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冥的強大的靈魂之力可是能和不死帝相比較,那點攻擊算什麼了。

“白帝金皇斬!”龐大的銳金之力切割天地,青袍書生被斬必將身死道消。

“這樣就想斬殺我冷絕公子…玄鐵寒冰守護符!”符籙的發動那是異常快速,葉冥攻擊還沒有到,青袍書生冷絕公子的面前已經出現了一座閃動着黝黑黑鐵光芒的冰山包裹住他了。

鐺!

這玄鐵寒冰果然堅固非常,葉冥的白帝金皇斬也只是入冰三分而已。

“哼!赤帝火皇…燃燒,陰陽五行神拳!”

頓時強烈的火焰包裹住這冰山燃燒起來,在這強大的火焰之中那冰山冒出絲絲的白氣,玄鐵寒冰在慢慢的被蒸發,雖然這燃燒的速度非常緩慢,不過破掉這玄鐵寒冰守護符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皇帝土皇拳!”

“青帝木皇拳!”



嘭!嘭!葉冥每次攻擊都會把玄鐵寒冰給打分離一小塊,而躲在裏面的冷絕公子臉色鐵青,大禍臨頭的感覺盤旋在他的腦海中,早知道就不要自己一個人過來了。

“公子!別怕,小人來助你!”

聲若雷霆滾滾而來,葉冥遠遠的就能覺得一殺氣撲面而來,呼吸之間攻擊以來到他的面前,啪!雙拳撞擊在一起,來人直接就被擊飛出去,而且一口鮮血從他口中吐出,而葉冥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影響。

葉冥擡眼望去,一身高最少二米五的巨型大漢和幾十個人類出現在他眼中,人類有這麼高的還怎麼少見,可見應該是人類和異族相交所生的。

全身都是一塊塊結實的肌肉,看着就覺力量十足,而實力確實比冷絕公子強大些,已經達到準元皇掉巔峯,隨時都有可能突破成就元皇元嬰強者,其他人也就龍將左右的實力了。

葉冥就要動手幹掉這大漢時,有一夥人出現在了衆人面前,而這次的來人就是秦火他們侮辱了,快速趕路總算來了。

“葉大哥!”周麗娜急切的跑過來看着葉冥,本想給他個擁抱,可想想又不好意思也就免了,雖然她因爲命運之氣隱隱約約可以知道葉冥不會有事,可她還是很擔心。

“葉師兄!”

“葉師兄!”

“你們都來了!”葉冥欣慰,這幾個朋友沒有白交,自己晉升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可想是四方雲動,麻煩危險的很,他們能來已經說明很多了。

“葉師兄,我們過來之時看到已經有很多的勢力而來了,你好好恢復,這些交給我們了。”秦火滿臉的擔憂,他們來是就看到成百上千的人類和妖族朝這而來。

”嗯!“葉冥掃視他們一眼,五人都擁有了命丹境的實力,而他們在同級中絕對是可以橫掃的天才,聯合起來一般的元皇都可以相鬥,對付這些人也綽綽有餘了。

“王師弟佈陣,我們就在陣中防守!”

“好的秦師兄…萬物戰天旗!”

無數的戰旗圍繞着他們,從戰旗上強烈的氣息來看,王旗的實力和領悟有更上一層樓了,想來其他幾人也是實力強大了很多,他們本來就悟性不凡,又有葉冥的多方照顧,強大也是可以遇見的。

嘭!

冷絕公子看着葉冥在恢復自己的傷勢,於是他從玄鐵寒冰守護符中破冰而出,他此時臉色蒼白,一副搖搖欲墜的感覺,如果不是有巨漢扶着難保不會倒地。

眼中強烈的恨意即要把葉冥給燒死,惡毒的神色充滿他的臉上,這讓他本來就陰冷的氣息更加的陰冷起來。

“上!給我打破他們的陣法,我要他們死!”冷絕公子陰沉的低吼着,雙眼充滿了血絲,他從小到大還沒有手到過這樣巨大的傷害。

“你們沒聽到公子的話,都給我砸開那陣法!”巨漢怒斥着身後的手下們,不聽公子的話下場是很慘的,他以前可是親眼見到過這冷絕公子是怎麼對付那些人的,手段極其的殘忍,就是巨漢也有些不敢面對。

“上啊!兄弟們!”

