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他們要去哪兒,讓羅征取走什麼,崩山族卻一直不肯透露,但雷蟾已經數次保證,三大族都會傾盡最大的能力保護羅征。

度過了那條天河之後,眾人頓時感受到濃烈的真元傳遞而來,便是達到了天穹族的地盤了。

這天穹族中可修鍊始末真元,乃是修真武者的修鍊聖地!

不過崩山族這邊的外族武者幾乎都是以煉體為主,少部分亦是法體雙修,但對天穹族的興趣終究不是太大。

羅征的情況則比較特殊,他雖然也構築體內世界,可是體內的真元已被混沌之氣所替代,此地的真元對他更是無用。

但混沌之氣與真元的屬性在許多時候類似,若天穹族中擁有一些運用真元的特殊法門,羅征也會選擇吸取一二。

進入天穹族的領地不多久,就有數只隊伍前來迎接。

那天穹族人的個頭倒是與人類相差無幾,不過眼窩深陷,頭髮金黃,人人都擁有一對潔白的雙翼,看他們得穿著打扮,倒是與崩山族一般,甚為簡陋,只是以少許布料遮蔽隱私,暴露出一身壯實的肌肉。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相比崩山族的豪邁相比,這天穹族人則偏向於深沉,性子寡言少語。

在他們的引導之下,眾人就踏入了天穹族的部落之中。

天穹族中到時沒有那般恐怖的引力,不過他們的建築十分怪異,這部落之中豎立著無數高塔!

而在這高塔的下方,則是一片黑乎乎的澤地。

這一眼望過去,高塔之上白花花的一片,原來每一根高塔之上都有不少天穹族人蹲在上面,那白色的羽翼展開后,形成一片片羽翼交織的海洋。

時不時也有天穹族人在天空騰飛而起,降落其中。

崩山族是崇尚力量的種族,但天穹族則是嚮往天空和自由。

可惜神煉禁地終究只是一個巨大的洞穴罷了,這些種族最喜歡的,便是聽外族武者講述神域的廣闊,那地域之寬廣窮極天穹族一生,也無法抵達盡頭……

這一切,都讓天穹族艷羨不已。

所以想比崩山族,天穹族更像探析神煉禁地主人的目的,他們希望獲得走出這個洞穴的機會。

崩山族的到來,得到了天穹族熱烈的款待。

天穹族中的高塔錯落有致,有高有低,因為如此,也能一眼分辨出天穹族人的地位。

地位越高,所擁有的高塔的高度越高。

最低的塔與最高的塔之間的差距有千丈之巨。

天穹族便是將崩山族一行人安置在了最高大的那座塔頂之上。

等到夜幕降臨之後,所有的天穹族人都返回了巢穴,為首的天穹族人頭戴金冠,正是天穹族人的首領宮羽。

簡單的介紹一下后,這宮羽的目光就落在了羅征身上。

作為關鍵人物,宮羽大約覺得有必要親自衡量一下崩山族所說的羅征,是否真的能對抗異火。

只見他伸手輕輕一揮之下,四周的真元開始急速涌動起來,自他手中已多了一道明黃色的火焰……

雖說宮羽明白羅征是關鍵人物,但顯然沒有將這個神極境的小傢伙放在眼中,並沒有徵求羅征的同意,就貿然要以這火焰灼燒羅征。

這一幕讓羅征的眉頭微微一皺。

這宮羽的火焰乃是已法則之力催動真元化出,或許是巧妙之極,但羅征自是不會懼怕,可羅征也不是有受虐傾向,一句話都不說就捧著這火焰灼燒自己,這算怎麼一回事?

進入崩山族歷練之後的羅征,在力量上已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

此前他不夠實力,被崩山族隨意擺弄他也無法反抗,不過崩山族終究沒有太大的惡意他也不計較了,現在羅征卻不止於如此!

雷蟾看到這情況,一關粗枝大葉的他倒是率先站了出來,「宮羽兄,且慢!」

那宮羽碧色的眸子微微一閃,奇道:「怎麼?」

雷蟾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事先也並未說明羅征的實力,以宮羽的地位,的確不需要太過於尊重一位神極境的外族武者,「這羅征小友,屬於我們神獵隊。」

他這話說的十分隱晦,其實就是暗示了羅征的實力,他有資格進入神獵隊,論單純的力量他已與崩山族的頂尖相匹配。

可宮羽終究不曾明白過來,他只道羅征因為是斥火者的緣故,所以才破格進入神獵隊,否則這傢伙何德何能,能與雷蟾等人平起平坐?

「這不重要吧?」宮羽淡淡的說道,手中的火焰更是跳動起來。

雷蟾卻執意不肯了,甚至一步邁出擋在了宮羽面前,「羅征在我崩山族中測試,獲得了蠻王的稱號。」

聽到這話,宮羽臉色頓時一凝,「雷蟾兄說笑了,還是這傢伙根本沒有斥火神通,雷蟾兄是要消遣我天穹族?萬象族過幾日也會到了,這般消遣我們兩大修鍊聖地,雷蟾兄可是要負責任的!」

宮羽根本不信雷蟾的話,加上雷蟾現在出面遮遮掩掩,更是加重了宮羽的懷疑,這羅征或許根本就是一個幌子,只是他想不通這雷蟾吃飽了撐的,騙他幹什麼?

