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浪這次回來確實很衝動,但並不是來送死的。

他當機立斷,閃身逃走,臨走時動用了數種保命手段來斷後。 卡牌、傀儡、幻術、化身、空間傳送……

范浪使出渾身解數,把能用的都給用上了。

一道強光綻放開來,照耀四面八方,令原本黑暗的宇宙變成了白茫茫一片。

上萬個百變神鋒化作范浪的形象,向不同的方向飛走,以此來混淆視聽。每個傀儡的身上,都有著范浪的氣息。

周圍還出現了種種幻象來故布疑陣,明明是在宇宙中,卻出現了一面面巨大的鏡子,鏡子裡面照映出了九頭吞星怪的形象,不同的鏡面彼此折射,影像重重疊疊,看上去簡直令人眼花繚亂。

至於真正的范浪,已經不見蹤影,也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此地被他變得亂糟糟的,打了這群吞星怪一個措手不及。

「是幻術!」

「他好像逃走了,這些都是拖延我們的障眼法。」

「我來破掉周圍的假象,你們鎖定他的位置,這個螻蟻太可惡了,今天無論如何也要把他殺了。」

九頭吞星怪各司其職,有的負責破除假象,有的負責搜尋范浪。

之前分散出去的上萬個傀儡,眨眼之間就被毀滅很多。

「我追蹤到了他的氣息,還感受到了遠處的一個波動源,他應該是逃到那邊了,跟我一起追!」

其中一頭善於追蹤定位的吞星怪很快就鎖定了范浪的位置,帶著同類一起追殺范浪。

它們是直接飛過去的,速度完全可以媲美空間傳送,快的不可思議。一路上有許多小型星體被直接撞碎,化為了粉末。

一場大追殺就此開始。

飛行途中,范浪幾度進行空間傳送,每次傳送都相當於繞了神浩星幾圈的距離。

靠著十二倍爆發,他的速度超越了自我,與吞星怪拉開了一定的距離,爭取到了一線喘息之機。

這一分鐘倒是相對安全,一分鐘過後就不同了。

范浪的十二倍爆發引來系統崩潰,就跟泄了氣的皮球一樣,速度瞬間銳減。

這才是最危險的時刻,熬過去就還有活路。

范浪動用了一張新的真我武神卡牌,維持變身狀態,這樣能幫上不少忙。

他還放出了金陽戰獅,騎在了金陽戰獅背上,利用對方來加速,盡量跟追兵保持距離。

剛才的戰鬥中金陽戰獅出過力,此時已經渾身是傷,連骨頭都暴露在外,每動一下都會噴濺鮮血。

金陽戰獅在宇宙中撒腿狂奔,照著直線奔跑,如履平地。

這個速度已經很快了,可是跟吞星怪比起來就差遠了,彼此之間的距離正在縮短。

轟!轟!轟!

吞星怪在追逐范浪的時候,不忘施展攻擊手段,一道道能量好似流星破空,被擊中一下就有性命之憂。

范浪苦苦支撐,當真有種在鬼門關前面徘徊的感覺,自從他崛起以來,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這種險境了。

一分一秒,生死之間!

……

這是一個心靈世界,或者說識海世界。

真真假假,如夢似幻,洞穿了千萬年的時光,打破了輪迴的隔閡。

昭曉曼緩緩睜開了眼睛,前方是一片朦朧的彩光,依稀可以看到一道窈窕的倩影。

對方身材窈窕有致,極為的迷人,穿著一層薄薄的紗衣,有著若隱若現的美感。她身邊盤踞著四條水龍,就好像四隻小寵物,非常的溫順,似乎很害怕這位女主人。

女子的身影越來越清晰,她背對著昭曉曼,三千青絲挽著落落大方的髮型,點綴著幾個發簪首飾。

昭曉曼覺得對方身上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就好像見到了失散多年的姐妹。

女子緩緩偏過頭,臉部輪廓愈加清晰,勾勒出堪稱完美的曲線。

「輪迴真是漫長,過去這麼久,我終於回來了。能與我共用同一具身體,是你的榮幸。你是一個繭,而我是那破繭而出的蝴蝶。」女子說話了,聲音如鳳凰長鳴,清脆悅耳,同時透出一股女強人般的自傲。

