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蕭易拿了錢到時反悔這種事,龐源想都不用去想。

無他,飛雲宗臉面比整個紅葉商行都要大!

蕭易如果反悔,不用紅葉商行報復。收到消息的飛雲宗,自己就會派出高手,展開清除。

千年宗門,臉面比誰都看重!

當然。

蕭易也從沒有過反悔的念頭。

都是去大慶城,順路撈點外快,傻子才不接受!

在家裡休息了一天。

第三天一大早,蕭易騎馬準時出現在紅葉商行在金陽鎮的根據地。

寬敞的廣場上。

一件件貨物在龐源的指揮下,往馬車上搬運。

看見蕭易,龐源本是嚴肅的臉龐上,霎時擠出一抹笑容,大笑著走過來,招呼道,「蕭少俠,稍等片刻,我們馬上就好。」

「嗯。」

蕭易不輕不重的應了聲。

目光掃視全場,除了十幾個搬運工是普通人外,其他都是武者。當然,實力都是高級武徒、武徒巔峰之間。

「你就是龐叔請來的護衛隊長?」

一個聲音從後方響起。

蕭易豁然扭頭,凝視過去。這一看,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

胖子!

又是一個和龐源旗鼓相當的胖子!

不同之處是,眼前這個邁著鴨子步,向自己走過來的胖子很年輕,十七八歲左右。身上皮膚白的誘人,也肥的誘人。胸口鼓起的兩大團,搖來晃去。百分之九十的女人見了,都要為之羞愧。

「這是?」

蕭易強忍住笑出聲來,壓抑嗓音問道。

「哦,這是我紅葉商行二爺家的大少爺,朱烈,朱少爺。少爺七天前來到金陽鎮視察,這次借著運貨機會,和我們一起前往大慶城。」

龐源在一旁介紹道。

「原來是朱少爺。」

蕭易點頭,拱手算打招呼。

「嗯。」

朱烈少爺拖長鼻音,邁著粗壯的小腿,走到蕭易面前。一雙小眼睛,上下打量。

突然吐出一句話,「你真的能打?看你弱不禁風的樣子,貌似連我也打不過啊……」

朱少爺皺眉,目光中流露失望。

蕭易卻被看的差點摔下馬。

娘的,你以為誰都喜歡和你一樣,變成一堆肉山啊!

還弱不禁風?

弱你妹啊!

蕭易在心中破口大罵。

無語的搖了搖頭,夾了下馬肚子,慢步離開,順便丟下一句話。

「我在城門口等你們。」

城門口?

朱烈少爺先是一愣,繼而大怒。

「龐叔!這混蛋太囂張了!他以為他是誰?還耍大牌!我耍他妹!辭了他!辭了他!」

朱少爺怒吼連連。

從沒哪個武者在他面前如此狂傲。朱少爺純潔的心靈,嚴重受到打擊!

「這……」

龐源苦笑,「少爺,他是飛雲宗內門弟子。」

飛雲宗三個字一出,朱烈少爺憤怒的叫罵聲,立即戛然而止。

半響。

頂著漲紅的胖臉,羞怒吼道,「都愣住幹什麼?還不快裝貨,走人!」

「是,少爺。」


龐源鬆了口氣,轉身指揮搬運工,裝載貨物上馬車。

十分鐘后。

貨物裝載完畢,車隊緩緩駛離廣場,出了城門。

蕭易見狀,結束和三毛等兵士的交談。騎馬上前,和龐源走在一起。

……

烈日當空,光芒普照四方。

寬敞的大道上,一支長達百米的車隊,勻速前行。

蕭易和龐源一左一后,走在朱烈少爺所乘坐的馬車兩旁。這是朱少爺強烈要求的,為的就是方便詢問蕭易,關於飛雲宗里的事情。

對此,蕭易是左耳進右耳出。

穩定心神,警惕的注意四周。在強大靈魂之力支持下,車隊五百米範圍內的所有動靜,盡收「眼」底。

相比起來。

隊伍里的其他人,在知道蕭易是飛雲宗內門弟子后。基本都是以遊玩的心態,邊走邊說笑。

飛雲宗是方圓數千里的霸主宗門。

有哪個毛賊吃飽了撐著,敢來欺負它的門下弟子?

