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那所謂的歷史第一,則是被其刻意地忽視了。

「咳。」瞧著周圍眾人的目光立即從震驚變成嫉妒,藍楓摸了摸鼻子,旋即無奈地對著楊雪道:「丫頭,這下你高興了吧?」

中年人也算是經歷過大風大浪之人,在經過最初的震驚與激動之後,很快便壓下心頭的激動,微笑開口道:「藍楓,你或許還不明白北州域歷史上年齡並列第二的四星煉器師意味著什麼吧?」

微微抬頭,藍楓沉吟了下,搖頭道:「確實不太明白。」

這名頭雖然聽上去感覺不錯,但實際上有什麼意義,他卻是不太清楚。

「呵呵,反正時間還早,我便簡單地解釋一下吧。」中年人極為和善地笑了笑,目光掃了一圈周圍震驚的眾人,最終目光再度落在藍楓身上,耐心地解釋道:「根據權威的統計,自語言、文字誕生以來,近萬年的漫長歲月中,北州域的四星煉器師們,按照年齡從小到大排列,排在前十之人,最終無一例外地晉級到六星煉器師級別,其中,更是有著足足六位都達到了傳說中的七星匠聖層次……」

頓了頓,中年人目光熾熱地注視著藍楓:「而現在,你,藍楓,在這漫長的歷史中,年齡卻是足以與那位名為洪淵的前輩並列,共享第二的名次!」

這不僅是一項殊榮,更是一種潛力的體現。

而且,北州域的並列歷史第二,即使放在整個青州大6的歷史上,也是能夠排進前百……在近萬年的漫長歷史中,龐大的青州大6,湧現過一代又一代的天才,而藍楓,能夠在無數的天才中脫穎而出,排進前百,同樣是令人震驚。

聽得此言,藍楓也是暗暗咋舌:「並列歷史第二?」

儘管知道自己比一般人更早晉級四星煉器師,但從未經過系統學習的藍楓,到得此刻,方才明白自己不經意間展露出多麼恐怖的煉器天賦。

中年人微微點頭,肯定地道:「不錯,除了排名第一的古烈前輩,你的年齡,應該是最小的,洪淵前輩至多與你相當。」

瞧著中年人不斷重複並列歷史第二,透明老者卻是有些不滿地撇了撇嘴,低哼道:「區區一個古烈罷了,老夫教出的弟子,遲早有一天,會過此人!」 「如此說來,並列歷史第二,確實算不錯了?」藍楓喃喃低語,心底也是有些高興。

雖然只是一個虛名,沒有什麼實際意義,但這虛名卻是讓得無數的天才煉器師們前仆後繼地爭奪,便是那些百多歲的老怪物們,都是對自己的名聲看得格外重要,藍楓自然也是無法完全無視掉,不過,他心底雖然高興,但還不至於因此而忘形,因為他十分清楚,潛力僅僅是潛力,在沒有成為真正的六星煉器宗師乃至七星匠聖之前,他是沒有資格驕傲的。

「藍楓表哥越來越厲害了……」嘴裡呢喃著,楊雪俏臉之上揚起一抹驕傲,彷彿在炫耀著心底最驕傲的東西。

瞧著藍楓平靜的模樣,中年人不由得投去一抹讚賞的目光,微笑道:「以你的天賦,只需要靜下心來繼續學習,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達到六星煉器宗師之境,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甚至,達到七星匠聖層次,也是有著極大希望。」

當今天下,六星煉器宗師屈指可數,七星匠聖更是鳳毛麟角,並且都是些隱世不出的老怪物,若是藍楓日後能夠成為七星匠聖,那麼大鄴城二級學院,也必將因此而名震天下。

中年人隱隱已經看到了一絲希望,而且,這希望並不渺茫。

「七星匠聖么……」藍楓當然希望自己能夠成為那樣的存在,但在此之前,他還有一個更迫切的願望,那便是將實力修鍊到神級層次,因為他所面對的敵人,太過於強大,即便是達到了神級層次,他都是沒有多少把握解決童家的事情。

藍楓清楚地記得,在童家的背後,站著一位神級強者—羅帆!

而這位神級強者,還是有著青州大陸最年輕的神級強者之稱的恐怖存在!

