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回頓時一驚,好室友真的比她勇猛多了。

就是紀凡……都比不上她。

陸明磊沒有急著將人推開,只看著井上紀子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

「我們的人自己照顧就好,不勞你們多費心,麻煩將這句話帶到。」

說完她給了紀凡一個眼神,兩人各自帶著一個離開。

葉回走前還不忘回身去看一眼井上紀子陰沉的臉色。

剛剛她和韓小雅有多狼狽,這會局面反轉,她的心情就有多好。

她已經準備回學校收拾完行李就去大使館請求庇護。

就算有紀凡,她也不準備在成田大學再住下去。

萬一被敲暈了裝麻袋,連哭的地方都沒有。

她的小命只能有一種死法!

井上紀子的計程車徑直從他們身邊開過,只轉頭看向他們的目光帶著一點探究。

時隔近一個月再看到紀凡,葉回心裡完全不知是一種什麼感覺。

總裁玩上癮 要說想念吧,有那麼一點……

「你怎麼會在這裡?」

「當然是過來接你回去。」

紀凡這話說的理所當然,自己的媳婦難道還要讓別人來救?

他沒說的是,這一連串的突髮狀況都算是他一手設計出來。

那個聽著口音有些奇怪的間諜,確實不是夏國人。

原本高萬國都已經放棄了這次的任務目標,在知道東國對他們的防範提升到了空前的高度,高萬國理智上就已經不抱什麼希望。

陸明磊收到的指示也是以全隊人的安全為主。

只是在七八天前,國安局那邊突然收到線報,知道這邊有一個棒子國潛藏的間諜,正在準備偷資料回國。

棒子國的發展一直跟在東國身後,兩國都有個米帝爸爸,所以往來親密。

但棒子國最喜歡的就是竊取他國機密,然後快速發展自己。

所以紀凡收到消息就找上高萬國,跟著他的幾個手下商量一整晚就準備將計就計。

原本一切都在意料計劃之中,進行的都很平穩順利。

以紀凡對葉回的了解,當初那麼複雜的手槍圖紙她也是幾分鐘就全部記下來。

他一直認為這樣一份資料葉回最多三五分鐘就可以搞定。

只要場面夠混亂,她就能有光明正大的接觸材料的機會。

他們不僅可以平白的佔到便宜,還能把鍋甩給棒子國去背。

等葉浩洋他們來東國,再因為這件事的影響佔到一點先機和話語權,在外資引進政策上都能再有一點傾斜。

這一連串的算計制定的很精妙,一路進行下來也沒遇到什麼問題。

結果超出紀凡意料的就是葉回用了半個小時也沒記下來,還大扯的住院了。

出了這麼大的意外,紀凡連夜修改了後續計劃。

然後人跟著外事部第一批派來談判的外事人員,連夜來了東國。

「怎麼會住院?」

人來人往的街上,明知道問這個問題不適合,可紀凡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擔憂。

葉回嘆口氣,她知道紀凡在問什麼,語氣幽幽的回著。

「我也不知道它居然還挑語種,好不容易才搞定。」

紀凡:「……」

這能力好有個性,他周密的計劃差點就折在這個小任性上。

「看來你以後要精通多國語言才行了。」

他這話不說還好,葉回聽了又鬱悶幾分。

「能說點讓我開心的事情嗎?」

「前面的街上好像有不少小食,要不要過去走走?」

對於葉回來說,只有吃是最讓她高興的事。

葉回拋開井上紀子帶來的不快,瞬間雙眼一亮。

「真沒白想你,咱們只吃一點就回去。」

紀凡被那句沒白想你哄得心花怒放,眉眼帶笑的看著她。

兩人如同從沒有分開過一般,紀凡的手一直攬在葉回的肩上,將人往自己的懷裡帶著。

陸明磊那邊已經將韓小雅從自己身前拖了出來。

「對不起,是我考慮不周,讓你們受了驚嚇。」

「我差一點就再也看不到你了。」

陸明磊:「……」

要不要說的這麼嚴重,就算她被帶走,他們也來得及去救人。

跟接下來的外事磋商相比,她們兩個的人命尤其是韓小雅的真沒那麼值錢。

「我剛剛就在想我要是回不去了,你以後會不會想起我。」

韓小雅大起大落間,哪怕現在神容都帶著狼狽她依舊不忘撩漢。

這樣好的機會她要是再錯過,以後就徹底死心算了。

這種直愣愣的情話陸明磊完全招架不住。

他想把話攤開來說,又覺得她今天剛剛受過刺激,不適合再受刺激。

可就這樣被她一直用情話撩撥著,他的小心臟有些受不住怎麼辦。

倒不是他的陣地有多堅固,是他一直覺得自己這個山頭就不值得她們這麼努力。

他不想讓他的妻子變成第二個曹艷華。

他忘不了當年在村子里時,曹艷華在深夜的哽咽哭聲。

