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知道先天境界的種種神異之處,他沒有想到葉寒對於真氣的操控力竟然如此的強大,這麼細微。

「太極生倆儀!」

葉寒雙手一虛抱,緩緩推出,一個太極圖的虛影呈現在空中,同時仙魂也是鑽入到了這材料當中,將所有的雜質完全剔除,融入自己的仙家法力。

「天為陽,地為陰。」

葉寒緩緩的開口,接著箱子里的材料浮現出來和這太極圖一同融入這天空和地面。

嘩!

陳太旭三人用力的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如同神話般的一幕,他不明白這個太極圖是怎麼產生的。

更不明白,這個太極圖到底是怎麼變大,在籠罩整個別墅的。

「嘶,好冷!」

「不對,好熱!」

陳衛華和陳筱涵大叫一聲,就連陳太旭臉色也猛然一變,他只感覺腳下傳來一陣陰冷。

如同他走火入魔,體內玄冰勁暴動的時候一般,而空中卻又傳來熾熱之感,彷彿置身在大火爐一般。

「你們先離開這裡!」

陳太旭對著陳衛華等人吩咐道,隨後陳家子弟陸陸續續走出別墅,那種一冷一熱的感覺,這才消失不見。

「東青龍為木!」

葉寒手中法決一掐,一道青龍虛影從其背後浮現出來,那些位於東方種種雷擊木化為齏粉融入這青龍虛影當中。

昂!

青龍發出一聲咆哮,對著陳太旭撲去,陳太旭想要阻擋,但是卻連動彈都動彈不得。

唰!

陳太旭只能瞪大著雙眼,眼睜睜的看著這個青龍從他的身體里穿過去。

陳太旭慢慢的閉上眼睛,他清楚的感覺到這條青龍從他身體里穿過的感覺,而且他還感覺體內竟然浮現出生機。

「……不用閉著眼了,你沒死,這是我藉助方圓百里生機為你調理體質!」

「現在的你的體質已經恢復到壯年的時候了,這樣的話,接下來那副葯,你再吃三個月,就能突破了!」

葉寒淡淡的道,彷彿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在青龍歸位於東方后,就繼續掐捏起法決了。

「西白虎為金!」 吼!

一聲咆哮,帶著百獸之王的氣勢,一個渾身雪白的白虎虛影從葉寒的背後走出。

西方位置,那些從深山老林,或者廟宇道觀拿來的金屬神像紛紛化解,融入白虎虛影當中。

葉寒手中加大法力的輸出,由於龐大的仙識,他的先天真氣在此時盡皆被轉換成了只有修真者才有的法力。

「去吧!」

白虎再次發出一聲咆哮,方圓百里的生物頓時如同遇到天敵一樣,一動不動,就連陳衛華等人也暈了過去。

唯有已經達到後天大圓滿的陳太旭,猩紅著雙眼死死的盯著葉寒手中掐動的法決,試圖從中參悟出來什麼。

對此葉寒只能在心中無奈一笑,如果陳太旭真的能夠參悟出來什麼,他才會驚訝萬分。

要知道,他當初學這從遺迹中得來的十天絕陣的時候,可是參悟了很久才學會的。

「南朱雀為火!」

「北玄武為水!」

唳!

哞!

渾身散發著熾熱紅色光芒的朱雀虛影,和渾身被水汽纏繞的玄武虛影從葉寒的背後浮現出來。

隨著那些材料的融入,朱雀和玄武虛影逐漸凝視起來,接著在葉寒的法決掐捏下歸於各自的方位。

「四象出,五行現!」

葉寒淡漠的聲音響徹在陳太旭的眼中,此時的葉寒宛若高高在上的神靈一般,渾身散發著尊貴異常的氣勢。

「金!」

「木!」

「水!」

「火!」

「土!」

葉寒手中法決不斷變幻,速度越來越快,陳太旭死死的盯著葉寒的手勢變動。

一直到他暈過去的時候,他竟然發現葉寒掐捏法決的時候,竟然出現了殘影。

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按照某種規律,圍繞在葉寒的周圍,隨著葉寒的手中法決的變幻,緩緩的籠罩起這個別墅。

