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清揚嘴角抽搐,幾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麵皮。

但是為了愛與和平,葉清揚選擇息事寧人。

人家黑人叔叔合唱團明顯生活的不是很如意,老大鑽天虎剛剛抬起胳膊的時候,腋下的汗衫明顯露出一個破洞。

其他幾個就更不用說了,什麼鞋子露出腳趾,面如鍋底,尤其是五弟,瘦的都快趕上甘地再世了。

「兄弟,哥哥我今天也沒有帶太多現金,這裏有一百美元,你們拿去買點吃的吧。」葉清揚從口袋裏掏出一張百元大鈔。

鑽天虎肖恩眼睛一亮,一把搶過鈔票,深深地吻了一口

「我愛富蘭克林。」

但是,事情往往不會往好的方向發展。

「大哥,我剛剛看到這小子從路邊那輛奧迪R8鑽出來,這車好說也得值個幾十萬美金,現在就給我們一百,這不是瞧不起我們嗎?」二邁克爾是豪車發燒友。

經常砸碎路邊豪車的玻璃,進行劫富濟貧。

他常以羅賓漢自居。

就是美利堅合眾國非常出名的那個俠盜羅賓漢。

「就是,大哥,俗話說為人不搶大富豪,枉在世上走一遭,咱們今天不如干一票大的,給他——」說着,黑毛虎唐尼做了一個勒脖子的動作。

意思就是要綁架這個不知好歹,瞧不起人的富豪!

「MD,幹了!」幾個黑人叔叔一合計,頓時是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

五個人成合圍之勢堵住了葉清揚的去路。

「怎麼着,幾位?還有什麼才藝要表演嗎?」葉清揚故作糊塗。

「什麼才藝,我看你是死到臨頭不自知!兄弟們,先把他給我綁了!」老大肖恩惡狠狠地說道。

葉清揚眼神一寒,這些黑人真是找死!

居然搶到老子頭上來了!

十個黑人九個壞還有一個是痴獃!

老祖宗誠不欺我!

葉清揚當然不會坐以待斃。

一個日字沖拳打斷了徹底虎的鼻樑,徹底虎踉蹌著慘叫一聲,捂著面部蹲了下去。

翻江虎凶性大發「小子,竟然還敢先動手,老子弄死你!」

手中掏出一把匕首,朝着葉清揚的肚子就捅了過去!

今天,老子讓你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當!」

一聲脆響,匕首應聲而斷!

葉清揚的身上竟然冒出了淡淡的金光!

金鐘罩大成!

刀槍不入!

而葉清揚只感覺腹部好像被蚊子叮了一口,低頭一看,只見黑人叔叔正目瞪口呆的看着手中斷裂的匕首!

「好嘛,你竟然還想拿刀捅我?」

反手一個擒拿。

「噗嗤——」一聲輕響,斷裂的匕首被葉清揚送進了另一邊鑽天虎肖恩的肚子裏。

「啊,大哥,我——」徹底虎目眥欲裂,眼睜睜看着葉清揚拿捏住自己的手腕將匕首插進了大哥的胸口。

而大哥揮拳的動作確是一窒,滿眼的不敢相信。

自己竟然死在了兄弟的手中。

看來前幾天算的命果然很准!

「住手!給我住手!」黑毛虎唐尼手中掐著一個衣衫襤褸的戰鬥民族少女。

她的衣服剛剛在三國大戰的時候被葉清揚撕碎了,此刻只能堪堪遮住重點部位。

黑毛虎此時已經嚇得肝膽俱裂,他是萬萬沒想到。

一次手拿把掐的綁架戲碼竟然翻船了!

這個看起來個不高,體型瘦弱的花花公子竟然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武功高手!

「Chi

ese功夫?」黑毛虎的眼神驚疑不定。

「如果我是你,我就會趁這個機會趕緊逃跑。」葉清揚嘴角一歪。

「站住,你給我站住,不要過來啊!你不要過來啊!」黑毛虎聲嘶力竭的大叫。

配合他一頭黑色的泡麵頭,讓葉清揚不禁想起抱着楚楚姑娘的步驚雲。

可惜自己不是劍晨,而黑毛虎也不會排雲掌。 話說!如何在手上沒有任何反裝甲武器,就連炸藥包都找不出一個的時候,幹掉一輛最少20噸的德棍四號坦克?

