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因爲爲了快速化解回靈丹的靈力,江北的吞天魔功也一直在運轉着!

手裏握着小騷騷企圖殺出一條血路,絕對不能等幽冥過來!

魂掌一連串的拍,小騷騷每次划動都能帶起一片的血跡。

真正讓人絕望的是一直沒動手的那些黑衣人,此時竟然已經攔住了江北的退路。

“殺!殺了他!爲矛兒報仇!”刁爆在後面大喊着。

江北吐了口滿是鮮血的唾沫。

內心非常難受!靈力倒是還在緩慢的上升着……

不過現在體內也就僅僅有三成的!

夠幹屁的!

憋兩個螺旋丸都不夠用!

後面還有個虎視眈眈的幽冥在往這邊來!

“媽的!要死了啊!”

江北心急之下,一人朝着面前的十個黑衣人衝去。

五個天境一階,四個地境五階,甚至還有一個天境二階的強者!

如果不是剛剛神識消耗太過嚴重,江北絕對會讓小騷騷也單獨加入戰鬥!

不跑肯定是不行了,就這情況,一人一口唾沫都能給自己淹死!

右手憋着魂掌,對着爲首的那個天境二階就拍!

“幽冥之路!”黑袍男子嚇得媽呀一聲,擡手就要硬接!

“幽冥尼瑪,幽冥幽冥的,嚇唬誰呢!”江北爆喝一聲。

這剛剛凝聚出的黑線,還沒把江北包圍,整個人的頭顱就已經被拍碎了。

天境三階的強大,已然不是天境二階可以比擬的了!

尤其是魂掌,對付惡靈一族簡直是不要太好用!

這包圍圈要是都突破不了,今天他也活不下去了!

什麼武林高手同境一打九,都是扯蛋!反正江北是害怕這情況!

人身都是肉做得啊!

幽冥給自己拖住了,別人開始補刀,那他還玩個屁了!

近了,又近了,幽冥快到了!

江北微微側目看着已經飄起來的幽冥,正朝着自己飛來,甚至還不緊不慢的,一副吃定了自己的樣子,江北更是心煩。

偏偏魂掌雖然好用,但是那不是羣體技能啊!

天上的月亮也沒有,想放個滿月殺傷力簡直是辣雞的要命!

基本可以pass掉了,怎麼辦,在線等,很急啊! 就在江北已經瀕臨絕望的時候,腦海中突然一陣動亂!

“我偉大無上的主人!用滿月!快!”腦海中的小魔靈大叫着。

江北一時間有點愣神,這個局面用滿月,是個人都知道好使!

“放屁!沒殺傷力!消耗的靈力又多!”江北罵道。

看樣子這辣雞兒好像是緩過勁兒來了,還不錯!

“主人,讓我來!我來撕開這個缺口!”


話音落下,江北和小惡靈的心念相通,得到了江北的同意,瞬間交換了過來。

站在黑色大地上,靈體狀態的江北也能看到外部的情況。

這小辣雞兒,真的用了滿月的起手式!

完了……今天可能真栽了。

江北一拍腦袋,不知道說什麼好,只能先看着了。

不對!好像有點變化!

滿月的起手式是要藉助月光,那是個很浩蕩的戰技!


可是小魔靈用的,分明只是藉助吞天功法和體內靈力衍生出來的!但是效果卻遠勝於之前的滿月!

吞天功法竟然以靈氣模擬出了月光!

只是這月光很詭異,是淡紅色的!竟然已經把自己的身體給籠罩住了!

而手中握着的小騷騷亦帶着血紅色的光芒!

“滿月!”


戰場之中,“江北”的雙眼鮮紅,向前再次衝去,手中的小短劍揮蕩而出!

那本該浩瀚光潔的月光一時間竟如此妖異,但不得不承認的是……

當它劃過惡靈和黑衣人身體的時候,是那般優雅。

隨着血柱的噴涌,以及一個個黑衣人和惡靈身體的崩碎,江北也終於回過神來。

“主人!這就是吞天魔功的用處!如果有月光會更強的!”小魔靈一臉得意的說道。

江北的臉瞬間就黑下去了,這辣雞兒玩意,竟然還敢教育自己來了!

