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寒心中一動,目光停留在從後面那輛車裡走出的一胖一瘦兩人身上,神sè間透著幾分訝異,沒想到在這個世界里,也能碰上和自己一樣、以吸納天地靈氣來進行修鍊的武者。

其中那個胖子,應該是水屬xìng之身,身上瀰漫出濃郁的水之靈氣;而那個瘦者,是火屬xìng身體,身上瀰漫出的是火之靈氣。兩個人的實力,似乎和自己相當,都處在靈氣二層的境界上。

葉寒本認為洪九指請的是這個世界里的武學高手來對付自己,沒想到竟是兩個和這個世界里的武者完全迥異的修鍊者,葉寒真懷疑這兩人是不是和自己一樣,也來自另一個世界。

吃驚之餘,葉寒也有些興奮,畢竟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儘管跟人交手的機會也有幾次,但這個世界里的武者實力實在稀鬆平常,能和兩個實力跟自己相當的修鍊者對決,對他來說也是一件幸事。

沒怎麼猶豫,葉寒也將自身的靈氣釋放了出去,只是他釋放出的只是金之靈氣,卻把其他四種靈氣都隱匿了起來。

其他四種靈氣,是葉寒的底牌,只有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他才會釋放出來,也好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葉寒身具五行靈氣,是萬年不世出的修鍊奇才,在同境界的修鍊者中絕對是無敵的存在,所以就算同時對付眼前的兩人,他也有信心戰而勝之。

那一胖一瘦兩人走近葉寒,突然間從他身上感應到了一股銳不可擋、攻擊力強大的金之靈氣,臉sè齊齊一變,互視了一眼,目光里都是不可思議。

他們兩人此前被師父點名,從位於華夏某處深山中的結界出口出來,到世俗界行走,準備去洪九指那裡秘密取回一些東西就返回結界內的修鍊之地,恰好趕上洪九指要對付葉寒。洪九指知道兩人厲害,於是大拍了他們一通馬屁,又說葉寒如何如何厲害。兩人為了見識一下這世俗界的所謂高手,就答應替洪九指出手教訓葉寒。讓兩人沒想到的是,葉寒竟和他們一樣,竟也是一位靈氣修鍊者。

兩人之所以吃驚,是因為據他們所知,這個世界里的天地靈氣早在千萬年前就已變得非常稀薄,而他們現在所處的那個世界,是千萬年前幾位實力通天的神級強者聯手開闢出來的,那裡的天地靈氣,比這個世界濃郁了無數倍,最適合修鍊,因此他們那個世界里的修鍊者,極少再到這個世俗界行走,就算偶爾到世俗界一游,也是呆不了多久就會返回。

可是現在,他們卻在這個天靈氣極度匱乏的世俗界里,發現了一位實力和他們相當的修鍊者,他們實在想不通,葉寒這一身實力是怎麼修鍊出來的。

在對付葉寒之前,他們已經聽洪九指說了葉寒的情況,知道葉寒是世俗界的一名學生,懂點醫術,家境平凡,若非如此,他們一定會認為葉寒和自己兩人一樣,也來自於神州結界之內,是某個宗門派到世俗界執行任務的。

神州結界,就是他們現在所在的修鍊之地,結界內的地形地貌和世俗界差不多,但是面積卻比世俗界大了無數倍,其間宗門林立,高手眾多,武者之間為了在修鍊上更進一步,經常發生廝殺爭鬥,弱肉強者,競爭激烈。和神州結界內的那些強者相比,這世俗界的人們,簡直都是螻蟻一般的存在。

「沒想到洪九指還請得到你們兩位這樣的高手。」葉寒看著站在自己面前,同樣也在打量自己的一胖一瘦兩名男子,冷笑著道:「兩位,你們是一個一個的上,還是一起出手?」

雖然驚奇於兩人的實力,但葉寒並沒有絲毫懼怕的意思,他也不管對方來自哪裡,只知道他們要對自己不利,所以對他們也沒什麼好客氣的。

對面的一胖一瘦兩名男子聽了葉寒的話,先是一怔,隨即大笑出聲。 一胖一瘦兩名男子雖然在神州結界內只能算是最低等級的存在,但是來到這個世俗界里,他們卻自負是站在最巔峰的強者,雖然葉寒和他們實力相當,但是以二對一,他們有著絕對的信心和把握獲勝。

