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大隊長,肯定沒有你的經歷豐富啊,看你說話的口氣,你好像當過殺手似的。”

“殺手有什麼好當的,沒一點出息。”

靜希一聽,抱着吱吱的笑聲:“得了吧,葉大隊長,你的功夫是可以,那只是在我們面前而已,要是真的碰到高手的話,你可能直接掛掉了。”

“是嗎?那要看什麼樣的高手了,要是碰到你這樣的性感女殺手,那哥可能會自己繳械吧。”

伯父慢慢地好多了,基本上已經恢復了,他見靜希在屋裏,便說道:“靜希,你先出去,爸有事要跟你們這位葉大隊長說。”

“爸,什麼事啊,我也要聽。”

靜希聽她老爸這麼一說,更加地感興趣了,但是他老爸卻很嚴厲地說道:“聽什麼啊,快出去。”

平時她老爸對她挺好的,她媽很早就去世了,她老爸可是一直都部隊裏,一直都沒有再結婚,把她當成寶貝似的,很喜歡她,但是現在他居然那麼嚴厲地跟他說話,她朝着葉少風狠狠地白了一眼,連那顆很漂亮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

靜希很有些不情願地出去了,將門重重地關上了,她剛一出去,伯父便很神祕地問道:“葉大隊長,剛纔那是什麼東西啊,我到現在都還感覺到頭暈暈的。”

葉少風卻淡然一笑:“伯父,既然你要部隊裏混了那麼多年了,應該對於生化武器不陌生吧?不過這種生化武器是從北歐那邊過來的,剛纔那些殺手都是天網的殺手,不過都是一些菜鳥級的,就一個還行,不過,他們天網現在也不怎麼景氣了,不像十年前了,那個時候在歐洲橫行一世,現在都快撐不下去了。”

“天網?聽說過,不過現在好像很少有人提起了。”

“不過天網雖然沒有以前那麼囂張了,但是畢竟它可是一個經營了幾十年的殺手組織了,這個殺手組織是從二戰的時候就有的,當時它只是從多國部隊裏面分出來的一個聯合殺手組織,當初這個組織主要的目的就是爲了刺向敵對勢力中的骨幹分子,不過當時天網殺手主要以女殺手居多,多半都是採取**來取勝。”

聽葉少風說的很流暢,“葉大隊長,看來你對殺手組織很是瞭解啊?”

葉少風只是淡然一笑:“也就是知道一些而已,現在的殺手組織都已經不再只做殺手業務了,他們也要生存,所以像看場子,做保鏢之類的事情他們也接,業務面更寬了。”

“正好我現在在做一個課題研究,是關於現在的國際形勢的,特別是專指殺手,僱傭兵這塊的,看來葉大隊長對這個甚是清楚,我要請你幫忙一下研究一下怎麼樣?”

“研究談不上,只是伯父你也不先查清楚我的身份,萬一我也是殺手什麼的,到時候你可是犯了泄露機密罪,那可是要坐牢的。”

“葉大隊長的身份我放心,新鄉鎮派出所的大隊長如果也是殺手的話,那恐怕整個新鄉鎮派出所裏面都不知道會有多少殺手了。”

“感謝伯父這麼信任我,那好吧,不過我可能隨時會離開這裏的,到時候要是我突然消失掉了,伯父可不要介意就是了。”


“你放心,不會耽誤你很多時間的。”

突然,葉少風一眼望見了他書桌上面的一樣東西,那個東西怎麼那麼眼熟,似乎在哪裏見過,但是就是一下子想不起來了,對於什麼東西,葉少風都可以過目不忘的,但是此時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突然感覺到眼前似乎有些迷離,越是看到那個東西,他便越是感覺到像是進入了夢幻般的意境一般,居然一下子變得撲朔迷離起來,啊,腦海裏面怎麼一直反覆地出現一條龍呢,難道那個東西與龍有什麼關係嗎?

