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天驚和宇於風是除了霧夜好人之外,這一次爭奪戰中最強的兩個人,他們竟然同時一起來到了這座比武場人,讓眾人心中好奇又提升了一個檔次。

落天驚和宇於風自然不是為了在這座比武場內比武的人而來,他們只是聽到了霧夜好人來這裡的消息,所以在自己比武完成之後,過來看看霧夜好人到底來這裡看什麼人。

在他們心裡,同樣都認為,如果這次爭奪戰中有什麼人需要霧夜好人重視,也應該是自己才對,可是霧夜好人卻並沒有去看他們,而是來了這樣一個和他們兩個人都沒有什麼關係的比武場中。

讓他們意外的是,他們來到這裡之後,不僅看到了霧夜好人,竟然還看到了海景香,而且海皇宗許多沒有參加爭奪戰的精英弟子也都在這比武場裡面。

兩人默默的走到海景香和霧夜好人身邊不遠處的位子坐下,雖然那裡早已經被擠滿,可是他們開口之後,有兩個弟子為他們讓出了坐位。

現場的氣氛有些詭異,整個海皇宗年輕一代的精英弟子,不管是有沒有報名參加爭奪戰的,幾乎都來到了這座本不應該受人關注的比武場。RS 兩個人的戰鬥終於結束,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下,又一對選手上場,正是蘇淺雪和另一個二級鎧武者。

蘇淺雪在休息室就已經看到了外面的情況,自然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眼睛看了坐在比武台前的霧夜好人和海景香一眼。

霧夜好人和海景香向著蘇淺雪微微點頭,這個舉動頓時讓旁邊的人一楞,落天驚、宇於風、白浩然等人都看向台上,先前他們沒有注意,不知道霧夜好人和海景香到底是在向誰點頭。

不過他們目光看到台上之後,自然的就把目光投向了蘇淺雪的對手,因為蘇淺雪本就是最不可能與霧夜好人和海景香有所交集的人。

「他就是霧夜好人和海景香的朋友嗎?」眾人打量著那個弟子,那弟子名是秋本初,也算是一個小有名氣的弟子,不過還算不上精英,與白浩然等人相比都還有一些差距,所以白浩然等人心裏面都有些詫異。

「拔出你的刀吧。」秋本初在萬眾矚目之下拔出自己的武器指著蘇淺雪,很巧合的,他用的也是刀。「雖然你只是一個一級鎧武者,但是我依然會盡全力,請你小心了。」秋本初一刀斬出,刀法快如閃電,直襲蘇淺雪的肩膀。

「刀法很不錯,快刀用的也熟練,可是這樣的程度卻似乎有點……」都期待著秋本初出手的人,看到秋本初真的出手之後,卻是微微有些失望。

一道金色的刀光一閃而過。眾人還沒有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卻發現蘇淺雪和秋本初已經交錯而過。

咔嚓!

秋本初握在手中的二級神具刀,竟然從中間斷開,而他胸前的鎧甲上面也出現了一道長長的刀痕,鮮血正從裡面溢出。

「我輸了。」秋本初臉色蒼白。捂著胸前的作口踉蹌向比武台下走去。這一刀他能夠感覺的出來,蘇淺雪的刀及時收回去了一點,否則他這條命就要交待在比武台上了。

「怎麼可能?」台下頓時一片驚訝之色。最驚訝的莫過於白浩然,蘇淺雪竟然一刀打敗了秋本初,簡直讓他不敢相信。霧夜好人和海景香也是有些詫異的對望了一眼。然後都笑了起來,兩人一起走到了蘇淺雪面前。


「你的刀法到是越來越好了,不過想要贏我卻是沒有可能。」霧夜好人笑著對蘇淺雪說道。

「那要試過之後才知道。」蘇淺雪笑道。

「好,我在決賽台上等著你。」霧夜好人正色起來,伸出手掌和蘇淺雪握了一下,然後也不多說,向海景香告辭了一聲。就直接轉身離去,他就是想要來看一看蘇淺雪現在的狀態怎麼樣,如今已經看到,蘇淺雪依然沒有晉陞二級鎧武者,這讓他微微有一點失望。

「你說過的話算數嗎?」海景香看著蘇淺雪問道。她本來只是想看一看蘇淺雪,可是她到意外的發現,蘇淺雪和霧夜好人竟然是朋友,而霧夜好人竟然向著蘇淺雪發出了決賽的邀請,這似乎有些太過不可思議,可是卻真的發生了。

