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是我之後又穿越了一次時空?

想來想去,小智也只想到了這個可能,雖然他的想象力還算不錯,但具體的情況卻是無論如何也推算不出。

原因很簡單,情報不足。

小智也不墨跡,當即就開始提問:「好吧,達摩斯,我有些事情想問你。」

「請說吧,只要我知道的,一定會毫無保留地告訴您。」達摩斯拍著胸脯保證道。

「這些人在這裡幹什麼?」小智指了指那片施工場地。

「在建造神廟。」達摩斯微笑著回答,「這是要為了表達我們對故鄉的思念,說起來這片土地的居民真是十分熱情呢,給我們提供了不少的幫助。」

「等等!」

小智發現一處不對勁的地方,連忙問道:「你說故鄉……原來你不是這片大陸的人么?」

「當然不是啊,我是神奧大陸的,智大人您不是知道的么?」達摩斯一臉詫異。

「……那你為什麼會來這兒?」小智覺得事情越來越複雜了。

「呵呵,是這樣的。」達摩斯苦笑一聲,將事情的經過娓娓道來。

原來,達摩斯在神奧是一名受人尊敬的神官,可他卻是誤被帝國的皇帝所控制,做出一件人神共憤的事情來,那就是欺騙了傳說中的創世神。

不單單如此,他們還設計想要殺害創世神,幸虧得到小智的幫助,使得陰謀失敗,最後甚至還一鼓作氣推翻了這個邪惡帝國對神奧的統治。

達摩斯覺得自己在這件事上有很大的責任,他無顏再在家鄉呆下去,便告別了全家老小,和一部分同樣想要離開的神奧人民一道,漂洋過海移居到了城都大陸,準備開始新生活。

幸運的是,城都大陸的人民十分熱情好客,沒過幾年的功夫,達摩斯這群外鄉人便很好地融入了這裡。

由於思鄉心切,這兩撥人便商量著建造一座神廟,融合了兩片大陸的文化,以此來證明雙方的友好關係,稱為「神都神廟」。

「你的意思是,出於愧疚,所以你拋妻棄子,選擇了自我流放?」小智滿臉驚愕地看著達摩斯。

「是的。」達摩斯不好意思地點著頭,「我差點害死了無數人的生物,即使要我以死謝罪也是理所當然的,現在的情況我已經很滿足了。」

「……」

小智實在不能理解達摩斯的思考迴路,或許對於古代人來說,氣節什麼的遠比生命要來得重要?