“別裝逼,趕緊往外跑!你大爺的!看不着人家都追過來了嗎!”江北怒道。

“是,是,我偉大無上的主人!”面對幽冥,小魔靈都不慌,但是面對江北,小魔靈感覺他還是很慫的。

“換人!”江北微微揉了揉太陽穴,一步跨出,再一次出了識海!

拿回自己身體的主動權還是不錯的。

江北微微睜眼,看着眼前的惡靈大軍,還有前方的幽冥。

撇了撇嘴,很想擺出一個不懈的樣子,但是,還是有點慫……

太多了啊!敵人還是太多了!這特麼太難頂了吧!

還有個幽冥在那盯着自己呢!跑吧要不?

就是滿月可以釋放了又如何,他能頂幾次!

“幽冥,你知道得罪我的後果嗎?”江北淡淡的說道。

“桀桀桀!江北是吧!你敬我幽冥一族,我稱你一聲少魔主,但是你想滅我,那就只能手下見真章了!”

幽冥前面還在笑,但是後面又突然咆哮了起來!

怒氣值+781

“你也可以叫我滅霸,我人稱滅霸尊者。”江北從懷裏取出小煙盒,然後叼在嘴裏一根,慢悠悠的點上。

怒氣值+319

很不錯,這是又有怒氣值的感覺,這是升級的感覺!

“還有,你們在座的,都是辣雞!都是我可以一刀就切開的廢物,明白嗎!”江北放聲怒喝道。

怒氣值+56+24+25+62+……就這麼一波!八千多來了!

隨着等級的高低,怒氣值提供的也不一樣,甚至還有一個天境的幽鬼一下就提供了一百多。

加上之前從幽冥,還有那什麼冥零身上弄來的怒氣值!都一萬出頭了!

幽冥雙眼微凝,看到這樣的江北有點心慌。

面對如此大軍,還能如此淡然,此子絕對不能留!

江北有點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感覺,長袍變成了半身的背心,兩個袖子也被火焰吞噬沒了。

皮膚的顏色雖然已經好轉過來,但是,也因爲這樣,他纔看到自己的手臂滿是傷口。

拿煙的手,微微顫抖,這是疼的是面對修爲激動的,不是嚇得,江北在心裏告訴着自己。

只是這心跳加速是爲什麼?嗯……肯定是面對強者的那種尊敬!

“幽冥,你覺得我爹真的敵不過那勞什子荒蕪?”江北突然說道。

關鍵時刻,還得搬出來老爹!先嚇唬嚇唬對方,天知道老爹是什麼情況。

要不是非打不可的時候,他更願意等老爹來一巴掌把他們都拍死。


果然,他當下就看到了幽冥的身體顫抖了一下!

幽冥則是在權衡着現在到底該怎麼辦,他這麼侮辱自己,肯定有底牌。

但是他哪知道,江北的底牌就是腳底下這個幽步和小騷騷……

而眼前那些惡靈大軍,已經對江北恨之入骨了。

一個個蓄勢待發的等着想要衝上去滅了他,但是得不到號令,只能停下。

……

“荒蕪,你覺得你真能敵過我嗎?”江萬貫吐出一口煙霧,淡淡的說道。

扭頭看了眼那封印之地的方向,這才轉頭繼續看着不遠處的荒蕪。

“看來那邊進展的挺快呢?”

不知江萬貫這一句是在自言自語,還是在對着荒蕪說話。

“江閣主,不擔心你的兒子嗎?桀桀桀!”荒蕪一臉陰狠的反問道。

“那好像是冥零侍衛的寂滅吧,懷念嗎,當年是你被這一招寂滅打敗,可是如今……”

“不擔心,幽冥輕易不敢動他,你要是有能耐,你也可以試試這一招。”江萬貫搖了搖頭說道。

荒蕪感覺是被什麼堵住了喉嚨,半晌沒說出來一句話。

寂滅?這可是他們幽冥一脈最大的底牌啊!那是無數代之前的幽冥尊者開創的絕學,但是,輕則重傷,重則直接掛掉……

“是冥零把杜萬天傷了的?”江萬貫突然轉頭看着荒蕪,一臉的怒火。

這個變臉速度,簡直是讓人瞠目結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