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泉回頭看了看說話的將士,然後面無表情的問道:“你覺得這樣做,有什麼不妥嗎?”

那冰冷的神情中透出一些殺意,被詢問到的將士不自覺的向後退了幾步。

“一切聽從大人的調遣。”

“一切聽從大人的調遣!”

一人帶頭,百人高呼,除去儲越他們帶領的洪荒軍,大荒所有的大小部族幾乎都歸到了黑域的葉泉的麾下。想起兵討伐的不止葉泉一人。

“主上,葉泉在商都割據,此刻若再不發兵討伐,等他做大,我們恐怕就會變得十分被動了。”

黑域眉心緊鎖,柳深沒能給他帶來他想要的結果,儲越身上有着足趾山上洪荒軍一半的兵權,若足趾山的洪荒軍不歸順黑域,僅憑黑澤之地的那幾萬黑羽軍,他們很難獲得勝利。

“再等等,如果儲越再不來玄京,我們只能硬着頭皮上了。”

“報主上,殿外洪荒軍副統領儲越求見。”

“宣!”

黑域緊鎖了半月的眉心,終於舒展開來。

“臣下叩見荒主大人。”

“等了你很久了,這次我能聽到我想要的結果嗎?”

儲越點了點頭。


“要想調令洪荒軍,還要羅剎海的那一半兵權。”

“這不是問題。”

黑域側頭看了一眼煞鷹。

“臣下這就去辦。”

“先不急。”儲越突然攔住了煞鷹。

“對對對,儲越統領還沒有開出條件呢。”

“我要在玄京留一處府邸,府內得有我自己的守衛。”

“沒問題。”

“我還要商都。”

“整個商都嗎?”黑域看着儲越遲疑了片刻。

“商都守衛可由玄京指派,但商都官職安排,得由我決定。”

“你這是爲了安夏?”

儲越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和尚無塵已經去了蠻古,以他的實力,一定可以救回安夏。”

“這個我也可以答應你。”

儲越回頭看了看煞鷹,然後說道:“荒主既然答應了我的條件,那不妨也說說你的要求吧。”

“我沒什麼要求,就一條,葉泉必須死。”

“明白。”

儲越轉身離去,他要立即趕往足趾山,洪荒軍修整了數月之久,玄京一直爲他們提供補給,在蓬萊的受到的創傷也應該已經完全癒合,他們現在就是大荒最強的戰鬥力,無論是黑域的黑羽軍還是葉泉守衛軍,都不會是洪荒軍的對手。

“你是怎麼想明白的?”

煞鷹有些不解的看了看儲越。

“你覺得呢?”

“我覺得應該是因爲安夏公主。”

儲越用餘光掃了一眼煞鷹。

“你也沒有那麼的愚蠢嘛。”


“儲越師兄,你我雖然不是同一個師尊,但也算師出同門,而且往後我們都還要在玄京公事,你這樣說我恐怕有些不妥吧?”


“我覺得沒什麼不妥的。”

儲越騎着馬揚長而去,煞鷹緊緊跟在他的身後。

足趾山上的十萬洪荒軍早已摩拳擦掌,一場僅代表利益的征伐正在快速的聚集。

另一邊蠻古的天都,迎來了他們嶄新的開始,雲霄等人聚集在寧宮之中,其他加盟天都的部族陸續來到這裏,雲霄和旬御四處打量着他們,一些弱小的部族也在選擇他們即將要加入的陣營。

“今日老夫籌建了三十年的天都終於迎來了開都大典,各地的部族爲了抵禦黑魔軍團而聚集到這裏,老夫作爲東道主,首先對大家的到來表示深深的謝意。”

“溫先生客氣了,您爲了蠻古的百姓,苦心籌建天都,該說感謝的應該是我們。”

“對,應該是我們。”

溫良宮對大殿內的部族首領們點了點頭。

“剛剛,開都大典已經順利完成,接下來我們便來談談會盟的事情,大家覺得如何?”