海景香想起蘇淺雪當初對她說的話,我會和你一起去四海龍宮,這句在那時候聽起來像是敷衍的話,現在卻讓海景香心中升起了一絲希望。

「他真的能夠做到嗎?」海景香依然不敢相信蘇淺雪能夠做到,可是卻已經不像以前那般確定蘇淺雪一定會失敗。

「當然。」蘇淺雪平靜地點頭。

「那好,我等你。」海景香重重的點了點頭,也和霧夜好人一般離開。

簡簡單單的兩段對話,可是卻讓所有人都聽的目瞪口呆。

「天啊,我有沒有聽錯,霧夜好人竟然向一個一級鎧武者發出了決戰的邀請,還有海景香那是怎麼回事,她和那個一級鎧武者到底約定了什麼?」

白浩然看的早已經如同石化了一般,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就算蘇淺雪是司徒晨風的人,也沒有可能與霧夜好人和海景香產生這樣的交集吧。

落天驚和宇於風則是咬牙切齒的看著蘇淺雪,原本他們苦心修鍊參加這次的爭奪戰,就是為了在霧夜好人面前證明自己,可是霧夜好人卻根本沒有把他們看在眼裡,卻向一個一級鎧武者發出了決戰的邀請,這實在太令人火大了。

「臭小子……」落天驚和宇於風恨不能現在就上去幹掉蘇淺雪,讓霧夜好人知道誰才是他真正的對手,可是海皇宗的門規森嚴,除非是在比武台上面,否則他們也是不敢對蘇淺雪出手的。

如果要說現在最驚慌的人,那就非司徒光莫屬了,他並沒有報名參加爭奪戰,只是純粹來看看熱鬧,因為聽說霧夜好人在這裡的事情,才跑過來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讓他嚇了一跳,蘇淺雪一刀幹掉了秋本初,霧夜好人向蘇淺雪發出了決戰邀請,如果僅僅因為蘇淺雪這個人,司徒光雖然會吃驚,但是也不會嚇到。

但是司徒光卻知道,蘇淺雪是在他們的賭檔那裡買了五萬一級獸晶自己贏的,而賠率是一千倍,原本以為是穩賺的買賣,可是現在卻突然讓司徒光感覺有些害怕。

司徒光飛快的跑回司徒晨風那裡,想要把這件事報告給司徒晨風,可是他才見到司徒晨風,卻看到司徒晨風已經臉色難看的在訓斥張炎。

消息比司徒光跑的還要快,霧夜好人邀戰蘇淺雪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整個海皇宗,已經先一步傳進了司徒晨風的耳中。

「師父,蘇淺雪怎麼會認識霧夜好人和海景香,這實在太奇怪了,而且他竟然能夠一刀打敗秋本初,這也是有些不可思議,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詭計,難道是有人故意的算計我們?」司徒光始終不相信蘇淺雪有那麼厲害,那秋本初的實力,和他是差不多的,蘇淺雪一刀能夠打敗秋本初,豈不是說也能夠一刀打敗他。

「他認識海景香不奇怪,他本來就是坐著海景香上次回來的船來到海皇島。可是他為什麼會認識霧夜好人,而霧夜好人竟然會對一個一級鎧武者發出決戰邀請,這就有些耐人尋味了。」司徒晨風冷笑著說道。

「師父你也覺得這裡面有問題?」司徒光說道。

「當然有問題,很多人希望霧夜好人離開海皇宗,但是也有人不希望他離開,這恐怕就是那些人的手筆,弄了這麼一個一級鎧武者出來參加比賽,到時候讓霧夜好人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以及公平,自封修為在一級鎧武者的程度與蘇淺雪一戰,再讓蘇淺雪意外打敗霧夜好人,這樣霧夜好人就不必離開海皇島,真是好算計。」司徒晨風很快想到了一個在他心裏面覺得合理的解釋。

「竟然有人使用了這樣的詭計,這麼說蘇淺雪不是贏定了,他在我們賭檔買了五萬一級獸晶,賺一千倍的話……」司徒光有些不敢說下去了,那數字實在太龐大了。

司徒晨風眼中閃過一道冷厲之色:「他們有什麼詭計和我沒關係,但是那蘇淺雪竟然妄想把主意打到我司徒晨風身上,那就是他自己找死,我要讓他走不到霧夜好人面前,任他有多少詭計也沒有用處。」

