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眨眼道:「這關奶奶什麼事兒?」

葉子懷沒好氣道:「你爺爺就是家主,現在他離開了,你奶奶當然要管事。麻蛋,這些支脈的傢伙果然可惡,居然欺負我娘一個弱女子。」

葉子懷非常生氣,他一臉鄭重之色的盯著葉凡道:「兒子,這是你必須給你奶奶出頭,將那些敢欺負她老人家的人狠狠羞辱。」

「這是必須的。」

葉凡點頭,其他人管不著,但是敢欺負奶奶的話即使不給他面子,那自然沒什麼好說的。

……

葉清怡的臉上滿是怒容,最近支脈的人跳得歡,她這個主母自然壓力山大。可惜葉清怡的實力雖然不錯,但是碰上半步主宰還是沒有任何用處。就像現在的葉修炎,這老傢伙擺明了就是不給她面子,可她除了憤怒也沒有什麼辦法。

「你孫子失蹤了,你自己派人去找就是,來找我有什麼用。」

葉修炎目光陰冷,一股無形的壓力讓空氣都凝固了,他冷冷的看著葉清怡,空氣中的凝重氛圍變得跟家的可怕。

「我孫子讓嫡系的人抓了,不管是誰,馬上將我孫子放了,不然這事我葉修炎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葉清怡冷哼道:「你說是嫡系的人抓了就真是嫡系乾的,不管說什麼都需要有證據,如果沒喲證據馬上離開。」

「嘿!」

葉修炎冷笑道:「主母自然要護著嫡系一脈了,當然了,越有可能主母根本不知道這些事情,畢竟族長不在家,很多事情下邊的人也未必會告訴主母。我葉修炎也不為難主母,只要讓人將我孫兒平安無事的送回來,並且賠禮道歉,這事就可以算是一筆勾銷。」

葉清怡剛想說話,一道冷笑聲傳進來,這讓她的臉色不由一變。

「一筆勾銷?這事怎麼可能一筆勾銷,老傢伙你是不是想的太美了。」

冷笑聲在屋中回蕩,那一刻不僅葉清怡變了臉色,她對面的葉修炎臉色同樣變得難看。

「葉凡,你來這裡做什麼?」

葉清怡沒想到自己孫子居然出現在這裡,這讓她又急又怒,這小子跟他爹一個德行,真是讓人不省心。

「哼!」

葉修炎冷哼一聲,臉上露出冷笑道:「很好!嫡系的人就是囂張,隨便一個人就能來老夫面前叫囂了,真是不知死活。」

葉修炎的眼中儘是殺意,可怕的氣息從他的身體中湧現,這是屬於半步主宰的力量,這讓原本就變色的葉清怡不由心驚膽顫。

只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葉清怡看得目瞪口呆,剛剛釋放自己強大氣場的葉修炎整個人突然炸開,閃電間他的血液化為血霧,樣子非常恐怖。

發生了什麼?

葉清怡看得目瞪口呆,剛剛還囂張不可一世的葉修炎轉眼間就自爆了,這老傢伙難道腦子有毛病?

葉凡冷笑道:「一個小小的半步主宰居然趕在本座面前囂張,真是不知死活。」

「奶奶不用擔心,這裡的事情交給孫兒就是。」

葉凡沖葉清怡微微一笑,然後冷冷的看著身體重新凝聚,不過臉色卻非常蒼白的葉修炎。

「老傢伙,你的孫子就是讓他抓了,你就是這樣來贖人的。」

葉修炎又驚又恐,剛剛葉凡什麼都沒有做,只是看了他一眼,可是那一瞬間他的神魂跟肉身就直接炸裂。現在看著沒有任何氣息外露的葉凡,葉修炎哪裡敢將他當成普通人,一瞬間,他拉開跟葉凡的距離,驚疑不定道:「你……你到底是誰?」

葉凡淡然道:「我叫做葉凡,葉清怡是我奶奶,聽說你最近經常欺負我的奶奶,這讓他我非常不滿,所以你打算用什麼賠償我奶奶的精神損失?」

「你……」

葉修炎剛想發怒,可是他的話還沒有出口,整個人就再度炸開,當他的肉身再次重組時,任誰都可以看出他的氣息弱了一大截。

「老傢伙,你的實力太弱了,所以還是不要在我面前露出任何針對的敵意來,不然你根本承受不了爭奪我的後果。」

葉凡一臉的不屑,主宰的恐怖絕不是非主宰能夠了解的。 待會兒修改。

……

主宰何等恐怖,一旦達到這一層次,自身就會擁有一種特殊的神光,任何針對他的人都會受到神光的震蕩。

這種震蕩當然就是一種劍道之力的震蕩,非常可怕,完全就是無形無色,一旦產生敵意,只要在一定範圍內就會像葉修炎一樣,直接被震碎,並且肉身跟神魂都會遭受重創。要不是葉凡壓制了這種神光的震蕩,僅僅這兩下絕對已叫葉修炎剩下半條命不可。