葉回跟紀凡之間不談正事時,就總缺少一點順暢的話題。

兩人靜默了片刻,她就轉頭去看韓小雅。 「小雅,剛才謝謝你。」

「謝我做什麼,你昨天不也是同我一樣。」

她們現在也算是過命的交情,再不是普通的室友。

韓小雅想到這個詞難得的有種別樣的滿足。

就算這一個月里沒有跟陸明磊有任何實質性的進展,她依舊覺得不虛此行。

嘆息這種事出現在韓小雅身上總讓人覺得格外違和。

葉回看了看陸明磊又轉頭看了看紀凡,皺眉想了半天還是決定再推一把。

「話是這樣說,可人情債還難還,嗯,你們兩個要不要幫我一把?」

她說話間手就落在紀凡的后腰上用力的掐了一把。

紀科長立馬心領神會,「別的事我可以幫你還,這種以身相許的事我現在不合適。」

陸明磊:「……!!!」

以身相許……要不要這麼誇張,他也不合適好嗎?

他可是下定決心要當一個光榮的燒火棍,誰都不能動搖他的決心。

他抿著唇下意識的就想要拒絕。

可接觸到韓小雅期待的目光,拒絕的話又有些說不出口。

葉回之前說的沒錯,這姑娘配他是有些可惜了。

而且勉強來的感情對誰都不負責任。

「以後遇到事,我和紀凡都一定會幫你。」

這話聽著應景可也顯得格外生硬,韓小雅自嘲的一笑。

這個男人果然什麼都懂,只是不願意拒絕的那麼不給她留顏面。

因為陸明磊的這番話,韓小雅的情緒又重新跌入谷底。

她雖說可以拉下臉面去纏在他身邊,可她到底是被嬌寵著長大,還有屬於自己的驕傲。

過度的放下身段,這樣的事做過一次也就夠了。

她收回目光,沒有再繼續纏在陸明磊身邊。

四人間的氣氛變得有些壓抑,葉回也沒了吃東西的心思,由著紀凡牽著,四人一路走回了學校。

宿舍里沒有井上紀子的身影,葉回和韓小雅瞬間都鬆了口氣。

她們配合默契的收拾著各自的行李,不過半個小時就已經將箱子整理好。

之前的事如刀子一般懸在二人頭頂,她們都不願意再住在成田大學的宿舍里。

紀凡為葉回的安全著想,也贊成她們搬進大使館里。

距離回國還有一周的時間,後續幾天的行程她們兩個全都沒有參與。

之前的事還是留下了一點尾巴,紀凡和陸明磊這幾天就忙著去處理,完全不見了蹤影。

韓小雅消沉了一天就把陸明磊徹底拋到了腦後。

她現在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不能出門上。

原本她帶了不少錢出來,就準備趕在最後幾天去買買買。

結果出了這樣的事情,她跟葉回只能呆在大使館里大眼瞪小眼,這怎麼想都覺得有些可憐。

可以走出國門,這是多麼難得機會!

可冒險出門……她真的沒那麼大的膽子。

之前井上紀子看她的眼神就讓她覺得自己像一條鹹魚。

她不想被掛在繩子上啊。

「葉子,咱們這次虧大了,不能逛街的人生還有什麼意義。」

還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時候,她跟井上紀子一直打得火熱。

她早就瞄上了井上紀子的衣服,就想等閑下來的時候也去添置一些。

剛到東國時,每天各種課程排的滿。

韓小雅不想出來一次什麼都學不到,要做好學生就要將購物這一項一直往後挪。

結果等到要回去前,他們的行程居然改了。

她對新行程格外滿意,畢竟上面列了好多商場和有名的街區。

她之前還跟井上紀子熱切的討論要去哪裡買衣服。

現在回想起之前的無知……那時福氣啊。

葉回也是托著下巴嘆氣,她還記得井上紀子說要送她禮物。

結果禮物沒收到,她的人頭差點要變成驚喜。

「誰知道會變成這樣,咱們以後吸取經驗吧。」

她們以後不出意外肯定都要從是外事工作,到時候這種外出交流訪問的機會一定不少。

再有下一次,他們一定不能再這麼『天真無邪』了。

她把自己凹的格外無辜可憐,全然忘了她會有這樣的遭遇真心是因為他們佔了人家的便宜。

趕在回國前的倒數第三天,葉浩洋帶著一眾手下再一次來到了東國。

有紀凡和陸明磊打下的良好基礎,他到這裡可以面對的局面就比之前的預期要理想。

他翻著手中的資料,對紀凡和陸明磊的表現不置可否。

「葉回同學現在在大使館?」

講完公事,他放下資料就突然問起葉回。

紀凡想到他之前對葉回的種種關注,心中的怪異愈發明顯。

「嗯,她和另外一位同學現在都在大使館里。」

葉回住進大使館這件事雖然是他親自去安排的,但給出指示的卻是中信海那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