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卻是感嘆,在這個時候人之宇宙的科技也已是發展到極高水平了,甚至連弒神武器都出現,畢竟神界過去了一宙,人之宇宙尋常區域的時間流動可是數百宙數千宙乃至於更久,有如虹宇宙科技力量曝光後文明力量就自然傳播了,這使更廣闊的人之宇宙要發展自是非常容易。

此時葉天的感嘆不僅僅是由於這曾經為自身大敵的科技如此發展迅速,更是想到自己身為一個人,作為人族的世界級天才居然未曾前往人之宇宙。

戰塵宇宙是人之宇宙的分裂,但整個都被挪移到了靈界之後也就與其脫離了大部分關聯,而飛升神界之後要下界到靈界,甚至是人之宇宙那是太難的事情,這不符合神聖三宙正常運轉的秩序,以至於連葉天都沒有將其打破,下界感受一番。

不知葉天所想如何,龍成卻也驚嘆一聲:「這等兵器我為靈尊時便已存在,想不到如今發展得如此可怕,這般下去只怕下界修鍊強者地位將受到衝擊。」

「人之宇宙大部分區域科技力量本就超過了修鍊力量,畢竟大多數強者修鍊到靈境便是飛升,只有部分由於特殊原因繼續留於人之宇宙修鍊。」青辰雨儘管生於神聖宇宙,對此看得卻極為透徹,此時目光銳利,開口說道。

「這等神聖宇宙內務,我等倒是不好開口摻合。」兔逸神靜靜聆聽,之後開口說道,但它眼神深處分明有種許多思索,像是要通過這些對話辯證人類,神,人之宇宙,神聖宇宙等諸多關係。

在這個時候王英鋒,造化真棣卻都是不語的,但通道變化一直不止,周圍有宇移沒定,斗轉星移,卻最終將八大世界級天才帶到了一座府邸前。

其上,神聖之氣格外澎湃,王英鋒眼內有著複雜,此時深呼一口氣,轉向兔逸神,葉天。

「歡迎諸位來府上作客,英鋒不勝榮幸。」cc2907201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驚神之舉

聽著王英鋒之言,其餘七大世界級天才皆是禮貌應答,同時看向這一座如同孤城般屹立的府邸,臉上也泛起些許驚訝色彩。移動網閱讀最佳體驗盡在

通體接近燦金色,周圍卻氤氳著混沌般能量的一座府邸靜靜坐於這一條通道的前方,在周圍也有孤星懸挂,空間刃劃過,水鏡映凡塵等,長度不到七十辰的方形府邸在這彷彿虛空實為紛繁神界中心區域的神都內部空間是毫不起眼的,只是這有一塊牌匾,上書遒勁三字,卻是以混沌文書寫的王英鋒之名。

「好字,莫不是陛下所書,」龍成見狀訝然開口,這王英鋒三字像是雕刻其上,又如同浮於牌匾其表,但無論其表現形式如何,這三字內涵深遠,不看時是內斂的,一望卻只覺這像是世間最大之物,哪怕偌大宇宙也只不過是字中一點,這字沒有銳利鋒芒,可自有一種廣大,超越海天,是心之無極。

「是緣叔賜予的。」王英鋒答道,龍成聽了沒有再言,「緣叔」乃是神族之中對於同一神脈長輩的稱呼,那是與世鴻神皇一輩的王之神脈神族,當然這不意味著此神會多麼強大,可能夠寫出這三個展現大韻混沌文的神族必不簡單,只怕是一名了不得的聖者。

葉天看著這府邸的大門,一共六千三百十九枚亮紫色神珠鑲嵌其上,看起來是毫無規律可言的,但在一枚枚亮紫色神珠邊緣都有蛟蛇般紋路蜿蜒,看起來倒如同雷電紋理,隱約閃著亮光,這也像是一個強大的神陣,足以抵禦尋常一流玄神的全力衝擊了。

不愧是神皇之子的府邸,有尋常玄神無法比擬的莊嚴大氣,當然葉天也能做到如此,只是沒有此欲。

兔逸神細細打量之時龍凌武與鵬霄卻有些不耐,在這個時候掌握極速的震宙天鵬卻不再客氣,竟是直接化作一道流光便朝著整體金黃色的大門衝擊而去,這個時候大門並非是徹底封閉的,有一道縫隙已然產生,這意味著王英鋒開放了進入權,對鵬霄來講要進入其中實在太過簡單了。

