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簡汐鬆了口氣,親了親她的臉頰:「乖。」

哄好了妞妞,葉簡汐坐車去醫院。

車子快速的行駛在路上。

二十分鐘后,快到醫院的時候,葉簡汐透過後視鏡,看著抹了一層厚厚粉底的臉,有些不自然。

她不確定洛琛會不會看出來。

萬一他看出來了,問起來怎麼辦……

葉簡汐心裡有些忐忑。

而就在這時,放在包里的手機忽然嗡嗡的震動了起來,葉簡汐嚇了一跳。

緩過神來,只覺得自己快要神經衰弱了,稍微一丁點的動靜,都能嚇到自己。

車子停在醫院前面。

葉簡汐從包里拿出手機,看到是顯示的是容子澈,邊接聽他的電話,邊往醫院裡走。

電話那邊,有些嘈雜。

容子澈的聲音聽不太真切。

晉太太總想離婚嗑CP 「嫂子,你在哪裡?」

「我到醫院了,這就快到大廳了。」

「嫂子,你先別過來,我派人過去接你。」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嗎?」

葉簡汐話剛問完,前面不知道誰忽然喊了一聲,「葉簡汐來了!」

她抬眸看向前面,只見醫院大廳前面擁簇著不少的人,而那些人在看到她的剎那,眼裡放出亮光,那模樣就像是一群狼盯上了一隻羊,垂涎欲滴的想要從羊身上,撕扯下一塊肉來。

直覺告訴她,不對勁,要立刻走。

但還沒來得及轉身,那些人已經衝到了跟前,拚命的往她眼前擠。

「葉女士,昨晚有人看到你衣衫不整的出現在人民醫院,同時進醫院的還有凌家二少,請問你們是什麼關係?」

「葉女士,你跟凌家二少來往的事情,慕先生知道嗎?」

「葉女士,外界傳聞,慕先生病重,而你趁這個時候跟凌二少勾搭上,是想提前找好下家嗎?」

「葉女士,慕先生的母親,在公開場合說你命硬,自從嫁入慕家,你克了慕家很多人,你是不是跟慕太太不和?」

種種不堪的話湧入耳中,葉簡汐腦子一片空白。

為什麼她跟凌南晟的事情,轉眼會滿市皆知。

是凌家大少告訴這些媒體的嗎?

他在報復她……

報復她對凌南晟的漠視……

洛琛知道了嗎?

心頭快速的掠過很多想法,葉簡汐臉色越來越白,她伸手想把這些記者推開。

可越來越多的人擁擠了上來。

她的身體在那麼多人的擁擠下,搖搖欲墜。

「葉女士,請你說幾句話……」

「葉簡汐……」

那些人還在不停地說話,葉簡汐額頭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理智的弦綳到了極點。

而就在這時,不知誰伸出來手,推了她一把。

她身體往後打了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在地上。

「嘎嘣。」

葉簡汐聽到自己腦子裡最後的理智斷開,她猛地用盡自己最大的力氣,推了身邊的人一把:「你們說夠了沒有!說夠了沒有!我是怎樣的,跟你們有關係嗎?有那麼多社會民生的事情,你們不會報道,非揪住我的事情不放,你們是不是非要把我逼死,你們才心滿意足!」 記者群里有剎那的安靜,但很快再次喧鬧了起來。

所有人都比之前更加狂熱的把鏡頭對準了她,想要抓拍到她最崩潰的模樣,因為只有這樣,新聞才有爆點!