正當葉少風的手準備去抓那個東西的時候,伯父卻突然將那個東西拿了起來,笑着說道:“葉大隊長,你是不是對這個東西很感興趣啊?要是你喜歡的話,那我就送給你得了。”

突然,門一下子開了,看來那妞可是一直都在門外聽着啊,她突然闖進來,此時葉少風還在意境之中沒有出來,她衝到她老爸的面前,突然一下子將那個東西抓了過來,但是就在她奪過去的時候,一下子沒有將那個東西拿穩,直接掉到了地上,碎掉了,她老爸一看,大聲地罵道:“你幹什麼啊?沒叫你進來你幹嘛什麼闖進來,太不聽話了,趕緊出去。”

“這東西我早就要你送給我了,你都不肯,現在你都要把它送給人家了,你還是不是我爸啊?”她激動的不得了。

“出去。”靜希一氣之下直接衝了出去,她的突然闖入直接破壞了葉少風的意境,當他從意境中出來的時候,看到的是地上一堆碎片。

葉少風將地上的碎片撿了起來,望着伯父:“伯父,謝謝你了,你的東西我收下了。”

“但是那已經成一堆廢物了。”

葉少風卻笑着說道:“伯父,那沒關係,我就要那東西。”聽他這麼一說,伯父很是無語,正準備說什麼,葉少風卻已經站起身來,道別了,剛一開門,頭頂上就有一樣硬東西朝着葉少風的頭上砸了下來,但是他卻不躲不讓,那東西砸在了葉少風的頭上,他無事一般地直接朝着門外走去。

回到新鄉鎮已經快半個月了,感覺新鄉鎮比以前變化多了,以前這個小鎮上面幾乎看不到什麼酒吧之類的,在葉少風的眼裏,小鎮上面的人似乎比較單純,特別是他們那個小區裏面,但是這八年過去了,葉少風再次回到這個小鎮的時候,卻看到的是小鎮上面的勾心鬥角,八年的生活經歷讓葉少風有了一雙慧眼,他打算再呆一段時間,好好地重新認識一下這個小鎮,更重要是深入一些小鎮的人,一想到這個,葉少風便突然一下子想起了一個人,新鄉鎮鎮長的小蜜,那妞真的蠻性感的,那絕好的身材,給那個鎮長當情人是不是太可惜了,葉少風正站在馬路邊上抽着煙,發着呆,突然,一輛跑車開到了他的面前,不停地按着喇叭,但是葉少風卻看不看一眼。

從跑車上面走下來一個金髮少女,那妞打扮得很是極品,人還未到,那香味就已經把葉少風給薰得快過去了。 女暴龍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對着那幫女生吼道:“還不下去是不?”她直接將手槍拿了出來,那幫女生一看,居然笑着說道:“喂,你是不是電影看多了啊,拿個玩具槍出來嚇人啊,姐姐幾個也不是嚇大的。”

那女暴龍望着葉少風,但是葉少風的眼睛卻一直望着這幫女生中一個很妖豔的女生,那個女生雖然個子很嬌小,但是卻長着一雙很勾魂的眼睛,她正和葉少風在那裏眉目傳情。

“都下車,你這個混蛋也下車。”她對着葉少風大聲地吼着,葉少風知道她真的是生氣了,葉少風居然真的都下了車,那幫女生見葉少風下了車,便也跟着下了車,她們剛一下車,那女暴龍便極速地啓動了車子,車子呼的一下飛奔而出,“美女,幹嘛開這麼快?跟那幫小女生生什麼氣啊?”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葉少風早已經坐在她的旁邊了,而且正很無恥地對着她笑着。

“笑個屁啊,誰讓你上車的。”

“上車又不是上牀,你緊張什麼?”

那個女暴龍快要氣暈了,“葉少風,你混蛋。”

“下車,我和車都不歡迎你。”楊小慧很嚴肅地說道,但是葉少風卻冷笑一聲:“沒關係,一會你就需要我了。”

“喂,你要不要臉啊?”