果不其然,這一道穿透蒼穹的銳芒直接沖入門戶之內未受到任何阻攔,龍凌武見狀長嘯一聲,卻也是如同鵬霄一般沖入門戶之內,這細小縫隙根本阻擋不了體型龐大的洪荒巨獸。

「這兩小子,又是這般魯莽。」兔逸神語氣像是有些惱怒,但嘴角分明掛著笑,王英鋒也有些尷尬,此時卻是動了意念,令這門戶攜著一股厚重氣息便是徹底打開,一片有著火樹銀花般輝煌場面的時空出現在面前,鵬霄與龍凌武化作兩道流光,正在其中穿梭。

「好一片美景,」龍成開口讚歎,此處如同張燈結綵般明亮,事實上是有數不盡數長滿發光果實的樹密布,果實有丹紅如火,有碧藍如波,有白熾如電,有純黃如金,一種種果實或大或小,或星辰璀璨或琉璃通透,實在有著一種別樣華美。

「這虹果樹林乃是我降生初時親手所植,如今也是成氣候了。」王英鋒見著這一片無際樹叢也是噙著滿足的笑意,神族一出生便是承載著神脈智慧的,因此天生上位神,能力超絕,他們也是成熟無比,被傳說為天生完美無瑕的存在。可事實上對他來講這就是童年,有著美好回憶。

「我們族地也種了不少虹果,只是此處的實在盛大華麗得多,不過,我還是喜歡靜謐些。」兔逸神緩步行走在這閃耀著光芒的地上,這個時候竟也是開口評判,聲明自己不喜。

「這只是在下隨意種植,不敢與月靜兔族聖地相比。」王英鋒不惱,此時回應道。

在六大宇宙之中,這種發光的美麗果實是常種,如同凡間的桃李一樣普通,其功效事實上也不如生命果實、火焰果、空流歲果之類的仙果神果,可勝在美麗,用於裝點的很常見的,月靜兔族何等強大,至尊獸族必是有不少頂尖聖獸的,它們居所種植的虹果必然是最高品質,王英鋒可無意去比。

「不過這地毯倒是鬆鬆軟軟,我覺得不錯。」兔逸神沒有再接那茬,以兔爪輕輕摩挲著有蔥鬱嫩草的地面,看上去正像是草叢中一隻再平常不過的白兔一樣,只是這兔有些出塵,凡人來看的會感覺有仙靈之氣而自慚形愧。

但就在下一刻,本是沐浴於虹光之中平靜行走的葉天乃至於青辰雨等世界級天才卻是猛地獃滯,自身行走步伐竟是就這麼停滯於半空中,就連那遠處翱翔著的龍凌武與鵬霄也短暫凝滯於空中,周圍隨之舞動的空間流與時間流皆是碰壁般猛烈撞擊在了這兩大至尊獸族世界級天才的形體之上,這些時空流動被兩大獸族所帶,此時受阻,隱隱約約像是不滿般的波動,但這個時候兩大獸族哪管這麼多,龍目與鵬目之內有著極複雜的無奈。

而引發這一切的兔逸神,此時悠然,純白色的軀體如同一毛球般於草叢中滾動,隨即重新四肢站正,渾身一抖將實際上並未粘附的塵埃抖盡,接著便露出滿意之色開口道:「此處草皮的確不錯。」

若沒有先前那驚世駭俗的動作,王英鋒多半會含笑謙遜回應,但這個時候兔逸神所做實在太驚人了,便是見證無數詭異與危機的世界級天才也愕然不應,葉天右腳懸於一寸六的空中,口微張,這個時候都像是被一種托起宇宙的偉力撐著,怎麼也踩不下去了。

剛才發生了什麼,洪荒宇宙第一獸,世界級天才殤靜兔兔逸神在世鴻神都內,這王英鋒的府邸院中躺倒在地,打了個滾。

聽起來很簡單,這也不是什麼撬動宇宙橋、逆轉時間至初古、自創逆天戰技之類的驚世之舉,只是打了個滾,對大多數動物來講都是最簡單的動作之一,至尊獸族體魄無雙,要做這樣的小動作當然不存在絲毫問題。

但其真實意義代表著什麼,世界級天才們很清楚,這因為如此他們都鎮住了,連葉天也不例外,這兔逸神在星炎神的心目中形象再度發生變化,簡直撲朔迷離起來,在這個時候葉天確有一種感覺,這洪荒宇宙第一獸,他看不透。

「兔兄,你之前是」哪怕是寡言的造化真棣這個時候也帶著些僵硬開口了,彷彿兔逸神所為足以崩裂宇宙,乃是扭曲秩序的駭事。

「兔兄為獸實在是放蕩不羈呵。」龍成也是略顯尷尬地開口說道,就算他有時行為荒誕在諸神之中顯得怪異,可比起這從洪荒宇宙遠道而來的天才白兔,他簡直太規矩本分了。

葉天眼中火焰像是有些倉促地滾動而過,暗金龍炎在葉天神魂之內似乎想要說些什麼,但以靈魄力量發出的言語卻如凝咽般無法說出,是太驚訝了,亦或是根本不好意思說出,葉天來不及多想。

