,說:“真到了展會那天,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接到單子了……最近我感覺特不對勁,以前的老客戶,現在也對我不冷不熱的,問他們怎麼回事。都跟我支支吾吾的,像是出了什麼事情。”

“別是李錢他們使了什麼手段吧?”我分析道。

葉雪搖了搖頭,說:“不可能吧,這樣做,對公司也沒什麼好處。他們不會拿公司的利益開玩笑的。”

“這還真不好說……”我說。

“唉,就算知道他們做了手腳。我現在也沒有辦法啊……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她們,騎到我的頭上。”葉雪毫無力氣的坐在椅子上。


“別沒精打采的了。”我揚了揚眉毛,說道:“到了展會那天,我一定讓你揚眉吐氣的。這個你就放心吧。”

葉雪從椅子上站起來,問道:“真的?”

“我有騙過你麼?”

“沒有!”她搖了搖頭,然後說道:“但是,這不是開玩笑啊!你知道不知道,現在想拿到單子,還是比較難的。連我這個業務經理,都感覺到難辦,你會有什麼驚喜給我……”

“讓你放心,就放心。我江曉說到做到。”

葉雪從上到下的看了看我,說:“你要是真能讓我揚眉吐氣。我一定也給你一個驚喜。”

我看了看,一套緊身的葉雪,不由得嚥了口吐沫。

“你給我啥驚喜?”我笑着問道。

葉雪拽了拽襯衫的領口,問道:“你說,你想要什麼驚喜?”

我想了一下,說:“真的,我想要什麼驚喜,就給我什麼驚喜,是不是?”

葉雪笑了下,然後坐在了椅子上,說:“那是當然,但是不到那天的話,你是什麼都別想……”她說到這裏,又指了指那裏,繼續道:“而且,你都斷了翅膀,什麼時候長好了,再說吧!”

我瞟了她一眼,心說,等着吧,遲早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不過,目前最要緊的,還是放鬆心態,不然的話,真的不能一飛沖天了,這對於我這個處男來說,可以說是致命的打擊了。

出了葉雪的辦公室,我來到了自己的辦公桌前。

王小雯趴在桌子上,在寫東西。

我站在她的後面,彎下腰想看看她在寫什麼,不過很巧的是,順着領口,看見了不該看的東西……

江曉,江曉……

臥槽,一個文件紙上,被她密密麻麻的寫的都是我的名字。

這是什麼意思?莫非她因爲,我給了她五萬塊錢,而對我產生了愛慕之情?

這也說不定啊,現在的女孩都愛慕虛榮的……只是,這追到公司來,好像有點過了啊。

我伸手從我的桌上,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然後繼續看着她一筆一畫的,寫着我的名字。

這王小雯比葉雪可是年輕多了,還長得白白淨淨的,要是她向我表白,我是應該接受呢,還是應該接受呢……沒辦法,接受吧!

不過,接下來,我明白我是自作多情了,因爲她又在紙上畫了一個大大的圈,把我的名字圈在了一起,然後在圈外寫了流氓,愛情騙子,我要讓你變成太監……

我當時沒忍住,一口茶就噴了出來,當然也噴了王小雯一身的。

“對不起,對不起……”我連忙放下茶杯,拿着紙巾,幫她擦着身上的茶水。

王小雯沒說話,只是拿着筆,一動不動的坐在那兒。

“江曉,你幹嘛呢?噴泉啊?”劉玉瑩衝着我喊了一句,接着四眼他們,也都笑着看着我。

我有些不知所措,不問王小雯多麼恨我,但是我噴了她一身的,也多少有些尷尬,而且她肯定要和我發火的。

不過,我幫她擦過之後,她頭也沒回的說:“沒事,你喝你的茶吧……”

不知道她搞什麼鬼,還是離她遠點吧,別等會和我拼命,於是我直接坐在了桌位上。

“哎,我的藍色妖姬呢?”我看了看桌子上,就剩下剛剛搬來的君子蘭了,而那藍色妖姬,只剩下個花瓶了。

“沒看見……”劉玉瑩和四眼異口同聲道。

我轉臉看了看王小雯,估計除了她,再也沒有人敢動我的東西了。

王小雯轉臉看了看我,說:“看什麼看,那花藍不拉幾的,看着就不舒服,被我扔到馬桶裏衝了。”

哎喲我去,那藍色妖姬也是一百塊錢買的,而且經過我的悉心打理,變得更豔了,現在竟然被王小雯給我扔了,還特麼扔進了馬桶裏?

“你真行!”我指着她說道,只是我也只能說這麼一句,面對一個女孩子,我還能怎樣呢?

王小雯看着我,笑了笑,那種你能奈我何的樣子,讓我抓狂,也讓我真的拿她沒辦法。

我氣得端起茶杯,又喝了幾大口,不過我喝着喝着,卻感覺了肚子裏嘰裏咕嚕的,一會的功夫,肚子就疼了。

我拿了紙,就去了廁所,一會兒的功夫,我就回來了。

不過,我剛往椅子上一坐,發現肚子又鬧騰了起來,沒辦法我拿着紙,又去了廁所……來來回回好幾趟了,劉玉瑩伸着脖子,說:“江曉,你是不是想去女廁所偷看啊?這一上午都去幾次了?”