「好個狂妄的小子!你是找死!」聽到葉寒居然要以一人之力,挑戰他們兩人,身材瘦弱的男子冷笑出聲,厲聲斥道。

「小子,我們『黑白雙熬』兄弟手下不打無名者,報上你的名號來!」身材肥胖的男子寒著臉道。

兩人身上的衣服一黑一白,倒是與「黑白雙熬」這個綽號很般配。

葉寒道:「我的名號,洪九指難道沒告訴你們么?」

瘦弱男子皺眉道:「洪九指只是請我們出手教訓你,其他的我們兄弟並沒多問。」

葉寒冷笑道:「你們倒是聽話,洪九指讓你們來對付我,你們就來了。洪九指給了你們什麼好處?」

「這個你就不必知道了。」肥胖男子冷哼一聲,目中jīng芒閃爍,道:「小子,看在同為修鍊者的份上,你自廢一條腿,我們就不為難你了。」

葉寒「嗤」的一笑,道:「讓我自己廢掉自己一條腿,還說不為難我?靠,這他媽是什麼邏輯啊?我呸你一臉口水!」

瘦弱男子怒道:「我大哥念在修鍊不易的份上,有心放你一馬,你別不識好歹!等我們兄弟動手,可就不只是廢你一條腿這麼簡單了!」

葉寒前世,是「仙醫門」最為出眾的弟子,威名顯赫,縱橫一方,雖說現在的實力遠不復當年巔峰時期,但也不會把眼前這兩個小嘍啰放在眼裡,嘴角泛起一抹嘲諷的笑意,道:「要戰就戰,不必哆嗦!想廢我一條腿?就看你們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大哥,這小子給臉不要臉,我去教訓他!」


瘦弱男子雙掌併攏如刀,手掌之間隱約有淡淡的火紅sè光芒繚繞,火之靈氣的猛烈狂暴能量,由他體內悄然瀰漫而出。

肥胖男子點點頭:肅聲道:「嗯,你先試試他的身手也行。記住,不可輕敵!」

「知道!」

瘦弱男子應了一聲,渾身氣勢陡然暴發,掌間的火紅sè光芒亮度又增加了幾分,他身形前沖,如電光疾shè,幾乎是眨眼之間就衝到了葉寒的身前。

「火雲斬!」

一聲暴喝,自瘦弱男子的口中傳出,他右臂高高舉起,手掌氣勢如虹,向著葉寒肩頭斜斜劈斬下去,在夜幕中劃出一道火紅sè的虛影,掌未到,掌間火之靈氣產生的滾滾熱浪已經將葉寒的身體籠罩其中。

「難怪這麼囂張,這傢伙還是有點本事的!」

葉寒嘴角依然噙著一抹冷笑,直到瘦弱男子的「火雲斬」即將斬落肩頭,他體內的金之靈氣才完全爆發出來,左臂一抬,繚繞著淡淡金屬光芒的左手食指破空向上點出,竟要以一根手指之力,去抗衡瘦弱男了全力斬落下來的「火雲斬」。

「金龍破天指!」

葉寒的口中,也響起了一聲充滿爆破力量的輕喝,他的左手食指點出時,金sè光芒瞬間暴漲,宛如一條金sè小龍衝天而起,充滿了一股yù要撒裂蒼穹的銳利氣勢。

這是葉寒自打通金之脈、修鍊出金之靈氣以來,第一次驅用體內的全部金之靈氣與人交手。

對手實力和他相當,另外還有一名修鍊水屬功法的肥胖男子在一旁窺探,他不得不全力以赴,力求一擊敗敵。

葉寒的金之靈氣完全爆發出來,瘦弱男子立即就感受到了一種強烈的危險,只覺對方的氣盧如刀似劍,銳利無匹,透過自己的衣物侵入進來,似要撕裂自己的肌膚一般。

瘦弱男子大吃一驚,這才知道葉寒和自己的實力雖然都處在靈氣二層境界上,但每一層的等級又有不同,自己只是屬於靈氣二層初期境界,而葉寒則有可能達到了靈氣二層中期境界甚至是巔峰期境界。

瘦弱男子心中暗暗後悔,早知如此,剛才自己就不該太過自負,而是應該和大哥聯手對敵,這樣才有幾分勝算,大哥的實力和自己相當,如果自己落敗,只怕大哥一人在葉寒的手裡也討不到好處去。

只是此時此刻,瘦弱男子知道後悔也來不及了,他的身體已被葉寒的氣息籠罩鎖定,如果強行收招後撤,後果不堪設想,只有硬著頭皮強撐下去。

他雙目中jīng芒暴漲,全力激發身體的潛能,全身骨骼密集爆響,似乎要把體內的所有力量全部壓榨出來,手掌繼續斬落,不求擊敗葉寒,只求保住自己不會受傷。

「兄弟小心!」


看到葉寒出手,一旁觀戰的肥胖男子也意識到了不妙,他瞳孔驀然收縮,厲叫一聲,肥胖的身軀竟如出弦的怒箭一般,化為一道虛影猛衝過來,右拳之間,挾著水之靈氣的澎湃洶湧之力,向著葉寒的胸口轟出。

