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對著他勾了勾手指頭,意思是放馬過來!

那殺手大吼一聲,一股強大的氣息立刻從他身上噴涌而出,葉天笑道:「不就是一個殺王嗎?誰不是呢?」

葉天的刀殺魂光芒大盛,葉天也用出了自己殺王境界的實力,那殺手不多廢話,舉起飛輪便朝著葉天劈砍而來,葉天控制著自己的殺魂,一面抵擋,一面向著這刺客跳了過去。

「鐺鐺鐺!」飛輪和葉天的殺魂在空中發生著激烈的碰撞,而葉天的實力明顯要比他強一點,但是刀殺魂的威力已經將飛輪壓制的死死的。

而葉天趁他分神之際,鬼影步一閃,已經靠了過來,那刺客急忙躲閃,葉天連著打出幾掌碎石拳,居然都被他躲掉了。

但是葉天還是利用自己的身法緊緊黏著這人,這刺客終於有些擋不住葉天行雲流水般地攻擊,他忽然蓄力一拳和葉天懟了一拳。

儘管葉天實力比他強,但還是被震退了,他趁著這個機會急忙喘了口氣,葉天看他狼狽的樣子,當即笑道:「你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吧,待會兒我師父就回來了,你是絕對走不掉的!」

那刺客不甘心地喘著氣,緩緩地開始蓄力,他忽然將丹田裡的內力聚於體外,一股冰冷的氣息越來越重,葉天急忙過來打斷他的蓄力,但是已經遲了,那人忽地一拳打在地上,地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地結下了一層薄冰。

葉天躲閃不及,他的雙腳居然被凍在了地上,「哈哈哈!」那刺客發出難聽的笑聲,似乎很得意。

葉天則對他挖苦道:「我就是動不了,你也不能把我怎麼樣!」

那刺客十分不服氣,他的殺魂飛輪忽然朝著葉天轉了過來,葉天冷靜的控制著自己的殺魂,一刀將他的飛輪擊飛了出去。

那刺客忽然發力,他的飛輪忽然帶著寒氣,變大了許多,緊接著又變幻出了三個同樣的飛輪,圍著葉天轉了起來。

「梆梆梆!」三個飛輪圍著葉天,一起朝著他劈砍了下來,葉天也不示弱,他的刀殺魂忽然揮出一記蒼破斬,巨大的劍刃直接擊飛了兩個飛輪,而還有一個飛輪眼看便要斬到了葉天身上,又一個殺魂忽然出現,一柄黑色的短劍忽然刺在那飛輪的中間,直接將他頂在了地上,動彈不得。

那刺客吸了口涼氣,說道:「你居然是雙殺魂?」

葉天點點頭,一柄刀殺魂,一柄劍殺魂護在葉天身邊,葉天冷聲說道:「忘記告訴你了,凡是見過我劍殺魂,都已經死了,你也不會例外。」說完刀殺魂便已經斬在了腳下的寒冰上,葉天的雙腳重新恢復了自由。

「是嗎?」那刺客問道。

葉天雙手一揮,劍殺魂和刀殺魂忽然朝著兩個不同的方向飛了出去,飛輪又變成了一個,葉天也用著鬼影步和他打鬥在一起,兩個人的殺魂在空中激烈地糾纏在一起,可惜飛輪在刀劍雙殺魂的打壓下,節節敗退。

碎石掌!葉天終於抓到了他的破綻,一掌印在了他的胸口,將他打飛了出去,而他的殺魂也暗淡了下去,葉天忽然劍殺魂忽然刺了過去,居然直接將他的飛輪擊散了。

「噗!」那人再也撐不住了,噴出了一大口鮮血,摔倒在了地上,葉天冷哼道:「再見了!」

那人忽然翻身又使出剛剛的招數,在他一圈的東西又迅速凝成了冰塊,而葉天的雙腳又一次被凍在了地上。

但是那刺客也知道自己不是葉天的對手沒有對葉天下手,而是用盡全力飛出兩根銀針,葉天發現時為時已晚,兩根銀針一根插在了師父的客人腿上,一根插在了夜雨師太的女弟子身上。