找死也不帶這麼找的啊!

隨車人員大多數放鬆心神,說笑不斷。

即便是龐源,也和其他人一樣,哈哈大笑。在朱少爺問話的當口裡,時不時插一句。

渾然沒有注意到。

車隊正前方千米外,一夥殺氣騰騰的強盜已埋伏多時!

… 那是一個斜度為四十五的土坡。

上百名身穿黑色鎧甲的強盜,匍匐在地,瞪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視著緩慢接近的蕭易等人。

在他們身旁,一頭頭渾身遍布細密鱗片,腦袋猙獰的妖獸,嘴裡罩著布套,發出「呼哧、呼哧」猶如風箱一般的喘氣聲。

強盜穿鎧甲也就罷了,居然還帶著上百頭妖獸!

「老大,我們真要對他們下手?偵查的兄弟回來了,穿白衣服的那小子,確實是飛雲宗內門弟子。我們動了他,說不定會引來飛雲宗的報復!」

開口說話的是一名尖嘴猴臉的強盜,他那三角眼閃爍精光,盯著蕭易,目光中流露忌憚。


「啪!」

脆響聲發出,這名強盜腦袋被狠狠曬了一巴掌。

「猴子,你丫的要是慫了,現在就給我滾回山裡去!」

刻意壓制的低喝聲響起,一名皮膚黝黑,雙目瞪大如同牛眼,長的甚是魁梧彪悍兇惡的壯漢,瞪著虎目罵道。

他是這支強盜,哦不,準確的說,是這支流寇的首領,名叫陳虎。元氣修為,初級武靈。

流寇不同於強盜。

因為他們是流動性的,打一槍換一炮,不能一下子全殲滅,那就等著報復吧。

所以,陳虎這支隊伍,裝備精良,戰力驚人。在西南三省闖出了不小的名氣。


此刻,陳虎人趴在草叢中,手上持著一柄寬大巨斧。目光如炬,一瞬不瞬的盯著走近的隊伍。

在他左右兩旁,數十個手持弓箭的強盜,嚴陣以待。至於鱗甲妖獸,那是衝鋒用的。有這樣的陣容,他們幾乎所向無敵。

「呵,呵呵,我這也是為了兄弟們考慮嗎。飛雲宗是六大宗門之一。門派里高手如雲,別說武王,就是武王之上,也有好幾個。這要是惹惱了他們,我們跑哪都沒用。」

尖嘴猴臉的強盜,摸著腦袋,賠笑道。

「你說的我都知道。」

陳虎冷笑,「飛雲宗強大沒錯,門下弟子實力強橫也沒錯。但這些並不代表,他們就是無敵的。大夏皇家子弟也有人敢殺,何況區區飛雲宗?」

「我們只要做乾淨點,不留下半點痕迹。任憑那飛雲宗再強大,也查不到我們頭上。除非華天雄狠下心,把所有流寇都剿滅了。但那種情況,你覺得可能嗎?」

「為了區區一個內門弟子,興師動眾。攪渾西南三省的局勢,他飛雲宗還要不要獨善其身了?」

陳虎分析的頭頭是道。

尖嘴猴臉的強盜聽完,佩服的點了點頭,「老大威武!」

拍完馬屁,又摸了下腦袋似有所悟,想起什麼,追問道,「可是,我們就這麼確定,他們身上有大把銀子?要是待會殺完人,卻什麼也沒有撈到,那豈不是……」

「啪!」

尖嘴猴臉強盜臉上,又挨了一巴掌。

便聽陳虎恨鐵不成鋼的罵道,「你個白痴,要是沒有油水,我會埋伏在這裡嗎?」


「我早就得到消息,他們這次出來,是運送一批藥材到大慶城。而這批藥材是煉製『化靈丹』的主要材料,化靈丹是什麼靈丹,我想不用多說,你也知道吧?」

「這種寶物,又豈是區區銀子能夠計算的?如果搶過來,我們想兌換什麼,就兌換什麼!這樣的任務,你說值不值得出手?」

陳虎眼中閃爍振奮的光芒。

尖嘴猴臉強盜還沒聽完,便忙不迭點頭道,「值,肯定值!不過,老大,你怎麼會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