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渝汐左手指指自己的小臉,無辜的看著鍾簡歐。

鍾簡歐看著葉渝汐那張白嫩的小臉,眼睛微眯,「我討厭刷臉,極其討厭!」

他話最後將討厭兩字加的很重,從語氣里就可以聽出他有多麼討厭了。

「那就不用給了,也沒多少錢啦!」

以後更新都在白天更了,減少熬夜! 既然討厭,葉渝汐也不勉強鍾簡歐非要使用刷臉轉賬。

她真誠的讓他不用給錢了,臉上的表情要多真誠有多真誠,不管怎樣就是不要加好友有進一步聯繫。

鍾簡歐:……

氣的直咬牙,並且最後不得不,萬分憋屈的,刷了葉渝汐的臉,退回了多出的錢。

退回了錢以後,老師就來了,兩人正式進入上課中。

課上,傳播學老師好像跟鍾簡歐杠上了一般,再次點了他回答問題。

所幸鍾簡歐不管是必修還是選修都認真學習,因此很順利的回答出了老師的提問。

不過在回答完后,老師再一次微笑著問他,「還沒追上?」

鍾簡歐:……

他看了一眼旁邊若無其事的葉渝汐,感覺牙根又痒痒了。

「沒!」

不知怎麼了,鍾簡歐脫口而出這個字眼,坐實了正在追求的事實。

說完以後,他有些懊惱,平白為了和一個小學妹置氣而壞了自己的名聲。

但他同時該有點得意。

聽到鍾簡歐回答的話,葉渝汐詫異的抬頭看了他一眼,但隨即又把視線放回到書本上,一副與我無關的態度。

這態度讓剛有些小得意的鐘簡歐又忍不住生悶氣了,還有些失落。

「不行哦!」老師對鍾簡歐搖搖頭嘆了一口氣,讓他坐下了。

「這個學長果然在追你啊!」

放學之後,葉渝汐和舍友走在路上,阮之央兩眼放光的對她說。

「我感覺沒錯,而且我好像還看到他上課前給你了一個東西。」

「我也看到了!」吳雲琅舉手表示贊同。

「他給你什麼東西,我還看見你最後好像收下了。」

「只是一塊蛋糕。」葉渝汐看著吳雲琅和阮之央興奮的樣子,無奈道。

她把目光放在一邊平靜的走著的苗白身上,只有這一個還正常點。

「而且這塊蛋糕是我自己花錢買下的!」說完,葉渝汐還拿出手機向舍友展示了付款記錄。

「那他也正在追你,都親口承認了!」吳雲琅看了這個記錄以後,還是不甘心。

她真的覺得自己這個舍友和鍾簡歐好配。

兩人一個是文學系才貌雙全,剛入學的溫柔軟萌小學妹,一個是學校第一校草,學神般存在的大四即將畢業的學長,怎麼看怎麼般配!

簡直像在演校園言情劇!

吳雲琅是資深校園言情小說愛好者,不過她自知小說中的劇情大概率不可能發生,尤其是自己身上。

但是如果是自己舍友身上發生了這樣的劇情,她也很興奮,並且摩拳擦掌的準備當小說中的助攻女配。

以她的經驗來看,只要和女主關係好,一般她這樣的助攻女配也能獲得一個和女主一樣的甜甜的愛情!