「師父你想親自出手殺了他?」司徒光微微一驚,在海皇宗內,就算是長老也不可能隨便殺害一個真傳弟子。

「哼,又何須我自己出手,參加爭奪戰的並不止蘇淺雪和霧夜好人兩個人,想要使用詭計的人,必定會在抽籤順序上面動手腳,想辦法讓蘇淺雪和霧夜好人兩個人提前相遇,可是不要忘記了,抽籤的事情是由大長老負責的,我們動手腳比他們更簡單,我會讓那蘇淺雪根本見不到霧夜好人,就被直接踢出局。」司徒晨風一臉殺氣的說道。

蘇淺雪自然不知道司徒晨風的算計,因為他的戰鬥還在繼續,十個比武場今天都要決出一個勝負,每個比武場最後都只有一人能夠進入決賽,也就是十強。

不過十強有個有趣的規則,因為十強是沒有辦法分配比賽的,所以實際上必須把十個人壓縮到八強才能夠進行淘汰賽,而十個人裡面怎麼選出八個人,這就是一場由十個人的混戰來決定,最先被踢出局的兩個人將會失去八強的資格,也算是八強之間彼此一個試探對方實力的機會。

蘇淺雪正在為拿到十強戰的資格而努力,他必須打敗每一輪的勝者,最後才能夠成為十強。

很多人都在看蘇淺雪的比賽,以前的蘇淺雪默默無聞,可是經過霧夜好人與海景香與他的對話之後,蘇淺雪現在卻是所有人最關注的一個比賽者,甚至連霧夜好人自己的比賽,都沒有那麼多人去看,而蘇淺雪這邊的比武場卻是每次都爆滿。 蘇淺雪似奇迹般的一次次打敗自己的對手,一刀,每次都只有一刀,所有的二級鎧武者都折戟於他的一刀之下。


在金屬神具武器眾多的現在,根本沒有一件二級神具能夠抵擋的住神月刀的鋒利,而這樣一柄無堅不摧的武器,在蘇淺雪這樣一個人手裡,便有了連續四場的一刀必勝奇迹,蘇淺雪有完勝的姿態進入了十強,根本沒有人能夠與之匹敵。


蘇淺雪如同神跡一般的崛起,在海皇宗引起了極大的轟動,因為霧夜好人和海景香的關係,再加上蘇淺雪的四刀,現在整個海皇宗幾乎沒有人不知道蘇淺雪這個一級鎧武者。

「宗主大人,蘇淺雪的資料已經調查清楚了,他以前是黑甲宗一位長老趙正川的弟子,那趙正川與司徒晨風長老一向不和,後來司徒晨風投入我海皇宗,打敗了黑甲宗之後,又將趙正川和他的弟子都送去了紅炎島種小火焰椒……」海皇宗主面前,一個執事把蘇淺雪的各種資料都詳細的說了一遍。

「出身到也算是清白。」海皇宗點點頭,海上的門派宗門之間的火拚并吞是常有的事,黑甲宗以前也沒有少并吞別的門派,這在海上算不得深仇大恨,要說有仇有恨,那也是蘇淺雪和司徒晨風之間的事。蘇淺雪就算有恨,那麼恨的也應該是司徒晨風,而不是海皇宗。

「子玉。你對這個蘇淺雪怎麼看?」海皇宗主看著那執事問道,如果不是因為海景香和霧夜好人,海皇宗主根本不會關心蘇淺雪。

「很有心計的一個人,雖然看起來是佔據了武器的便宜才能夠連續戰勝四個二級鎧武者,可是實際上並不僅僅是依靠武器那麼簡單。第一個對手秋本初與他對戰之時。對他的武器沒有防備才會被一刀打敗。可是後面的三個二級鎧武者,卻是都對他的武器有了防備,可是卻依然被他所打敗。我仔細看過他勝利的手段,那根本就是猜測出了對方的心思,利用了針對性的戰術,所以才能夠一刀敗敵,這是一個用腦子在戰鬥的人。」執事蕭子玉說道。

「他有沒有可能戰勝好人?」海皇宗主又問道。「那就好。」海皇宗輕輕一嘆:「好人留在海皇宗中對海皇宗和他自己都不是一件好事,去了四海龍宮,也許將來還會有些作為。」

蘇淺雪回到住處的時候。和他一起來的北海城弟子,都是眼光奇異的看著他,那個被他們幾乎無視掉的蘇淺雪,如今卻一下子成了整個海皇城的焦點,身上閃耀的光環幾乎讓人無法直視。

