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琳就這麼看著他。

是沒想到左旋這麼奔放。

臉多少有些紅。

左旋也發現了自己的過於激動,他穩定了一下,「總之就是不行。」

「嗯。」艾琳點頭。

點頭的那一刻。

她說:「方便幫你做一下檢查嗎?」

「什麼?」左旋整個人差點沒有從房間裡面的椅子上跳起來。

這也太特么勁爆了吧。

艾琳那一刻也被左旋突然的激動搞得有些不太好意思了。

她說:「我讓我師父進來幫你檢查,不是我。」

「哦。」左旋在那一刻明顯就放鬆了。

心裡也不禁感嘆。

他什麼時候這麼檢點了?

「那我讓我師父進來幫你看看情況。」艾琳說。

「嗯。」左旋點頭。

不一會兒,韓湊走了進來。

左旋對韓湊其實是沒什麼好印象的。

這死庸醫居然說他無葯可治。

他要記仇一輩子。

韓湊看著左旋,特別的淡定,淡定的說:「脫褲子吧。」

「……」左旋就這麼看著他。

「需要我幫你?」韓湊揚眉。

「不行,你別碰我。」左旋提醒。

韓湊對他其實也沒有什麼好印象。

他有些不耐煩的看著左旋。

左旋脫掉褲子。

兩個大男人。

他能說他有點生無可戀嗎?

他虎視眈眈的看著韓湊,看著韓湊一直盯著他,看得他整個人都不自在了。

「你還要看多久?哥哥的可不是爾等可以媲美的。」左旋故意說,實際上就是在緩解尷尬。

韓湊收回視線,是真不想和左旋這個男人一般見識,那一刻卻忍不住吐槽,「還真是中看不中用。」

左旋簡直火冒三丈。

他臉色很不好,「我可以穿起來了嗎?」

「不能。」韓湊直白。

「你打算還要做什麼?」左旋看著韓湊。

「檢查。」韓湊說。

說著,去取自己的醫用手套。

左旋傻逼兮兮的看著韓湊的樣子,納悶的問道:「你帶手套做什麼?」

呆萌甜妻別囂張 「我怕手爛行了嗎?」

什麼意思?

左旋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到韓湊的手碰了過來。

卧槽。

左旋真的很想爆粗口。

他很寶貝他家兄弟的,保持著每天絕對的乾淨。

左旋各種不自在的被韓湊碰了碰。

「嘿,你能不能輕一點。」左旋怒吼。

韓湊並沒有繼續搭理左旋。

「我說韓湊,你能不能別這麼噁心,看你這副色迷迷的樣子,你是同性戀吧你……」

韓湊放開了他。

左旋連忙穿上褲子,一副被人輕薄的樣子。

要知道哥哥他閱女無數,第一次被男人這麼看!

還真的是很恥辱。

韓湊取下手套直接將手套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

就是一副很嫌棄的樣子。

左旋被韓湊各種表情激怒得很不爽,「你什麼表情,你收斂收斂你那嫉妒得小眼神行不行?」

「我那隻眼睛看著我嫉妒一隻無用得小鳥了?」

「小鳥?」左旋氣血攻心。

韓湊說:「你可真是無藥可救了。」

「你特么又說我無藥可救!」左旋真的要氣死了。

韓湊直接走出了房間。

房門外,艾琳站在門口。

兩個人將房門關了過來。

管過來背著他在談事情,談他得事情。

左旋坐立難安。

什麼叫無藥可救,什麼叫無藥可救!