「反正不管怎樣,這位學長我們畢竟不怎麼了解,他追你的時候你還是謹慎一點的好。」

這是苗白說的,她走在葉渝汐的身旁,對她慎重道,「不管怎樣我都支持你。」

說完,一想到葉渝汐可能以後會接受這個學長的追求,她心中還有些老母親般的不舍來。

「放心,我大學不準備戀愛。」葉渝汐同樣鄭重的回苗白道。

「對了,聽說周六有一個IT專業的大佬要來我們學校開一個演講,你們要去嗎?」 「IT?」聽到葉渝汐的話,阮之央皺了下眉。

「IT不是我們專業啊,怎麼要去聽這個講座?」

「我想下學期轉專業。」葉渝汐笑了笑回答,「我還是對IT專業更感興趣點,這專業是我父親選的。」

「啊?不要!」吳雲琅一聽葉渝汐說的,立即阻止。

她不顧是在校園裡面,直接撲到葉渝汐身上抱住她,「一個班多好,我們不要分開好不好。」

「放心」葉渝汐回抱了一下吳雲琅,拍了拍她的背,接著迎著其她兩個舍友同樣表示不贊成的目光道。

「我轉專業又不是搬宿舍,我還是和你們一個宿舍呀!這個專業我實在不感興趣。」

最後一句話葉渝汐說的無奈又委屈。

「那行!你做好了決定就好。」

苗白最受不了葉渝汐委屈巴巴的樣子,只要她一做出這個表情就不忍拒絕。

她最先同意了,隨後是吳雲琅和阮之央兩人也跟著同意。

「既然這樣那周六的演講我門一起去吧。正好也幫你看看這個專業怎麼樣。」同意了之後,阮之央對著其她兩人建議。

她說這話時眼睛是看向葉渝汐的。

「那萬分感謝。」葉渝汐雙手合十調皮的對著三人拜了拜。

「吃飯吃飯!」

IT大佬的演講是在周六下午四點的時候。

周六一天葉渝汐宿舍四人都沒課,四人相約一起,提前一個小時去舉辦演講的禮堂佔座。

到禮堂以後,裡面已經坐了一半的同學了。

「哇,真受歡迎!」吳雲琅看著提前一小時竟還有這麼多人已經到了,不禁咂舌。

「我們坐後面吧。」葉渝汐朝禮堂里走著扭頭對跟上的舍友說。

畢竟她們不是本專業的,和這個專業的人搶座已經不好意思了,好座位就不要搶了。

「好。」

葉渝汐的提議其她三人也同意,她們對這個專業本來就不感興趣,只是為了陪葉渝汐的,自然以她的意見為主。

四人商量好朝著最後面的座位走去,在倒數第三的中間靠邊的位置挨著落座。

落座之後葉渝汐和舍友們就沒再出去過,在座位上,教授還沒到,幾人拿出一個小背包,包里裝著葉渝汐出來做的小零食。

葉渝汐這次做的零食很小巧,一口一個,用在演講開始之前打發時間的。

四人還各自帶了一個杯子,杯子里裝著現打的果汁。

教授來之前,四人玩著各自的手機,你一句我一句的閑聊著,吃著包里的小吃,悠哉悠哉。

漸漸的,禮堂里人越來越多,在開始半小時前,禮堂里已經基本坐滿人。

鍾簡歐作為IT專業人盡皆知的校草學神,這次的演講他也來了。

他和自己的舍友一起來的,舍友們提前兩個小時就在這個禮堂給一宿舍人佔好了位置,不過現在才來。

「怎麼多了兩個?」看著一排連在一起的六個位置,鍾簡歐疑惑問。

他們宿舍是四個人,不可能需要六個位置,但多出的兩個座位上又確實放著自己舍友的東西。

「有兩個咱們專業的學妹也要來和我們一起聽。」

佔座的舍友壞笑著對鍾簡歐擠擠眼,接著毫不猶豫的坐在那兩個位置的旁邊。

行吧。

有了交代,鍾簡歐也不介意,在剩下的三個位置中挑了一個坐下去。

坐下后,他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接著又放下抬起頭。

離演講開始還有好一會兒,他現在又不想和其他人一樣看書看手機,因此無聊的打量著禮堂內部。

我沒熬夜,嘻嘻(*╰╯`) 看著看著,鍾簡歐的目光就停留再來一局後排。

他發現了坐在後排正刷著手機的葉渝汐,她也對IT感興趣?