坦白說,楊東籬當前也是不知道。

他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走一步、看一步,先把這麼一輛大傢伙的履帶炸斷,讓它趴窩了再說。

可就是這麼一點,對於手頭要什麼、沒什麼的楊東籬等幾人來說,依然是一個相當艱巨的任務。

「倉管,老子讓你給我打掉那一個坦克駕駛員,你特么的聾了啊。」

懷裡摟著一個件套,外套里裝著好些個從附近毛子新兵的屍體上,收集而來F1防禦手雷的楊東籬,在才是準備一躍而起衝上去。

結果才是冒頭,就被一挺MG34車載機槍,重新逼回了一個水泥柱子后。

甚至,還被飛濺的碎屑,打得左臉到處都是小口子的楊東籬,在嘴裡這麼狠狠地罵出了一句。

四號坦克上面,一共有著2挺MG34機槍,分別在正面裝甲和炮塔同軸的位置上。

在沒有步兵伴隨的情況下,確實無法做到360度無死角的防護。

可是其中的車組人員過於雞賊了一下,靠著不斷的高速機動、還有轉向的方式,讓楊東籬等人的炸坦克行動很難受。

必須讓這傢伙停下來,停上半分鐘的時間以上他們才有機會。

所以,楊東籬的嘴裡才是這麼罵出了一句。

「你才聾了、你全家都聾了。」聞言之後的匈奴法神,也就是大家嘴裡的倉管,這麼罵罵咧咧了起來。

有關於一分多鐘之前,楊東籬讓他敲掉那一輛四號坦克駕駛員的要求,他當然是聽到了。

問題是這麼一個要求,真的是那麼容易做到?