神國的地位不會這麼高。畢竟葉尊皇曾今可是追隨過御天大帝的人,作為一尊九重主宰,手下要不是主宰實在是說不過去,所以他肯定葉家一定有主宰級別的存在。

不過葉辰對於葉凡的話有些不以為然,他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眼中閃過的光芒還是出賣了他的心思。

葉凡嘿嘿笑道:「你認為什麼才是真正的強者?」

葉辰笑道:「當然是前輩這樣的人。」

葉凡笑眯眯的道:「那你認為我為什麼才是真正的強者?」

「這個嘛?」

葉辰想了想之後才小心的道:「前輩肯定是半步主宰對不對?我爺爺也是這個級別的高手,在輝煌宇宙國也只有這個級別的高手才是最頂尖的,要是我也有……」

葉辰的話還沒有說完,不過他話中的意思非常明顯,那就是在他看萊半步主宰就是最強的武力,他的爺爺就是半步主宰,所以他們支脈才能如此牛氣。

葉凡的嘴角綻起譏嘲之色,他伸手一指道:「知道這裡有多少半步主宰嘛?」

葉辰眨眨眼,有些吃驚的掃過九龍帝艦內的武者,他的實力非常有限,還真看不出來這裡有誰擁有半步主宰的實力。

葉凡冷然道:「這裡的半步主宰數量超乎你的想象,你看那個老頭就,他是我的曾孫,達到半步主宰已經有很久了。不過他在這裡實力只能算是一般般,比他強的有很多,所以你認為半步主宰真的很強嗎?」

葉辰吃驚的看向目光很冷的葉朝歌,雖然只是目光掃到,但是那屬於半步主宰的境界氣息還是讓他腿肚子打顫。

葉辰已經害怕了,他發現自己以前的想法還真是幼稚的可笑,以為支脈誕生幾個半步主宰就能翻身把歌唱。現在看來嫡系擁有的實力絕對遠遠超出想象,他將事情看得太簡單了。

葉凡淡然道:「當然了,我才剛剛回葉家,對於葉家的實力到底如何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我想葉家的實力一定不會比我手中掌握的力量差,所以我真的很好奇,當嫡系那些人出關,你們支脈打算如何收場。」

葉辰笑道:「我承認自己有些小看了嫡系的實力,不過我們支脈如今的實力也不會弱到哪去,如果嫡系真的可以隨便處置支脈,那麼我想說嫡系可要做好家族分裂的準備了。」

葉凡嘿嘿笑道:「你還是太天真了,真的以為半步主宰就是葉家最強的戰力,如果真是這樣,葉家早就讓人給滅了。」

「前輩這話什麼意思?」

葉辰的臉色猛地一變,半步主宰可是主宰以下最強的存在,如果半步主在不是葉家最強的戰力,難道葉家還有主宰不成?

我滴天!?

葉辰被自己的想法嚇到了,如果嫡系中真的擁有主宰級別的強者存在,那麼不管支脈有多少半步主宰都沒用。

「前輩……」

葉辰想要繼續詢問葉凡,不過葉凡對他沒有什麼興趣,直接擺手道:「你也不要廢話,跟我一道會葉家吧,我倒要看一看你的那些長輩要如何將你從我手中要回去。」

葉凡的臉上有冷笑,雖然不想管葉家的事情,但是葉家出現這樣的內耗,還是讓他非常不爽。從內心深處來將,葉凡始終還是將自己當做是葉家的一份子,要不然也不會有這樣的心態。

