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月家……

丫的,他們家連女兒都搭進去了,立場如何不是顯而易見的嗎?也就是說今天的戰鬥不是兩個年輕人之間的戰鬥,實際上是武浩自己在硬抗風花雪月四大家族這四個地頭蛇,外加西門家族這條過江猛龍。

在齊州城的歷史之上,一個人同時硬抗四大家族而不落下風的,有隻有一個,那就是武家莊的老莊主,武浩名義上的父親武擎天。

當年他一桿老槍力扛風花雪月四大家族而不落下風,奠定了武家莊第五大家族的歷史地位。

這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嗎?不少人觀眾猜測,心中熱血沸騰。

精彩,今天的戰鬥太他媽的精彩了,不管今天誰戰死在這裡,對觀眾來說都是不虛此行了。

四大家族的家主面面相覷,每個人都略顯尷尬,幾乎是異口同聲地說:你們也借了?

一個也字無聲地訴說著其中的貓膩。

西門鷹是過江的猛龍,他的存在足以影響四大家族的力量格局,弄不好會出現改朝換代的大事,所以四大家族的家主都想著和他搭上關係。

其中月家獻出了女兒月無垢,終於把西門鷹拴上了自己的戰車,而其他三家沒有女兒可嫁?怎麼辦?

對西門鷹這種有錢有勢有功法的**來說,除了地級神兵,他們拿不出任何讓西門鷹心動的寶貝,所以當西門鷹找到這幾位家主,提出要借地級神兵,並且承諾在兩家之間建立『珍貴友誼』的時候,三位腦袋被驢踢過的家主想都沒想就同意了……

他們以為西門鷹只是找到了自己,也只是和自己建立『珍貴友誼』,以後好處自然也只是自己家的,誰知道……

從目前來看,西門鷹把幾家的家主給耍的不輕。

因為三家的兵器他都借了,三家都借了,自然是一般親近,而對齊州城四大家族來說,一般親近,也就等於是一般疏遠,沒有任何意義……

媽的,誰說胖子一定厚道的?幾位家主心中暗罵。

西門鷹一手握西華鏡,一手握風靈刀,身上穿著雪靈鎧,頭上懸浮著百花圖,四件地級神兵的氣息像是洪水一樣肆無忌憚的宣洩。

武浩臉色蒼白,一股絕望和無力感浮上心頭。

太無恥了……不少人看著身穿四件套的西門鷹罵道,這簡直是赤果果的土豪啊,他身上這四件裝備幾乎是齊州城全部的家底了。

「我要將你碎屍萬段……」西門鷹怨毒地說,他的臉已經被武浩給燒了,就算是找到最好的美容整形師也廢了。

西華鏡爆發出一道耀眼的光芒,同時風靈刀斬出一刀內旋的風刃,一同斬向了武浩的要害。

「殺!」武浩大喝,雖然絕望,但是反而激起了他全部的鬥志——華夏兒郎只能戰死,絕不等死!

赤炎劍劍芒璀璨,逐月之劍、初春之劍、盛夏五龍劍!

武浩將掌握的所有功法都施展出來,現在已經到了要拚命的時候,拼一下不一定死,不拼一下就死定了。

轟鳴之聲,武浩倒飛而出,血灑長空,一道璀璨的指芒從他的指尖飈射而出,旋轉著擊中了咆哮憤怒的西門鷹。

封靈指,武浩將自己的希望寄託到了封靈指之上。

越級大戰,封靈指的奏效幾率雖然不高,但是武浩已經別無辦法了,只能死馬當活馬醫。

百花圖爆發出一陣光芒,無數旋轉的花朵從百花圖上飛出來,擋住了武浩的攻擊,武浩一陣絕望。

四件神兵,風靈刀和西華鏡主持攻擊,而百花圖和雪靈鎧專司防禦,可以說西門鷹這個混蛋身上有雙保險,武浩妄圖指望幸運女神的青睞而絕地翻盤,是幾乎不可能了。

落地之後的武浩感覺一陣天旋地轉,他身上有著十幾處傷口,白骨森森、鮮血汩汩而流,西華鏡和風靈刀這種地級神兵的攻擊力絕對是令人髮指的。

武浩感到手中的赤炎劍絕對是尚有餘力,剛才一擊的時候,赤炎劍的攻擊力並沒有完全發揮出來,但是他現在根本無法控制赤炎劍的劍靈,這種地脈靈火孕育出的劍靈脾氣非同一般的暴虐,如果不是武浩身上有朱雀的氣息,赤炎劍絕對第一個就把武浩反噬了。

武浩一陣苦笑,要是手中沒有地級神兵也就認了,可是偏偏有地級神兵,而且是赤炎劍和正氣劍這兩件。

這兩件神兵的劍靈一個被封印,一個天生暴虐,兩者之中的任何一個肯配合的話,武浩都有信心和西門鷹再戰一場。

「要死了嗎?」武浩喃喃自語,他還有一招海之劍沒用,但是那一招大招和赤炎劍天生相衝,武浩根本沒法發動。

「西門公子,這個廢物手中的神兵可否留給在下?」海老開口說道。

四大家族各有一件地級神兵,而致力於成為第五大家族的武家莊此時並沒有地級神兵——雖然海老是地級武者,但是地級神兵的鑄造是需要材料和機緣的。

「可以,我對摺磨這個人更有興趣。」西門鷹咬牙切齒地說道。

今天是他的大婚日子,結果被武浩毀容了,而且是永久性的,他豈能不恨?