想著,鍾簡歐從座位上站起來。

「你幹什麼?」舍友看著他無緣無故從座位上起來感到莫名其妙。

「有一個認識的人,去打一下招呼。」

說著,鍾簡歐就讓旁邊的舍友起來,他自己要出去。

「誰啊?」他的舍友在身後問著,可惜鍾簡歐沒有回答,兀自向著葉渝汐坐的那排走去。

快走到葉渝汐坐的那排,鍾簡歐猶豫的停了一下,他看看還沒發現自己的葉渝汐,又返回去。

「怎麼回來了?不是要去打招呼嗎?」

一直關注著鍾簡歐,想看看他認識的人是誰的舍友在鍾簡歐返回經過他身邊時問道。

然而舍友的問題並沒有得到鍾簡歐的回答,他越過舍友還在超前走,直到走到第一排接著繞到另一邊朝後繼續走。

他來到葉渝汐所在的那一排,然後麻煩坐在外面的同學讓自己進去。

在葉渝汐旁邊,有一個單獨的空位,不知怎麼留出來的,鍾簡歐的目標就是那個空位。

「謝謝,謝謝。」

他順利走到這個空位上,對旁邊人道謝。

葉渝汐還是沒發現鍾簡歐的到來,應該說她現在不在意自己身邊坐著的是誰。

一隻手的手指在手機屏幕上不斷划動,另一隻手從旁邊的背包不斷拿出零食來放進嘴裡。

鍾簡歐就坐在她旁邊看著她這麼旁若無人的刷著手機,不禁好奇她在看什麼。

微微探頭向葉渝汐的手機上看過去,只見上面是一篇IT專業的報告。

她還真的對這個行業感興趣啊!

得知了想要知道的信息,鍾簡歐就坐直了身子,不過目光還是直勾勾的盯著葉渝汐的臉。

葉渝汐這個世界的長相是屬於那種第一眼就讓人眼前一亮,而後越看越好看的那種,起碼在鍾簡歐心裡是這麼認為的。

鍾簡歐的舍友看著自己旁邊空著的座位,再看看說是只去打個招呼,結果到現在還不見回來,已經在人家旁邊紮根的舍友……

見色忘友!

看著鍾簡歐旁邊坐著的葉渝汐,這幾個舍友是越來越後悔。

「他旁邊坐著的那個女生應該就是他說的那個小學妹了吧!」

「應該是,心好痛!」

「為什麼認識這學妹的不是我?」

……

「你們在說什麼,什麼學妹?」正在舍友們熱火朝天,爭先恐後的表達著自己的後悔情緒時一道女聲插進來。

「鍾學長呢?」女生看看舍友中間空出的一個座位問道。

這兩個女生就是讓幫忙佔位的女生,她們醉翁之意不在酒。

「那兒,會小學妹呢!」

一個舍友委屈巴巴的對著女生指了指正坐在後排看著葉渝汐的鐘簡歐。

「那我去叫他過來。」在聽到會學妹這三字,女生臉上原本的笑意瞬間淡了許多,不過很快又重新揚起說道。

說完,她轉身朝葉渝汐這裡走來,臉上雖一直帶著笑容,但怎麼看怎麼沒有原來的和煦。

「鍾學長你好,我是你的學妹,我叫呂玲,那邊三位學長讓我來叫你過去。」

走到葉渝汐這一排,女生直接忽視葉渝汐,對著鍾簡歐笑著說道。

鍾簡歐聽到有人叫他才將目光從葉渝汐臉上移開,看向呂玲,「呂學妹好。」

他點點頭,然後接著說,「麻煩你跟他們說一聲,我不回去了。」 總算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小狐狸在清阮閉嘴后也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安靜的趴在清阮懷中由他抱著自己行路,也不管會被抱到哪去。

清阮抱著小狐狸來到紫宸殿前,他敲了三下門,就直接推門入內。

進入殿內,清阮便一直低垂著眉眼,來到一白衣男子面前,他彎腰行禮:「尊上!」

小狐狸一路在清阮懷裡閉目,但在聽到清阮重修開口說話后它就睜開了眼睛,好奇的向眼前男子看去。

男子盤腿坐在蒲墊上,一頭烏黑的頭髮如瀑般垂在身後,被一個白玉發箍束著。

他眉眼如畫,絕色中帶著清冷,此時聽到清阮的聲音睜開了一直閉著的雙眼,淡漠的眼神投放在清阮身上。

小狐狸沒怎麼關注帝尊,只看了一眼就移開視線,緊緊盯著他身旁小桌上的那盤糕點水果上。

「起。」

帝尊他那同樣的淡漠的聲音在殿中響起,清阮直起腰,眼眸還是垂著。

「抱的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