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簡汐看向慕洛琛。

卻見他已經把碗筷放下,擦凈了嘴巴,準備離開。

葉簡汐不由得蹙了眉頭,昨天洛琛又是凌晨回來的,他整天這麼熬,不得把身子弄垮了?

心頭莫名的有些焦躁。

葉簡汐張了張嘴,想說話。一旁的慕老太太卻先她開口,道:「事情再急,也不急這幾分鐘的時間。阿琛,子澈,你們都坐下吃早餐,等用完早餐,你們想怎麼談就怎麼談。」

慕老太太不給容子澈拒絕的機會,扭頭吩咐傭人:「去給子澈添一副碗筷。」

容子澈心裡急的不行,可老太太發話,他也不敢不聽。

只好按耐著,坐了下來。

傭人把碗筷遞給他,容子澈拿起碗筷,開始吃飯。

心情不好,那些飯菜落到肚子里,都成了石頭,又硬又冷,塞得腸胃難受的想吐。

吃了幾口飯,容子澈想到溫如意,不知道在哪裡,有沒有用早餐,雙眼忍不住的變紅。

慕老太太跟容子澈說話,半晌沒得到他的回答,不由得叫了一聲:「子澈?」

慕洛琛看向容子澈的方向,見他埋頭在米飯碗里,不知道在想什麼,從桌子底下,踩了他一腳。

容子澈吃痛,回過神來,抬起猩紅的眸子,看向在座的人。

「子澈,你今天是怎麼了?」

慕老太太問。

「奶奶,沒什麼,我只是熬夜熬得。」容子澈指了指自己的猩紅的眼睛,勉強笑了笑,又低頭繼續吃飯。

慕老太太活了大半輩子,怎麼會看不出來,容子澈有心事。

便不再問他。

葉簡汐看了眼容子澈,低聲問慕洛琛,發生了什麼事。

慕洛琛給她夾了一隻蝦,避重就輕的回答:「吃飯吧,不管是什麼事,都不用你操心,我來對付就成。」

葉簡汐聽他這麼說,就知道他不肯告訴自己。

最近他總是早出晚歸,做事也都是神神秘秘的,要不是了解他,她真懷疑他是不是背著自己找了別人。

葉簡汐撇了撇嘴,把蝦塞到嘴裡,用力的嚼。

那模樣像是把慕洛琛當成蝦一樣。

……

沉默的用完早餐,容子澈眼睛直勾勾的的盯著慕洛琛。

明眼人都看的出來,他希望慕洛琛立刻走。

慕洛琛咳了一聲,起身說:「奶奶,簡汐,我跟子澈先走了。」

慕老太太點了點頭,「你們去吧。」

慕洛琛拿了外套,跟容子澈一起出去。

兩人走後,葉簡汐走到老太太跟前,邊幫老太太按摩身體邊說:「奶奶,你有沒有覺得,他們今天怪怪的?」

慕老太太笑著,點了點她的腦袋,「我看是你想知道,他們瞞了你什麼事情吧?」

葉簡汐被戳破了心思,不好意思的望著老太太。

她的確想知道,他們到底瞞著她什麼事情。

以前洛琛可沒瞞過她一件事。

慕老太太被她討好的按摩了一會兒,無奈的妥協說:「好,你想知道,我就讓人去給你探聽一下。真有什麼大事,我們也能多一個人商量下。」

「奶奶說的是。」

葉簡汐討好的笑了笑。

慕老太太拿了電話,吩咐下面的人去查。

等老太太打完電話后,葉簡汐推著老太太去院子里散步。

院子里的早冬梅開了,滿院子散發著淡淡地幽香。

兩人逛了一會兒,葉簡汐怕老太太身體受不住冷,準備推她回去的時候,慕老太太的手機,卻再次響了起來。

慕老太太接完電話,臉色有些不好看。

葉簡汐見老太太抬頭看向自己,那目光里有隱憂,也有不安……還有很多其他複雜的情緒,可唯獨沒有高興。

葉簡汐頓時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奶奶,發生什麼事情了?你怎麼這麼看著我?」 慕老太太想了好一會兒,還是沒把話說出來:「簡汐,等洛琛回來,再讓他親口跟你說吧。」

「奶奶?」

葉簡汐一臉莫名。

慕老太太卻是打定了主意,等慕洛琛回來再說話。

葉簡汐見老太太古怪,心裡越發的不安了起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大家一個兩個都瞞著她?

想了想身邊的人,似乎都沒什麼異樣。難道是帝都那邊,天佑和天寶出事了?

葉簡汐想到這個,眼皮不停地跳。

但隨即又想到,如果真的是天佑和天寶出事了,老太太會比她還著急,又怎麼會說要等洛琛回來?

所以這個不可能,只會是其他的事情。

葉簡汐鬆一口氣的同時,又忍不住的胡思亂想。

慕老太太得知了溫如意出事的消息,就沒讓葉簡汐離開自己身邊,另外通知管家,給慕洛琛打電話,讓他跟容子澈解決了事情,立刻回慕家。

……

另一邊。

慕洛琛跟容子澈出了慕家,容子澈臉上的鎮定瞬間被粉碎的乾乾淨淨。

他把平板電腦拿出來,調出剛才班戈的那條暴亂的消息給慕洛琛看。

慕洛琛把消息粗略掃了一眼,隨手把平板放在了擋風玻璃前面:「你不是覺得,如意在班戈那邊吧?子澈,你別自己嚇唬自己。如果真的是唐南適帶走如意,他不會傷害到如意,更別說,把如意送到班戈了。」

班戈在西藏,那裡荒涼且人煙稀少。

唐南適要藏人也是到帝都那邊。

怎麼會選班戈?