葉簡汐看著面前一張張猙獰無比的臉,滾燙的淚水,止不住的落下。

這個世界都瘋了……

所有人都瘋了……

身體被來回的推搡,她奮力的掙扎,可最後還是倒在了地上。

葉簡汐下意識的護住了自己的腹部,不讓那些人碰到。

頭上,背上,腿上……被人踩到或者踢到,她閉上眼睛,假裝感受不到那些疼痛。

容子澈帶著人趕到,看到她被圍堵在人群里,立刻下達命令,讓手底下的人,把記者驅趕開來。

饒是暴力驅趕,還是花了一些時間。

等看到葉簡汐的時候,她整個人蜷縮在地上,沒有一點動靜。

容子澈衝到前面,抱起來葉簡汐,看到她煞白的臉,心裡頓時升起一股不詳的預感。

「嫂子,你還能聽到我說話嗎?」

葉簡汐聽到他的聲音,微微的動了一下,而後很吃力的睜開眼睛。

看到是容子澈,她抓住他衣服的一角,顫著聲音說:「子澈,送我去急救室,我肚子有些疼。」

容子澈臉色一變,一句話沒說,立刻抱著葉簡汐,往醫院的急診室狂奔。

到了急診室,有幾個病患在等著看病。

容子澈也不管其他人,把葉簡汐放在床上,直接拉出來醫生到葉簡汐跟前。

「她懷孕了,肚子疼,有可能動了胎氣,先給她看病。」

醫生聞言,神色變得嚴肅,沒說什麼話就開始給葉簡汐看病。

其他病人不滿,想要說兩句。

可容子澈一記冷光掃過來,那些人立刻住了嘴。

檢查的過程漫長而磨人,像是要人的心放在油鍋上煎熬。

容子澈來回的在房間里踱步,渾身散發著暴躁的氣息。

等得不耐煩的時候,他張口想要問醫生,到底是什麼情況,醫生卻在這個時候,說:「她的確動了胎氣,不過孩子很頑強,沒什麼大問題,修養一段時間就會好了。不過……」

容子澈聽到他說孩子安好,正要鬆口氣,又聽他說『不過』,整個人再次提了起來。

他幾乎訝異不住自己的情緒,用近乎惡狠狠地目光,盯著醫生:「不過什麼?」

醫生對上他的目光,滯了兩秒,沒敢再賣關子,接著說道:「不過,這位女士的身體實在很差,她近期是不是壓力很大?我看她暈倒,不是因為外傷,是因為她的情緒起伏過大。你們做家屬的,應該好好的注意她的心裡狀態。否則,再這麼下去,她怕是要得抑鬱症。」

容子澈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

沉默了一會兒,他說:「好,我現在知道了,你開些安胎的葯,等下我讓人去抓藥。」

說完,他走上前,把葉簡汐扶到護士準備好的輪椅上,推著她往外走。

到了ICU所在的一層。

容子澈讓熟悉的醫生給葉簡汐開了一間病房,面色沉凝的站在床邊。

一世傾城:冷宮棄妃 他不知道葉簡汐為什麼會跟凌南晟扯上關係,但現在外面關於兩人曖昧不清的傳聞傳的沸沸揚揚的,紙里包不住火,洛琛遲早會知道。

現在事情鬧到這麼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該怎麼跟洛琛說。

無論給出怎樣的說法,洛琛都會受到刺激吧。

萬一因為這件事,洛琛出了事……

容子澈眉頭擰成了一個死結。

站在原地,他想了一會兒,轉身走出房間,往慕洛琛所在的病房走。

沿著醫院的走廊走了沒幾分鐘,快到病房跟前的時候,容子澈遠遠的看到病房門口站著一個人。

而那人他並不陌生,章子芩,此刻她帶著幾個傭人,正在跟警衛拉拉扯扯。

容子澈不由得頭痛,因為根據最近章子芩的所作所為,以及新聞里關於葉簡汐的報道,他知道她在這裡准沒好事。

容子澈想轉身就走。

可走了兩步又硬生生的停了下來。

若是他就這麼走了,只怕章子芩會鬧騰洛琛,到時候洛琛提前知道了簡汐的事情……

後果不堪設想!