對於這樣的天才而言,只要給他時間,他便能夠不斷地進步,不斷地提升著自己的實力,當藍楓的實力修鍊到神級層次時,他的實力,恐怕已經更進一步,達到神級中期,甚至可能達到更加恐怖的神級後期……

而神級後期,已經是青州大陸最巔峰的存在。

面對一位這樣的敵人,藍楓肩膀上承擔的壓力,自然是大得乎想象。

「我需要時間,需要更多的時間。」藍楓緊緊地握著拳頭,一想到那個名叫羅帆的神級強者,藍楓的心頭,便是愈地迫切起來,他現在的實力,與羅帆相比,差距太大了,羅帆若是想殺他,便如同捏死一隻螞蟻般簡單。

瞧著藍楓變幻不定的表情,透明老者搖了搖頭,低聲道:「你也不必太過擔心,只要你不暴露身份,童家便不會喪心病狂到請羅帆出手來對付你……」

從表面上看,藍楓與童家的矛盾,來源於童瞳,雖然童家曾派出過死士追殺藍楓,但畢竟沒有給藍楓造成實質的傷害,反而折損了不少的人馬,因此,當今天的消息傳出以後,童家說不定會改變對藍楓的態度,竭力拉攏,畢竟,兩者之間的關係,還遠沒有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而若是藍楓暴露了身份,那麼童家說不得便要痛下殺手了。

一個註定不能和解的敵人,自然得想盡一切辦法在其還未成長起來的時候解決掉,以免將來為自己樹立一個強大的敵人。

以藍楓展露出來的潛力,足以令童家重視了。

「而且,你可不要小瞧了煉器師這個身份。」透明老者收起臉上的笑容,語氣鄭重地道:「煉器師的號召力,比你想象中恐怖得多。一個六星煉器宗師,只需許下承諾,便是能夠輕易地召來一大堆打手,連神級強者都可能心動,而一個七星匠聖,甚至能夠召來一大票神級強者為之助陣……」

這世界最尊貴的兩大職業,便是煉丹師與煉器師。

而七星匠聖,乃是煉器師中最頂尖的存在,地位然,號召力可想而知。

可以這麼說,青州大陸最不可招惹的,並非是各個特殊種族,也不是各大級勢力,而是七星匠聖與七星丹聖,因為每一個七星匠聖與七星丹聖,都是擁有著極為可怕的號召力,他們本身,便相當於一個級勢力,可以直接與一個級勢力的領對話。

招惹一位七星丹聖或七星匠聖,便等於是招惹了一大堆神級強者,那後果,是任何人都不願意見到的。

望著藍楓略微意動的樣子,透明老者淡淡一笑:「你雖然只是四星煉器師,但卻擁有著極為驚人的潛力,對於各方勢力與諸多強者的吸引力,恐怕不亞於一個六星煉器宗師,即使略微不如,也應該差得有限。只要你開口,便是那些天級強者,想必都是很樂意替你出手……」

一個擁有著衝擊六星乃至七星潛力的四星煉器師,即使還未成長起來,號召力也是比一位五星煉器師還恐怖一些。

聽得透明老者的分析,藍楓不由得悄悄咽了一口唾沫,他忽然現,煉器師還真是一個恐怖的職業……

「當然,學習煉器的同時,你小子也別忽略了元氣與肉身的修鍊,否則,若是實力差得太遠,那麼最終的結果,可能會是被人當作畜生一樣囚禁、圈養起來,一輩子都別想再有什麼自由……」透明老者沉吟了片刻,忽然提醒道。

聞言,藍楓心頭一凜,深吸了一口氣,點點頭:「我知道。」

……

大鄴城二級學院開學之日,驚現學院有史以來第一煉器天才,整個北州域歷史上第二小的四星煉器師,虛歲十九,這個令人震驚的消息,很快便傳遍了整個大鄴城二級學院。

「天,十九歲就成為四星煉器師……」

「年紀輕輕,便取得別人努力一輩子才能得來的成就,這個藍楓,太厲害了!」

「原本以為詩欣語學姐已是難得一遇的煉器天才,二十四歲便通過了四星煉器師職級考核,但如今與這藍楓一比,便顯得平庸了不少。一個二十四歲,一個十九歲,嘖嘖,差距還真是不小吶!」

「這一次,我們煉器系終於有希望壓過煉丹系乃至修鍊系一頭了!」

「根據古籍記載,北州域的四星煉器師們,按照年齡從小到大排列,排在前十之人,最終無一例外地晉級到六星煉器師級別,其中,更是有著足足六位都達到了傳說中的七星匠聖層次……」