此時趙志敬的腳步聲從門外傳來,那刺客看到銀針射中了,欣慰地笑了起來,嘴裡開始嚼著什麼東西,葉天喊道:「師父,你快來!」

趙志敬聽到葉天喊聲,急忙走了進來,看到客廳里的情況,急忙撲向了地上的幾人,葉天指著那刺客說道:「快!別讓他服毒!」

趙志敬一躍跳至那人身旁,可惜那刺客抽搐了幾下,臉上漸漸發黑,已經死了。 趙志敬丟下那刺客,對著地上的男子喊道:「殿下?殿下?」然而這男子依然沒有反應。

殿下?葉天一聽這名諱便知道這人的身份了,趙志敬見這男子昏迷不醒,扭頭沖葉天喊道:「我走之後在,這裡發生了什麼?」

葉天解釋道:「我也不太清楚,我過來的時候,他們幾個都暈倒了,然後這個刺客拿著匕首想要殺這人,然後我們就打起來了,然後您就來了。「

趙志敬見葉天的腳還凍在地上,他袖袍一揮,一股強大的內力便將葉天的腳下的冰都震碎了,葉天走過去,忽然發現這殿下的臉色有些發黑,他急忙說道:「師父,你快看看他腿上的銀針是不是有毒!」

趙志敬聞言,急忙低頭尋找這殿下腿上的銀針,葉天忽然想起蓮花峰的女弟子也中了一根銀針,當即也跑過去檢查,那女弟子的銀針插在她的胳膊上,十分明顯,葉天飛快地將一直你狠拔了出來。

這銀針後面的地方裹著一層黑色的毒藥,而前面弄入身體的部分沒有任何東西了,顯然已經對著血液進入了人體,葉天扭頭看著趙志敬,趙志敬手裡也拿著一根銀針,同樣淬了毒。

趙志敬皺著眉頭說道:「不好,殿下已經中毒了。」

葉天指著地上的人回答道:「這女弟子也中毒了,夜雨師太和另外一個女弟子沒有中毒,只是昏迷過去了。」

「什麼?她也中毒了?」趙志敬瞪著眼睛看著葉天腳下的那名女弟子,「怎麼會這樣?這該怎麼辦?」

趙志敬焦急地檢查了他們幾人的情況,說道:「葉天,你去看看那刺客的身上有沒有留下什麼線索。」現在這刺客的屍體貌似是他們唯一的線索了。

葉天看了一眼那屍體,忽然嘆道:「師父,你看,怕是來不及了。」

原本剛剛還只是臉色發黑的屍體,不知不覺中居然開始腐爛變黑,現在看過去好像一潭淤泥一樣堆在地上,他身上的衣服已經和這淤泥浸泡在一起,要是不小心沾上,肯定也會中毒。

趙志敬彷彿被霜打了一般,滿臉愁容,這時候,明峰從外面跑了進來,高興地說道:「師父,火已經滅了,我……」他看到地上躺著的業餘師太和其他人,立刻意識到不對勁,他急忙問道:「這……是怎麼了?」

趙志敬沒有回答,而是深吸了口氣冷靜了下來,他對明峰說道:「叫幾個弟子來,把夜雨師太和那邊那個女弟子送到客房休息,這兩人放在一個房間里,小心點,他們兩個中毒了,還有你立刻去請掌門師兄前來,就說我有要事相商,快去!」

「還有,朝陽峰所有弟子沒有我的允許不許走出朝陽峰,更不能將這裡的事情說出去,其他峰門的弟子也不許來,千萬不要走漏風聲,明白嗎?」

明峰看趙志敬愁容滿面,知道這事情決定小不了,立刻說道:「徒兒遵命,葉天師弟,你去叫其他師弟幫忙將這幾人抬回去,我先去請掌門,馬上就回來。

葉天點點頭,也跑出去叫來其他弟子,將夜雨師太他們安頓好,而中毒的兩人則放在一個房間里,趙志敬苦著臉守候在旁邊,等待掌門過來。

沒多久,明峰便跑了回來,葉天帶著他來到了趙志敬面前,明峰說道:「師父,掌門隨後就到!」

趙志敬嘆了口氣,點了點頭,果然,掌門很快便帶著一名弟子來了,「趙師弟?你忽然找我來,有何急事啊?」掌門見了趙志敬便問道。

聽到掌門的聲音,趙志敬急忙迎上去焦急地說道:「師兄你終於來了!快跟我來」

掌門看趙志敬驚慌的神色,問道:「師弟,你何事如此驚慌?」

趙志敬沒多說,拉起掌門的手便往房間裡面走,掌門看到房間里躺了兩個人,定睛一看,也吃驚地說道:「這不是太子殿下和公主殿下嗎?他們這個樣子……是中毒了?」掌門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他們怎麼會中毒?還有,太子殿下怎麼會忽然在你這裡?」掌門焦急地問道。

