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川微微搖頭道:「其實在我看來,你的那些同伴還不如那些盜賊!」

「啊……怎麼可能?他們可都是宗門的佼佼者呢,還去參加百宗盛宴呢。」宣蝶有些不理解,即便是段青他們再壞能壞得過那些盜賊么?

「呵呵,那些人就是以此為生,或許他們的確被*無奈變壞了,他們做的壞事的確夠殺他們好多次,他們的死也是咎由自取。但是你的那些所謂的朋友呢?面臨生死抉擇的時候,放棄了他們的信仰,放棄了他們的原則,放棄了武者一顆勇於爭鬥的心,你覺得他們就是好人么?在我看來,這些人比之前的更是不堪!」

葉川的確是看不起這些人,他覺得這些人的本質已經變了,他們為了利益會放棄一切,這樣的人一旦變壞,那是非常的可怕的。

「你……你說的很對,他們的確非常的可恨!」宣蝶現在也算是真正的了解了這幫人的壞,要說宣蝶她是除了芊芊和戴慕寧之外葉川見過最為純潔的一個女孩子。

「我今天只是勸勸你,如果你不聽的話那也沒有辦法。」葉川也是聳聳肩,既然宣蝶堅持要去的話,他也沒有任何的辦法阻止。

「那個……那個我想問一下你叫什麼名字?是哪個宗門的呢?」宣蝶看了看葉川。

葉川笑著道:「天河宗,葉川!」

宣蝶似乎要用力記住一般,繼續道:「葉大哥,你是不是要參加百宗盛宴啊?不如……不如我們兩個一起吧?」

宣蝶鼓起了勇氣說了出來,不過葉川是不可能答應她的條件的,百宗盛宴這一路上不知道要遇到多少的困難。

如果真的帶著這個拖油瓶的話,到時候恐怕還真的很難辦,葉川看到她是一個比較純潔的小姑娘,他不想讓她進入自己命運的深淵。

可是很多事情並不是葉川想就能夠做到的,畢竟決定權還在別人的手上。

他能夠做的只是儘力的幫助這些人而已,如果他們實力出眾的話,葉川也絕對不會阻止的。

而這個宣蝶,明顯去了也是一個炮灰的料子,去不去有什麼意義呢?

「對不起,宣蝶姑娘,我這一路還要去很多的地方,時間非常的緊湊,如果你要跟著我的話,那我的形成將會變得很慢的。」葉川不好意思的說道。

「那……那好吧……」宣蝶滿臉的失望,她又道:「百宗盛宴真的像你說的那樣么?」

葉川沉聲道:「宣蝶姑娘,不如這樣吧,既然我們能夠遇上,也算是一種緣分。如果你不相信我,雲月城的城主大人你總該相信吧?」

「城主大人?你認識高城主?」宣蝶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葉川,她當然知道高震是誰了?他們幾乎都是挨著雲月城,很多事情她倒是知道的不少。

「自然認識,不單單認識,其實我在雲月城也擔任要職。這些事情我也是聽高震城主跟我說的,如果你覺得現在回到宗門有些丟人的話,你到了雲月城問一下高震城主就知道了。」葉川笑著道。

「我……我相信你說的話,可是我就是有些不甘心,這一次的十大宗門交流大賽,我可是一步一個腳印打贏了那麼多的對手才奪得的一個第三……」宣蝶有些心有不甘的說道。

「呵呵,其實你根本不用如此沮喪,要知道如果不是遇到我的話,恐怕你已經遭到別人的毒手了!」葉川道。


「哼,段青他們幾個傢伙,我這一次回去一定要揭發他們!」宣蝶有些氣憤的說道。

「我勸你還是不要這麼做了,因為這樣做對於你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的好處,只有壞處!」葉川提醒道,這個宣蝶的確是有些太過年輕,很多事情他根本不懂。

這一次葉川有意把段青幾個人留給了周強他們,為的就是讓他們先鬥上一斗,畢竟他們是正規宗門出去的,想來即便是打不過這幫盜賊,損傷一下他們的實力也是可以的。

不過如果這幫人都死了的話,宣蝶一個人活著回去,在說段青等人的…[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本章共2頁當前是第1頁1 聽到楚小白的欣喜叫喊,張天不由得內心一喜。既然他知道這東西,而且聽他那口氣,似乎是可以出去,張天不由得輕輕吐了口氣。之前他也是暗暗擔心不已,想了半天什麼東西都沒想出來,內心裏其實也是煩悶無比。

“什麼是傳送陣?”