……

「什麼,辰兒被嫡系的人抓了!?」

葉雲迪的眼睛眯起來,眼中閃爍著寒芒,葉辰可是他的獨子,沒想到嫡系的人居然如此大膽,敢將他的兒子抓去。

「這事千真萬確,當時……當時……」

將情報帶來的葉家子弟臉上透著猶豫之色。

「當時到底怎麼了,你有話直說。」

葉雲迪的臉色一冷,他對自己兒子還是很了解的,這小子膽大妄為,肯定沒幹好事,要不然嫡系不會將兒子抓住。

「當時少主召集了很多人圍攻葉河圖,這其中可是有不少神尊,聽那些人說……說少主打算將葉河圖幹掉,最後要不是有嫡系強者經過,怕是……怕是少主肯定已經得逞了。」

「什麼?」

葉雲迪目瞪口呆,他沒想到自己兒子膽子居然這麼大,竟想要將葉河圖幹掉,那混蛋知道葉河圖是什麼人嗎?這可是嫡系這一代最強的天才,當然了,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真正麻煩的就是葉河圖的爺爺那一輩很多高手,真要將這小子幹掉了,就算沒有任何證據,他感覺嫡系也會殺上門來開戰。

臉色數變,雖然葉雲迪對於兒子被抓非常憤怒,但是他知道兒子這次出格了,他要想將兒子要回來僅憑自己是遠遠不夠的。這事必須讓父親知道才行,發生這麼大的事情,嫡系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兒子到時候肯定會有危險。

當然了,雖然知道事情可能會非常麻煩,不過葉雲迪還是相信能夠將兒子要回來的,或許只要付出一點代價就行了。

……

「這裡就是葉家嘛?」

葉凡很快出現在葉家的大本營,這裡是一個神國,不過不是某一個神尊的宇宙神國,而是一尊葉家的曾今的頂級強者留下的神國,這應當達到了主宰級別。

葉凡如今可是擁有真正主宰的力量,所以他對於這個神國的感知反而遠比這些常年生活在這裡的葉家人更為了解。

「沒想到當初離開葉家再次回來時已經是百年之後了,真是物是人非啊。」

葉子懷一臉的感慨,他們一家當然要直奔老家了,回到家裡,老爹變得一臉的嚴肅,絲毫沒有不久前的那種輕鬆跟隨意。緊張的絕不止葉子懷,月兮同樣緊張,畢竟葉單的家族,立時說不定要比他們月家還強。當然了,月兮真正擔憂的就是她來自幽影族,所以在御天族內肯定有些先天性的低人一頭的感覺。

「看不出來,你以前在家裡難道這麼正經?」

「什麼話,我一直都是這麼正經好不,難道你才發現?」

「的確才發現,以前的逆給我的感覺就是典型的紈絝,我想那才是你的本性,看來當年你離家出走不是沒有原因的。」

月兮一副我已經將你看透的樣子,葉子懷低笑道:「你不懂,生活在這樣一個家庭你,你要是表現得太張揚會很尷尬的。」

「所以當年你就離家出走?」

這話絕不是月兮說出來的,也不是葉凡,而是一個美婦人,她正怒目而視,體內龐大的氣場讓周遭的虛空都扭曲了。

「娘!」

葉子懷有些尷尬,不過更多的還是興奮,他臉上的嚴肅之色很快消失,一臉諂媚的道:「娘啊,沒想到孩兒才剛回來就能見到你,看來果然是母子同心啊。」

美婦哼道:「你也知道回來,我還以為你已經死在外邊了,居然一百多年都沒有你的音信。」

美婦人雖然一臉憤怒的樣子,但是她眼中應有驚喜的淚光,兒子離家出走一百多年,對於她來說可不是好的經歷。

葉子懷笑道:「這事孩兒也沒有辦法,當年遇到特殊情況,一下子就將孩兒傳送到了邪魔宇宙神國,哪裡距離葉家太遠,孩兒就算想要回來也做不到。」

「你直接從輝煌宇宙神國傳送進入了邪魔宇宙神國?」

美婦人的臉上露出狐疑,她顯然不相信葉子懷的話。

葉子懷指天發誓:「娘啊,孩兒說得都是真的,當初在那個傳承之地冒險,沒想到一下子就被送到了邪魔宇宙神國。嘿嘿!也幸好被送到了邪魔宇宙神國,這樣孩兒也不會有接下來的精彩了。」