趙志敬嘆了口氣,說道:「太子殿下之前在我門下修行過一段日子,前天他派人傳口信說,要微服來看望我,我不太放心,苦勸一番,但是太子殿下執意要來,我也只好由著他。可誰知他來的消息走漏了風聲,竟引來刺客在我這裡給他投毒,如今他和公主殿下都中了毒,情況不明,所以我趕緊請師兄你來看看,這是什麼毒,能否解掉。」

掌門聽完趙志敬說的,一下子也變得滿臉愁容,他回答道:「你真是太大意了,太子殿下要來,為何不通知我,我派遣諸位長老加強戒備,誰也傷不了殿下,你小小的朝陽峰,哪能保護得了太子殿下的安危……唉!」

趙志敬答道:「師兄教訓的是,至少如今請您先看看太子殿下的情況,您見多識廣,能否認出這是什麼毒,趕緊想辦法將他解掉才是正途,要是殿下和公主有了閃失,怕是我朝陽峰擔待不起啊。」

掌門搖頭道:「要是殿下和公主真的有了閃失,惹了陛下發怒,別說你朝陽峰,則會給你個風清宗怕是都得陪葬,你快讓我過去看看,他們中的是什麼毒。」

掌門推開趙志敬,走過床邊,翻開他們二人的眼皮看了一下,又為他們把脈,良久之後才說道:「這毒好奇怪,看他們的癥狀有點像七毒散,但是他們體內的寒氣又有點像是一種獸毒,這兩種毒的性狀過去接近,我也沒辦法確認。」

聽到掌門這樣的回答,趙志敬焦急地問道:「那可怎麼辦?」

掌門冷靜的想了想,問道:「那刺客抓到了沒?」

趙志敬搖頭道:「抓是抓住了,可惜他自己服毒自盡了,屍體也化為一灘黑泥了,沒有線索可以尋找。」

掌門不死心地問道:「那可有人見過這刺客?帶過來,我要問問,看看能不能有什麼收穫。」 趙志敬立刻對著門外喊道:「明峰,去把葉天叫來!」

葉天匆匆地來到了趙志敬面前,施禮道:「參見掌門,參見師父!」

趙志敬語重心長地對葉天說道:「葉天,掌門有話要問你,你可一定要如實稟告,我想你剛剛也知道了,這床上躺著的是咱們天印帝國的太子和公主,他們今日在我們朝陽峰遇刺,要是出了什麼差錯,咱們朝陽峰的弟子恐怕都難逃一死。」

「嗯?」葉天知道這男的應該就是當今的太子殿下,沒想到這蓮花峰的女弟子居然是公主,不過想想也並不奇怪,這女子的傾國傾城之貌,還有那高貴的氣質,只有公主才配擁有。

掌門如是對葉天說道:「葉天,我們之前見過面,你告訴我,能不能看出這次的刺客用的那個門派的武功?」

葉天仔細回想了一下,說道:「他武功狠辣,出手粗獷而直接,顯然是天印帝國北方的武學,不過,掌門您問這個幹嘛? 冷血少主狠傷心 您不是應該想辦法給他們兩個解毒嗎?」

掌門回答道:「我們都不知道他們中的什麼毒,怎麼解?」

葉天看著床上的兩人說道:「他們中的毒很明顯啊,就是北方狼族常用的七毒散。」

「嗯?」掌門無比吃驚,葉天居然可以一眼看出他們中的什麼毒,這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他倆吃驚地問道:「你怎麼這麼肯定他們倆中的是七毒散呢?」