“一切聽從溫先生的安排。”

雲霄擡頭掃了一眼,大殿內的安排十分巧妙,兩邊的座椅和座次彷彿是按部族的大小而劃分的,四個大國的君王位列首席,溫良宮坐主位,但起高度是與其他首領一致的,這在等級森嚴的蠻古十分罕見,看得出溫良宮是想將會盟建立在一個民主平等的基礎之上。

“既然諸位擡愛,那我便說了。自古選擇君王,無外乎才幹、德行與治世三個方面,而今來參與天都會盟的部族首領衆多,若單從這三方面評判,恐怕很難選出一位令大家都滿意的結果,故此我們昨日在徵集過一下部族首領的意見,大家都一致認爲。”

溫良宮看了看宴席上的衆人,然後繼續說道:“此次會盟盟主的候選人分別爲西江的千竹,百越的旬御,芒山的奎鬥,還有我們雲之國的雲霄。”

這份名單並沒有引起他們任何的爭議,因爲這是每一個部族首領自己的選擇,參與會盟的,除了他們四人外,再無其他強大的部族了。

“既然候選人已經選出,那接下來我們要如何進行盟主之位的爭奪呢?”

千竹開門見山,他太熟悉溫良宮了,他的一舉一動他的深深的記在了心裏。

“比才幹,諸位君王不分上下,比德行,四位都是一方的君王,比治世,四位君王的國度部族在蠻古皆是大國。” 「果真是陰陽魚鼎!」柯平立即跑了上去,他激動地雙手撫摸著陰陽魚鼎,「哦,真是太幸運了,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呀!」

「這裡為何有陰陽魚鼎呢?」孫海劍驚訝道。

「是呀,搞不懂為什麼把陰陽魚鼎放在陀羅湖泊旁邊,難道要複製什麼?」向冠華不解道。

柯平教授手摸上了陰陽魚鼎上的陰陽魚,陰陽魚鼎立即發光,變得通體透明,一道淡紅色的光照著而出,落在陀羅湖泊水面上。

江帆看到了陰陽魚鼎發射的淡紅色光落在陀羅湖泊水面上,他頓時吃驚道:「哦,我明白了!原來這個地下陀羅湖泊是複製的!真正的陀羅湖泊已經乾枯了,異界人早就知道了若干年後陀羅湖泊要乾枯,所以提前複製了陀羅湖泊!」

柯平教授也望到了陀羅湖泊水面上的淡紅色光,點頭道:「江老弟分析有道理,這個地下的陀羅湖泊應該是幾千年前就複製好了!」

江帆走到陰陽魚鼎旁邊,他望著陰陽魚鼎的三隻腳,想起不川端庫令人抬陰陽魚鼎的時候,所有人被傳送到大殿的情景。

由此判斷這個陰陽魚鼎除了複製功能外,應該還具備傳送功能,江帆手摸上陰陽魚鼎的腳,突然陰陽魚鼎發出耀眼的光。緊接著地面震動一下,眾人感覺身體一震,如同急剎車一樣。

一道亮光一閃,眾人發現地下陀羅湖泊消失了,出現在眼前的是乾枯的胡楊樹,還有乾枯的沙土,一片凄涼景象。

「天啦!我們回到了原來的陀羅湖泊!」孫海劍驚呼道。

「怎麼回來了?陰陽魚鼎呢?」柯平教授驚訝道。

「這是怎麼回事,我們回到了原地?」向冠華吃驚道。

「沒什麼奇怪的,因為陰陽魚鼎具備傳送功能,那三隻腳是傳送的開關,我打開開關我們被傳送回來了!」江帆微笑道。

「哦,太好了,我們終於出來了!」科馬老爹喜悅道,他話音剛落,複製的科馬老爹也跟著重複一遍。

科馬老爹望著複製人,頓時愁眉苦臉,回到家中如何面對自己的老伴,還有自己兒女。對於老伴來說多了一個老公,對於兒女來說多了一個爸爸,這也太離譜了!

第二天,眾人回到了薩克鎮,江帆用藍色之水治好了那幾個九紫雞冠覃感染的患者,剩下的藍色之水交了柯平教授,讓他帶回京城研究。

這次陀羅湖泊之行,還有許多未解謎團,那個人面蛇身的是什麼人?還有瓦蘭國人和人面蛇身是什麼關係,為什麼是他們崇拜的神?還有那兩名西國人屍體到那裡去了?

陰陽魚鼎還有哪些未知功能?那些金字塔的主人是誰?智慧生物九紫雞冠覃和人面蛇神又是什麼關係?那些青石雕像為何在陀羅湖泊湖底?