「可以這麼說,只要這藍楓中途不隕落,未來至少會是一名六星煉器宗師,甚至可能成為傳說中的七星匠聖!」

「未來的七星匠聖,多麼讓人沉醉的名號啊……」

各種各樣的議論,遍佈於大鄴城二級學院的各個角落,隨處都可能夠聽見。修鍊系、煉器系、煉丹系的各個年級,無論多麼驕傲的天才,在面對藍楓所取得的這一項成就之時,都是不得不低下高傲的頭顱。並列歷史第二,哪怕僅僅是北州域的歷史紀錄,也依然是極為恐怖,令人不可置信。

而取得這項成就的藍楓,日後的成就,自然是更加不可想象。

在不少人的心底,已是將藍楓當作偶像般崇拜,如同對學院院長那般敬畏!

畢竟,那可是未來的七星匠聖吶!

時間流逝,有關藍楓的消息,不僅沒有平息下來,反而是愈演愈烈,傳遍了整個漢王朝,甚至開始朝著與漢王朝相鄰的楚王朝、斜月王朝流傳,引得整個漢王朝猶如地震般狠狠震動起來……

藍楓,原本僅僅在紅石城有著一點名聲的年輕天才,逐漸地成為家喻戶曉的存在,各個城池的大街小巷,都是開始流傳著藍楓的故事,甚至被人虛構出一些極為勵志的故事,編撰成書,說得有板有眼,彷彿藍楓真的經歷過那些事一般。

而藍楓的名字,也是被人無數次提起,而這其中,又以煉器師們尤其狂熱。

「老夫六歲學習煉器,五十八歲方才通過四星煉器師職級考核,獲得四星煉器師徽章,整整花了五十二年時間,而這藍楓,不過區區十九歲,便取得老夫努力一輩子才獲得的成就。」

「你還好,我至今都還停在匠師層次呢,雖然勉強能夠煉製出凡器,但連續三次參加四星煉器師職級考核,都未通過。四星煉器師職級考核,程序倒是簡單,但想要通過考核,卻是無比困難……」

「真是後生可畏吶!小小年紀,便是成為一名四星煉器師!」

「唉,老夫這一把年紀,算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以前還覺得能夠通過四星煉器師職級考核是件值得驕傲的事情,如今,唉,不提也罷……」

「北州域已經許多年沒出過一位匠聖了,希望這小傢伙能抗住外界的誘惑,可千萬別浪費了那一身天賦。」

「身為北州域之人,若是有生之年能夠見證一位北州域匠聖誕生,即便此生永遠停在三星匠師層次,老夫這輩子也值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藍楓終於以北州域歷史第二小的四星煉器師的姿態,名揚整個漢王朝,甚至在楚王朝與斜月王朝,都是有著不小的名氣。

ps:晚一點還有更新,這個月會儘力保持兩更,不時爆三更,謝謝大家的支持! 大鄴城二級學院的教學模式與猛武學院極為相似,每天都會安排固定的課程,至於是否前往教室學習,則是憑學員自願。

煉器系一年級學員每天有固定的三節課,上午一節課教授修鍊,下午兩節課分別教授煉器理論與煉器實際操作。修鍊課程內容極廣,涵蓋元氣、元技、肉身等各方面,包括每一個等級的詳解,而煉器理論與煉器實際操作則包含煉器發展歷史、常見材料解析、特殊材料解析、火焰操控等,覆蓋範圍不亞於修鍊課程。

藍楓的實力雖然比諸多導師還強大,煉器能力也是不弱於導師,但理論方面的知識卻是極為欠缺,趁此機會,他如同乾涸的海綿一般,瘋狂地汲取著養分,不斷地充實著自己,幾乎一節課也沒有落下。

了解得越多,眼界被拓得越寬,他便越是能夠感覺到自己的不足。

哪怕已經修鍊到了純元境四重,藍楓仍舊發現,對於聚元境、元氣境、元力境、純元境,他還有著許多不了解的地方,直到如今,方才有了一個系統的認知,若是當初便知道這些東西,或許他的修鍊速度,還能夠提升不少,修為可能比現在的純元境四重還高一些。