“怎麼不要?”葉少風已經早已從後視鏡裏面看出了後面那輛車有點情況,它雖然沒有跟的那麼緊,但是他卻早已經看出來了那輛車是在跟蹤他們,從他的車技和觀察力來看的話,那裏面一定坐着一個高手,而且他的目標就是楊小慧,楊小慧在新鄉鎮很有點小氣,而且眼下正在調查一宗大案,據說這宗案子與一宗跨國軍火走私案有關,上面已經限定了時間,讓她儘快查案,但是眼下根本就沒有什麼頭緒,雖然上頭已經暗示她了,那幫軍火商很可能會選擇新鄉鎮的某個地點進行交易,但是既然是這麼大的一宗軍火交易,又會在新鄉這麼一個小鎮的什麼地方,所以對於楊小慧來說,是一件很頭疼的事情。

“看什麼啊看,有什麼好看的。”

那楊小慧見葉少風一直朝她望着,便很沒好氣地說道。

“楊大小姐最近是不是很有些上火啊,那小嘴上方怎麼長了一顆小豆豆?”

“姐上不上火要你管啊,一會到轉角的地方,你就下車,姐還有事,不是你的專職司機。”

“喂,跟你說話你聽到沒有?”楊小慧見葉少風有些心不在意似的,便大聲地吼道,但是葉少風依然還是老樣子,他在那裏得意着,“哦,也很有可能是因爲楊大小姐現在正在發育,所以才長了一顆小豆豆出來了。”

“葉大叔,麻煩你沒事不要亂說話,你哪隻眼睛看到姐姐還需要發育啊?”

“那倒是,哥哥也看不見,正因爲如此,哥哥纔會猜想啊。”

突然,車子在地上一滑,楊小慧很氣憤,開得好好的,車子突然在地上打滑,差點把前面一個老太婆給撞到了,那老太婆在那裏對着他們破口大罵着,楊小慧正準備停車,葉少風卻趕緊阻止了她,他一把按在了她的手上,腳突然一勾,不僅沒讓她踩剎車,而且直接一個轉彎,朝着另外一個方向飛奔而去。

楊小慧見葉少風按着她的手:“你幹什麼?佔姐的便宜,把你的豬蹄子拿開。”

葉少風卻得意地將他的手伸到了她那性感的嘴脣邊:“那你要不要咬一口啊,很香很脆的。”

“咬你個頭啊,葉大叔,你如果想泡你姐的話,那姐姐我可以告訴你,你還不夠資格,你要錢沒錢,要帥不帥,把你扔在大街上面,連個人影都找不到了。”

“那是,那是,馬上就被那幫富家小姐給接回家了。”


“滾吧,葉大叔,你也太不要臉了吧?”

此時,葉少風可是已經洞察到了後面那輛車裏面的一切情況,雖然隔着較遠的距離,但是車上坐着一男一女,葉少風可是看得很清楚,開車的司機是個男的,很明顯,有點像是特工什麼的,那女的也一樣,很是性感,特別是上身那件透明的蕾絲吊帶,尼媽的,都快要掉下來了,裏面那兩垛白嫩的肉都快要跳出來了,葉少風看得都有些眼睛感覺脹脹的,而且那男的居然一隻手開着車子,那女的一直在他的身上擦着,很有點歐洲風格,男的一看就是華夏的,但是那女的似乎很有一種混血兒的風範,長得真他媽的性感好看,但是那男的卻跟一垛屎似的,真不知道那女的還在他的身上擦什麼,擦來擦去也擦不出什麼黃金來,眼看着車子就要轉彎了,而且這個彎似乎有些急,而且視線將不太好,跑也窄,前面正在修路,只有一條車道,突然,後面的那輛車子加快了速度,極速地朝着葉少風他們開了過來,看來他是想搶道,在轉彎的時候下車,此時這個轉彎處車輛很多,都擠在那裏,車速很慢,一直處於滯留狀態,突然,道路一下子通了,尼媽的,車子都朝着前方搶去,突然,那輛黑色的轎車一下子便擠到了葉少風他們車子的旁邊,透過車窗,葉少風可是將裏面的一切都瞭如紙張了。