昭曉曼明白了,這就是她的前世,難怪如此熟悉。

強大,驚艷,高貴……各種讚美之詞用在對方身上都不為過。

昭曉曼本身其實算是很出色的女人,可是跟前世一比,就捉襟見肘了,簡直是天壤之別。

「我要救一個人。」昭曉曼發現自己困了,強打起精神來說話。

「這麼多年過去,父王一定很想我,覺醒之後,先跟他聯絡吧。一場盛大的慶典是少不了的,我前世的親朋好友,也不知道還剩多少。」

女子自顧自的說話,緩慢的轉身,似乎把昭曉曼的請求當成了耳旁風。

「我要救一個人。」昭曉曼重複這句話,她變得更困了,說話也變得更加艱難,說一個字都要費很大力氣。

「竟然還沒消散,快把身體交給我,你的使命已經完成了。」女子略顯不耐,一步步走向了昭曉曼,每一步都散發著神佛降臨般的威壓。

「我要……救一個……人……」

「消失吧。你存在的意義,就是讓我覺醒。」

女子走到了昭曉曼身邊,伸出了潔白如玉的手掌,按在了昭曉曼的胸口,狠狠的刺了進去,鮮血噴濺而出,染紅了她的手。

在白色的襯托之下,那鮮血顯得更鮮艷了。

四頭水龍跟在女子背後,昂揚起龐大的身軀,虎視眈眈的看著風中殘燭般的昭曉曼。

「我……要……救……一……個……人……」

昭曉曼抓住了女子的手腕,爆發出強大的意志,竟然有了幾分反噬的跡象,令女子的身影晃了三晃。

女子蹙眉,這才不得不正視起昭曉曼的請求。

「你要救誰?」女子問道。

「范……浪……」昭曉曼將自己的意志灌輸給了對方,其中有著關於范浪的回憶,還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其中有幾段回憶是相當不堪回首的,尤其是地下河那一次誤打誤撞的春風一度。