「蘇淺雪。有沒有時間,我們聊幾句。」白浩然看到蘇淺雪回來,走上前對蘇淺雪說道,只是語氣與以前卻有著天壤之別。

「白師兄有話請說。」蘇淺雪跟著白浩然來到了一個單獨的房間。

「你是不是司徒晨風的人?」白浩然直接了當的問道,今天發生了這麼多的事之後,他回憶起自己從挑選蘇淺雪開始,事情的發展似乎都有些蹊蹺。

「仇深似海。」蘇淺雪只說了四個字。

白浩然這時候終於確定了自己的猜測,有些羞愧的說道:「蘇師弟,師兄慚愧啊,以前上了那司徒晨風的惡當,以為你是他的人,所以才會那麼為難你,真是太對起你了,你若有什麼需要,儘管對我說,我一定會盡全力幫你。」

白浩然現在已經有些後悔,如果不是他把蘇淺雪困在了鐵龍脊,也許蘇淺雪現在已經晉陞到了二級鎧武者,也許真的能夠打敗霧夜好人,那時候說出去是北海城的弟子,他白浩然的師弟打敗了霧夜好人,對於整個北海城來說都是一種光榮。

「多謝師兄,如果有需要,我會請師兄幫忙的。」蘇淺雪從未把白浩然放在心上,自然也不會記他的仇。

「那就好,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已經吩咐人準備了上等的膳食,一會兒就會送到你房裡。」白浩然關心的對蘇淺雪說道。

「多謝師兄。」蘇淺雪回到自己房間沒多久,就有許多的高級膳食被送了過來,其中竟然有許多用三級材料做的膳食。

蘇淺雪神色不動,這本就是一個實力決定一切的世界,他表現出了應有的實力,自然就得到了應的待遇,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如果他沒有這樣的實力,恐怕就算白浩然知道了司徒晨風的陰謀詭計,依然會對他不屑一顧,更不可能給他這樣的好處。

第二天的八強定名之戰,也就是十強戰之時,白浩然帶著北海城一眾弟子,簇擁著蘇淺雪來到了比武場。

蘇淺雪的到來,引起了很多人關注的目光,八強定名之戰,對於他來說是一個極大的考驗,與單打獨鬥不同,十個人爭八個名額,把兩個人踢出局,很可能會出現多人聯手的局面。

而蘇淺雪一個一級鎧武者,卻贏得了這麼大的榮譽,更被霧夜好人視為決戰的對手,恐怕其他八個弟子沒有一個人不想打敗他,到時候很可能會出多人圍攻蘇淺雪的局面。

其他六個人也就罷了,與蘇淺雪在初賽中戰勝的對手也強不了太多,可是落天驚和宇於風卻是真正極厲害的弟子,都有著三鎧紋的修為,不可與一般的二級弟子同日而語,他們中的任何一個,蘇淺雪都未必能夠應付,更何況八個人一起圍攻。

「蘇師弟,等上了場后,你一定要想辦法用言語擠兌落天驚和宇於風,讓他們不好意思聯手對付你,不然的話你就危險了。」白浩然現在有些暗恨自己沒有報名參賽,如果他自己報名參賽的話,和蘇淺雪聯手,機會就大了不少,現在蘇淺雪卻要一個人應付現在這種危險的局面。

「我會儘力的。」蘇淺雪只是微微一笑,似乎並沒有把這危機放在心上。

事實上就算蘇淺雪真的像白浩然說的那樣做,也沒有任何用處,因為落天驚和宇於風,無論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錢財,都一定會聯手對付蘇淺雪。

為了自己,落天驚和宇於風也要向霧夜好人證明自己才是他的對手,為了錢財,司徒晨風送給他們的禮物,也足以讓他們放下彼此間的恩怨,先聯手把蘇淺雪踢出局。

在萬眾矚目之下,包括蘇淺雪和霧夜好人在內的十個人上了比武場,從他們所站的位置就可以看的出來,蘇淺雪和霧夜好人明顯被孤立了出來。

霧夜好人被孤立出來,是因為沒有人有對他出手的想法,而蘇淺雪被孤立出來,卻是所有人都想要幹掉他。

司徒晨風一臉笑意的坐在看台上,與其他幾位長老一起看著即將開始的八強定名之戰。

「司徒長老,聽說蘇淺雪在你的賭檔那裡買了五萬獸晶自己贏得決賽賠率是一千倍?」六長老看著司徒笑道。

「有人想要給我錢,我自然沒有不收的道理。」司徒晨風嘴上雲淡風清,心裏面卻是十分的惱火,自昨天之後,突然出現了很多人買蘇淺雪贏得決賽的人,雖然都只是抱著玩玩的心態隨便買了一點,可是一千倍的賠率實在有點嚇人,後來他讓張炎改了賠率,不過也不敢改的太多,以免被嘲笑,可是卻依然有不少人買,最後連改了幾次,現在已經改到了賠率只有一百倍。