張天望着興高采烈的楚小白疑惑的問道,對於張天的無知楚小白臉上掛着得意的笑容。張天整天給他板着一張臉,每一次他皺眉不已臉上寫滿了困惑的時候,那時候也就是楚小白暗暗爽快的時候。

對於張天不恥下問的好孩子形象,楚小白摸了一把下巴想裝作高人的模樣給張天上一課。不過他忘記他這個三角眼的傢伙根本沒有鬍子,所以什麼也沒有摸到。

輕咳一下,楚小白不知覺間將雙手揹負與後。望着大殿的上空,楚小白高傲的說道:

“這傳送陣可不是一般人能夠知道的,也就是我小白,若是別人聽到你的問話肯定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這傳送陣不是一般人用得起的,所以一般人也不會知道,就比如你。”

說到這句話,楚小白突然低下頭來,不屑的瞥了一眼張天。隨即冷哼一聲,鼻子再次衝向天際。頓了一下,在張天難看之極的臉色中輕笑了一下,繼續的說道:

“傳送陣據說是星聖級的大能才能佈置,所以說有傳送陣就絕對是有着高手存在,只是不知道這裏會怎麼有這東西。”

楚小白自說間聲音也是變得低沉起來,眼中也是一片疑惑。這流雲城並不是什麼聖城,就連星王級的強者都沒有,怎麼可能會有星聖級大能在此佈下傳送陣。

在張天同樣困惑的時候楚小白緩緩再次出口,高興地說道:

“這傳送陣只要開啓就能夠橫渡千里萬里之外,所以只要我們開啓這傳送陣就能夠出去了。”

聽完楚小白的話後,張天終於知道這傳送陣居然就是那超級大能開闢出來的空間通道,不過這該怎麼開啓呢?

望着喜出望外的楚小白,張天趕緊問道:

“那怎麼開啓,你會嗎?”

外面因爲他的事情此時也許已經亂了套,張天一秒鐘都不想在這個地方待下去。天知道如今他失蹤下落不明,嚴輕舞又是何等一番的痛苦與傷心。想到這,張天更恨不得下一秒就直接撕裂空間回到嚴輕舞的身旁。

“當然,你以爲像你一樣無知嗎?偉大的小白當然會開啓傳送陣,等着看我來給你開啓。”


聽到張天的問話,楚小白輕蔑一笑,笑話他學識豐厚的楚小白會不知道怎麼用傳送陣。隨着他的話音落下,他的兩隻手突然間在地上的五芒星突然上指指點點,霍然他臉色一喜,高興的叫道:

“這個傳送陣還能用,要是不能用今天真要悲劇了。”

之前高興的差點忘了,楚小白這才趕緊試試傳送陣是不是還能用。要知道這個傳送陣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要是不能用了那可真是被悲劇了。不過好在老天還是站在他們這邊的,這傳送陣還很堅挺,經過他的測試還是能用的。

但是事實上真的如同楚小說所嗎?不知爲什麼,這句話確實突然涌上張天的嗓子口。不過看着興致高昂的楚小白,這句話張天又給嚥了下去。

“現在我來開啓,你往後站站。”

楚小白手一揮,張天應聲往後倒退了兩步。看着楚小白一副**的樣子,張天心中暗暗誹謗,這楚小白還真會裝。其實他不知道,這開啓傳送陣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楚小白肅重**的樣子也並不是裝出來的。

楚小白狠狠的吸了幾口大氣,身子微微一彎,全身的星力霎時間就被他催動起來。隨着他的動作,一道道玄妙的光芒懸在他的身體上。雙目猛然間射出兩道駭人的目光,楚小白一聲大喝,雙手頃刻間就朝着地上的五芒星傳送陣派出了無數道掌印。隨着楚小白那看似石破天驚的一章掌恰到好處的落下來,原本沒有絲毫動靜圖案居然發出了一絲絲的光亮。

看到這絲光亮,張天與楚小白同時眼中露出欣喜之色。這絲亮光無疑是讓兩人真正看到了希望,不過很快這絲光亮又消失了。張天詫異的同時,楚小白卻是猛然怒吼起來。只見楚小白整個人汗如雨下,額前的青筋爆出的老高,看情況就快要炸出來了。

隨着楚小白的努力,那絲光亮很快就又出現了,並且還變大了一些。不過還未等變得更大,楚小白卻是慘叫一聲,從半空中跌落到了地上。此時的他全身都早已溼透,整個人看起來都是狼狽不已。看着張天望着自己的異樣眼神,楚小白捂着胸膛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指着張天說不出話來。

好半天,楚小白這才慢慢緩過氣來,氣呼呼的說道:

“這真不是人乾的事,這開啓傳送陣居然這麼累人,累死我了,居然連傳送門都沒有出現。”

何止是連門沒有出現,就連門的模子都沒有看到,就只是一道光罷了。望着氣喘吁吁明顯星力消耗過多的楚小白,張天關心的問道:

“你沒事吧?”