葉天此時也是心潮澎湃的,畢竟再怎麼說,一尊被譽為洪荒宇宙第一獸,只怕都受到一尊尊頂尖聖獸存在關注期待的絕世天驕竟是在異宙草地之上就地打滾,就像是一個頑童,一隻好動幼獸般,毫不顧忌地作出了這天真動作,這一舉動像是把一尊獸族天驕的尊嚴顛盪輝盡,這種動作是影響像是無法彌補的,至少葉天怎麼樣也忘不了剛剛發生那一幕了。

龍凌武與鵬霄遠遠看著,不禁嘆息,它們在來神聖宇宙之前隱約預料到可能有這種狀況,想不到真是發生了。這位大哥天資絕世,若沒有星炎神與瘋魔兩個怪胎的話只怕或是這個時代最驚艷的角色,它也是獨有魅力,此次作為洪荒宇宙超級玄獸代表與御地將軍交談也沒有落於下風,可它的本性並非是條規可束,這位洪荒宇宙第一獸行事有如天馬行空,此處便做出大膽之舉。

龍凌武與鵬霄甚至覺得這平常正經的兔逸神其實有著比它們更強烈的野性,這一種野性不以狂暴表現,而是一種自由的體現,比起戰鬥中如癲如狂,它這個時候的行動才更是一種野,它此時所為超出尋常理解範疇,不在於形式而是更高層次的超越擺脫,這才像是對於洪荒宇宙野性文化的最佳詮釋。

「只是覺得這草皮不錯,打個滾而已,有什麼可奇怪么,」兔逸神像是不打算解釋先前驚世駭俗之舉,此時繼續朝著前方走去,頭也不回地對幾位世界級天才說道,卻見龍凌武與鵬霄已是無意飛行落下,便沖著鵬霄開口說道:「你莫要做出這嫌棄神情了,此處沒有承穹喬,這些虹果樹雖然沒有那麼結實,你沒那麼肥的話是承受得了的。」

鵬霄無語,此時竟是要噎住,承穹喬乃是一種極其蒼勁的莽荒巨木,如同梧桐棲鳳凰般是與震宙天鵬有極強關聯之樹,但此時鵬霄的古怪神情可不是由於沒有承穹喬,實在是由於兔逸神所為令其根本忍受不住,不過此時若是真當眾指出,才是最丟人現眼之事。

在那九十九天以上,屬於聖者的領域之內有身穿綉字軟甲的英俊神族將那神威耀眼披風卸下,捧起一樽聖茶輕呷一口,隨即對面前龐然大物笑道:「你們這位第一獸真是有意思。」

一身青藍色平滑肌膚卻有雷電般光閃的巨鯨釋放著超絕的聖之氣息,此時面對著神界統治者也是毫不尷尬,放聲笑道:「它正是我洪荒宇宙一代希望,或許將繼往開來。」

「我看它,的確有這一潛質。」神族微笑點頭,便看向那茶樽之中,那神府投影繼續變幻。

cc2907201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世鴻神都

代表著世界級天才力量的四道神芒衝天而起,一道像是戰刀有著火焰燃燒般霸道,一道像是聖劍有著穿透萬物之銳利,一道像是巨斧有著撼動乾坤的神威,一道像是冥槍有著弒殺破滅的威嚴,毫無疑問這都是極為強大的氣韻,與衝擊在龍凌武、鵬霄身上兵光大不相同的是這四道神芒是當世的,有著一種新生變革的朝氣。。 春風一度:首席溺愛嬌妻 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

「不愧為神界世界級天才意境。」兔逸神見狀不禁閉目,足足數個瞬間后睜開雙眼,讚歎道。

龍凌武與鵬霄也經受了兵光洗禮,這個時候見著四大世界級天才兵光更不由吃驚,在這神兵苔原之上遺留的兵痕其力量強度事實上都是相同的,不過這個時候由本人發動自然會顯得更突出許多,更何況他們還是當世世界級天才,如今世界氣運涌動間更襯托得這四道神芒鶴立『雞』群,像是將隱沒著的一道道聖者兵光都壓蓋了。

而事實上四大世界級天才的兵光只怕也不亞於尋常聖者兵光了,尤其是那青『色』之芒最是凌厲懾人,只怕大多數聖者見之也會毫不猶豫的自認不如。

此時葉天四神招出這神光也只是示意,卻沒有炫耀之意,故這神芒短暫持續也就自然歸於平常,與周圍兵光融為一體,鵬霄驚訝看著自己一直關注的青光直接與一片兵光融合,憑它自傲的震宙天鵬眼竟是再也無法分辨出來。