慕洛琛不信溫如意在班戈,認為容子澈是太在乎溫如意,導致腦子亂了,碰到不好的事情就牽扯到溫如意身上。

容子澈粗喘著氣息,把電腦重新拿到手裡,指著上面的內容,失魂落魄的說:「阿琛,我不是亂想的,聽到這條消息,我心臟莫名的就疼了起來,如意她在那裡,可能碰上了這場暴亂,她遇到不好的事情,所以我才會不舒服。阿琛,我想去看看如意,萬一她真的在那裡,她身體那麼不好,又碰到了那些暴亂分子,她該怎麼辦?」

容子澈話說道最後,眼裡盈著淚光。

「子澈,這只是你的錯覺。你太擔心她了,才會這樣。如果你這次去了班戈,那下次,其他地方發生不好的事情,你是不是也要去其他地方?你不覺得僅僅憑著直覺,去找如意,太過荒謬了嗎?」

慕洛琛極其不贊成,容子澈這麼衝動。

容子澈握住平板的手指,因為用力而泛著白色。

他目光一瞬也不瞬的盯著慕洛琛。

好一會兒,沙啞著聲音說:「阿琛,萬一呢?萬一如意真的在那裡呢?我真的怕萬一……」

萬一她真的在那裡,身邊沒人照顧。

又碰到了暴亂,她該怎麼辦?

……

容子澈想到那個可能,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要爆掉。

慕洛琛不語,他覺得容子澈多想了,可又思索了一番,覺得換做簡汐離開,他或許跟容子澈一樣瘋。

哪怕只是一個渺茫的可能,也會去試試。

沉默了片刻,慕洛琛嘆息了一聲,說:「你想去班戈那邊看看,我不攔著你,不過去之前,我還是想再試探一下唐家。我們去找唐南適吧,若是如意真的在班戈,他應該跟我們一樣著急,我們問他,他總會露出馬腳。」

「好,我們這就去。」

容子澈發動了車子。

慕洛琛伸手,握住了他的胳膊,「我們換位子,你現在不適合開車。」

容子澈點了點頭,跟他換了位置。

慕洛琛發動車子,向著醫院駛去。

……

仁和醫院。

唐南適坐在沙發上,看著新聞頻道,臉色有些沉凝。

他剛得到消息,班戈發生了暴亂,這一次死傷多達六十多人,未免引起群眾的恐慌,新聞上死傷人數被減到了一半。這次的暴亂是有組織的,他們兇狠、殘暴,沒有任何人性,見人就殺。當地的民眾對這些暴亂分子,早已聞風喪膽。班戈政府組織了幾次,想要剿殺這些人,可每次都是無功而返。

事情愈演愈烈,這次是死傷人數最大的一次。

現在事情已經鬧得全國皆知。

帝都那邊準備派人去剿殺這些暴亂分子。

二哥給他打電話來說,自己請願去班戈那邊,協助當地政府,平息這次的暴亂。

不過二哥還沒跟家裡的人說,因為怕家裡不同意。

這年頭,帝都那些清貴的子弟,能依靠家裡獲得權勢的,誰願意親自奔赴前線?

哪怕肯的,家裡的人也是不同意。

唐南適也想跟二哥一起去班戈,熱血男兒,理當保家衛國,人人都怕上前線,那國家離亡國也不遠了。

可他有心卻無力去。

且不說現在A市的事情還沒解決,就是他現在身體狀況也不允許他上前線,去了,他只會成為別人的累贅。

他眼下能做的,只有幫二哥隱瞞家裡人罷了。

唐南適不無遺憾。

「先生,東西已經收拾好了。」

護工把東西收拾完,小聲的提醒唐南適。

唐南適將視線從屏幕上移開,說:「嗯,我知道了,謝謝你。」

腹黑總裁:只疼家養小貓 護工抬眸望了一眼唐南適,臉有些紅。唐南適長得俊逸,家世不凡,對人的態度又好,醫院裡的護士都爭著來這邊照顧。不求唐南適能看上他們,能多看帥哥幾眼,也是不錯的。只可惜,今天,唐南適就要離開了。

護士想到唐南適要離開,眼裡閃現一抹黯然。

唐南適卻是沒注意到護士的情緒,側首問唐安:「南楓有沒有說,她什麼時候來?」

「小姐剛打電話來,說再有十分鐘就到了。」

唐安回答道。

唐南適『嗯』了一聲,繼續看電視屏幕。

電視里,新聞正在播放一段暴亂髮生時的視頻,畫面是用手機拍攝的,搖搖晃晃的,不是很清楚。

唐南適看了一會兒,忽然注意到,從畫面中快速跑過的一個人,覺得有些眼熟。

他想再看清楚一些,視頻卻戛然而止。

一不小心成了全能奶爸 主持人繼續報道著,當地政府的措施。

唐南適蹙了眉頭。

但凡唐家的人從出生就有人貼身保護,保護他的人是唐安和唐甜,南楓貼身保護的兩個人是阿良和阿光。

他看著剛才那個閃過的人影,有些像阿良。

可又覺得不可能。

阿良沒事跑去班戈那邊做什麼?

或許只是長得像吧。

唐南適正想的出神,門口忽然響起敲門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抬眸看向門口,只見護士站在那裡。

「唐先生,慕先生和容先生想見你。」護士柔聲說。

「慕洛琛和容子澈?」唐南適問。

「是。」

唐南想著他們是為了王家的事情來的,適斂了神色,說:「請他們進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