他暴走,在房間不停得暴走。

不知道過了多久。

房門突然打開。

艾琳出現。

左旋一下停了下來。

就這麼看著艾琳,英俊得臉上分明一臉期待。

艾琳說,「應該是可以恢復得。」

「真的?」左旋喜笑顏開。

他就知道韓湊那傻逼,就是在嫉妒他。

「但是需要時間。」艾琳說,「需要慢慢調理身體,我會給你開一些藥方子熬藥喝,這種藥物得療效比較慢但是如果治療好了之後沒有任何副作用,在這段時間裡,還要結合一些身體上得其他互動,也就是……」

「就是什麼?」左旋聽得無比認真。

關係到他下半輩子得生活,他可不敢有一絲怠慢。

「你和你老婆之間得互動。」艾琳說得很委婉。

左旋恍然。

那不難。

安小魚現在表現不錯。

「藥方子開好之後我會告訴你怎麼熬,每天都要喝,一共有四個療程,三天一個療程,也就是十二天,十二天如果沒有任何起色得話,我會給你想想其他辦法,這期間不要太有負擔,相信自己可以恢復就行。」艾琳叮囑。

左旋點頭。

他沒有負擔,他沒有負擔。

他碎碎念。

「嗯,其他沒什麼了,你記一下我得電話,有什麼問題可以隨時和我溝通,能幫助你得地方,我也會儘力而為。」

「謝謝。」左旋連忙說道,那一刻忍不住想到了韓湊,「你怎麼會找韓湊這種人當你的師父?」

「他很厲害啊。」

「看不出來。」左旋直白。

「某些方面很厲害。」艾琳很認真的說道。

在某些領域,甚至很多醫學專家都沒辦法和他媲美,他簡直就是醫學界的奇迹。

現在,左旋理解歪了。

他驚訝,「他很厲害?很厲害?」

艾琳被左旋搞得一臉懵逼。

臉有些紅,「真的很厲害。」

左旋顯得不屑。

能有哥哥當年的英勇?

他走出房間。

房門外,龍天一和肖北以及韓湊都在。

看著他出現,肖北忍不住調侃,「是不是真的無藥可救了?」

「哼。」左旋顯得很高傲。

肖北無語。

這貨就是典型的,有點顏色就會開染坊。

左旋對著他們一幫人說道:「我回去了,哥哥要獲取重整雄風了。」

說著,就走了。

留下一屋子的人,就這麼看著他的得瑟。

「這貨是從來沒有煩惱的嗎?」含湊忍不住笑著,「都這個樣子了居然還能夠這麼沒心沒肺。」

肖北淡笑。

左旋只是習慣了用自己的外表去偽裝自己的內心而已。

那貨曾經那幾年過得生不如死。

但願,他和小魚經歷了這麼多之後,可以認清彼此,冰釋前嫌。

左旋離開了之後,就去了左岸。

荒廢了一段時間工作,他要去處理一些常規的事情。

他走進辦公室。

秘書恭恭敬敬地叫著他。

那一刻就是覺得她家左少莫名的很騷。

騷起來的樣子就是很帥。

左少一旦自信起來,真的是帥得不要不要的。

她跟著他走進辦公室,彙報工作。

左旋一邊打開電腦處理OA審批工作,一邊聽著秘書的彙報。

彙報完畢,秘書恭敬道:「三天之後有一個慈善宴會,這是邀請函,需要您親自參加。」

「什麼慈善會?」左旋看了一眼邀請函,拿了起來。

秘書說道:「是吉祥電器公司聯合秦氏集團又邀請了國際慈善團隊一起舉辦的,據說是今年最盛大的一個慈善募捐大會。」

「吉祥電器?秦氏?」左旋蹙眉,顯然對這兩家企業沒有什麼印象。

「都是中型企業,資產對我們左岸而言很一般,不過這段時間兩家準備聯姻所以股市有所上漲,業內人士覺得這兩家企業有不菲的發展,當然,兩家企業完全無法構成對我們左岸的任何威脅,不過因為兩家企業邀請了國際慈善團隊,所以才會讓三天後的晚宴變得隆重了起來。」秘書解釋道,「最主要的是,這次慈善募捐晚會,不只是我們本土記者的報道,國際慈善團隊還會有國際記者一起跟蹤,對我們左岸的形象也會有正面的宣傳,您親自參加更好。」

「嗯。」左旋點頭。

秘書跟了他時間也不短了,一般無關緊要的宴會也不會讓他親自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