龍凌武與鵬霄卻是陷入周遭兵光之內,像是遭受著無數神兵攻伐,這個時候強如世界級天才也略顯慌『亂』,造化真棣看著微笑不語,待到龍凌武與鵬霄飛回一身輕痕沐血,這位造化大道界的繼承人一揮手,絕代的生命光就將這血『色』撫平。

「多謝。」這話是鵬霄說出的,似是要以禮儀彌補先前的失禮,造化真棣則是平靜擺了擺手,示意不必謝,事實上這點傷真只是皮『肉』傷,對超級玄獸來講遠不到傷筋動骨的地步,單憑至尊獸族體魄也能輕易恢復,只是一時沐血顯得有些狼狽模樣礙了顏面而已。

「這神兵苔原確實厲害,只是我等獸族終究難以意會。」龍凌武依舊大張龍翼,這個時候頗有感慨說道。

再怎麼說洪荒獸族也是憑藉體魄征戰世間的,要它們領悟神界的神兵道理當然勉強,五神也是非常理解,兔逸神卻在凝望枯草飛揚與兵光『交』織之後說道:「我卻是收穫良多,多謝饋贈。」

到這個時候葉天卻有種異樣感,現在的兔逸神好像是從與呂緹昌對話那般沉穩化作一種靈動活潑了,這是隨著行走神界很快轉變的,這才像是這尊洪荒宇宙第一獸的真正『性』格,在那鈺宮界聖山這位首次在葉天面前驚『艷』登場之時便是如此言行。

來自洪荒宇宙的三大獸族世界級天才遊歷神界九十九天倒是繼續著,廣袤的九十九天有著不知多少奇景,一路行來八大世界級天才踏遍萬千,莫說兔逸神三獸感到神聖卓絕生出震撼,就是葉天,龍成也故地重遊或踏入新領域感到驚嘆,神界壯景實在太多,即便看了兆億次也能保留震撼人心的絕麗。

渡過有如冥河的江流,一座萬『色』神晶壘砌而成的八角神城出現在八大世界級天才的面前,兔逸神面『色』凝重看著這有彩霞光暈籠罩的巍峨城池,這神城周圍有無形域帶覆蓋,形成了虛空般但更加飄渺的環形界,要直接以飛行,穿梭,同化等手段進入卻是做不到的。

「我感覺這座城的力量已是不亞於龍冕湖……」龍凌武望著八角神城喃喃自語,龍冕湖乃是龍族聖地之一,是有玄龍族中多位強大聖獸鎮守的地方,無數條龍脈纏繞『交』錯,使其擁有著近乎頂尖聖器般的力量,放在洪荒宇宙也是罕見的。

「這便是世鴻神皇國核心神城,世鴻神都。」王英鋒此時站立於隊伍的最前方,帶著淺笑與一種隱含的驕傲開口說道。

世鴻神皇國,世鴻神都!

「世鴻神皇國的都城?果真是威武雄壯,並非尋常城池可比!」見到如此巨城即便是兔逸神也情不自禁開口讚歎,它作為洪荒宇宙第一獸涉獵甚多,當然知道三大神皇國統治著神界這一常識,而世鴻神皇國是三大神皇國之中最強的,這一國的都城蘊含的神聖氣息果真出眾,在這一八角巨城面前即便是世界級天才也會感受到自身之渺小。

「這是自然,就在當前,世鴻神都乃是神界第一城。」王英鋒開口笑道,他身為世鴻神皇之子,對於這世鴻神都的了解當然是特殊的,他也懷有特別的自豪感。儘管作為一名自立自強的世界級天才他不想要倚仗父輩光榮成全自我,但他父親是統治神界的偉大神皇,這一種自豪感怎能抹去?獨立歸獨立,親情歸親情。

「我看這也的確配為世界第一城,只是你們神界昔日不是有那造化神皇,秩序神皇,難不成他們未曾建城,其城還沒有這世鴻神都強大?」龍凌武一陣感慨,這個時候卻拋出一個尖銳問題,這倒不是刁難什麼,只是純粹好奇罷了。

「自太古時代開始我神聖宇宙便有規矩,每朝每代神皇都會建立一座都城,作為自身發號施令,統治神界的核心區域。在造化神皇,秩序神皇時代卻沒有這等規矩,雖有相關城池,只是並不強大。而且歷經一代代戰爭,許多古城也是被摧毀了,但遺留至今的都有聖級力量,乃是神界中堅力量。」青辰雨開口答道,他身為人皇後裔表面一直沉穩平靜,可也有大志,要復先祖之光輝,自是通曉歷史,說起來如數家珍。