雷蟾頓時流露出苦笑,他也知道宮羽曲解了自己的意思,只有繼續說道:「我可是說的事實!」

看到雷蟾如此正經的表情,宮羽目光再度流露出疑惑之色,盯著雷蟾後面的羅征說道:「不管是不是事實,我終究要親手一試便知,為何雷蟾兄要阻攔?」

「我不是阻攔,我只是希望宮羽兄你能徵求羅征的同意,」雷蟾回答道。

雷蟾也知道羅征不是那種特別難說話的人,前提是你要給予他尊重,這不是強者與弱者之間的對話,可以無視羅征的建議,何況在雷蟾看來,羅征的力量恐怕比雷蟾自身還要強大許多!

宮羽到了這裡算是聽明白了,自己瞧不上眼前這羅征,這傢伙還真算是一個人物?

為了得到結果,宮羽也只能勉強按捺住自己的性子,「小子,據說世間火焰都拿你沒有辦法,我可要用手中異火試你一試,可否?」

他身為天穹族的首領,與一個外族的神極境武者如此說話,在他看來已算是破例給足面子了。

可雷蟾聽到這話,心中卻知要糟……

還沒等他開口,羅征便笑眯眯的說道:「我拒絕。」

在場還有天穹族的其他高層,聽到羅征這話后,一個個臉色都變得十分難看,他們也未曾想到,首領已如此請求了,這傢伙竟然還敢拒絕?

宮羽的眉毛微微一揚,卻是冷笑道:「你一個外族武者,有拒絕的資格么?」

羅征的臉色倒是看不出任何變化,「資格是憑實力爭取,不是靠你我一口斷定的。」

崩山族的武者,以及在崩山族修鍊的那些外族武者們,此刻也是一臉的無奈,怎麼一上來就劍拔弩張?

然而他們卻是見識過羅征的實力了……

雖說弄不清楚羅征那恐怖地的實力到底從何而來,當對抗那真武聖獸的時候,給眾人留下的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

雷蟾還想繼續打圓場,宮羽冷聲說道:「那就看看你有沒有這個實力爭取了!」

他終究忍不住出手了!

只見他伸手朝著羅征驟然一指,那道明黃色的火焰頓時化為一道細長的火蛇朝著羅征直射而來。

每一個寰宇中的規則都略有不同,但這些規則終究是聖人制定,而聖人構築世界的時候,終究逃不掉神域的影響,所以差距也不會太大!

天穹族人的臉上都掛著一抹冷笑,這外族小子太不知天高地厚,若這小子能抗住宮羽的赤焰,就能證明他擁有斥火之體,倘若他扛不住燒死了也是活該。

含流蘇乖乖的坐在羅征身邊,倒是一動不動看著那火蛇捲來,嘴角撇了撇,這火焰的品級比之度厄之木燃燒的火焰強那麼一些,但和她的異火相比,那就是天差地別了,根本不可能給羅征帶來任何傷害。

不過羅征應該不會乖乖的讓對方燒吧?

和含流蘇猜測的一樣,羅征端坐當場,面對那一道火蛇不曾動彈,但心念一動之下,九星再度閃爍起來。

白天動用了九星之中三分之一的力量后,羅征也發現,這九星的力量也不是無限度索取的,當羅征抽取過多的力量,九顆星辰的光芒就會黯淡下來。

不過眼下對抗這一道火蛇,羅征需要抽取的力量並不多,大約三十分之一算綽綽有餘。

這一道無形的力量化為一張堅盾,如此擋在了羅征身前,而那火蛇卷過來的瞬間,就被這無形的力量所侵吞,直接被湮滅,消散……

宮羽看到這一幕,臉色卻是越來越難看,手指重重一劃之下,那火蛇源源不斷的射出,顏色也是從明黃逐漸過渡到深紅色,他這算是動真格了。

結果卻沒有產生任何變化,羅征面前彷彿有一道無形的牆壁,他憑藉真元轉化出來的火焰之力,無法逾越半步!

「我有這個實力么?」羅征淡淡的反問道。 面對羅征的反問,在場所有的天穹族鴉雀無聲。

崩山族守護著力量源泉,而天穹族則擁有始末真元!

整個神煉禁地的一切都是真元所化,但所有的真元皆由此地逸散而出,這裡是天地元氣的起點!

擁有如此得天獨厚的優勢,天穹族在真元上面的天賦則遠強於其他種族。

而以真元催動各種法則的應用自然也是巧妙之極。

宮羽身為天穹族的首領,他的實力毋庸置疑,此刻他已經將火系法則之力催動到了極致,卻依舊對羅征無可奈何。

更要命的是,羅征根本不曾動彈一下,表現出來的舉重若輕,透露出一種深不可測的氣勢。

他不曾將天穹族放在眼中。

到了此刻,宮羽有些相信雷蟾的話了,這傢伙真的獲得了蠻王的稱號,而且絕不是一個稱號那麼簡單!