美婦人的目光不由看向一旁有些表情很是忐忑的月兮,她皺眉道;「幽影族?」

葉子懷急忙道:「娘啊,這是您的媳婦,也就是您孫子的母親。」

「我孫子?」

美婦目光很快看向葉凡。

「奶奶!」

葉凡自然上千喊奶奶了,雖然這麼漂亮的奶奶很少見,但是這不妨礙她是自己的奶奶。

「你……真是我孫子?」

美婦人驚喜不已,沒想到兒子不進回來了,還帶回來了孫子跟兒媳。

「娘啊,這事百分百肯定啦,這小子不僅是您孫子,還擁有帝龍體,這可是大成的帝龍體。」

葉子懷的話讓美婦人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濃,只聽她點頭道:「早些年倒是聽人說你的消息,說咱的孫子如何如何出色,沒想到一切都是真的。」

美婦拉著葉凡的手,她的眼中充滿慈祥,這一刻就倆你一旁的葉子懷都被她暫時性遺忘了,開始詢問葉凡很多事情。

美婦人的神力非常強悍,絕對是至神尊級別的強者,說來這麼強大的存在生下的兒子肯定實力也非常強,不過葉子懷當年修為太低了,這似乎說不過去。不過葉凡轉念一想也明白了,葉子懷是被傳承之塔送走的,肯定是肉身跟神魂被改造了,要不然也不可能在天玄世界。這麼說來母親也是同樣的情況,他們當年能夠遇到果然還是緣分啊,要不然豈會如此的巧。

葉凡回家肯定不是簡單的事情,尤其他擁有大成的帝龍體,這讓葉家非常重視。不過葉凡的爺爺正在閉關,所以認祖歸宗的事情要緩一緩。葉凡有些好奇,葉家嫡系很多人都在閉關,這表明事情不同尋常了,這肯定是發生了什麼。

對於家族發生了什麼事情,奶奶並不是很清楚,只是表明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嫡系差不多所有的強者都被召集去了一個地方。葉凡對於這些自然好奇,不過就算好奇也沒什麼用,因為暫時沒有人告訴他這個消息。

「葉修炎來了,嚷著讓我們嫡系將他的孫子放了,這事你小子打算怎麼做?」

葉凡來葉家已經有好幾天了,不過他都非常的清閑,除了見一些葉家的長輩外,根本沒有什麼事情讓他忙碌。葉凡沒有去刷任何技能,這事他真正回家,所以他想要將葉家好好看一看,不說別的,起碼要了解一下父親當年在這裡的點點滴滴不是。

「來就來了唄,有什麼好在意的。」

葉凡當然不會將一個葉修炎放眼裡,不就是半步主宰罷了,有什麼好在意的。

葉子懷翻白眼道:「我知道你小子能耐,不過咱們家那些高手都離開了,剩下的這些可擋不住葉修炎,你還是出面吧,難道你還想讓你奶奶衝鋒陷陣?」

葉凡眨眼道:「這關奶奶什麼事兒?」

葉子懷沒好氣道:「你爺爺就是家主,現在他離開了,你奶奶當然要管事。麻蛋,這些支脈的傢伙果然可惡,居然欺負我娘一個弱女子。」

葉子懷非常生氣,他一臉鄭重之色的盯著葉凡道:「兒子,這是你必須給你奶奶出頭,將那些敢欺負她老人家的人狠狠羞辱。」

「這是必須的。」

葉凡點頭,其他人管不著,但是敢欺負奶奶的話即使不給他面子,那自然沒什麼好說的。

……

葉清怡的臉上滿是怒容,最近支脈的人跳得歡,她這個主母自然壓力山大。可惜葉清怡的實力雖然不錯,但是碰上半步主宰還是沒有任何用處。就像現在的葉修炎,這老傢伙擺明了就是不給她面子,可她除了憤怒也沒有什麼辦法。

「你孫子失蹤了,你自己派人去找就是,來找我有什麼用。」

葉修炎目光陰冷,一股無形的壓力讓空氣都凝固了,他冷冷的看著葉清怡,空氣中的凝重氛圍變得跟家的可怕。

「我孫子讓嫡系的人抓了,不管是誰,馬上將我孫子放了,不然這事我葉修炎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葉清怡冷哼道:「你說是嫡系的人抓了就真是嫡系乾的,不管說什麼都需要有證據,如果沒喲證據馬上離開。」

「嘿!」

葉修炎冷笑道:「主母自然要護著嫡系一脈了,當然了,越有可能主母根本不知道這些事情,畢竟族長不在家,很多事情下邊的人也未必會告訴主母。我葉修炎也不為難主母,只要讓人將我孫兒平安無事的送回來,並且賠禮道歉,這事就可以算是一筆勾銷。」

葉清怡剛想說話,一道冷笑聲傳進來,這讓她的臉色不由一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