「原來如此。」龍凌武恍然大悟。

「照如此說,世鴻神皇豈不算是太古時代以來神界最偉大一位神皇?」鵬霄在這個時候又是開口,這話聽起來倒是不錯,畢竟世鴻神皇這世鴻神都是世界第一城,壓蓋了歷代都城,由此推斷世鴻神皇前無古人也是可以的。

這個時候回答的依舊是王英鋒:「並非我偏袒,但論文才武略父皇的確非同凡響,太古時代,『混』『亂』時代神界神皇更替極快,而如今三大神皇國已經維持極久,當世三大神皇不可謂不英明。不過若要說父皇前無古人那卻不可,之所以世鴻神都為世界第一城是因為當世父皇在位,諸多政務,秩序,神聖信仰的力量都在神都凝聚集結,故而每個時代的當代神都是最強的,若非如今三國鼎立,神都達到頂尖聖級也是不難。」

「是此理,一時之間想不通。」鵬霄搖了搖頭,像是對自己的愚鈍感到不滿似地,兔逸神未曾說話,卻是很認真傾聽著,眼中時不時閃光一道流星般絢爛的靈光。

諸天盡頭 「入這神都,可能拜謁世鴻神皇陛下?」這個時候龍凌武卻是接著開口,詢問王英鋒,龍目之內也有些許興奮之意,一尊神皇存在是屹立於世界巔峰的,如今像是近在眼前了。

「很遺憾,世鴻神都雖是神都,父皇卻不居於此中,這僅是一處政治管理要所。在神界之中,一般都難以見到聖者存在。」王英鋒解釋道,龍凌武聽了略微失望,這個時候倒也覺得理所當然。

「要我說你們神聖宇宙這些聖者太孤高了些,竟鮮有現身神界,我洪荒宇宙諸位聖獸前輩卻很容易拜會,就算是獸皇陛下的皇巢也是擺在明面上的,當然我們踏不進去。」龍凌武再度開口說道,五神聽了皆是不語,但並非是不認可諸聖所為,而是清楚神聖洪荒兩宙規矩自然不同,神界這種現狀是漫長歲月不斷修正養成的,葉天雖是不明主因,但確信這是對神界有利才會實行的措施。

「在此處閑談如此久,不如快些進入這神都之內好教我們領教神界第一城風采,何況我也對英鋒所謂的翡邯惦記得久了。」

在這個時候兔逸神開口,打破了短暫寧靜。

王英鋒當即笑道:「正是如此才對,倒是我等待客不周,還請兔兄稍等。」說著便目視那一座像是半懸浮又像是屹立於地面的世鴻神都,莫名的神脈力量產生,此時無需什麼咒語結印,王英鋒只是目視著這一座神界第一城便以自身意念開啟通道,一片燦爛光芒像是虹橋似地朝八大世界級天才接引而來,竟是有十萬宇寬,那神霞氤氳著聖之氣息,實是華貴到了極點。

「多半是都聖見貴客到來,特意恭迎。」葉天見如此豪華的光道不禁笑道,他不是沒有入過世鴻神都,但即便是星炎神入城那排場也遠不到這百分之一,顯然是特殊對待了。

「我看是為了迎接少主回家才對。」這個時候龍成打趣道,連鵬霄,龍凌武都不禁被好笑,氣氛便活躍許多。

一般情況下超級玄神情緒哪有如此迅速變化的道理,但他們都明白接下來面對什麼,此時又是與同代最值得尊重的友人一道,便放下矜持,以放鬆姿態面對不就未來必定到來的慘痛。

兔逸神眼內像是流過了殤月的哀思,在這個時候光道接引而來,卻是請八大世界級天才入城了。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萬千中心

神芒浩『盪』涌動,世鴻神都接引的感覺是與時空穿梭完全不同的,在此時三大獸族感受最為奇異,神聖光輝像是暖流般在其周圍流淌,這奇異的能量非光非『波』,這個時候自然漫入它們的百骸之內,使三大至尊獸族的形體皆是璀璨閃光。

但這不算多麼美好的事情,甚至令龍凌武眼中流出些許帶有不滿的異『色』,要知道它們至尊獸族天生非凡,都是進化發展到可稱之為完美地步的種族,它們已是衍化巔峰,修鍊也是順著自己種族的進化之道來『精』益求『精』,這些至尊獸族最忌就是外力對其身體產生改變,因為這可能破壞它們原有的至尊形態,歷史上是有至尊獸族變異墮落之事發生的。

