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長過來說情況,同時幾艘快艇也是準備好了。

山鼠控制着張麗娜站了起來,笑道:“你放心,我們絕對不會傷害這個女人的,她會生活的很好,不過你要是想看到他的話,那就稍微有點難了,但是她不會死。”

“如果你繼續對我們採取行動的話,那將就是危險的事情了,我們會將他身體的某一部分,一點一點的給你郵寄過去,一切就變的簡單了,基本上是沒有太大的麻煩了。”

範天雷默不作聲,整個人都是靜靜的看着這羣人。

他們也是開始了行動,這些傢伙甚至爲了確保安全,竟然是選擇控制十多名人質,同時也是上船。

“怎麼辦。”

林凌對着範天雷問道。

此時的範天雷也是一臉的痛苦,對着林凌淡淡道:“等會我衝上去,吸引他們所有人的注意力,然後你自由行動。”

林凌目光一皺,他自然知道這樣行動的話,必然範天雷是危險的,這些目標會將範天雷作爲目標,可是稍微讓這些人的注意力,一下子放在範天雷的身上。

林凌相信,只要是給自己三秒鐘的時間,那麼這個人都是可以解決的,唯一擔心就是這些人一旦有任何一點反應的時間,那都是會對人質動手的,這纔是最可怕的事情。

“再見。”山鼠此時仍舊站在甲板上,露出一臉的笑容。

劫持這麼多人質,而且可以在紅細胞特戰隊面前走掉,自然是十分的開心,這一點是不用說的。

這就是他們的成功。

“想走?”

突然範天雷冷笑一聲,然後就朝着山鼠衝了上去。

他並沒有使用槍支,而只是之中衝上去,而且整個人都是十分的乾脆,沒有任何一點的猶豫。

立馬一個人走出來,準備用槍指着範天雷,但是範天雷沒有任何客氣,直接就是給了這個傢伙一拳。

此時的林凌注意這一切,那就是控制張麗娜和翠芬的人,這纔是最關鍵的,必須第一時間擊斃兩人。

“殺了他!”

山鼠怒了。

這個時候控制翠芬的人開始擡起手中的槍,朝着範天雷指了過去。

“砰。”

“砰。”

“砰。”

一瞬間響了三槍,範天雷直接中了一槍,然後就是林凌的兩槍。

在剛纔無比關鍵的時刻,他一下子就抓住了機會,直接將山鼠的手臂給打穿了,同時張麗娜也是迅速反擊。

而控制翠芬的人就慘了,直接被林凌一槍打死。

瞬間剩下的山鼠和最後兩個人,開始準備反擊了。

但是在船尾的位置,撐着***的何晨光一槍直接就是幹掉了一個。

林凌不敢在有任何的耽誤,迅速朝着一個人開槍,同時這個人也是舉起手中的槍。


“砰砰砰……”

一連串的槍聲,林凌的身體直接在空中來了一個空翻,不斷的往船體邊緣翻滾着,躲掉子彈。

最後一個,人們就是滿臉詫異的看到,林凌竟然從夾板上消失了,一下子掉進海里了嗎? “砰!”

在衆人的目光之中,原本在林凌消失的位置,移動大概三米的位置,一下子整個人直接就飛了出來。

巨大的聲音, 修真高手在校園 ,他直接如同炮彈一般,朝着山鼠就衝了上去。

山鼠原本被一槍洞穿了手,立馬做出反應準備開槍,可現在剛將槍掏出來的那一刻,林凌已經是出現在眼前了。

“你還要做什麼。”

他滿臉的駭然,看着眼前這個語氣平淡的人,究竟是什麼樣的實力,竟然可以如此快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

而且並不是採用直接奔跑過來的方式,直接就飛下甲板,然後在邊緣位置移動過來。

這到底是一個什麼人。


“桀桀。”

山鼠陰冷一笑,一把槍直接就抵在張麗娜的腦袋上。

“你再敢動一步試試,這麼多人質呢,我現在可要亂殺無辜了!”

四個人,此時已經摺損三個,三人也迅速被控制,但距離這個山鼠是遠的,即使林凌採用這樣的方式也沒有能夠及時直接將這個山鼠給制服了。

山鼠小心翼翼的藏在張麗娜的身後,將自己的身體完全隱藏着,即使在遠處的何晨光有***也無法擊斃這個人。

“放了我的人。”

範天雷看了一眼被他們制服的三個人,僅僅因爲山鼠沒有制服掉,現在問題再一次拖入到僵局,而且還是十分複雜的。

這一次山鼠不在有任何妥協。

林凌死死的盯着山鼠,一旦露出破綻的話,他會毫不猶豫的行動,可是此時的山鼠根本就不給任何一點機會,手中的槍也一點都不移動。

三個人死掉一個,剩下的兩個雖然受傷嚴重,還是可以動的。

一切都是靜悄悄的,山鼠不敢動,林凌不敢動, 都市最高手

“砰!”