達摩斯的這番話顯然是進行了一番歷史劇透,如果現在並非管這些的時候,小智還真想一五一十地問個清楚。

「對了!你知道未知圖騰嗎!」小智突然想起一件事。

對於神都神廟,他自然是沒聽說過,但若是神都遺迹,那倒是不陌生,那兒又被稱為阿露福遺迹,是最先發現未知圖騰的地方。

誰料達摩斯卻是搖了搖頭:「您說的是魔獸嗎?我從來沒聽說過有叫這個名字的。」

「這樣啊。」

小智略微有些失望,他本以為遺迹內的那些未知圖騰是這些神奧人民帶來的,但現在看來並非如此。

不過,小智很快便將這些拋之腦後,因為還有另一個重要的問題:「那你知道創世之樹嗎?」

「這個我知道!」這回達摩斯倒是沒令人失望,「那棵大樹在關東那塊兒,就在歐魯德朗城的附近,離這兒很遠呢。」.. 「具體有多遠?」小智連忙追問。

「這個嘛……」達摩斯摸丨摸下巴,「如果走路的話,至少也要幾個月才行吧?但藉助魔獸的力量的話,那就快多了。」

小智皺了皺眉,對這含糊的說法十分不滿意,再次問道:「話說回來,那個什麼歐魯德朗城具體位置在哪裡?」

「那兒就是歐魯德朗王國的首都。」達摩斯回答。

「鬼知道什麼歐魯德朗王國啊!」小智實在有些受不了,和達摩斯說話真累,完全是雞同鴨講。

達摩斯撓著腦袋,一臉不好意思地道:「抱歉抱歉,我也是才來幾年,對這兒的情況不是特別了解,好像幫不了您什麼忙。」

「……算了。」

正如他所說的那樣,對方並非本地人,不了解情況也屬實情況,而且這個時代沒有網路之類的通訊手段,恐怕信息交流方面並不能盡如人意。

就在這時,雪成舉起了手:「說起歐魯德朗城,我倒是知道哦,在尼比市還有月見山的附近。」

「咦?」小智略顯吃驚地看著他,「沒想到你連這些都知道,莫非你對歷史感興趣?」

該說真不愧是大木博士本人么,居然連這麼偏僻的地方都知道,再瞧瞧娜姿那一臉不明所以的樣子,小智真慶幸雪成跟著一起穿越過來了。

誰料雪成搖著頭道:「不是啊,雖然歐魯德朗王國已經只剩下那麼一座城市,但依舊是存在的,我還曾經旅行去過呢。」

聞言,小智頓時愕然,只聽雪成接著說道:「難不成,在你們那個時代,歐魯德朗城已經沒有了。」

「啊,是啊,沒了。」

小智昧著良心說了一句謊話,事實上他突然想起來,自己當初在地圖上的確是看到過這個地點,只是那兒沒有道館,所以就直接繞過去了。

「總之。」小智清了清喉嚨,「事不宜遲,我們在搞定補給后就出發吧,達摩斯,這件事可以麻煩你嗎?」

「雖然不知道您們想去幹嘛,不過很高興能幫上忙,就請交給我吧。」達摩斯拍著胸脯保證道。

達摩斯還真的是從心底里信任小智,完全不過問任何事情,看來當初發生了不少事情,這才使兩人的關係變得如此。

沒一會兒功夫,達摩斯拿來一個沉沉的大袋子,小智接過後打開一看,裡面是一些乾糧,看模樣應該是麵餅。

只是這顏色……居然是黑的。

小智嘴角抽了抽,從裡面拿出一塊給兩個同伴看,雪成頓時傻眼了,就連娜姿也是緊皺著眉頭。

「有毒?」娜姿冷眼看向達摩斯。

「哈哈,你說笑了,我怎麼可能傷害智大人,這麵餅是用特殊方法製作出來的,就算碰到再惡劣的天氣也能保存個幾年!」

達摩斯搖著手解釋起來,不過看他的樣子,似乎並不認識娜姿,不然也不會是這般隨意的態度了。

畢竟在小智的心目中,娜姿可比他恐怖多了,至少他有時候還講點道理。

小智麵餅上掰下一塊,遞到雪成面前,滿臉笑意道:「來,你餓了吧,先吃點墊墊飢吧。」

雪成翻了個白眼:「你不是怕我餓,你是想叫我來試毒吧!」

「什麼話!」小智義正辭嚴地道,「難道你和娜姿一樣,也是在懷疑達摩斯會對我們下毒嗎!」

「……那你自己怎麼不吃。」

雪成小聲嘀咕著,但終究還是屈服小智的淫威之下,心不甘情不願地接過麵餅,慢吞吞地送到嘴裡嚼了起來。

半晌過後,他才苦著一張臉,抱怨道:「這是人吃的東西么?我情願去啃果子也不要吃這個。」

小智沒好氣地回道:「吃不死人就行了,現在情況特殊,哪來那麼多的要求。」

既然有了回去的希望,那小智自然是要緊緊抓住,伙食好不好完全是次要的,真要餓到極點了,就算啃草根都是香的。

「對了,差點忘了,智大人,我有一樣東西交給您,請您等一下。」

權妻謀臣 達摩斯說完后,急急忙忙地轉身跑向營地,等他回來以後,手中拿著一個大大的方盒子。

他雙手捧著盒子,一臉恭敬地道:「智大人,這是創世神大人交代我轉交給您的,請您收下。」

「創世神?!」

小智還沒說話,雪成倒是先叫了起來,一臉不可置信地道:「你說的是不是神奧地區神話里的阿爾宙斯?它怎麼會有東西要給小智啊!」

「我也感到很不可思議。」達摩斯苦笑道,「當初我感覺很奇怪,不過現在碰到智大人後,我就明白了,創世神大人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切。」