當然以三大世界級天才的本領自然不至於被那麼輕易侵害,可它們終究會本能『性』對此產生厭惡,可它們接著就發現神光進入體內竟是沒有對血脈『肉』身產生絲毫變化,這反倒令它們疑『惑』起來。

「神都洗禮並非是直接淬鍊體質,而是將我神界底蘊文明『精』力注入,以此熏陶本心,見明真我。」龍成說道,此時他體表也泛著這等璀璨,也接受這等洗禮。

葉天體表也有著這一股洗禮力量流動,兔逸神三獸閉目細細感受一陣,卻是發覺這不至於威脅至尊獸族血脈,也都鬆了口氣,不再多言。

時間像是過去了萬年,在這過程中如同受母親羊水哺育有特別之舒適,每一次接受這種洗禮都是一享受,而在這過程結束后,八大世界級天才也真正進入這一座當世的神界第一城。

進入內部之後看到的不是被圍牆包圍的內城區域,而是由一條條玄奇通道『交』織而成的離奇虛空,這通道不只在一個平面形成網狀,更是諸向都互相『交』匯,這通道有彩虹般神霞狀,有流水般江河狀,有鋼鐵般巨纜狀,有結晶般山柱狀,也有一條條藤蔓纏繞,有雲煙繚繞的霧氣構型,有點綴著星辰的奇妙通路,有錯『亂』暴動的空間『亂』流,有人文氣息凝結的『精』神力線段……還有訊息流動,雷電霹靂,命運河流種種種種,以實際與『抽』象的各種形式構成了神界第一城的內部。

此時八大世界級天才所踩的卻是『浪』濤般金『色』『波』紋流動不絕構成的道路,此時這通道不是恆止的,而在承載著八大世界級天才流動,前方就是一處通路『交』匯點,顯得十『色』光耀。

在這個時候八大世界級天才卻是感覺得到這一座神城內部有著一種極為特殊的氣息流動,這一股氣息流動乃是從四面八方湧現,更是從萬位共存,不像是單純時空上圍繞所在,卻象徵著整個神界,在一道道通路的『交』匯處像是有著宮殿、高塔、神器、刻壁、靈珠、位面等,而通道的邊緣卻恰像是有一顆顆明星懸挂,卻有無邊神聖之力。

「那是其他神城。」造化真棣開口,解釋道,那一座座神城都有著悠久歷史,神聖之力強絕,因為它們都曾經是一個時代的神都,失去了神皇氣度的承載之後由中心轉向邊緣,但是依舊為整個神聖宇宙駐守屹立,此時以世鴻神都為最中心,隱約還有另外兩角鼎立,三大神都聯動萬千古神都,星羅棋布般守御著偌大神界。

三大獸族世界級天才感覺得到這有多麼強大,一座世鴻神都就夠強了,此時竟是無形中連接了一座座曾經的神都,諸多聖級城池彼此相連,每一座城池蘊含的文化『精』神,力量底蘊都團結融合,使得整體強得不可思議。那一座座古神都時空上不是坐落於世鴻神都邊陲的,它們究竟在何方哪怕是王英鋒,造化真棣這兩位神族世界級天才也不知道,此時的連接是特殊的,但那種眾星捧月般的聯合感像是凌絕萬物之上的。

「足可稱之為鎮宙底蘊!」兔逸神眼眸內像是有著月『波』漣漪,這個時候它驚嘆,給出了巨大評價。

這不是說一座世鴻神都,而是說世鴻神都,乃至於當世另外兩大神都連接一座座古神都形成的共同整體,這是足以鎮宙的力量!在場的人都知道一座世鴻神都,只不過是這個時代的政治中心而已,神聖宇宙真正的底蘊是類似造化大道界,秩序神殿這樣的最頂尖聖器與聖物及其他聖級存在,而一個時代的神都連接往昔神都之後構成奇妙聯合,卻也達到這一層次!

儘管世界級天才們年輕,距離這一層次還很遠,但他們是感覺得出來的。

世界級天才們感受著這震『盪』宇宙般的強大力量,而王英鋒卻像是一名嚮導似地引動驚人神芒,一道道近乎『混』沌『色』彩的光流在其周身流淌,這不像是水流那般滴水不漏,卻像是粒子流一般有著很明顯的個體構成,其構造就像是一道道微型神影,神聖之氣格外濃郁。

隨著王英鋒這一動作的進行,八大世界級天才踏立的通道由此產生運動,這一條路與周遭『交』織的一切都發生了變化,時空像是變幻了,八大世界級天才眼前一幕幕驚變產生,既有著虛空中演化出的種種天地異象,也有像是凡間事記的投影,如一名面容枯槁的老『婦』極為悲苦抱著中年人大哭;如一片巨湖之上有樓船艦隊,此時遭受水螅怪物襲擊,一名名水手拚命搏殺;如數千名身穿紅黃『色』西服的青年跪倒在巨大血族雕像之前,此時無比虔誠念誦經文。