「不愧是二級學院的導師,即使實力略弱一點,理論基礎卻是如此紮實。」藍楓嘆了一口氣,暗暗感慨。

這幾天時間,藍楓可是學到了不少有用的東西,修鍊的效率,明顯有所提升。

日子一天天過去,藍楓過得極為充實,修為日益提升著,距離純元境五重越來越近,其肉身更是在學習了基本煉體技巧的冊子之後,強化速度增加了不少,地獄牢籠的修鍊也是有了新的進展,儘管離圓滿之境仍舊有著不短的距離,但至少讓藍楓看到了希望,除此之外,十三個中等竅穴已經被他打通了七個,第八個中等竅穴隱隱有著鬆動的趨勢。

遺憾的是,在度過最初幾天平靜之後,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藍楓的身份,讓得他無論走到哪裡,都是隱隱間成為視線的焦點,甚至還有人慕名而來,登門拜訪,令其煩不勝煩。

……

童家。

「十九歲的四星煉器師?藍楓?」當聽得探子彙報的消息之後,童海震驚了好半晌,手指在桌面上交替敲擊,神色變幻不定。

這幾天,童家不出意外地迎來藍家不計後果的瘋狂報復,損失極大,讓得他這位族長,以及數位長老,一陣焦頭爛額,一時間居然分不出精力去關注藍楓,卻沒想到,這個原本並未被他放在眼中的小傢伙,忽然間搖身一變,成為整個漢王朝炙手可熱的煉器天才,便是漢王朝境外的許多勢力,恐怕都忍不住蠢蠢欲動了吧?

有些頭疼地揉了揉頭,童海眉頭微皺,默默思考了片刻,旋即深吸一口氣:「看來,得改變對這小傢伙的態度了……」

一個十九歲的四星煉器師,並不足以令童海忌憚,他若真想痛下殺手,還是可以辦到的,只是需要付出不小的代價,而這代價,顯然是童海不願意付出的。

收穫與付出不成正比的事情,童海可不會幹。

最近藍家的反撲極為激烈,童家須得全力應對,想盡一切辦法穩住藍家,在這個節骨眼上,若是再分出一部分實力去對付藍楓,顯然是極不明智的決定。而且,以藍楓現在的身份,即便是童家,在動手之前,也得再三斟酌。

若是能夠與藍楓修好關係,乃至拉攏藍楓,數十年之後,童家或許能夠獲得意外的收穫。一個七星匠聖的影響力,甚至比青州大陸最年輕的神級強者,還大上不少!

「先試試吧,希望這小子別不識趣……」童海眼睛微微一眯,渾濁的眸子,變得深邃起來。

最好能夠與藍楓交好,若實在不行,童海也不介意將這個還未成長起來的天才,扼殺於萌芽狀態。

大鄴城另一處,在童海得到消息的不久之後,藍家也是收到了同樣的消息。

「十九歲的四星煉器師!並列歷史第二?」藍家族長藍傲,以及大長老藍元明、二長老藍元封、三長老藍元慶齊聚於大廳,俱是異常震驚,一陣口乾舌燥。

這個消息對他們的衝擊,不亞於一場地震。

「族長,我提議,立即準備一份厚禮,由我親自出面,拉攏此子。」大長老藍元明目光灼灼,剛回過神來,便是立即開口道。

二長老藍元封緊接著道:「大長老乃是此次對付童家的負責人,恐怕抽不開身吧?不如,這拉攏藍楓之事,便由我來代勞……」

「二長老此言差矣,一個人去,怎能顯示我們藍家的誠意?依我看,我與二長老一同前往,方才能夠最大地體現出我們藍家的誠意!」三長老藍元慶輕輕飲了一口茶水,旋即放下精緻的茶杯,站起身來,微微笑道。