容子澈硬著頭皮,又折了回去。

「你們給我讓開,我有要緊的事情,要進去見洛琛!」

重生之老婆來歷不明 「再不讓開,我就把你們全都解僱!」

……

章子芩站在門口,罵罵咧咧,那模樣恨不得把警衛一個個全都撕吃了。

而她旁邊的幾個傭人,對警衛下手更是毫不留情。

容子澈走到一群人後面,剛好看到其中一個老傭人,拉住警衛扇他的耳光,警衛礙於章子芩的面子,根本不敢還手。

容子澈面色沉的能滴水,走上前抓住那個老傭人,把她往後面一扯,然後扔了出去。

那個傭人看著壯實,可實際上沒什麼力氣,竟被他扔到了對面的牆上。

「劉嫂!」

章子芩驚怒的回頭,恰好對上容子澈淡定的雙眸。

「阿姨,你在這裡帶著人鬧騰,吵到了阿琛怎麼辦?他現在需要安靜,你難道不知道嗎?」

容子澈先發制人。

章子芩到嘴邊的罵聲,被堵了回去,憋得臉通紅:「我當然知道,容子澈,你這麼對我的人,你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長輩?」

「有,當然有,可阿姨也知道,洛琛現在需要靜養,剛才那個傭人聲音那麼大,我只不過是為了洛琛,讓她閉嘴罷了。」容子澈冷冷的睨了劉嫂一眼,意味深長的說:「阿姨這麼質問我,難道在阿姨眼裡,洛琛這個親生兒子,沒有一個傭人重要嗎?」

章子芩瞪圓了眼睛,直直的看著容子澈,一口銀牙幾乎咬碎。

在她眼裡,當然是洛琛重要!

可容子澈當著她的面打劉嫂,這是在打她的臉!

偏偏她又不能回答他的問題。

章子芩恨極。

容子澈不緊不慢的走到警衛跟前,說:「你們幾個都是死人嗎?我走之前怎麼吩咐你們的?無論是誰打擾了洛琛,都給我不講情面的驅趕,現在竟然由著這群狗東西在這裡鬧騰那麼久,我看你們是不想在這裡幹了是吧?」

容子澈指桑罵槐。

章子芩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步,拉住他的胳膊,「你罵誰狗東西呢?」

容子澈回身,視線落在章子芩抓著自己的手上,眉頭一跳,似笑非笑道:「阿姨,我說的又不是你,我說的是那幾個傭人。拿著慕家的薪水,凈干一些挑撥主人的事情,這些人不是狗東西又是什麼?」

這番話罵了劉嫂幾個,又把章子芩摘了出去。

容子澈說的漂亮,可章子芩一點也不高興!

只有糊塗的人,才會被挑撥,而且劉嫂是全心全意的為了她好,容子澈怎麼敢這麼罵劉嫂。

「你……」

章子芩開口準備說話。

兩人身後一直緊閉著的病房門,忽然咔嗒一聲打開。

章子芩看到門口站著的那人,兩隻眼睛頓時變得紅了起來。

容子澈感覺到她的異樣,連忙轉過身,看向自己的身後,在看到穿著病服的慕洛琛面色蒼白的站在那裡時,臉色瞬間變黑,「阿琛,你怎麼起來了?醫生不是說,不讓你起來嗎?」

慕洛琛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說:「我沒事。」

而後慕洛琛看向章子芩,神色冰冷,「媽,你有什麼急事,在這裡吵吵鬧鬧的?」

章子芩見他這麼對自己,眼睛一眨,淚水便滾落下來,「阿琛,你就這麼厭惡我嗎?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為了慕家好……」

「這些的話,我不想再聽了,我是三十歲的成年人,懂得自己做什麼,不需要別人來教導我,該怎麼做事。」

慕洛琛不耐的打斷她的話。

章子芩唇瓣顫抖了起來,「好,你不想聽這些,那我就跟你說其他的,我們說說你一直護著的葉簡汐。」

「阿姨!」

容子澈低喝了一聲,想要打斷章子芩的話。

可章子芩瞪了他一眼,繼續跟慕洛琛說,「你知不知道,她昨天深夜還跟凌南晟在一起?凌南晟昨天被送到急救室,身上穿的是睡衣,而葉簡汐也衣衫不整的,所有人都知道她跟那個男人發生了什麼事,你現在被帶了綠帽子!阿琛,我以前就跟你說了,葉簡汐不是個好女人,她整天沾三惹四的,跟那個瑞典王子牽扯不清,又跟凌南晟曖昧!你一直不聽,現在終於出事了,你該相信我說的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