「怒浪拳!」

肥胖男子轟出的水系靈氣,化為層層疊疊的無形浪濤,帶著氤氳cháo濕的水氣,向葉寒胸口拍擊過去,被他拳風籠罩住時,會有一種置身在海浪中的感覺,隨時都有傾覆沒頂的可能。

肥胖男子反應迅速,電火石火間,這一拳就轟到了葉寒胸前,雖說葉寒的實力境界比他強出了一個等次,但這一拳如果轟實,也能給葉寒造成不小的創傷。

如果葉寒不想受創,就只能躲閃,從而放棄攻擊瘦弱男子。


肥胖男子出手的目的,就是要逼迫葉寒主動撤招後退,讓自己兄弟免遭重創,然後自己兩兄弟聯手,與葉寒全力一戰。

葉寒的體內,突然瀰漫出了一種大地的氣息,一抹淡淡的黃sè光芒,在他胸口一帶聚集,瞬間在那裡凝結成一個一尺方圓的U形「盾牌」。

「土……土靈氣?他竟是雙屬xìng身體?」

感應到葉寒釋放出的渾厚磅礴的土之靈氣,看到他胸口形成的那淡淡的黃sè盾牌,肥胖男子臉sè大變,幾乎驚呼出聲。

在他們所在的神州結界內,一般人天生只具有一種五行屬xìng,因此也只能修鍊一種功法,而天生的雙屬xìng身體,絕對是萬中無一的存在,也是各大宗門幫派爭相拉攏和重點培養的對象,擁有著無窮潛力。

肥胖男子怎麼也沒想到,他們兩兄弟世俗界一行,不但遇到了葉寒這個修鍊者,而且對方竟然還是雙屬xìng之身。

如果是在神州結界里,像葉寒這樣擁有雙屬xìng身體、潛力無窮的武者,他們丙兄弟是絕對不敢輕易招惹的,因為一旦對方成長起來,他們將會面臨不死不休的報復。

可是現在,他們兩兄弟已經招惹了葉寒,而且剛才還聲言要讓葉寒自廢一腿,如果葉寒是個記仇的人,那麼一旦等他實力強大起來,就極有可能會發現神州結界之門,然後突破結界,進入到神州大陸,到時候他要報仇,自己兩人唯有一死。

「想要保命,就只有把他這個修鍊天才扼殺在萌芽狀態了!」

咬了咬牙,肥胖男子恨下心來,那一記「怒浪拳」也傾盡了他丹田內的所有水之靈氣,狠狠轟向葉寒胸口的U盤護盾。

「嗤!」

「嘭!」

葉寒以一敵二,左手以「金龍破天指」應對瘦弱男子的「火雲斬」,胸口以「大地之盾」防禦肥胖男子的「怒浪拳」,三人的絕技,幾乎在同一時間碰撞在一起,發出利器刺破物體、拳頭撞擊大地的聲響。

「啊!」

瘦弱男子慘叫一聲,繚繞著火之靈氣的右手手掌被葉寒一指刺穿,頓時鮮血淋漓,整條手臂隨即失去知覺。

肥胖男子一記「怒浪拳」轟擊在葉寒由土之靈氣凝結成的「大地之盾」上,大地之盾劇烈晃動了一下,隨即崩潰消失,而肥胖男子「怒濤拳」的拳勢也被化解於無形。

三人的這一次交手,倏忽而起,又倏忽結束,幾乎就是電光石火間的事情,而交手的結果,顯然是葉寒全面勝出。

「忽……」

「忽……」

「忽……」

衣衫破空之聲同時響起,葉寒、瘦弱男子、肥胖男子三人同時抽身後退,拉開了數丈遠的距離。

瘦弱男子雖然只是手掌受傷,但傷的極重,就算以後傷勢好了,也不可能再恢復原狀,而實力無疑也將大打折扣。

他心中又驚又怒,從身上抓出一粒療傷丹藥塞入口中,恨恨看著葉寒,只是懼於葉寒的實力,再不敢主動攻擊。

「想不到閣下居然是位高手,真是失敬了!」肥胖男子頭腦靈活,知道今晚的事情討不了好處,心念電轉之下,冷聲說道:「我們兩兄弟技不如人,剛才讓你自廢一腿的話就當沒說!告辭了!」

葉寒冷笑道:「知道不是我的對手,就想示弱閃人?嘿嘿,沒那麼容易!」

肥胖男子心頭一凜,怒道:「你想怎樣?我們兩兄弟雖然不是你對手,但你要想留下我們,只怕也沒那麼容易!」

葉寒哼了一聲,知道肥胖男子說的也是實話,自己想要留下他們,只怕要付出一定代價,可是就這樣放走他們兩人離開,又實在心有不甘。

「這塊火靈石賠給你,就算咱們兩不相欠了,如何?」

肥胖男子見葉寒猶豫不決,一臉肉痛的不知從哪裡取出一塊火紅sè的靈石,向著葉寒拋了過來。(未完待續。) 肥胖男子剛一取出那塊火紅sè靈石,葉寒立即就從中感應到濃郁的火之靈氣,心中一動,伸手一抄,就把火紅sè靈石接在手中。