女子接收到這些回憶,柳眉皺的更深了。

她是何等的高貴,竟然被一個小小的凡人給玷污了,簡直是生平之恥。

懷胎十月 如果按照她自己的意志跟做事風格,一定會狠狠的折磨范浪,讓他嘗到世上最大的痛苦,以此來洗刷罪孽。

前生今世,兩個意志互相干擾,昭曉曼帶著強大的執念,鐵了心要救范浪。

這股執念讓她的前世不得不接受這個請求,如果擰著來,會對覺醒造成影響。

「好吧。我答應你,這一次肯定幫你把他救回來,你可以安心的去了。」女子被迫答應了此事。

昭曉曼神色一松,放開了雙手,身影迅速消散。

她的意義或許僅止於此。

她只是個容器,容納那個高高在上的前世,等待時機成熟,就功成身退,把自己的身體讓出去。

她是醜陋的繭,對方是美麗的蝶。

「范浪……」

昭曉曼最後喊了一句,然後徹底消失了。

她不再是她。

她的前世叫洛神。

「我回來了!」

洛神豁然睜眼,整個人由內至外發生蛻變。 追殺還在繼續,局面險象環生。

一群吞星怪在范浪後面窮追不捨,彼此之間距離越來越近。

各種攻擊從後方襲來,每一道都很致命,被擊中一下都有性命之憂。畢竟現在范浪身上的系統已經崩潰了,實力被打回原形,與之前今非昔比。

金陽戰獅腳踏虛空,凌空狂奔,一路上幫了大忙,不僅加快了逃亡的速度,還替范浪擋了兩次攻擊,身上被轟的爆碎開來。

饒是以金陽戰獅的生命力,都已經吃不消了,奔跑速度越來越慢。

「還要再堅持幾分鐘才行,吃貨,你給我撐住!」

范浪緊緊抓住金陽戰獅的後背,讓萬變神帥化為了盔甲形態,將自身以及金陽戰獅都包括在內。

其他種種保命手段,范浪能用上的也都用上了。

這場追殺持續下去,每一秒都極其寶貴,決定著生死。

「一隻小小的螻蟻,竟然敢打傷我們,今天你死定了,我要用你來塞牙縫!」

「再快點,就快追上了!」

「看我一口氣追上去!」

其中一頭吞星怪動用特殊手段,付出了相應的代價,消耗了磅礴的能量,一下子追上了范浪,彼此之間的距離大大縮短,只剩下萬丈左右。

這個距離放在宇宙當中,已經相當近了。

那排山倒海的威壓從後方傳來,在吞星怪的面前,范浪確實跟螻蟻一樣渺小。

范浪回頭看了一眼,心裡咯噔一下。

「看你還往哪跑!」吞星怪張開大嘴,口中能量匯聚,冒出了一團團危險的光球,好似一顆顆璀璨的恆星。

剛好前方有一顆小行星在移動,范浪駕馭金陽戰獅進行躲避,閃身繞到了小行星背後。

與此同時,吞星怪的攻擊緊隨而至,一道道能量光束呼嘯而過,轟擊在那顆小行星上,引發了一連串的大爆炸,無數的碎石飛濺開來,彷彿在宇宙中點燃了許許多多的煙花。

這顆小行星起到了盾牌的作用,替范浪擋下了這一擊,安然無恙的躲過一劫。

這次躲過去了,下次呢?

吞星怪橫衝直撞的穿越了碎石群,再度追上了范浪,凝聚了下一波的攻擊。

這次沒有小行星來當盾牌了。

范浪臉色凝重,做好了殊死一搏的準備。

就在這生死關頭,一頭水龍憑空出現,朝著吞星怪沖了過去,張開了巨大的龍嘴,一口咬在了吞星怪臉上。

水龍爆發出破碎星辰的破壞力,將吞星怪的腦袋一口咬碎,綠瑩瑩的鮮血噴涌開來,在宇宙中化為血海。

水龍通體都是由水凝聚而成,可以無孔不入,化作了洶湧的波濤,入侵了吞星怪體內,造成更為致命的破壞。

「啊!!!」

吞星怪仰頭慘叫,聲音凄厲響徹。

事出突然,眾多吞星怪全都嚇了一跳,實在沒料到會出現這種反轉。

「這是怎麼回事?」

「那個螻蟻會有這種力量?」

「不對,不是他!」

吞星怪一陣大亂,紛紛放緩了飛行速度。

「吼!」

「吼!」

「吼!」

龍吟聲頻頻響起,周圍憑空多出了三頭水龍,向著吞星怪攻了過去,攻勢極其的猛烈,殺的吞星怪措手不及。

它們本以為這次只是一場追殺螻蟻的遊戲,卻沒想到會招來這樣的殺身之禍。

剛才被攻擊的第一頭吞星怪已經被水龍活活殺死了,破碎的屍體在宇宙中漂浮,就像是漂浮的大陸。

形勢就此逆轉,范浪保住了性命,反倒是那些吞星怪要遭殃了。

他停了下來,回身觀望,看著那些咆哮的水龍,大吃了一驚。他自身擁有各種與龍相關的本領,可就算是他在巔峰狀態也釋放不出如此強大的水龍,動用十二倍爆發都沒戲。

「這些水龍……難道是!」

范浪覺得這些水龍有點眼熟,忽然想到了一個人,眼神頓生變化。

他的猜測很快得到了證實。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彷彿兮若輕雲之蔽月,飄搖兮若流風之回雪。」

宇宙中響起一名女子的動聽聲音,簡直猶如天籟,聲音透著玄妙道蘊,能夠影響人心,令人生出一種頂禮膜拜的衝動。

這是詩號,一位女神的詩號。

范浪知道這是誰,一瞬間聯想到了很多,眩暈了那麼一下。

在他的正上方,空間蕩漾破裂,一道倩影漫步而出,動作輕盈柔美,渾身環佩叮噹,嬌軀曲線玲瓏,每一道弧線都散發著女人的魅力。

嘩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