我拿着紙,一邊走,一邊回頭喊道:“去女廁所看你啊?”

不過心裏猛然一動,要是劉玉瑩去上廁所,坐在馬桶上的話,那個馬桶一定嫌小,只是她是蹲着的,還是坐着的呢…… 身後的四眼他們,見我懟了劉玉瑩,都起鬨了起來,不過幾秒鐘之後,就聽見劉玉瑩的笑罵,以及四眼的嚎叫聲……

我走着走着,發現王小雯也跟着我出去了。

“上廁所啊?”王小雯跟着我,笑眯眯的問道。

我看了看她,點了點頭,心說還準備結伴而行是怎麼的?

“帶紙了麼?”她拿着衛生紙在我的面前晃了晃。

我把手一揚,說:“帶了。”

她把衛生紙揣進兜裏,歪着頭,又說道:“你不是挺有錢的麼?怎麼還是個小員工啊?”

我夾緊了雙腿,腳步也加快了,然後邊走邊說:“這個問題,能等會再說麼?容我先去廁所。”

染指成婚 那行,不過我也肚子不舒服。”她捂着肚子和我並排走。

今天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感覺沒吃什麼髒東西啊,怎麼老是鬧肚子。

快到廁所的時候,王小雯一伸手攔着我,說:“我不行了,讓我先去。”

我伸了伸手,讓她先走,我心說,你又不是男的,和我搶什麼廁所啊?真有意思。

王小雯見我讓她,一頭鑽進了廁所裏,我因爲肚子疼得厲害,一頭鑽進了另一邊。

蹲在馬桶上,我感覺放鬆了許多,馬桶我只能蹲,不能坐,反正只要坐着,我就渾身難受。

我蹲着蹲着,突然聽見隔壁,“稀里嘩啦”的水聲響起。

這聲音說熟悉,但是又陌生……不對啊,這聲音怎麼不像男人,在方便的時候,發出的聲音,倒像是女人發出的聲音呢?

“中午去哪吃飯啊?”突然,隔壁傳來了劉玉瑩的聲音:“我?我在廁所呢……怕什麼,上廁所就不能說吃飯了?”

當時,把我嚇得就從馬桶上,躡手躡腳的下來了。

尼瑪,這是女廁所?不可能啊!

這是男廁所啊,我怕什麼。剛纔王小雯進了女廁所,而我江曉進的是男廁所。

這劉玉瑩說我想偷看,我看她是想男人想瘋了,不但偷偷地進男廁所,還那麼肆無忌憚的打着電話。

只是不知道,劉玉瑩是坐着的,還是蹲着的,要是蹲着的的話……那我現在就過去,把她的門拉開,那我就大飽眼福了……反正這是男廁所,我怕啥!

我想了想,感覺我這個計劃,特別有意思,於是提了褲子,準備出去。

可是,我剛剛伸手,還懸在半空的時候,廁所的門,就被人拉開了。

然後,一個特別熟悉的面孔,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江曉?”葉雪站在門口,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說:“你,你怎麼在這?”


“不,不是……”我指着她說:“你怎麼進男廁所了?”

葉雪一聽,連忙伸手一邊拽我,一邊說:“大哥,別鬧了。這是女廁所,趕快走,一會來人了,非把當流氓抓起來不可……”

“真是女廁所啊?”我也愣了,怎麼真進女廁所了。

Wшw●т tκa n●co

“快走……”葉雪又說了一句。

我點了點頭,然後就準備往外走。

可是,廁所外面有人在說話了:“保安,就是這裏。有個流氓進了女廁所了。”

“你確定?”

“我親眼看見的。”

當我聽見外面說話的時候,就知道被人陷害了,因爲外面告狀的人,正是王小雯。

臥槽,這個王小雯有很大的嫌疑啊,她一開始,爲什麼那麼好心的讓我喝茶?

現在想想,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在我的茶杯裏下了瀉藥。

接着我去了好幾趟廁所,可是王小雯都沒有跟着我,她一定是想讓我多去幾趟廁所,這樣一來,我不但渾身無力,精神也不集中了……

這個時候,她再和我一起去廁所,在路上不停地分散我的注意力,到了廁所的門口,在有意的進去男廁所,那麼我在着急的情況下,肯定會進女廁所的。

她這爲了她哥,可真是用心良苦,只是周彤卻把我害慘了。

“進去,進去……”葉雪把我往裏一推。

我連忙退了回去,然後一屁股就坐在了馬桶上,接着葉雪“啪”的一聲,就把門關上了。

“裏面有人麼……”外面有個男人喊了一句,應該是保安。

接着,又聽見了急促地高跟鞋的聲音。

“怎麼會有流氓混進來了?這太嚇人了……”劉玉瑩一邊往外跑,一邊說:“你們快進來看看吧!”

“臥槽,第一次上女廁所,還被人堵了。”我看着葉雪說道。

葉雪瞪了我一眼,小聲的說:“這就是你給我的驚喜吧?這驚喜真的太驚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