藍傲皺了皺眉,瞧著三位長老這般體態,心底頓時湧起一股無名之火,低聲呵斥道:「夠了!」

這三個傢伙終日只顧著算計,顧著自己的利益,這般嘴臉,讓得藍傲心頭愈發失望了。

被藍傲呵斥了一句,三位長老皆是皺了下眉,但想到藍傲現在的實力,只得將心頭的不滿生生壓下,畢竟,在藍傲面前,即使他們三位長老聯手,都未必討得了好。

如今藍家的形勢,已不同於當年了,隨著藍傲的修為徹底超越他們,他們這三位長老的話語權,已經被藍傲壓縮了不少。

而且,他們深知藍傲心頭對他們存著諸多不滿,當年藍賢龍之事,直到如今,藍傲心頭都還有根刺,若是他們將藍傲惹急了,這位族長說不定真的會對他們下手。

「先忍著吧。」雖然心頭極為不滿,但三位長老,依然只能憋著。

若是他們的修為能夠更進一步,突破到破丹境七重,也就是天級後期,那麼他們便將不懼藍傲,可偏偏,這麼多年了,他們的實力,止步於天級中期,難以有所寸進,只能夠眼睜睜看著藍傲一點一點收回被他們攬在手中的權利,在藍家內部的威信,也是與日俱增。

淡淡地掃了三人一眼,藍傲平靜道:「你們三個的心思,別以為我不知道。不過我要提醒你們一句,你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藍家強盛的基礎上,若是有朝一日藍家沒落,你們的日子也不會好過。沒了藍家,你們守得住多年來累積的財富嗎?」

「言盡於此,你們走吧。」有些意興闌珊地搖搖頭,藍傲擺了擺手,「拉攏藍楓的事情,我會交給藍馨與藍光去做,你們就不要惦記了。」

大長老藍元明看了看藍傲,嘴角微微蠕動,但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

沉默了片刻,三位長老不歡而散。

待得幾人離去之後,藍傲方才搖頭嘆了一口氣,那滿是皺紋的蒼老面龐,浮現一絲疲憊。

……

邙山之上,擎天府。

「丹辰長老,這次拉攏藍楓之事,便勞煩你了,我在邙山等著你的好消息!」邙山山頂最中央的一座巍峨宮殿之內,一位身著紫袍的老者對著下方另一位青袍老者說道,言語極為客氣,並且顯得頗為鄭重。

丹辰捋了捋鬍鬚,微笑道:「也不知是不是巧合,我記得,不久前救紅仙的一群人中,似乎有一位自稱是藍楓……」

紫袍老者微微一愣,旋即哈哈大笑道:「如此便更好了,總之,一切都拜託丹辰長老了!」

「府主儘管放心,我定儘力而為。」丹辰點頭道。

片刻之後,一道身影自宮殿之中飛掠而出,到得山腰之時,嘴裡嘀咕了一句:「紅仙這丫頭不是一直惦記著報答救命恩人嗎?一會兒乾脆將她也一起帶去得了……」

話落之後,黑影一閃,瞬間消散。

……

大鄴城皇宮,書房內。

在數十列整齊擺放的書架中央,一位中年男子端坐其中,中年眼睛深邃,雖然神情無比平靜,但渾身上下卻是散發著一股威嚴氣息,一舉一動皆是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十九歲的四星煉器師?並列歷史第二?呵呵,有點意思。」中年那平靜的臉龐,浮上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片刻之後,書房內傳來一道平靜的聲音:「來人。」

聽得屋內傳來的聲音,守在門外的護衛,頓時快步走進書房,恭敬地彎腰道:「陛下!」

平靜地掃了幾個護衛一眼,中年淡淡地道:「立即去請國師過來一趟,就說朕有要事與其相商。」

「諾。」幾個護衛恭敬地彎了彎腰,旋即小心翼翼地退出書房。

極品透視醫聖 目送幾人離開,中年緩緩收回目光,再度看了一眼桌上擺放的一份情報,語氣複雜地感慨道:「十九歲的四星煉器師吶!」

漢王朝建國千年之久,卻是從未誕生過這般恐怖的煉器天才,若是能夠將其招攬,並且將其培養成為真正的七星匠聖,漢王朝未必沒有更進一步的可能……

而漢王朝更進一步,那便是帝國!

「帝國……」腦子裡閃過這個念頭,中年的目光,便是愈發熾熱起來。

PS:第二更奉上!咳,努力更新了,大家給點反應唄…… 十九歲的四星煉器師,並列歷史第二的煉器天才,這個消息讓得漢王朝及周邊的勢力紛紛行動起來,無數的強者猶如聞到魚腥味兒的貓,朝著大鄴城的方向快速地趕來。

學員們的熱情剛剛消退數日,藍楓的平靜生活還沒維持幾天,便是再度被打破。

「院長請我過去一趟?」詫異地瞧著身前面帶和煦微笑的中年導師,藍楓有些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