「我之前見過中這種毒的人,和他們的癥狀一模一樣,不會有錯的。」葉天肯定地回答道。

趙志敬驚訝地說道:「你既然知道這種毒,那你知道這種毒的解藥嗎?」

葉天淡淡地點了點頭,「什麼?你知道如何解這種毒?」趙志敬有點不相信,他們兩個剛剛還發愁了半天居然就這麼輕易地被葉天給解決了,幸福似乎來得太突然了。

葉天安慰道:「我既然那見過有人種這種毒,自然就知道怎麼解,師父你不用擔心,太子和公主不會有事的,咱們朝陽峰也不會有事的。」

趙志敬不知道葉天哪來來的自信,居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他反問道:「你既然知道如何解毒,為何不早說?白白打擾了掌門師兄。」

葉天搖頭道:「師父你想的太簡單了,我自然知道怎麼解毒,但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給他們解毒是需要藥材的。」

「什麼藥材?」

葉天解釋道:「實不相瞞,我其實也是一名三品丹師,想要解這七毒散,我需要煉製丹藥,煉製丹藥就需要藥材,這種七毒散是用北方七種毒蟲混合而成的毒藥,想要煉製,也需要很多名貴的藥材,這些藥材咱們朝陽峰可沒有,咱們必須要和掌門要才行。」

原來葉天早就料到趙志敬回來找他,所以它並不阻攔趙志敬請來掌門,他知道他需要的藥材對於風清宗來說,十分容易,畢竟作為一個這麼大的宗門,倉庫肯定藏著各種珍貴的藥材,以備不時之需。

「好,我答應你,只要你能解掉著七毒散,藥材我給你提供。」掌門承諾道。

「多謝掌門!」葉天說罷便從自己袖筒里取出一張紙,遞給了掌門。

掌門粗略地掃了一眼這紙,答應道:「我現在就派人去把你需要的藥材送來,你什麼時候可以煉丹?」

葉天笑道:「隨時都可以,你們現在送來,我今晚就可以練好,晚上給殿下他們服下,估計明天早上他們就可以醒來。」

掌門看著葉天,他一個新入門的弟子居然還是一名三品丹師,真是讓人難以置信,不過現在的情況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他其實想讓葉天將方子寫出來,他風清宗里就有不少四品五品丹師,但是每一張藥方都是一名丹師的不傳之秘,有了這東西他們丹師才有存在的價值,而要想拿到別人的方子,唯一的方法就是兩個丹師互相交換。

看葉天的樣子,他顯然是不會把方子給別人的,掌門不知道為什麼,看到葉天的眼神,便選擇相信他,就在這時明峰進來稟告道:「師父,夜雨師太和她的弟子醒了,在門外求見。」

趙志敬說道:「讓他們進來吧。」

很快夜雨師太和那個稍微瘦一點的女弟子一起走了進來,「參見掌門!」他們施完禮后,便沖著趙志敬說道:「殿下和公主怎麼樣?他們沒出事吧?」

趙志敬搖搖頭說道:「他們中了七毒散的毒,不過不用擔心,我的徒弟葉天說他可以解掉他們身上的毒,你們安心先在我朝陽峰等消息吧。」

「七毒散?」聽了趙志敬的話,夜雨師太和那女弟子不由得打量起了旁邊的葉天,葉天年齡不大,實在不能讓他們相信,他居然可以解七毒散的毒。

那女弟子忽然開口說道:「趙掌教,你這樣是不是太草率了,他要是治不好怎麼辦?」

葉天最討厭別人懷疑她,正要反駁,他忽然記起來這女子,這聲音絕對不會錯,這女弟子便是那晚在朝陽峰上安排要殺誰的女子,那夜葉天在後面偷看,只看到那女子的背影,所以今天見了才感覺無比熟悉,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恃寵而婚:陸少的千億盛寵 不過他的耳朵絕對不會聽錯,他立刻感覺到這件事情怕是不單單是一場簡單的刺殺,那女弟子見葉天古怪的表情,也感到渾身不舒服,彷彿葉天的眼睛已經看穿了他。

掌門說道:「你們不要著急,我看這位弟子不是一般人,也居然能一眼看出他們所中的毒,那肯定不是庸人,你們先別懷疑,等到今晚再說吧。」

說罷,掌門拿著葉天的紙,已經走了出去,葉天對趙志敬說道:「師父,我先回房間了,您今晚可要看好這裡,我擔心那刺客不光一個人,可能還會有同夥埋伏在這附近,你要小心。」

趙志敬擺擺手,說道:「你安心煉丹吧,為師親自守在這裡,誰都別想再來行刺!」 趙志敬的話鏗鏘有力,也反映出他對這次事情非常惱火,但是葉天已經想到,向他們這些人行都是十分注意保密的,因為稍有不適就會招來殺身之禍,所以趙志敬即便安排朝陽峰的弟子輪流巡視,但是卻一直沒有告訴她們這次要來的貴客居然是太子殿下。

甚至從剛剛明峰的反應來看,他都找不知道這次要來的貴客是太子,所以可以看出趙志敬還是非常謹慎的,那麼消息是誰透露的呢?

