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新見到沖向自己的許俊就有些不耐煩,一手抓住許俊的拳頭,反手就是一個耳巴子抽了過去:「滾!」

許俊被華新抽的眼冒金星,連連後退。

「我說了,這房子是我的,這房子裡面所有的都是我的,包括這個女人也是我的!」華新伸手就樓主了蔡芬,沖著許俊不耐煩的道。

「你胡說八道什麼,誰是你的。」蔡芬不由掙扎著,可她的力氣哪裡是華新的對手。任憑她如何掙扎,還是被華新樓在了懷裡面。

「我說過,這房子是我的,這房子裡面的一切都是我的。」華新摟著蔡芬霸道的說道,旋即看向許俊,「還有你,給我滾,有多遠就給我滾多遠,不要讓我再看見你,否則打斷你的腿!」

「你們這對狗男女,給我等著!」許俊捂著被打的臉,怨毒的瞪著華新和蔡芬兩人,旋即揚長而去。

「你胡說八道什麼,你看看你乾的好事。」蔡芬掙脫開華新,怒目而視。

「我說的是實話!」華新聳肩,一臉無所謂的道。

「你你你你……氣死我了!」蔡芬猛的一跺腳,就朝著自己的屋子裡面走了進去。

「嘿嘿。」

華新一臉邪魅,凝視著身著睡裙,裡面空空蕩蕩的蔡芬,一臉邪魅。

「快去睡覺,別在這裡偷看。」

這邊的動靜自然也吸引了洋子和珺瑤兩人的動靜偷看,華新揮手呵斥著兩人,旋即又坐在了沙發上。

……

「砰砰砰!」

「出來,給勞資出來!」

「槽尼瑪的小白臉,勞資不弄死你!」

……

許俊怨毒的離開,華新哪裡不知道他去找幫手去了。

「你……你看看你乾的好事!」

蔡芬一直聽著外面的動靜,聽見砸門聲,站在門口,沖著華新埋怨的道。

「哼!」

「都是你!」

蔡芬埋怨的道,旋即就向著門口走了過去。

華新大馬金刀的坐在沙發上,懶洋洋的看著。

「砰!」

門一打開,許俊帶著一伙人就沖了進來。

「死不要臉的女人,勞資不抽死你!」

許俊衝進來后,就看見了蔡芬,憤怒他揚起自己的巴掌就朝著蔡芬抽了過去。

「許俊,你聽我……」蔡芬的話還沒說出來,就看見許俊一巴掌抽向了自己,本能的往後退著。

「啪!」

這一巴掌終究沒有落在蔡芬的臉上,被華新一把抓住了。

「滾!」

「我說了,這房子是我的,這房子裡面的女人也是我的!」華新一把就樓主了蔡芬的小腰,霸道的看著許俊等人。

「兄弟伙些,給我打,打死我我負責,瑪德!」許俊憤怒的道。

「槽!」

「弄勞資兄弟的女人,看勞資不弄死你。」

「****!」

許你一生含情默默 一群五六個人,就朝著華新沖了過去。

「啊……」

蔡芬見到這一幕,頓時就驚叫了起來。

「不知量力!」

華新連蔡芬都沒鬆開,一隻手啪的一聲,就奪過了一人的棒球棍,然後朝著那人就是一腳,直接把後者給踹飛了出去。

砰砰砰。

棒球棒蹦蹦蹦幾聲,瞬間就砸的許俊等人一陣哀嚎,躺在地上慘叫著。

「瑪德。」

「還不給我滾!」

華新怒視著許俊等人道:「再讓我看見你們,勞資不打死你們。」

「蔡芬你個賤女人,你給我等著!」

許俊一伙人被華新三下五除二瞬間就給干怕了。

他不敢對著華新說什麼狠話,就只能對著蔡芬說話了,然後一伙人就灰溜溜的滾蛋了。

「等等!」

許俊一伙人剛剛從樓梯口裡走出來的時候,就被一群人給攔了下來。而這群人的手裡都拿著尼泊爾砍刀。

「你們剛才說的女人是什麼樣子的女人?」一群人之中領頭的人沖著許俊問道。

「說得是我老婆蔡芬,你們幹什麼?」許俊見到這群明顯是混社會的男子,手裡面居然還拿著尼泊爾砍刀,心裡就有些謊。

「4樓的那個穿著黑色睡裙的女人?」

「你怎麼知道!」許俊一臉狐疑。

「槽。」

「給我干,老大的女人也敢動找死!」

這群剛剛把洋子、珺瑤、蔡芬紛紛按到在地上準備砍頭的傢伙。聽到老大蠍王的話,心裡誠惶誠恐的,頓時就聽從蠍王的吩咐好好表現,守候在這裡,只要她們有什麼麻煩,就給解決乾淨點。 朔願使徒 此時,見到許俊等人敢去找上面女人的麻煩,頓時就怒了。