葉天在凡塵行走之間這些天地變化與凡塵事迹自然見得許多,三大獸族世界級天才卻是不同,這個時候它們反倒是不像在意王英鋒的引路,而是轉而看著這顯化出的凡塵事迹而津津有味,如龍凌武雙目緊盯一片充滿了巨獸白骨的荒原,在那裡有手持鐵缽般可怕熱兵器的大軍與身高數十米手持巨大戰針與鐵絲網的大型人類戰鬥,一片火光閃耀,亦有著大人震撼地面的巨力爆發,那戰鬥是奇異的。

「倒像是焱蝦對亞鯤。」鵬霄也朝著龍凌武注視處瞥了一眼,隨即評價道。龍凌武也是點了點頭,似乎深以為然。

兔逸神雙目都如同複眼般顯出了超過百吉的畫面,其中最多是卻是一種大漠孤煙直,舊關寒月下般的蕭寥場所,在那兒有詩人、佳麗、落魄英雄或飲酒,或沉思,或哀歌,這一種失落哀思是洪荒宇宙之中少見的,但兔逸神能夠理解。於是與龍凌武鵬霄不同,它沒有關注這神聖宇宙凡間的戰爭場面,而瀏覽著那千古興亡的幽怨。

「這是何物?」在這個時候鵬霄略帶疑『惑』的聲音卻是響起,它以那布滿罡風力量的羽翼輕輕拍打葉天肩膀,沖著葉天問道。

「那是……」龍成在一旁看向鵬霄所視之物便是沉『吟』,眼中有著種驚異,葉天卻是眸內火燎,直接開口。

「我對此物很清楚,這名為偏位『波』動車,是下界常見的一種科技戰爭兵器。」葉天所視處有著火紅『色』繚繞的龐大物體,雖然名之為車,這卻是碟形的岩石般兵器,體積之大已經接近一大星系,儘管對洪荒宇宙的巨獸來講甚至還不及一『毛』一發大小,可在那人之宇宙乃是龐然大物。

「偏位『波』動車?」鵬霄盯著那碟形戰爭兵器,這個時候卻有數千名乘騎著藍『色』大鵬的騎士怒吼朝哪偏位『波』動車衝殺而去,卻被之上一碗裝發『射』口濺『射』出的能量『波』紋震『盪』後退,一個個騎士甲鎧都在碎裂,座下藍鵬更是被震死,即便如此他們依舊誓死衝擊,戰鬥無比慘烈。

那是人之宇宙一場戰鬥,論級別也是戰皇層次,鵬霄以境界可以輕易看透任何內容,這個時候只是對這件戰爭兵器有些好奇罷了。

葉天卻是感嘆,在這個時候人之宇宙的科技也已是發展到極高水平了,甚至連弒神武器都出現,畢竟神界過去了一宙,人之宇宙尋常區域的時間流動可是數百宙數千宙乃至於更久,有如虹宇宙科技力量曝光後文明力量就自然傳播了,這使更廣闊的人之宇宙要發展自是非常容易。

此時葉天的感嘆不僅僅是由於這曾經為自身大敵的科技如此發展迅速,更是想到自己身為一個人,作為人族的世界級天才居然未曾前往人之宇宙。

戰塵宇宙是人之宇宙的分裂,但整個都被挪移到了靈界之後也就與其脫離了大部分關聯,而飛升神界之後要下界到靈界,甚至是人之宇宙那是太難的事情,這不符合神聖三宙正常運轉的秩序,以至於連葉天都沒有將其打破,下界感受一番。

不知葉天所想如何,龍成卻也驚嘆一聲:「這等兵器我為靈尊時便已存在,想不到如今發展得如此可怕,這般下去只怕下界修鍊強者地位將受到衝擊。」

「人之宇宙大部分區域科技力量本就超過了修鍊力量,畢竟大多數強者修鍊到靈境便是飛升,只有部分由於特殊原因繼續留於人之宇宙修鍊。」青辰雨儘管生於神聖宇宙,對此看得卻極為透徹,此時目光銳利,開口說道。

「這等神聖宇宙內務,我等倒是不好開口摻合。」兔逸神靜靜聆聽,之後開口說道,但它眼神深處分明有種許多思索,像是要通過這些對話辯證人類,神,人之宇宙,神聖宇宙等諸多關係。