手掌攤開,看著掌心中雞蛋大小、猶如一團火焰凝結、釋放出灼熱氣息的靈石,葉寒心中不由暗喜。

肥胖男子所給的火靈石,和葉寒奪舍重生之前那個世界里的火石靈幾乎一模一樣,也不知對方是從哪裡得到的。

如果自己擁有大量的各種屬xìng靈石,那麼修鍊進度無疑將會比現在大大增加,再憑藉著自己前世的修鍊知識,或許很快就能進入到先天強者行列。

「這火靈石,你是從哪裡得到的?」葉寒心癢難撓,忍不住問道。

在此之前,葉寒曾仔細查閱過這個世界里的有關資料,也親自到華夏的一些山區里尋找過,並沒有發現類似於靈石或者靈石礦的存在。

肥胖男子見葉寒居然認得靈石,不由一怔,心想靈石在神州結界內雖然普遍存在,但在這世俗界中卻極其罕見,這小子怎麼會認識靈石的?難道他和自己兩兄弟一樣,也是從神州結界里出來的?可是根據洪九指提供的訊息,這小子從出生時起,就一直生活在世俗界里啊!

「靈石的事情,我無可奉告!」

肥胖男子也不去絞盡腦汁的去思索葉寒為什麼會認識靈石了,他現在只想儘快離開這裡,找個隱秘之處讓自己的兄弟調息修養,儘快恢復傷勢,然後一同返回神州結界。

他話一說完,向著瘦弱男子使了個眼sè,兩人轉身迅速走向後面的那軸賓士轎車。

葉寒看著兩輛賓士轎車飛馳而去,消失在街道盡頭,並沒有追擊的意思,一來他對付那「黑白雙熬」兩兄弟,並沒有必勝的把握,二來跟隨「黑白雙熬」而來的幾名黑衣人,身上似乎都帶有手槍,以他目前的實力,還無法有效應對這個世界里的一些熱武器。

只是「黑白雙熬」在離開前看向葉寒的眼神里透出的那種憤恨怨毒,讓葉寒感到背脊發涼,他有一種預感,如果任由兩人離開燕京城,自己今後將會麻煩不斷,甚至會遭遇到無法承受的報復。

「那兩人手指上戴的黑sè戒指,隱隱釋放靈氣,明顯就是儲物戒。那裡面,說不定會有大量的靈石存在。有了靈石,我的實力就會快速提升……嗯,想要消除後患,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他們兩個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抹去。嘿,不是我心狠,只怪你們不該惹我!」

低頭看了看掌心中那枚火紅sè的火靈石,葉寒的眼中,開始有殺機翻滾涌動。

摸出手機,葉寒立即給唐霜的二伯唐凡打了個電話。

唐凡是華夏jǐng局局長,統管華夏jǐng界,位高權重,葉寒年前在為唐老爺子治病時,曾和唐凡一起吃過飯,對剛正不阿、一身鐵骨的唐凡印象深刻。

唐凡身為華夏jǐng局局長,對於燕京地下世界的情況,肯定了解的很清楚,說不定洪九指那裡,就有他們jǐng方設下的眼線,葉寒之所以給唐凡打電話,就是想從唐凡那裡打聽到洪九指的住址,然後去找洪九指的麻煩。

葉寒不是那種一衝動就會失去理智的人,雖說今晚他和「黑白雙熬」之間的衝突,幕後指使者是慕容傑和李豪,但這兩人所在的家族都掌握著龐大資源,以葉寒現在的實力,還無法與之正面抗衡。

但洪九指卻不同了,這個燕京地下世界的大佬,應該只是慕容傑手下的一條走狗,葉寒準備去狠狠敲打一下洪九指,希望能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讓慕容傑和李豪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順便再把那一胖一瘦兩個修鍊者給除掉,把他們的儲物戒據為己有。

此刻的葉寒,無比渴望實力,只要能踏入先天境界,在這個世界里,他就能橫行無忌,到那時什麼李家慕容家,他都將無所畏懼。

很快,唐凡那邊就回了電話,把洪九指的具體住址告訴了葉寒。

聽唐凡的語氣,他對洪九指這個人似乎非常比較了解,也知道洪九指創立的有個「洪幫」,只是因為洪九指一直還算安分守己,沒鬧出過什麼大亂子,唐凡這才暫時沒有去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