“沒事,有些脫力罷了。不過這傳送陣開啓所需要的星力實在是太龐大了,我一個人的星力根本就不夠開啓。一會我告訴你怎麼做,我們兩個一起用力來開啓。”

說着楚小白就直接坐在地上恢復星力,還好這大殿雖然好像是密封的,但是空氣中有着星力可以補充。兩個時辰後,告訴張天該如何做後,兩人對着地上的傳送陣一起發力。

登時,兩人澎湃的星力如同源源不斷的大江從山上快速傾瀉而下。隨着兩人臉色越來越蒼白,體內的星力不斷的流失,那原本還是一道亮光的傳送陣慢慢變大了起來。當那由原先的一道光變成一扇門的形狀時,楚小白卻是再也堅持不下去了直接撤了手,頓時張天的壓力大增。

緊緊咬住牙關,望着那門地形狀逐漸白的凝時,張天不由得再度加大了勁。隨着張天猛然的一喝,一聲輕微的響動,那道光門居然發出耀眼的光芒。與之同時,張天終於再也支持不住躺倒在了地上。

看着那露出來的半個光門,張天面色一喜,向着楚小白大叫道:

“這是不是就可以了?”

看着那半成形的傳送門,楚小白一張臉卻是變成了苦瓜形狀。這傳送陣確實可以用,但是這尼瑪居然有所損傷。這要是半路出現了什麼毛病,他們兩個在那無盡的虛空哪裏還有活路。

“可以用,但是卻是不穩定。”

聽到楚小白的話,張天正想說什麼,那半個光門居然再次變得虛幻直接消散了。望着這一幕,張天雙眼頓時就擰了起來,望向了一邊的楚小白。看到張天的眼神,楚小白哭喪着臉說:

“我們兩個星力還是不夠,這傳送門維持不了太久。而且就算是使用這傳送陣我們也會有危險,若是像現在這樣進入恐怕是十死無生。”

此時兩人累得都像是一條死狗,倒在地上不斷的喘着氣,怎麼能進入這有損傷的傳送陣,隨便有點危險就能要了兩人的命。

就在張天惱苦無比的時候,腦海裏居然傳來了星魂的聲音。聽到星魂的話後,張天立馬時心中一喜,就地盤坐起來。又是兩個時辰後,張天率先快速恢復過來。

不管在旁邊的楚小白,張天全身心投入到修煉之中。隨着張天功法的快速運轉,丹田裏的一個氣旋快速旋轉起來。將空間戒指裏的那一枚高級星石拿在手裏,張天丹田裏新生氣旋快速增大變得凝實起來。

此時張天正是要凝聚第二十滴星液,只要他凝聚成功後,靠着萬物化星決強大的功效到時候就能夠一舉凝聚金丹。之前星魂告訴他只要他凝聚金丹成功,到時候只要助他一臂之力他就能夠成爲一名星卿級的老祖。


也不知道從何處涌來無數的星力向着盤坐在地的張天快速聚去,那星力越聚越多,轉眼間就形成了一陣霧雨一般的星力精華。一旁正在打坐恢復的楚小白被這麼大的動靜驚醒了,瞧見此時張天的修煉景象,楚小白頓時震驚了。如此多的星力精華匯聚在張天身邊,難怪他修爲提升如此之快,楚小白暗罵張天是個變態。不過他並未露出任何嫉妒之色,而是一副關懷的望着張天,很顯然張天是在做突破。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開始的時候楚小白還望着變態的張天。但是一連一天過去了,張天仍然沒有任何要結束的情況,楚小白不再理會張天繼續恢復自身的星力。

又是一天過去了,張天仍然安詳的坐在那裏,只是周身的氣息卻是波動起來。楚小白早就結束了修煉,就坐在一旁望着張天這個變態。終於周身的星力暴動起來,張天身上也是涌起一陣兇猛的氣息。楚小白雙目一凝,往後退了退,他知道張天這是要突破了。

果然不到一柱香的功夫,張天的身上涌起一股恐怖至極的威勢。楚小白只感覺自己身處於一片汪洋之上,在張天身上他居然感覺到了之前面對那風家的星卿後期高手所帶來的壓迫。在楚小白驚駭間,張天猛然睜開了雙眼。 雷鳴城的中心,一座巨大的廣場,廣場的周圍散布著各式各樣的樓堂館所。阿甘