突然又是一槍。

原本剛剛準備要拿槍的人,瞬間他的手一槍就被打沒了。

“你們找死。”

山鼠滿臉的猙獰和憤怒,整個人宛如瘋子一般,此時他已經感覺自己要走不掉了,恐懼開始滿眼出來。

“你們竟然敢在公海殺人,你們也是會有很大的麻煩。”

“公海?”

範天雷輕蔑一笑,冷漠道:“你是不是真的以爲我們很在乎人質,告訴你,當遇到無法解決問題的時候,我們只是會採取最正確的行動方式,避免出現更多的傷亡,這纔是我們唯一的宗旨,所以現在我們絕對不會聽從你的話,而是想辦法將你抓住。”

張麗娜一聽這話,頓時笑了:“範天雷,你早都應該這麼做了,畢竟最後的選擇也是這樣的,你覺的還有任何必要嗎?”

“砰。”

一槍。

另外一個罪犯又是被一槍給打死了。

撿個鬼差證 ,那麼這就是問題了。

“放下槍。”

“砰。”

這回是山鼠開槍了。

張麗娜的腿直接被打了一槍,鮮血開始滲透出來,臉上浮現出痛苦的表情。

林凌有點不知道要怎麼辦了,即使他自己在厲害,可以確保自己不死,但是也無法確保張麗娜不會出現事情。

“你害怕嗎?”

突然範天雷問道。

“不怕。”

張麗娜看着範天雷,面容上 透漏出一種深邃的感情,甚至十分欣慰道:“你可以來救我,已經是一件十分不錯的事情了,我十分感謝你。”

“兒子的那件事情,是我對不起你。”

範天雷一臉痛苦,眼淚流淌下來,悲傷道:“我沒有照顧好你,甚至連我們唯一的兒子我都沒有照顧好,現在我還要……”

山鼠聽着這話,可有點害怕了。

從範天雷口中的意思,現在已經是在明顯不過了,顯然這是要犧牲張麗娜啊!

真的這麼狠嗎?這可是一個他愛的女人,爲就要如此殘忍的犧牲嗎?

張麗娜一臉從容,掃了一眼,笑道:“我懂,這麼多人呢,爲了大家的安全我只能犧牲了!”

聽到這樣的話,簡直是讓人崩潰的狀態了,或者說完全是有點承受不住了。

林凌死死的盯着山鼠,如果不是因爲這個傢伙,那麼絕對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而現在的情況十分難,山鼠一直保持一個安全的位置,根本就不露出任何一點破綻。

“你給我站住。”

山鼠慌張的看着範天雷,自己不斷的往後退着。

只剩下他自己一個人了,而且還是被這麼多人包圍着,唯一的辦法就是控制人質,然後離開這裏,可現在竟然要犧牲人質,他不知道怎麼辦了。

林凌死死的盯着,人一旦慌張那就會出現錯誤,這種驚心動魄的時刻,必須要死死的抓住任何機會,不能有任何一點的鬆懈。

“我對不起你。”

說完,範天雷竟然嗖的一下朝着張麗娜衝了上去。

山鼠立馬將指着張麗娜腦袋的槍,朝着範天雷指了過去,唯一的辦法只有這樣了,人質必須要控制,但是要殺人制造威懾力,纔可以讓這羣紅細胞特戰隊的人知道他的恐怖。

“砰!”

範天雷直接又是被一槍打中。


這一次可十分嚴重,直接一槍就打在了胸膛的位置,鮮血流淌出來,可他沒有倒下,依舊是朝着山鼠走着。

“天雷!”

張麗娜一身嘶吼想要掙脫掉山鼠的控制,但是沒有成功。

山鼠時刻提防着林凌,此時的林凌依舊是沒有找到機會,繼續等待。

“你可以殺了我。”

範天雷盯着山鼠,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陰冷道:“或者說很多人都可以死,但是你,你絕對不能離開這裏,因爲你的離開只是會死更多人!”

逼迫到絕境了。

山鼠不敢置信的看着範天雷,這是真的不要命了,用這種方式將他逼迫到絕境嗎?

“好好,那我就先送你們報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