“上!”

衆小弟操起手中的傢伙就向方旗的陣旗上砸去,嘭!嘭!甚是賣力,顯然衆人都或多或少聽說過自己主子那兇殘的手段。

“殺伐劍術!”

嗤!嗤!方天夏的劍上暴發出無數的劍氣,劍氣殺氣沉重,速度快若閃電,劍劍必有一個對手死在劍下,而且是一劍斃命。

“光芒神拳!”

“赤帝焚天拳!”

真的是大殺四方,強大的實力讓這些只有龍將實力的小嘍嘍們瞬間就被屠殺發了一大半般,其他嘍嘍看自家兄弟眨眼間就被殺戮了大半,心驚膽顫起來,根本就不敢再上前。

不聽公子的話或許會死,不過現在衝上去就必死無疑。


“上啊!上啊!你們是不是都想被我虐殺而死!”冷絕公子看到衆小弟退卻的樣子就氣不打一處來,狂怒不已。

巨漢看到衆小弟的樣子也是無奈的發苦,自己也受傷慘重,就是不受傷想來也是不敵這五人合擊,於是只有默不作聲的繼續相扶着自家的公子了。

“呵呵!這就是冷絕公子養的一幫手下了,你冷絕公子也就配養養這樣的手下!”正當冷絕公子狂怒不止時,他的身後傳來一戲謔、嘲諷的聲音。

“弄花公子!你這是什麼意思?”冷絕公子咬牙切齒,本來蒼白的臉色蒙上了絲淡淡的怒紅。

“沒什麼意思,身爲無盡之海四大公子之一的你很差勁!”弄花公子一身白衣飄飄,陽光帥氣,好一個翩翩俊少年,可是身上也有絲邪氣無法掩蓋,實力盡然達到了元皇初期元嬰境的實力。

“你.你…!”

冷絕公子被旗氣不輕,可無法反駁,無盡之海四大公子,以此爲天都公子,傲然公子,弄花公子,自己排名最末,不僅實力最是弱小,而且能當成爲四大公子也是什麼自己家族的關係,不像前三位是憑藉自己的天才,絕對實力。

冷絕公子也只有默默的離開了,這次真是賠了自己的聖器還惹了一身傷,完全不值得啊!

“雷神殿的!”弄花公子不再理會冷絕公子,轉身朝秦火等人道。

那陽光的樣子讓人初見很容易就有好感,可是秦火等人卻不這麼想,而是深深的戒備着他,他們從弄花公子不自然間散發出去的能量波動中斷定他是元皇期的強者。

唯一讓他們鬆口氣的是,從他那若隱若現的波動控制來看他還沒有很好的控制住自己身上的能量,可見晉升也沒有太長的時間,剛剛晉升的元皇他們有信心擋下,當然像葉冥這樣的天才還是很少有的。

“知道還不走開,難道想跟我們雷神殿做對,不怕我們誅滅你們門派!”秦火說的威嚴無比,而雷神殿也確實有滅人門派家族的實力,魔武大世界頂級實力之一的強大是恐怖的。

“哈哈!這裏是無比混亂的無盡之海,我只要做的乾淨,就是你們雷神殿在強大也休想查出來!”弄花公子說的確實是實情,無盡之海混亂是出了名的,任何勢力想在這追查某一件特意被掩蓋的事情那是千難萬難。

“那就來試試!”秦火也不跟他們廢話,要戰就來戰吧!

荒野神寵進化系統 花間舞…花海!”

漫天花朵降臨而下,嗤嗤!飄落在王旗的萬物戰天旗陣冒起絲絲的白煙,這花海的腐蝕太強大了,戰旗在慢慢被摧毀。

“光明普照天地!”

“天地火焰域!”


天地間一片光明、火海,弄花公子的花海還沒濺落在陣旗之上是已經被消化了。

“花間舞…花葬!”

“花間舞…百花殺!”

衆人你來我往,匆匆就以交手幾十回合,勢均力敵,不過秦火他們消耗巨大,慢慢快處於下風了。 第63章滅殺

嘭!