這次的刺客顯然是先安排書房起火,將眾人的注意力全部引走,他則趁虛而入,實施他的刺殺行動,葉天仔細回想著,剛剛他進去的時候,他們幾個都躺在地上,應該是被迷暈了,那下迷藥肯定得提前計劃。

如此精心的安排肯定不是臨時能做出來的,所以太子來朝陽峰的事情肯定是被人走漏了風聲,但是這次之情的貌似就這幾個,嫌疑最大的就是另外一個女弟子,她雖長相清純,看似懵懂無知,但是那晚上她陰狠毒辣的口氣絕對也是出自她口。

那個所謂的「見人」指的是誰呢?難道就是公主,那這女子的身份又是誰呢?葉天邊想邊走出了屋子,明峰還在門外守著,葉天走過去小聲地問道:「師兄,我想問你個事情。」

明峰看著葉天,回答道:「嗯?什麼事情?你問吧。」

葉天看下業餘師太以及那女弟子在裡面還沒有出來,便小聲地問道:「剛剛進去的那女弟子是什麼身份?」

明峰狐疑地看了看,說道:「你問這個幹嘛?」

葉天答道:「我看她身份不簡單,所以好奇。」

明峰想了想,說道:「蓮花峰的女弟子身份都很隱秘,我也不太清楚,不過她能和公主走在一起,想必應該和她是平輩,咱們天印國,除了一個公主,還有諸多郡主,她應該就是其中之一。」

「郡主?」葉天思索了一番,說道:「好,我知道了,多謝師兄。」

告別了明峰,葉天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房間只有他一個人,現在其他弟子也都沒閑著,有的是去整理被燒毀的書房,有的在清理客廳里的那團屍體,還有的在外面巡視,正如葉天擔心的那樣,刺客雖然死了,但是殿下還活著,難保不會有其他同黨隱藏在附近伺機行動。

總裁對不起,我愛你 很快一名長老帶著一大盤藥材來到了朝陽峰,明峰帶著那長老來到了葉天的房間里,葉天檢查了所有藥材后,就送走了他們。

葉天將自己的丹爐自空間戒指中取出,開始煉製解毒丹藥,他們所中的七毒散是一種十分惡毒的毒藥,採用其中毒蟲混合在一起煉製而成,而葉天配置的解藥則需要對應這其中毒蟲,才能將之徹底解掉。

但是每個人調配的七毒散都不一樣,誰也不知道這七種毒蟲是哪七種,所以葉天的方法便是先取最常見的幾種毒蟲和解藥,然後再煉製幾個青靈丹化解體內殘毒,要是他們還是不行,葉天還有自己的九幽神鬼功,這種武功可以將他人體內的毒吸出來,但是葉天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再用這種武功了。

葉天將自己藥材一一擺好,開始了煉製,其中藥材的混合,這種丹藥的難毒便是三品丹藥的水準了,葉天預熱好丹爐,便開始逐一將藥材煉製。魂火從葉天身體里噴涌而出,效率之高令人咂舌。

很快地,五種藥材的汁液已經提取了出來,葉天將五個小瓶子擺在自己身前,開始煉製第六味藥材,外面忽然傳來輕微的腳步聲,不知道是哪個師弟回來了,葉天聽著聽著,忽然感覺到這腳步聲不太正常。

這腳步的頻率十分緩慢,主人似乎是在尋找什麼人,而刻意壓低了步子,很明顯這人是鬼鬼祟祟潛入進來的。

一種不祥的預感湧上葉天心頭,外面的弟子是如何巡視的,居然又有人這麼輕易地潛入了進來,而此時此刻葉天正在煉製丹藥,有些藥材的汁液一旦過了時間,藥性就會變化,甚至無法融合,倒是廢掉,而葉天此時正煉製著一株十年的千尾花,他可不想被人干擾前功盡棄。