「那他的另外一件兵器就留給我吧。」月家家主月青山仗著自己是西門鷹的准老丈人,開口說道。

風家家主風嵐山等人一滯。

風花雪月四大家族之所以保持平衡,除了因為四家各有一位地級強者之外,很大的原因就是因為四家各有一件地級神兵,誰也不多,誰也不少,月青山若是再有一件地級神兵,那豈不是要打破平衡了?

「你們似乎想的太多了,我就算把這兩件神兵毀了,你們也得不到。」武浩掙扎地坐起來冷笑道。

「毀了?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能毀了地級神兵?」西門鷹嘲諷道。

「試試不就知道了?」武浩從後背把正氣劍拿出來,而後和赤炎劍放在一起。

不少人好奇地看著武浩,他怎麼毀了地級神兵?不會是白痴地打算互砍吧,如果這樣就能把地級神兵毀了,那地級神兵之間豈不是不能交戰了?

一道橙色的火焰從武浩手中出現,而後將兩件神兵點燃,一隻火鳥從遠處飛來,閃電般地竄進了武浩的眉心。

雖然是驚鴻一瞥,但是所有人還是感受到了那隻火鳥的美麗,那簡直是火焰之中誕生出來的最美精靈。

「朱雀,拜託你了。」武浩一聲低喝:「融合吧,赤炎劍和正氣劍!」

「轟……」一股極度暴虐的氣息在武浩身上升起,極度像是武者的兵解,西門鷹趕緊離著武浩遠遠的,他雖然毀容了,可是還不想死。

一幫打醬油的人也離得遠遠的,他們只是打醬油的,好奇心有點,但是有限。

「姐夫不會想要兵解吧?」月無心嘀咕道,說出了不少的心思。

武擎天逝去之前兵解以重創何太極,作為他兒子的武浩以兵解的方式來發動致命一擊有何不可?西門鷹更是眉頭緊皺,時刻做好施展凌波微步逃命的打算。

「融合……」武浩大吼,手中的赤炎劍和正氣劍融入到了一團光影之中,有一隻朱雀神鳥在對著兩件神兵賣命的吐火。

「我是一隻小小鳥,吐火吐火真奇妙……」一陣若有若無的歌聲在烈焰之中飄蕩。

「該死的,不好……」意識到危險的西門鷹一聲大喝,手中的西華鏡率先爆發出一道光波。

「現在才知道嗎?晚了!」武浩大喝,神鳥朱雀一聲嘹亮的鳳鳴,響徹九天之上,而同時武浩手中出現一柄紅彤彤的長劍,劍吟若龍吟一樣響起……


「斬……」武浩低喝,隨手揮動手中的長劍,一道三丈長的劍芒斬出,伴隨有龍吟之聲響徹!

一道劍罡之中既有屬於正氣劍的浩然正氣,也有屬於赤炎劍的灼熱氣息,這才是靈魂覺醒的地級神兵的氣息。

西華鏡的光芒被武浩隨手一件斬為兩截,就像是鋒利的刀鋒切開一根白色的甘蔗。

「現在該我了……」武浩大喝,腳下天罡步邁動,閃電一樣地到了西門鷹的面前,同時手中長劍揮下,一連九條火焰長龍從劍芒之中飛出,個個張牙舞爪,不可一世!

藉助神兵之利,盛夏五龍劍變成了盛夏九龍劍! 變故發生的太快,快到西門鷹根本就沒有足夠的時間反應,誰能想到剛剛的死鹹魚瞬間就完成了鹹魚大翻身?

神兵融合,而且是地級神兵的融合,這種神話一樣的事情居然是發生在一個人武者五重天的武者身上,這相當於一個小學五年級的同學把兩枚原子彈完美融合在了一起,若不是親眼所見,所有人都會認為這是天方夜譚。

藉助神兵之利,武浩施展的盛夏五龍劍居然升級換代成為了盛夏九龍劍,九條火龍飛舞,個個不可一世,飛揚跋扈。

西門鷹怒吼,一種死亡的氣息籠罩到他頭上,雖然有四件神兵在手,但是他還是在武浩的攻擊之中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


「該死的,他手中到底融合出了一個什麼樣的怪物?」西門鷹拚命地舞動手中的西華鏡,關鍵時刻,他還是選擇相信自己家的地級神兵。

盛夏九龍劍斬到了西華鏡的鏡體之上,一聲輕微的顫音響起來,古鏡爆發出一陣悲鳴,一條裂縫從西華鏡的鏡面之上蔓延,將平滑古樸的鏡面分成了兩半。

堂堂地級神兵西華鏡,居然被融合之後的劍斬成了兩截……

不是西華鏡不給力,而是武浩手中劍太給力了!