此時葉少風卻是不動聲色,但是他卻在心裏早已經有了打算,楊小慧坐在車上似乎並沒有什麼覺察,只是她此時手被葉少風一直按着,很是生氣,不過那也只是表面的,其實此時在她的心裏,她可是暖暖的,感覺着這個男人那結實而又強健的手臂所散發出來的力量,雖然她嘴裏喊着不要,喊着拒絕,但是在她的心裏,卻是已經被眼前的這個男人給征服了,被他那極其線條和美感的身材,那雖然穿着外衣但是卻展現出來的那高低起伏的肌肉塊,更有那幅玩世不恭的姿態,似乎這個世界上的什麼他都可以搞定,可以無所謂似的,對於眼前的這個大美女,他似乎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裏,以爲他肯定吃定了,對於楊小慧,這個看似相當地火爆,其實骨子裏面卻很單純的女人,葉少風當然是早已經猜透了她的心思。 “葉大叔,你在那裏得意什麼呢?”楊小慧見葉少風在那裏得意地傻笑着,不知道他到底又看到了什麼美女,心想八成他又在那裏做白日夢了,在那裏想入非非的,就現在他那幅模樣,真想上去抽他幾下,真不知道他到底在搞什麼,此時,自己的這輛愛車被他忽左忽右,把方向盤完全當作作忽拉圈似的,在他的手裏極速地轉來轉去的,不一會,就不知道開到了什麼地方,楊小慧見葉少風似乎開錯了道,“喂,你到什麼地方去啊?”

“怎麼?你擔心我把你怎麼樣了啊?”

“你敢?”楊小慧很氣急敗壞地望着葉少風,那兩珠漂亮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此時葉少風卻冷冷地一笑,那一笑可是讓此時的楊小慧的整顆心都快要碎掉了,她可是從來都沒有見過一個男人的笑會那麼地有滄桑感,眼前這個看似吊兒郎當的小男人沒有想到居然從他的眼裏會散發出那麼複雜而又有深度的眼神,在那裏眼神裏面,該是包含了多少的故事的經歷,楊小慧一下子怔住了。

“怎麼?楊小姐是不是在犯花癡啊?”


“你才犯花癡呢?”

楊小慧死不承認,但是葉少風卻突然一腳踩下去,車子突然向前一竄,把楊小慧嚇了一跳,她繫了安全帶,所以只是虛驚一場,楊小慧用她那雙大大的而是漂亮致極的眼神望着葉少風,本來應該是葉少風看得入神纔是,但是沒有想到的是,楊小慧卻先呆住了,葉少風卻只是抱以淡淡的微笑,就那淡淡的微笑直接把她給迷住了。

葉少風直接將車子開到了一個洗浴城下面,他直接下了車,對着楊小慧說道:“你在這裏等一下。”此時,葉少風直接極速地朝着那個洗浴城衝了進去,就在剛纔從那座洗浴城過的那一瞬間,葉少風便看見了一個很熟的身影從他的眼前一閃而過,而且還有他身旁的那個女生怎麼會是她,難道他的眼神出了問題,所以此時葉少風便極速地衝進門裏,門口的保安將他攔住了:“幹什麼的?”

“老子找人。”

那個保安一聽,直接罵道:“我們這裏是消費場所,找人的請走開。”

葉少風沒有理他的,直接朝裏面走去,但是那兩個保安卻太不識趣了,居然攔着他不讓走,而且還似乎很得意似的,此時葉少風的火直往上冒的,他的那隻龍手已經開始熱血沸騰了,他們再不讓開的話,葉少風可是要出手了,但是其中的一個很壯很高大的保安卻將葉少風推了一把,葉少風卻紋絲不動,“叫你走開你沒聽見?”