地下的陀羅湖泊是在什麼位置?距離地面深多少米?關於這個問題,江帆曾經打開天眼穴透視,也無法看透,後來詢問納甲土屍,他竟然也無法斷定地下陀羅湖泊的具體位置。

也就是這些謎團吸引了更多的人去探索陀羅湖泊,柯平教授回到京城后再也沒有去探索陀羅湖泊,據說在秘密研究什麼,具體是什麼,就連江帆也不得而知。

後來西國和東烏國多次派人去陀羅湖泊尋找那些失蹤的人,結果是一去不復返,據說完整從陀羅湖泊回來的人只有江帆這支探索隊伍,不但沒有丟失人,而且多了一個人回來。

據說科馬老爹回到家中,他的老伴當場就嚇暈過去了,後來他的幾個兒女突然發現家中多了一個一模一樣爹的時候,頓時傻了眼。這件事轟動了整個薩克鎮,後來京城來人把複製的科馬老爹帶回京城研究去了,此事才平息下來。

回到東海市后沒多久江帆升職了,那個趙院長調到外地去了,江帆擔任東海市人民醫院院長。江帆原本是副院長的,別看副院長和院長只差半級,但是實權還是在院長手中,醫院裡的一切都是院長說了算。

俗話說一朝君一朝臣,江帆擔任院長后,他立即任命梁艷為院長助理,李寒煙為副院長,張小蕾為院長秘書。剩下的那些科室主任或著藥房主任等一些重要職位全部換上自己的同學或信得過人,這樣整個東海市人民醫院完全被江帆掌控了。

江帆當上院長后,疑難雜症科室去的次數就減少了,一則院長的確很忙,每天要接見那些醫藥代表,還要經常下去視察工作。另外張小蕾是秘書,梁艷是助理,三人人沒事就關上辦公室大門,在裡面研究人體結構,忙的不亦樂乎。

這一天江帆正在院長辦公室看報紙,張小蕾一把奪過江帆手中報紙道:「老公,報紙有什麼好看的,你還是看看這裡有什麼新聞吧!」

江帆微笑道:「小蕾,你身上還會有什麼新聞,我昨天不是看過了!」

「哼,那你昨天也看了報紙為何今天還要看呢?」張小蕾走到江帆身邊,坐在江帆大腿上撒嬌道。

「哦,寶貝,這可是上班時間,不要亂來,被外人看到影響不好!」江帆嘴巴說著,手卻不老實起來。

「哼,你這壞傢伙,你還怕亂來!記得在火車廁所的時候你都敢胡來!」張小蕾撅著嘴巴道。

「哦,現在不同了,我是院長,要注意形象,我表面上必須嚴肅,你也知道,我每天要見那麼多女醫藥代表,要經受多少考驗呀!」江帆調皮道。

「哼,所以我就更加不放過你,把你餵飽了,省得你打野食!」張小蕾立即展開攻勢。

「哦,不要這樣,我這人意志很脆弱的,經不住挑逗的!」江帆嬉笑道。

兩人正在親熱的時候突然傳來敲門聲,張小蕾急忙站了起來,「誰呀?」張小蕾不悅道,正在準備進一步發展的時候,來人打擾。

「小蕾,是我!」門外傳來李寒煙的聲音。

3G巨作《神仙道》,大家一起來支持,鏈接:http://sxd.3gsc.com.cn,官方Q群:122906864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最近比較忙,所以傳得晚點,讓大家久等了,抱歉~! 「寒煙姐!」張小蕾急忙打開門,李寒煙走進辦公室,她看到張小蕾滿臉通紅,衣領敞開,立即笑道:「小蕾,你剛才幹什麼了?臉上水色這麼好呢?」

「哎呀,寒煙姐,你壞死了,就知道嘲笑人家!」張小蕾衝上去捶打著李寒煙。

「寒煙,你來得好,正好加入我們的遊戲。」江帆笑道。

李寒煙臉微紅,瞪了江帆一眼,「我可是來辦正經事的,東海市醫學院請我去講學,時間是一個星期,我婦科門診空缺,你安排人去頂替我的崗位。」李寒煙道。

「哦,你放心去吧,我會安排人去頂替你的崗位的。」江帆笑道,他伸手拉著李寒煙的小手。

李寒煙急忙甩開江帆的手,「我可沒時間陪你們瘋,我現在就要去醫學院,他們的人還在等我的答覆呢!」

李寒煙急忙走出了辦公室,「小蕾,寒煙的崗位還是你去頂替吧!」江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