九條火龍分成三路,其中四條覆蓋了雪靈鎧,另外四條擋住了百花圖,而第九條火龍則咆哮地將西門鷹吞噬了。

烈焰熊熊,西門鷹僵直在原地,武浩的身影從他身邊劃過,直接奔著蒙著蓋頭的新娘子而去。

西門鷹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武浩懶得管他!

西門鷹死了,但是危機還遠遠沒有結束……

從幾件地級神兵出現來看,四大家族已經和西門鷹穿一條褲子,站在了武浩的對立面,所以說殺了西門鷹只是第一步,武浩的根本目的還是救人,救走月無垢這個家族利益的犧牲品。

天罡步施展到極限,武浩幾乎是騰空而起來到了新娘子身邊,然後伸手抓住了月無垢的纖纖玉手。

「快走……」武浩大喝打算將月無垢帶走,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依靠天罡步的速度,在幾位地級強者不出手干預的情況下,武浩的勝算還是很大的。

新娘子一陣驚慌失措,似乎是沒有想到武浩居然真的擊殺了西門鷹,待武浩牽住她手的一瞬間,她身軀一歪,驚慌失措,一下子撲到了武浩的懷裡。

武浩攬住對方的腰肢,將天罡步施展到極限,打算騰空而起……

一陣劇痛傳來,武浩眼前一暗,喉痛一甜,一口鮮血忍不住吐了出來……


纖纖玉手揮動,一股勁氣一閃而沒,新娘子一連三掌直接印到了武浩的胸口上,武浩鮮血狂噴,連連倒退,趁著這個機會,新娘伸手,將武浩手中的劍搶了過來。

「為什麼?」武浩滿是難以置信地看著新娘子,身上的劇痛也遮掩不住內心的憤怒。

「姐姐,你瘋了……」月無心開口說道,月無心的話說出了其他幾個人的想法,這月無垢難道瘋了?武浩冒著九死一生的風險來這裡救她,她就這樣對待武浩?這女人也太狠心了吧。

「哈哈哈……讓你看看我是誰!」新娘子一陣囂張的大笑,異常彪悍地一把拉開了頭上的紅蓋頭,一個嫵媚動人的身影出現在眾人面前。

武浩目瞪口呆,月無心目瞪口呆,月青山目瞪口呆,武擎岳目瞪口呆,所有賓客外加醬油眾目瞪口呆!

現場一下子靜寂下來,只有新娘子的囂張大笑在到處回蕩。

武藤嵐!


今天的新娘壓根就不是月家明珠月無垢,而是武家莊的武藤嵐,這是一場計中計,一場旨在算計武浩的計中計!

「怎麼會這樣?無垢呢?」月青山頭皮發麻,在明月庄居然把自己的女兒給掉包了,事情似乎是出乎意料了。

「怪不得今天找不到你的身影……」武擎岳總算是明白了,看著女兒說道,他此時心中滿是自豪,關鍵時刻還是自己女兒能幹,就算武浩天賦驚人,擊敗了西門鷹又能如何?還不是被蘭蘭算計了?

為了擊殺武浩,武藤嵐可謂是用心良苦啊,連自己的清白都搭上了。

「這就是地級神兵的感覺嗎?感覺很好啊!」武藤嵐握著手中的長劍囂張地大笑,「你現在可以去死了……死在自己融合的寶劍之下,應該是很榮幸吧!」

長劍之上閃過一道劍芒,直接斬向了武浩的胸口!

地級神兵的威力是有目共睹的,別說武浩已經受傷了,就算他沒有受傷,以肉身力量硬抗地級神兵的一擊也是必死無疑!

武藤嵐手中的劍是武浩融合的,而武浩將要死在此劍之下,這是諷刺啊,赤果果的諷刺!

武浩痴痴獃呆,也許是自身傷勢太重了,也許是變故發生的太突然,他並沒有躲開這鋒利的劍芒,只是眼整整地看到劍芒斬到了自己的心口上。

武擎岳如釋重負地鬆了一口氣,這次武浩死定了吧?如果再不死那就是沒天理了!

武藤嵐嘴角掛著冷笑,強如武浩如何?還不是死在老娘的劍下了?

劍芒擊中了武浩,武浩跌跌撞撞後退了三五步,胸口出現了一道血痕,有鮮血流出,但是並不嚴重……

這是怎麼回事?不少人心中納悶,武藤嵐更是痴痴獃呆地看著手中的神兵,這就是地級神兵的威力?怎麼一點威力加成都沒有?

剛才武浩的一擊可是硬抗雪靈鎧等四件神兵而不落下風的……

「不要緊,一次殺不死可以殺兩次,一劍殺不死可以殺兩劍,將你千刀萬剮才好!」冷靜下來的武藤嵐冷笑,此時的武浩沒有了地級神兵,已經成了砧板上的肉,如果太容易就死反而不美,豈能解自己的心頭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