理論上這麼一個設想倒是有可能的,德棍二戰期間坦克的駕駛員觀察孔上,確實有著玻璃的存在。

但就是前期的虎王坦克,裝的都是普通玻璃。

因此當前這種更早期的四號坦克,同樣不是什麼防彈玻璃,以莫辛納甘狙擊步槍的全威力步槍彈,完全能夠打穿。

並且是有著在打穿玻璃后,擊殺其中的坦克駕駛員的可能。

問題是以上的可能,基本上都只存在於理論之中,想到做到非常的難。

就好像花2塊錢在理論上就能夠中500萬一樣,但是在實際上又有幾個幸運兒,能夠中到過這麼多錢。

某點網上,還有某個叫做大叔的作者,以前還連續買過好些年了,最多的一次都只有200。

因此,若是能在隔著七八十米的距離,僅僅是在坦克靜止的情況下,通過那麼一個狹小的觀察孔,敲掉了裡面的駕駛員。

能做到這麼一點的人物,就已經能用神槍手來形容了。

若是在人家四號坦克,快速、無規律的高速機動之下,還能做到這麼一點;特么的,就屬於神人的範疇了。

他倉管除非使用了系統商城中,那些幾萬點的《高級狙擊手精通》才行。

不過他也知道,現在起碼是幹掉了上百人,並且在高度的機動之下,像是一道鐵閘擋住了一眾新兵衝鋒的四號坦克,必須要早點幹掉才行。

不然的話,胡彪他們那麼26號人就是再厲害,幹掉了樓上那麼200來號守軍和未知的戰隊之後,中州戰隊也是徹底廢掉、沒有幾個人能剩了。

所以,他死死的趴在了一處相對隱蔽的狙擊位上。

猶如一個莫得生命的石頭一樣,任由楊東籬的氣氛在耳邊不斷響起,一直等待著一個可以出手的機會。

終於,倉管獲得了一個良好的機會。

那是火力支援小組的迫擊炮,將一發37毫米的炮彈落在了坦克的正面裝甲上,發出了一陣響亮的爆炸聲后。

不耐煩的坦克車組人員,終於是在這樣的攻擊下發怒了。

因為前前後後的這麼一段時間裡,對方已經是發射了七八發炮彈,試圖給它們來上一個灌頂的打擊效果。

雖然以上的七八發炮彈,只有一本命中了坦克的車身,並沒有任何一發成功灌頂。

但就像是有一個人在你戴著安全帽的時候,拿著一個小棍子在腦殼上不斷敲打,不痛、可是煩人啊。

為了能更準確地開火,一發解決掉那一個煩人的迫擊炮小組。

這一輛四號坦克停下了之餘,開始飛快地調整著炮口位置。

在這麼一個情況之下,感覺等了一個世紀那麼長的倉管終於是抓住了機會,他都不用那麼一個PE瞄準鏡,就鎖定了那一個不大的駕駛員觀察孔。

在扣動了扳機之後,觀察孔並不防彈的玻璃瞬間被擊穿。

子彈脫膛而出的時候的那一刻,對於這一槍的結果倉管的心中就是有了一股明悟,這一槍絕對是有了。

當即之下,他嘴裡就是叫出了兩個字:「老楊~」

******

「倉管,乾的漂亮~」

僅僅是憑藉著匈奴法神嘴裡的兩個字,與之配合戰鬥了不下數十次戰鬥的楊東籬,就明白機會來了。

就算機槍手臨時去代替駕駛員,讓四號坦克重新的開起來,這期間都有著30秒以上的一個空窗期,這就是他們動手最好的一個機會。

頓時就在嘴裡,吆喝出了一句對倉管的誇獎。

至於為毛前一分鐘的時間裡,他還是在zuili不斷問候著倉管,而這麼快就變臉了一個事情,根本就無需有多麼的驚訝。

中州戰隊的眾人與胡彪這麼一個不靠譜的指揮官,在一起的時間長了之後,都很是受到了一定的影響。

像這麼屬狗臉一樣,說變就變的操作那是屬於基本操作,無需過多的解讀。

而在亢奮之中,吆喝出這麼一句的誇獎之後,楊東籬等人也是抓緊了機會行動起來,不能浪費這麼一個好機會。

不用任何的溝通,僅僅是憑藉著長期戰鬥下的默契。

追風和罪者兩人,已經是紛紛扔出了手裡早就已經拔掉了保險銷,都握出了滿手心汗珠子的F1防禦手雷。

很快之後,這麼兩個手雷就是在四號坦克正前方,還有左側的這麼一個位置上,發生了劇烈的爆炸。

飛濺的彈片雖然打在坦克外裝甲上『叮噹』作響,並不能造成更多的實質傷害。

但是在帶起了一片巨大煙塵中,成功地遮蔽了一挺車載機槍,以及另一挺同軸機槍操作人員的射界。

同時,楊東籬帶著一包一共是7個之多的手雷,向著坦克一溜煙地全速沖了過去。

他當然知道,這種用一件外套把手雷包裹成一團的效果,遠遠沒有捆成一團的木柄手榴彈好。

但是,當前她們不是沒有辦法么?

不過就算這樣,這麼一包手榴彈的威力,還是能將對方履帶給炸斷的。

而在扔出了手雷之後,追風和罪者兩人也是沖了出來;主要是他們知道,像是眼前這麼好的機會可能僅僅只有一次。

。呼呼!

龍曉韻看著陳凌遠遠離去的車子尾巴,臉色灰灰,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好你個陳凌,有意躲著我是吧?

大家都是老熟人,見了面,竟然連招呼都不打一個,你什麼意思,對我有意見嗎?

戰刀突擊隊的戰鋒與于飛,都留給了你,你還有什麼意見?

有意見就來提啊,心

《基地簽到三年,成為全球特種之父》第1282章:要加入地獄火? 「神官大人,我有件事想問你。」

「嗯?」神官正忙著剝烤地瓜的皮,漫不經心地應了聲。沒辦法徒弟的手藝實在太好了,連幾隻普通的地瓜也烤得美味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