葉少風卻只是冷冷地一笑:“老子要進去,你沒聽見?”

“喲呵,你還真邪了,想惹事還是咱的。”

“哥不惹事,哥只鬧事,識相的趕緊讓開,不然的話一會哥哥把握不好力度,把你們打廢了可不要怪乎哥哥。”此時葉少風自己都不知道,怎麼說起話來像是搞文言文似的,似乎說的有些饒口,看那兩個保安就知道是道上的混混,不像是什麼特種兵之類的,一般這些洗浴城都是那些黑道上的人開的,光靠做正當生意是掙不了什麼錢的,說白了就是靠搞**服務,裏面的小姐多的是,還可以叫外賣什麼的,總之他們有着一條龍的服務。

“放心吧,老子幫你把握力度,一會把你打哭了,你就知道什麼叫力度了。”

那保安還挺牛逼的,將拳頭在葉少風的面前晃了一下,但是等他收回來的時候,便感覺到手腕似乎有些疼痛,再將手腕輕輕地揉了幾下,卻發出了聲聲清脆的響聲,他這才意識到,就在剛纔的那一瞬間,手腕好像也就碰了一下葉少風的手,但是卻在瞬間被折斷了,他都還不知道怎麼回事,此時葉少風卻在心裏偷偷地笑着,那傻逼還以爲自己佔了便宜,其實剛纔他碰到了葉少風的龍掌,他只是稍稍用力,對着他的手腕輕輕一擊,直接將他的手腕瞬間折斷。

另外一個保安見情況不妙,趕緊將手持臺拿出來呼叫,但是他剛準備說完,手持臺便到了葉少風的手裏。

“是我,風哥,你們別大驚小怪的,風哥來了,沒別的,把你們城市城外的小姐都給老子叫過來,老子自己選。”

葉少風冷冷地說道,那邊好一會沒說話:“風哥,風哥你來了啊,行,行,風哥,你先進來,我馬上過來,一定幫你辦好。”


葉少風將那手持臺丟給了那個保安,直接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

剛走到裏面,便一眼看見前臺小姐朝着微笑着,那妞長得好生白嫩,一個就像是個學生妹子,葉少風見她姿色不錯,便朝着她走了過去:“剛是不是有一個很壯實個子不高的男人走了進來。”

葉少風淡然地問道,但是那妞卻說道:“對不起,先生,我們對於客戶資料和情況都是保密的,你要是找人的話那就請到門口等着。”

對於道上的行情葉少風可是清楚的很,他直接拿出幾張百元大鈔往她的面前一丟,那個妞的臉色馬上就變了,嘴裏開始嘀咕起來,從她的表情葉少風早就看出來了,來這些地方來班的妞一般都是爲了錢的,別說什麼保密了,就是讓她們當場把衣服脫了,她們也同樣會乾的,錢可以在這個地方擺平一切,葉少風可是深知這個道理的。

果然見效,那妞便小聲地說道:“剛纔是有一人,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先生要找的人。”

“那他去了什麼地方?”

那妞直接拿出一張紙條,寫上了幾個字,剛準備遞給葉少風,卻聽到了一聲長笑,從那笑聲就可以聽得出來,發出這笑聲的男人是個江湖老手,那男人直接走了過來,正準備將那妞手中的紙條接過去,葉少風卻突然伸手,兩人同時搶住了那張紙條,對於紙條上面的字葉少風可是已經看清楚了,他便輕輕一帶,另一邊紙條便落在了那個男人的手裏。 “什麼啊?開房。”

那男的手裏紙條上面就寫着這兩個字。

“風哥想要在這裏開房啊,那還說,跟我說一聲,我馬上幫你辦好了,風哥不會是看來這妞了吧,沒問題,風哥來這裏消費一律免單,錢都算在我的頭上了。”

“那怎麼好意思,強哥你這開着場子是做生意的,我怎麼能白白消費呢?”