在這個時候王英鋒,造化真棣卻都是不語的,但通道變化一直不止,周圍有宇移沒定,斗轉星移,卻最終將八大世界級天才帶到了一座府邸前。

其上,神聖之氣格外澎湃,王英鋒眼內有著複雜,此時深呼一口氣,轉向兔逸神,葉天。

「歡迎諸位來府上作客,英鋒不勝榮幸。」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設宴

更上界的領袖存在交談葉天等人自是不知,足足經過了數個原衍之間葉天懸於半空中的腳才重重落地,如同隕星撞擊般在這一片土地上掀起震動性的波動風暴,這一腳的實際力量強得離譜,簡直是把葉天的全部神體力量通過這一種驚駭爆發出來的,要說一腳踏碎一流玄神神體都不奇怪,地面因而凹陷崩塌,神光聖芒閃動之間像是在恐懼,這只是葉天無心之舉!

「嘶!」在這個時候有著網狀交織,一股股透著莊嚴神聖的能量構成了守護府邸的陣紋,此時這一股股力量形成拱形接力抵抗著葉天一踏之力,這畢竟是神皇子府邸的守護力量,還是能承受葉天無意一擊的。

「倒是罪過。」便是因殺戮該入十八獄的葉天都未被罪孽束縛,這個時候葉天卻是尷尬認了一罪,向此處主人王英鋒道歉,王英鋒以頗為難看的表情擺手示意無妨,這難看錶情不是為一體而來,是為先前兔逸神舉動導致。

「這些花草被踏碎了,也卻是有些可惜。」兔逸神回過頭來略顯惋惜地開口道,但府邸之中恢復力量發動,地面恢復平坦,草衣也是覆蓋而上,再度變得蔥鬱起來,此處的草有著共同的生命,受到守護,除非葉天真的下了殺心要將其抹殺,不然一般攻擊是不會除去此處任何生靈性命的。

見到地面恢復兔逸神又是轉過頭去,這個時候倒像是地主般在隊伍最前方朝著院落之中的殿堂走去,步伐不急不緩,不知為何葉天越看越是感覺這潔白無瑕的兔像是要再一度化作毛球滾動而出,這等雜念生出的時候葉天神魂之內掀起風暴,像是揮手要拂去,神出現了這種胡思亂想是很怪異的事情。

不得不說這顯然可以證明兔逸神所為有何等驚世駭俗,連世界級天才都被這種舉動擾亂了心緒,也虧這並非是出現在那一尊尊洪荒宇宙的超級玄獸,乃至於一名名實際上的兔逸神仰慕者面前,要不然只怕它們都會瞠目結舌,甚至士氣大降。

換句話說,兔逸神願意在葉天等人面前顯露出如此一面倒也是一種信任表現,要不然絕不願意將自身洪荒宇宙第一獸威壓如此傾覆,但此時葉天又情不自禁想到這兔逸神究竟是否只局限於此時行為,現在葉天已經見到了兔逸神放蕩不羈的自由追求,它是否會做出更離譜的事情?在真實發生之前,葉天卻猜測著所有可能。

氣氛變得怪異了,王英鋒作為東道主顯然是最尷尬的一個,不過身為神皇之子他也不至於因此而羞愧無為,卻是快步行走著便到了兔逸神前方,此時距離那院中殿堂尚有著數百辰遠,兔行如影,神行如光,龍成在這個時候開口說了幾件偏僻的神界新聞,這倒是些談資,令龍凌武與鵬霄頗感興趣。

「那吉莉老人竟是迎娶了第十七個夫子,我還以為你們這天神界不會出現此事。」兔逸神難得再度搭話,眼珠子竟是再轉動,不像是威嚴的第一獸,如同鬼靈精。

「那妖之宇宙昔日蓋世妖皇,身為世界皇者有妻妾兆吉無窮,相比之下這些多妻納妾後宮三千也只是小巫見大巫而已。」葉天不知為何如此說道,一旁兔逸神點頭,深以為然道:「我父親有妻四十五萬,並言我需得勝其百倍,只是如今也才結識六萬四千眷屬。」

葉天聽到這話也沒覺得絲毫不妥,他一生中只有一名愛人,那就是昔日的柳霜,而在神界這樣的痴情種子有許多,龍成並非專一,但他對兩位妻子都非常珍惜,也算是痴情。可也有風流神靈,紅顏知己無數。將這愛情之事作為遊戲,隨意便尋得道侶的也有。

洪荒宇宙這種事情更是常見,尤其是超級種族乃至於至尊獸族要生育後代是很難的,它們往往會尋找大量的配偶,當然要誕下至尊獸族子嗣尋找普通配偶幾乎做不到,但即便另一方血脈薄弱,生出的後代也該有超級種族般天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