頂頭boss:最貴男公關 !…

“看你們還支撐多久!”看着暗淡了些許的旗陣,弄花公子燦爛的喜笑起來,就要到手了,自己也能快速的穩固元嬰境了。

嘭!

嘭!

“弄花公子怎麼不等我就自己來了!”弄花公子正攻擊的緊張,從遠處有來了一夥勢力。

這一夥的勢力盡然全部都是有妖族組成的,而且還全部都是巨蟹妖族組成的。

人類的頭部長着一雙蟹眼,臉龐個一片魚鰓,揉動着的蟹嘴,蟹的身軀泛着黝黑的色澤,肩旁上盡然長着兩雙手,一雙巨蟹鉗子長在一雙類似人手上,一雙長長的有三關節的蟹腿,種種長相都表明巨蟹妖族只是低等級的要族而已。

越強大的妖族在化行後也越像人類,所以美人魚族纔是海妖族的皇族,不過這巨蟹妖族還是有些實力的,領頭的是準元皇實力,剩下的也有龍將或者初期丹王的實力。

“蟹翻海,這裏沒有你事情,識相的快點給我走開,不然滅裏你們!”攻了這麼久,弄花公子纔不會和他人一起分享。

“那就要看你弄花公子有沒有這樣的實力了,小的們給我上!”蟹翻海一聲令下,衆小蟹們嗷嗷叫的就衝殺了過來。

“該死!”弄花公子氣極可也沒有辦法,只有放下秦火他們,轉而殺向了蟹翻海。

秦火他們一看這情況,相視高興一笑,拼吧!最好拼個你死我活,等我們葉師兄恢復過來,輕鬆屠了你們。

呯呯邦邦!


兩方大的好不熱鬧了,他們打着幹着遠處又來了一羣人,一看眼前雙方盡然在開打,來人本想就地作山觀虎鬥,弄個兩敗俱傷,自己來個漁翁得利。

可遠處眼看又要陸陸續續的不斷來了很多勢力,況且這時也不知道誰喊句讓他不得不加入混戰。

“快來啊!他們得到裏寶物!”

這一聲真是蕩氣迴腸,聲傳方圓幾裏都聽的清清楚楚,趕來的勢力腳步快了幾倍,寶物啊!這邊的能量鬧了這麼長時間,出世的寶物得多麼的珍貴哦!不行,不能讓別人得到了,自己得加快腳步才行。

真正的超級混戰就要開始了。

“吳師弟,你這也太…!”秦火看着剛剛閉上嘴巴的吳光渺,無語,一向老實的吳師弟盡然這樣的…奸詐!

衆人也是一臉異樣看着吳光渺,不是他們認爲他卑鄙什麼的,而是以前老實的他這突然的奸詐讓他們沒有適應過來。

端端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我這.我這…也是被逼的!”吳光渺納言,自己這是怎麼了,難道自己還是很腹黑的?

乒乒乓乓!嗶哩啪啦!

超級大混戰啊!


也不管是誰,只要不是自己認識的就是上去刀,就是平時看不順眼的也要暗地裏給他一冷劍,當面不爽的也要抽他一陰槍。

斷手斷腿的倒出都是,鮮血什麼的流了一地,連海島周圍的海水都被染紅了,可想戰鬥之混亂、之殘酷,而且還有陸陸續續的勢力加入其中。

不過就是混亂秦火他們還是很狹義的,接連幾個不知死的上要收拾秦火他們被瞬間滅殺之後,而且他們不來惹,秦火也不理他們,而且秦火他們有是在島邊。

所以大家慢慢的也就不管他們了,這也樂的秦火他們高興。

“呼…呼!”

葉冥深深的吐出一口濁氣,明亮深邃的雙眼睜開,他的傷勢也好了八.九層。

“葉大哥,你完全恢復了!”周麗娜心思完全在葉冥身上,葉冥醒來她的一個就知道了,驚喜起來。

“嗯!”葉冥微笑的點點頭。

“葉師兄!”

陰宅相師 葉師兄!”

“辛苦大家了!”看着他們那疲憊的樣子,確實是辛苦了。

“不辛苦!”…

皺眉看了看眼前混亂的戰鬥,是不是要給眼前的他們一些教訓,不過想想還是算了,“我們走吧!”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