對於阿爾宙斯,即使在歷代海之王的記憶力,對其都知之甚少,那創世神的名號,小智不敢妄言是真是假。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對方的實力極其恐怖,也不知究竟是什麼東西。

打開盒子一看,小智頓時愣住了,裡面擺著一塊塊的小方塊,上面刻著奇怪的字元,而且各不相同。

居然是未知圖騰!

準確地說,這些是未知圖騰未被喚醒時的形態,必須通過突然特殊的方法解放才能它們的力量。

看來未知圖騰和阿爾宙斯的確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回想起系統曾經說過的話,小智不由陷入沉思,不知阿爾宙斯此舉究竟何意,而達摩斯明顯是一副不知情的樣子,估計問了也是白問。

越想越是頭疼,小智乾脆不再去想,眼下還是專註於讓雪拉比儘快恢復為好,其他事暫且放到一邊。

為了防止有歹人盯上雪拉比,他們特意拿了一塊布將它仔細包好,放在包里後由雪成背著。

在雪成的那個年代,空間背包還未普及,因此他身上的只是普通背包,能夠將活物裝進去,因此這一重任也只有他來擔當了。

在工地的營地里休息了一晚后,第二天一大早,小智等人便告別達摩斯,拿上一副簡陋的地圖,開始朝著歐魯德朗城出發。.. 「唔,這地圖還真是讓人看不懂啊。」雪成拿著從達摩斯那兒拿到的地圖,眉頭緊緊地皺著,口中還不時抱怨幾句。