「咔嚓!」

一人抓著許俊的一隻手,亮出他的小手指,猛的一刀就砍了下去。

「啊……」

許俊頓時就發出殺豬一般的慘叫聲。

「槽!」

「敢動老大的女人,你是找死,這次就給你一個小小的教訓,下次你要是再讓我們看見你敢出現在這裡?勞資殺你全家!」黑衣漢子拿著尼泊爾砍刀抽打著許俊的臉。

「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許俊頓時就恐懼的連連求饒。

「給我滾!」

黑衣漢子踢打著許俊等人。

許俊等人連滾帶爬的跑了。

而樓上,華新趕到這裡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了這群人的存在,不過卻沒有點出來。此時見到下面的情況,不由滿意的點了點頭:「有這麼一群打手,辦起事來也容易一些。」

「你你你……」

一晚上,蔡芬被華新搞的心驚膽顫的。

「好了。」

「我說過了,這房子是我的,你也是我的!」

華新霸道的把蔡芬擁進自己的懷裡。

反派都是我馬甲 「什麼是你的。」

蔡芬不滿的道。

「切!」

「你自己賣房子的時候,就已經你自己賣給我了,你不是我的,還能是誰的!」華新邪笑著,就摟著蔡芬不老實起來。

「流氓!」

「無恥!」

蔡芬聞言,就不由罵道,掙脫開華新的懷抱。

「我才不管呢,反正買房子的時候就是這麼說得!」華新無奈的說道。

「哼!」蔡芬冷哼道,「無恥!」

「嗚嗚,嗚嗚!」

華新還待調戲的時候,蔡芬果然像人家說的那樣,是水做的,剛剛還一臉的憤怒埋怨,現在鼻子一酸,就哭了出來。然後,就撲進了華新的懷裡,變得異常的狂野,居然主動吻起了華新,手也向著華新的拉鏈上抓了過去。

(本章完) 「呃……」

「蔡姐!」

華新被蔡芬又是怒又是哭的舉動給懵了。

「你怎麼了?」

「不要說話,做!」

「呃……」

華新還真對蔡芬的舉動丈二和尚摸著不頭腦。

「嗯嗯嗯嗯。」

蔡姐紅唇如同雨點一般落在華新的臉上,唇上,脖頸上,一路向著華新凶口吻去,而雙手更是狂野著抓著華新的拉鏈,褲子,直到扒掉華新的褲子……而她也伸手就脫掉了身上的睡裙!

一群豐腴的嬌軀,就不由印入了華新的眼帘之中。

就像他看見的一樣,蔡姐的睡裙裡面果然沒有穿凶衣,然後就抱著華新瘋狂的吻了起來。

「快,快!」

蔡姐的玉手抓著華新的……

「嘿嘿!」

見到蔡姐如此瘋狂,如此狂野。

華新骨子裡面的邪性也被勾了起來。

「既然蔡姐如此要求,那我華新豈能不恭敬從命呢!」華新一臉邪笑,旋即任由蔡姐抓著,然後進入了蔡姐的身體之中。

蔡姐的身體一陣痙攣,旋即緊緊的抱著華新的身體。

軍婚逆襲:隱富老公太牛逼! 「珺瑤怎麼了?」

洋子沖著打開門縫,向著外面偷看的珺瑤問道。

「沒什麼,你快去睡覺!」

珺瑤隔著門縫偷看著,揮手讓洋子睡覺去。

「那你看什麼?難道又有什麼人來鬧事么?」

洋子不由緊張的道。

「沒有的事。」

「你快去睡覺吧。」

珺瑤一邊偷看著,一邊沖著洋子揮手道。

「什麼嘛。」

「你都在看,我也要看!」

洋子好奇心大起,就不由衝到了珺瑤的身邊,也把頭探了過去,想要偷看。

「什麼都沒有拉,洋子你快去睡覺啊。」珺瑤嘴角抽了抽,就不由沖著洋子說道。

「才怪。」洋子不信,就要去推門。

「啊……」

珺瑤猝不及防之下,就被洋子把門給推了開來。

「洋子!」

還不待洋子走出去的時候,珺瑤一把就抓住了洋子的手腕拉了回來。

然後,向前走了一步,就衝進了客廳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