“風哥這什麼話,都是自己人,既然你是光哥的特別助理,那說不定哪一天你就當老大了,小弟還要跟着你混啊。”

那強哥一臉一個笑的,葉少風看得出來,他那是勉強的,其實心裏是狠不得此時將他幹掉。

“既然這樣,那我也就不客氣了。”

葉少風此時朝着那個前臺小姐微微一笑,那小姐居然還不好意思了。


“風哥的眼光真是不錯啊,跟你說實話吧,這妞今天才第一天上班,還是個處呢,就是等着叫個好價錢,都有好幾個大款看上她了,我都沒有捨得,現在既然風哥你要了,那就算是賠本我也得給個面子,不然日後你跟光哥一反應,那我這場子不得好好地整頓一番。”

那光哥笑裏藏刀地說道。

“哦,強哥這不是生意很興隆嗎?爲什麼還要整頓,不會是幹了什麼不合法的事情吧?”

“不合法?風哥真會開玩笑,我現在可是做的都是正當生意,沒辦法,既然光哥發話了,不管掙多少錢,關鍵是要幹合法的,我這就算是沒錢掙也不能幹不合法的,要是風哥不信的話,我可以帶着你走一圈。”

說完,那個強哥便走到一邊,對着其中一個跟班的嘰裏咕嚕地說了一番,那人便不見了人影,十成是去通知那些正在做不合法交易的去了,對於他們的談話內容,葉少風可是聽得清清楚楚的。

“走一圈就算了,強哥辦事,我放心,這話不是我說的,這可是光哥說的。”

那強哥聽葉少風這麼一說,便笑得很是燦爛,“既然如此,那改天我一定好好地請光哥吃一頓大餐,風哥既然來了,那就由我做東,一會去好好地吃一頓去。”

他說着便像是自己人似的,直接將手搭在了葉少風的肩上,同時他還故意用手在葉少風的肩膀上面摸了一下,葉少風知道,他就是想看看葉少風到底結不結實,他此時正好一下子摸到了葉少風那寬大而又相當發達的肩骨和肩上肌肉,直接將手放了下來。

“我只是順便過來看看,你就不用客氣了。”

葉少風此時盯着那前臺小姐看着,她居然被看得不好意思了,整個頭都低了下來,葉少風此時心裏起了一陣憐惜之心,他有一個很強烈的念頭,那就是一定要將她帶走,感覺在她的身上,一定有着一個故事。

那強哥見葉少風說走卻一直不走,眼神可是一直都盯着那個漂亮妞,便笑着說道:“風哥,要不這妞就跟着你走了,只要風哥喜歡就行了。”

他接着便對着那妞說道:“還愣着幹什麼,趕緊收拾一下,風哥看上你了,這可是你的美事,趕緊出來吧。”

那妞低着頭笑了笑,剛走下臺來,便突然殺出一幫人來,那幫人剛從洗浴城裏面出來,一出來便聽見了那強哥說的話,氣憤得很,其中一個小弟直接衝到了強哥的面前:“喂,你什麼意思啊,剛剛我們老大看上她了,出了高價錢,你都不做,現在居然直接就做了,你看不起我們老大是不是?還是故意這樣做的。”那小弟很是衝動。

此時,葉少風卻突然出腳,那小弟衝得太快了,根本就沒有注意腳下,再說了,就葉少風的出腳速度,就算是他注意到了,那也是白搭,他直接朝前撲去,整個人一下子撲到了前臺沿上面,只聽到咯吱一聲,兩顆門牙直接掉落到地上,順着嘴巴流出的全是血,那個小弟一看這是什麼情況,一看地上,似乎沒有任何的障礙物,更是氣憤的不得了,正準備朝着那個風哥衝過去,卻被風哥旁邊的貼身侍衛給一腳踹飛了,整個人飛倒在地上。

葉少風一看這情況,看來兩派要幹架了,必將發生一場硬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