此時此刻,小智三人正踏上尋找創世之樹的路程,可途中卻是困難重重。

達摩斯給的那副地圖根本就不詳細,或者說已經過時了,圖上畫的地形不但簡陋,很多地名根本就沒標出來。

這些倒也罷了,最多繞點遠路,然而問題是,這個時代的治安實在太差勁了,沒幾天就會遇上一夥山賊強盜什麼的。

虧得小智和娜姿實力強勁,幾下功夫便能打發他們,可次數多了以後,不免讓人感到極為不耐煩。

以前在關東旅行的時候,除了偶爾出現火箭隊以外,哪可能會出現這種惡劣的歹徒,就連小偷都很少見。

「唉,真是夠了,我們看上去就那麼像肥羊么?」

小智忍不住唉聲嘆氣起來,他第一次感覺到現代社會的好處,要是這個時代,根本不可能放十歲的孩子出去旅行。

「我們可不就是肥羊么?」雪成自嘲道,「身上穿著看上去很名貴的奇裝異服,又是三個小孩子,不搶我們搶誰?」

對於這個時代的人來說,他們三人的賣相完全就是出門遊玩的少爺小姐,身旁連個護衛都沒有,自然會被不懷好意的眼神給盯上。

「我早說了,先殺幾個人,讓衣服染上血腥味,那些垃圾就不敢靠近了。」

這種主意自然也就娜姿想得出來,雖然小智覺得可行,但立刻就遭到了雪成的反對:「不行!不能做那種事!你怎麼會有那麼可怕的想法!」

「這位小弟弟說的沒錯哦,女孩子可不能整天喊著打打殺殺的。」

就在這時,一個爽朗的聲音從旁邊傳了過來,三人轉頭一看,發現是一名青年男子,穿著藍色的遊俠服飾,給小智的感覺有點像羅賓漢。

此人身旁還跟著一隻路卡利歐,這個時代沒有精靈球,小精靈只能放在外面,而且體型不能太大,不然走在路上會有很多麻煩,不小心就容易碰著別人。

「請問您是?」

見來人的打扮不似平民,雪成的態度帶著一份小心,這個時代是有貴族這種階級的,他們的身份極為特殊,還是不要輕易惹出事端為好。

偏偏兩名同伴又是惹禍精,因此雪成只能搶先一步擋在前面,免得他們說出不該說的話來。

「我叫亞朗,正在修行途中,請多指教。」

這名叫亞朗的青年似乎很好說話,笑眯眯地向著三人行了個脫帽禮,他身旁的路卡利歐也是微微低頭行禮,顯然是很有家教。

雪成剛想要回禮,卻聽小智驚叫道:「你說你是亞朗?!是那個波導勇士亞朗嗎!」

「哎呀?難道我這麼有名嗎?」亞朗有些不好意思地撓著頭,「我的確是那個亞朗沒錯,不過別叫什麼勇士了,聽上去很難為情啊。」

武逆 「你認識他嗎?」雪成好奇地看向小智,娜姿則是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啊,我研究過他。」

小智在很小的時候便發現了自己的波導之力,可卻是沒有系統的練習方法,除了自己瞎摸索外,就是尋找載著著這位波導勇士的資料。

他的畫像小智是看到過的,不過由於是油畫,還原度不太高,因此沒有第一時間認出來。

聞言,亞朗露出驚訝的神色,接著他賊兮兮地笑道:「嘿,小朋友,看來你還是我的崇拜者嘛,要我幫你簽個名么?」

「……」

一瞬間,傳說中的波導勇士的形象在小智心目中破滅了,半晌之後,他才面無表情地自言自語:「回去以後,我要在歷史書上加上一句,波導勇士是個悶騷。」

「等等!」亞朗大驚失色,「雖然聽不懂你在這些什麼,但總覺得很不妙啊!請你務必住手!」

「(亞朗大人,麻煩你停下來,這樣實在太丟臉了。)」

就在這時,一個陌生的聲音在眾人腦海里響起,同時路卡利歐用右手捂住臉,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咦……是它在說話嗎?」

雪成一臉不可置信地指著路卡利歐,從表現來看無疑是這隻小精靈,可他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事情,難免會有些猶豫。

「是哦,嚇了一跳吧,路卡利歐它能用波導和人們交流,很厲害吧!」

亞朗有些得意,對他來說,路卡利歐可不是單純的部下或是飼養的魔獸,而是類似於弟子的存在。

弟子受到誇獎,做老師的自然臉上有光。

「是!超厲害的!」雪成兩眼放光,「我還是頭一次遇見會說話的小精靈!請讓它多說兩句吧!」

「小精靈?那是什麼?」

亞朗注意到了這一奇怪的名詞,但雪成此時完全沒有注意這些,只是圍著路卡利歐團團轉,試圖逗它多說幾句。

「(別這樣,請你住手。)」路卡利歐被纏得無奈,只得把求助的目光放向亞朗。

可亞朗正在想事情,完全無視了路卡利歐的求助,好在雪成的目標很快就轉移了,因為他突然想到一件事。

「對了,小智,你的路卡利歐也會說話嗎!」雪成興緻勃勃地問道。

「可以啊,不過它是個悶葫蘆,你就別打它的主意了。」小智回答。

「哦?原來你也有路卡利歐?居然能訓練到會用波導交流的地步,看來你也不簡單嘛。」

亞朗似乎來了興趣,他裝作一副不經意的樣子,好奇地問道:「這麼說來,幾位是從哪來的啊?你們身上的服飾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雪成剛想要回答,小智卻是搶在前頭:「我們來自未來,因為某種原因才出現在這兒。」

喂!你別說出來啊!

此時此刻,雪成真想大聲訓斥小智,不過最後還是忍住了,仔細想想,這話就算說出來也人會信,對方肯定會當成玩笑話。

可誰料,亞朗卻是露出一副震驚的神色,原本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都變得獃滯起來。.. 咦?就這樣相信了?

雪成不由地有些納悶,那個什麼波導勇士聽起來挺厲害,可未免也太容易相信別人了吧?就沒一點警惕心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