「不知道我要給你送錢,你收不收呢?」六長老笑眯眯的看著司徒晨風說道。

「怎麼,六長老你也想要買蘇淺雪贏得決賽嗎?」司徒晨風眼中閃過一道厲芒。

「我沒有那麼無聊,我就買這一場,我賭蘇淺雪能夠進入八強,不知道司徒長老敢不敢接這賭局?」六長老臉上一直帶著笑容,像是一個人畜無害的慈祥老人。

「接,為什麼不接,六長老既然這麼大方要送錢給我,我實在沒有拒絕的理由。」司徒晨風心中冷笑,場上的十個人,除了蘇淺雪和霧夜好人之外,已經有六個人被他收買,其中包括落天驚和宇於風,蘇淺雪這一次絕對不可能不出局。

「好,司徒長老果然有氣魄,那麼我就買一千三級獸晶蘇淺雪進入八強吧,不知道賠率是多少呢?一千倍沒有錯吧?」六長老笑眯眯的說道。

「你買的又不是蘇淺雪贏得決賽,怎麼可能會有一千倍賠率,進八倍的賠率是一賠二。」司徒晨風心中憋火,真想在六長老那笑眯眯的臉上抽幾巴掌。

「原來這麼低啊,司徒長老你還真夠小氣的,算了,一賠二就一賠二吧。」六長老似乎有些不滿意的嘀咕了兩句,不過還是和司徒晨風達成了賭約。

而在比武場上,八強定名之戰也正式開始,幾乎是在鑼聲敲響的一剎那,除了霧夜好人之外的八個弟子,都同時沖向了蘇淺雪。 幾乎是在那八個弟子出手的一剎那,霧夜好人突然一起動了,而目標正是那八人,人如游龍一般橫空一閃,落在了蘇淺雪身邊,與蘇淺雪背靠背而立。

「霧夜好人,你這是在幹什麼?」落天驚等八人都停下了腳步,圍著霧夜好人和蘇淺雪問道。

「因為我想要與他最後一戰,所以就對不住各位了。」霧夜好人微笑道。

「霧夜好人,你真的以為你可以一個人打敗我們八個嗎?」宇於風有些惱怒的說道。

「不能,但是我並非一個人,兩個人打敗你們八個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霧夜好人前面一句還讓落天驚等人心裏面好受一點,後面一句卻立刻讓落天驚等人憤怒起來。

「那就讓我們看看,你們兩個怎麼打敗我們八個人。」宇於風手中之刀如閃電般向著霧夜好人砍去,其他七人也一起殺向蘇淺雪兩人。

以二敵八之戰突然展開,霧夜好人雖然厲害,可是以一敵八確實有點誇張,就算再加上一個蘇淺雪,恐怕也是一場苦戰,弄不好霧夜好人就要陪著蘇淺雪一起被淘汰,如果真是那樣的話,賽前所有看好霧夜好人的人,恐怕都要跌破眼鏡。原本有兩個淘汰就該結束這場八強定名之戰,可是蘇淺雪和霧夜好人都沒有要停手的意思。兩個人的身形飛快的移動,一個又一個的十強弟子被他們放倒。

最後落天驚和宇於風幾乎是同時被蘇淺雪和霧夜好人所敗,被扔下了擂台。整個比武台上只剩下了霧夜好人和蘇淺雪。

「他們想幹什麼?」所有人都有些發獃,八強定名之戰。只會淘汰兩個留八個,結果被踢出去了八個,反而台上只剩下了兩個人。

「看來你和我一樣,都覺得要等到決賽實在太久了。」霧夜好人看著蘇淺雪微笑道。

「是太久了,我一向不喜歡等待。」蘇淺雪雙手中各握著一柄刀,雨魔和神月兩柄二級神具刀都被他牢牢地握在了手掌之中。

「今天我不會再壓制自己的力量。」霧夜好人淡淡地說著,身上凝聚出了一套藍色的鎧甲,幾乎把他整個人都包裹在其中。覆蓋率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殺!」幾乎是在同時,蘇淺雪和霧夜好人同時動了。蘇淺雪如同毒蛇吐信,身法即快又詭異,而霧夜好人的身法卻是快若驚鴻。飄逸快速到了極點。

霧夜好人什麼兵器都會用,但是今天他選擇了用刀,因為蘇淺雪用的就是刀,他要用刀打敗蘇淺雪。

霧夜好人的刀是一柄紫色的玉刀,即不被神月所克,也不懼雨魔的鋒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