終於腳步聲越來越近,馬上就走到了葉天的房間里,葉天爐子里的千尾花漸漸枯萎,裡面的汁液已經被提煉了出來,葉天飛快將汁液裝進了瓶子里。

吱呀一聲,他房間的們被推開了,一個穿著白衣的男子看到葉天眼睛里忽然帶著興奮的笑意,而葉天扭頭看去,不由得呆住了,這人居然不是別人,而是和他一起的葉處。

「葉處?」葉天狐疑地看著他。

葉處沒有答話,卻看著葉天緩緩走了進來,「不對,你不是葉處!」葉天憑著感覺飛快地判斷道,這人雖然和葉處的臉一模一樣,但是走路的姿勢和動作完全是另外一個人。

只寵棄妃 那人還是沒有說話,袖子里一抖,一把匕首忽然從袖子里滑了出來,落在了葉處的手裡,他一個箭步上前,朝著葉天的胸口刺去。

葉天飛快地將丹爐丹藥全都收回了自己的空間戒指里,身下一個鯉魚打挺,飛快地站了起來,那人手裡匕首換了一個方向,斜著又嫌煩葉天刺來,葉天一把頂住他的胳膊,止住了他的勢頭,腳下一腳踢在了他的膝蓋上,將他逼退了回去。

葉處臉上露出嗜血的表情,握起匕首將自己的殺魂緩緩凝出了體外,一柄小巧的黑色匕首出現在他的身前。從進門到現在,這人一句話都沒有說,但是,下手卻十分狠毒,招招致命。

葉天擔心自己的丹藥,他已經花了大力氣煉製了六種藥材,要是被他耽誤了,自己可就得重新煉製了。

「必須要速戰速決!」葉天暗自說道,他的殺魂也緩緩地凝出了體外,那人忽然動身,邁著詭異的步伐逼近了葉天的身體,手裡的匕首泛著寒光,連續刺向葉天的胸口眼睛脖子,而他的匕首殺魂一直在他的身前旋繞沒有發動攻擊。

但是葉天相信他的殺魂如同他手中的匕首一樣,一直在等待自己露出破綻,然後一擊致命,所以葉天的殺魂也不敢過去進攻,以免對方忽然偷襲而無法應對。 假葉處的出手十分迅速,那短小的匕首猶如毒蛇一般,全都瞄著葉天的要害部位,要是一個不留神被刺一下,那即便是不死也得重傷。

葉天赤手空拳和他打鬥在一起,假葉處的殺魂原本懸浮在他的身體周圍,但是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消失了,不知道是不是被他收回了體內,還是被收在了其他地方。

即便這樣,葉天的也沒有將殺魂收回去,而是時刻護在自己身邊,葉天擔心自己的丹藥會無法煉製,他故意露出了一個破綻給假葉處。

葉天假裝不敵,四腳朝天摔在地上,將自己的胸口露出了一下,僵持了這麼久,假葉處怎麼可能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他立刻欺身上前,匕首忽地朝著葉天的胸口插去。

葉天立刻召回刀殺魂,抵擋他這一下,見葉天的殺魂被自己吸引了,假葉處忽然發出一聲冷笑,他的殺魂忽然在他的胸口位置凝出,筆直地朝著葉天的胸口射去。

葉天殺魂剛剛將假葉處的手裡的匕首擊飛,此時回援已經來不及了,那黑漆漆的殺魂帶著濃重的殺氣,眼見就要弄入葉天胸口,葉天忽然將自己的劍殺魂凝出,擋在了胸前,兩柄殺魂撞在一起,葉天隨即讓自己的劍殺魂糾纏住了那柄匕首。

假葉處吃了一驚,忽然冒出的劍殺魂一下子改變了局勢,他絕對沒有想到葉天居然是雙殺魂,葉天從地上一躍而起,一招碎石掌打在他的胸口,直接將他打飛了出去。

假葉處摔在房門上,砸塌了房門,他知道自己已經輸了,掙扎著起來就往外逃,葉天哪肯放他走,刀殺魂瞬間而至,一招蒼坡斬早已經醞釀好。

巨大的刀刃朝著地上的假葉處劈砍過去,就在這時,樓道里忽然傳來明峰的聲音:「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