這裡是雷鳴城的核心區域之一,很是整個雷鳴城最為昂貴的黃金地段,能夠在這邊擁有一家小商鋪的話,就算是租金,也夠一個武者的修鍊之用。

不過這裡絕對部分的商鋪都是雷鳴城城主所有,他根本不需要賣房子,只需要將房子出租便可以拿到豐厚的利潤。

雷鳴城城主與高震他們的區別就非常的明顯了,他每年賺取的星元石恐怕要是高震的數十倍不止,這個就是大城與小城之間的區別。

能夠坐上這個位置的人,也是天武宗極具地位的幾個人,一般人卻也沒有這個資格。

小石頭麻溜的帶著葉川穿過廣場的一側,然後進入了一個相對狹小的巷子之中。

葉川原本以為這個性奴市場就開在鬧市區,卻沒有想到地方雖然在鬧市區,不過還是非常的偏僻。

「小石頭,什麼時候才能夠到啊?」葉川感覺這樣走下去有些浪費時間。

「大哥,你別著急啊,再有一小會就到了,性奴市場在一個相對比較隱蔽的地方,雖然並不違反城主的規定,不過他們也是小心謹慎的。」小石頭解釋道。

「創辦這個性奴市場的人到底是誰啊?」葉川有些納悶的問道,看上去這個所謂的刑奴市場也是鬼鬼祟祟的樣子。

「大哥,有些問題你還是不要問的好,這個性奴市場的大老闆還真的沒有什麼人知道,反正我也是不知道的。」小石頭低聲道。


大約拐了四五個彎之後,引入眼帘的又是一條康庄大道,小石頭指了指前方道:「喏,那邊一個巨大的宅院就是咱們雷鳴城的性奴市場了。」

葉川凝神看去,有些納悶道:「這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嘛……」

實際上從外面看去除了宅子非常的龐大之外,根本看不出任何的特點,而且門口竟然一個人都沒有,有些太不專業了吧?

原本在葉川看來,這個性奴市場應該是生意非常的火爆的,可是沒有想到竟然是這麼一回事。

小石頭笑著道:「大哥,這個你就不清楚了,我帶你來的地方那是後門,一般人都在前門進入的,後門當然沒有什麼人了。」

「後門?」葉川的臉色有些古怪,為啥要帶自己來後門呢?

「當然了,後門其實比前門好,有一些所謂的正義人士,他們很看不慣這個所謂的性奴市場,你要是真帶了一個性奴出來的話,到時候他們恐怕還會對你下手呢。」小石頭道。

雖然有些看不起葉川,不過葉川現在是他的顧客,他本著對顧客負責任的態度,還是帶著葉川從後門進入了,畢竟後門要比前門要好很多。

葉川點點頭道:「呵呵,進來買個奴隸還有學問,當真是長見識了。」

小石頭道:「其實這個後門還有很多的好處,有一些人雖然實力很強也很有錢,不過他們卻害怕自己的老婆啊什麼的過來,所以後門就是為了給他們開溜用的。」

「那這裡到底是買賣的場所,還是……」葉川問道「這個什麼都是一應俱全的,有買賣的場所,也有消費的場所,別看外面這個宅子並不是非常的大,不過這個裡面還有地下好幾層,專門用來關押這些奴隸的呢。」小石頭道。

「你小子才多大?怎麼對這些這麼的了解?」葉川沒好氣的說道。

「大哥,我可是一直都是在雷鳴城跑的,多少也聽說不少了吧?不過我可得提醒大哥你一句,千萬不要跟別人搶人,能夠來到這邊的人都是實力比較強的,你要是想要消費就直接進去消費一下就出來,要是只是看看就看看就可以了。」小石頭有些擔憂的看著葉川。

首先第一點,葉川看起來實力並不是很強,畢竟年紀在那邊呢,一般人到四十歲左右的時候,實力是很難看得出來的。

除非你達到武尊境,你才可以看得出對方的實力,不過真正在這裡達到武尊境的人幾乎是沒有的。

「走吧,咱們也進去瞧瞧,反正閑來無事!」葉川覺得聽這小子說,不如自己進去看看。

進入宅子之後,小石頭也是非常的麻利道:「大哥,我就在這後門口等你了,你自己進去吧,不過咱們時間可要快一些啊……」

小石頭還真的怕葉川跑了,自己這一天豈不是白忙活了?葉川也看得出來小石頭的心思,他掏出五千的星元石給了小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