但他先前將話說的如此霸道,身為天穹族的首領,此刻卻有些下不了台。

他不可能真的動用殺手,擊殺羅征,雷蟾第一個就不會答應。

眼看這一條火蛇拿羅征沒有辦法,宮羽不得不收將之散掉,卻是冷哼一聲,「但願你有這個實力!否則那翡翠之火,能將你一切都焚滅!」

「這就不勞你擔憂了,」羅征輕聲笑道,「記住,我與崩山族也只是合作而已!」

這話讓宮羽的神色再度一冷,雷蟾卻是繼續打圓場,同時非常認同羅征的話,「對,我崩山族與羅征也只是合作而已,宮羽兄這般態度卻是不對了。」

「雷蟾兄,你!」

和外族武者合作?那也要看羅征夠不夠分量。

即便是當年含蒼煙擔任了首領,崩山族中也有各種不服,這六個種族本質上還是非常排外的,例如崩山族中經常就有族人要求封閉聖泉山,不讓外族武者進入其中!

這種事情在天穹族,萬象族等族中也經常發生。

但六大修鍊聖地的規則乃是先知多定,而先知則遵照神煉禁地主人的命令,他們不可能試圖去更改這個規則!

所以即便是六大種族極度排外,但依舊不情不願的接納外族武者前來修鍊,不情不願的培養外族的武者……

這種不情不願,更加加深了原住民的排外心裡,他們骨子裡認為這些外族武者是來佔便宜的。

現在雷蟾親口說與羅征合作,如此放低自己,宮羽幾乎都懷疑自己聽錯了,但看雷蟾剛剛一連串的話和態度,說出這種話也並不奇怪。

看到宮羽的臉色,雷蟾心中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卻是大步邁出,在宮羽的耳邊輕聲說了什麼。

聽完雷蟾的話后,宮羽的臉色再度變了數變,雙目緊盯著羅征,那綳著的一張臉卻是漸漸地緩和起來,隨即態度就產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言語也變得異常客氣,「原來如此,羅征小友與崩山族合作,我天穹族卻算是佔了好處,方才宮謀出言不遜多有得罪,還望海涵。」

宮羽這話說出口后,在場天穹族的高層們的表情那是相當精彩。

這雷蟾到底說了什麼,能夠讓他們的首領在短短几個呼吸里,態度發生如此大的轉變?

天穹族人不清楚,但羅征卻清楚,一些精明的武者同樣也清楚。

應該是雷蟾將真武聖獸的事情告訴了宮羽。

這真武聖獸身為神煉禁地主人的靈寵,地位超然,羅征不僅與那真武聖獸發生了正面對抗,而且那頭玄牧鼬還選擇了主動離去!

光是這一點,就已經能斷定羅征的不凡。

玄牧鼬雖然無法口吐人言,但它的智慧不會低,肯放過羅征原本就是一件十分反常的事情,值得他們去揣摩!

能夠驅動玄牧鼬的是誰?也只有神煉禁地的主人了……

或許崩山族並不知道神煉禁地主人的目的,先知們對這些事情也守口如瓶,但不代表雷蟾等人沒有自己的猜測!

意識到這一點后,即便是這台階下的有些難看,宮羽也不得不硬著頭皮改變態度。

對方將姿態放低之後,羅征也不會窮追猛打,只是淡淡的點點頭,「不過是小誤會而已,宮首領不必掛懷。」

宮羽或許能夠放得下臉面,可天穹族的其他人就不一定了,他們並不知內情,只是對羅征恨得牙痒痒……

這件事情揭過之後,就是用餐時間。

崩山族來訪,天穹族慣例是要以豐厚的食物款待。

那宮羽揮手之下,就有數十位天穹族人飛躍過來,手中端著一疊疊精美的盤子和酒杯,挨次放置在眾人的跟前!

不過這盤子中卻是空的!

看到這餐盤,羅征微微有些好奇,卻不知天穹族會以什麼食物來款待?

既然此地乃是修真聖地,武者都是修鍊真元,基本都早已辟穀,只是吞食天地元氣即可……

沒想到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倒是符合羅征的推斷。

他們和崩山族的確不同,崩山族需要獵捕大量的珍奇異獸為食,那些血肉都要強大的煉體作用。

而天穹族的食物則是真元!

等到那些盤子挨個放置后,再度出現了數十位天穹族的女子。

這些女子身材苗條,體型妖嬈,樣貌自然是極美,相比那些魁梧的崩山族女子自然是天上地下。

隨行的外族武者們看到那些女子們,便覺秀色可餐,食指大動!

那一位位女子卻是正對著餐盤,雙手合握在一起,卻是閉目冥想起來……

「觀想之法……」羅征微微一愣。

那女子觀想之下,此地濃郁的真元就開始不斷地凝聚,自那餐盤之中開始閃爍一道道碧玉光澤,一陣陣香味也湧現而出,那一枚精緻的盤子中,就有了各種瓜果肉食,杯中也多了清香美酒!

羅征頗為無語。

觀想之法是操控真元的入門手段!

可是武者修鍊,吞噬真元,直接吸收天地元氣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