「相生!」葉寒低聲呢喃,五行之力頓時如同被下達了指令一般,進行起著某種的演化。

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木水火土五行按照相生的規律在不停的演化。

方圓百里的天地靈氣被一一的抽取過來,正在運行的五行之力誕生出一種帶著莫名韻律的生機之力。

「相剋!」葉寒淡淡道。

原本正在運行的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猛然爆開,重新再次演練了起來。

不過那一抹帶著莫名韻律的生機之力卻漂浮了出來,圍繞在葉寒的四周。

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按照原先截然不同的規律運轉。

頓時,一股帶著莫名韻律的毀滅之力在其中誕生出來。

「快成功了!」葉寒眼眸中浮現出一絲欣喜,隨後手中法決再次變幻起來。

「四象滅!」

葉寒眼中寒芒一閃而過,隨即四大神獸虛影浮現出來,接著發出一聲凄慘的悲鳴,化作一股精純的天地靈氣。

「五行崩!」葉寒一指點出,那一抹生機之力,撞向正在運行的毀滅之力。

轟!

一股龐大的氣機從這猛然爆開的五行之力浮現出來,死死的籠罩著葉寒。

「六合成!」 前妻再嫁我一次 葉寒手中法決再次一變,變得更加複雜難懂,常人此時恐怕只要看上一眼,就會感覺頭昏腦漲。

穿越之凰臨天下 「六合者,謂天地四方也。」

話音一落,原本還漂浮在空中不停遊盪的精純靈氣,開始緩緩的向著東南西北飛去。

五行之中的木金火水和四象形成的靈氣,各居東西南北四個方向。

「凝!」葉寒一指點出,頓時風雲變色,天空中響起晴天霹靂,一道紫色雷霆猛然落下。

「來得好!」

葉寒屈指一點,五行之力的土行之力,突然化作麒麟虛影,隨著無窮的土行之力湧入,麒麟虛影逐漸凝實。

隨後發出一聲吼叫,對著那道落下的紫色雷霆撞去。

轟!

一聲巨響,無數氣浪從整個別墅的中心產生,一道褐黃色的麒麟發出一聲悲鳴緩緩的融入地下。

「該你了!」

葉寒屈指一點,空中還在不停旋裝的那一點生機和毀滅被他抓住,隨後再次變成一個互相追逐的陰陽魚。

融入了天空當中!

「終於成了!」葉寒拍了拍手,看著方圓百里之地,靈氣不斷朝這裡匯聚而漸漸升起白霧的別墅。

「四象為靈守四方,五行分化融無常,麒麟為尊鎮中央,生死陰陽划仙凡。」

葉寒眼中帶著一絲欣喜,有著這個六合鎖靈大陣,方圓百里的靈氣都會被聚集到這裡,這裡妥妥的一個修鍊聖地。

「沒想到,還剩下一些材料!」葉寒看著別墅四周,散落下來的一些材料,隨後虛空一握,被他收了起來。

「醒一醒!」葉寒大手一揮,水系靈力匯聚,一道水球凝聚出來,潑醒了陳太旭。

「不好意思,竟然昏過了!」陳太旭臉色微紅,他第一次這麼尷尬,沒想到為了學到點東西竟然暈了過去。

「沒事,反正六合鎖靈大陣陣法已經完成了!」葉寒淡淡的道,言語中帶著一種傲氣,他說能夠完成就會完成的。

「嘶!」陳太旭這才仔細的看起了這個原本還是他的別墅。

「好濃郁的天地靈氣!」陳太旭瞳孔一縮,發出驚嘆雖然他還沒到先天,不能具體感知到底增加多了天地靈氣。

但是,他也能感覺出來,此時這個別墅的靈氣,比之前他居住的時候,要濃厚倆三倍,而且還在不停的增加。

「葉公子,這天地靈氣能夠增加到多少倍!」陳太旭咽了一口口水,帶著一絲疑惑的問道。

葉寒沒有說話,只是伸出手,露出四根手指,隨後就繼續把玩著手中的一塊已經看不清原貌的銅像。

「四倍啊!」陳太旭的心中充滿震驚,要知道這四倍的差距可是非常大的啊。

如果說尋常人在外修鍊一年能夠達到的程度,在這裡只不過需要修鍊三個月就好了。

而且,這裡靈氣還那麼濃郁,如果種植草藥的話,恐怕也會根尋常地方不一樣。

「……」葉寒沒有回答,其實他想說的是四十倍,不過照著目前的進度來說,達到這個程度還得需要一段時間。

畢竟方圓百里之內的靈氣,也是有限的,僅僅憑藉陣法吸收的話也不會很快。

畢竟這是六合鎖靈大陣,不是六合吸靈大陣,速度遠遠沒有那麼快,也沒有六合吸靈大陣那麼霸道。

當然,如果材料足夠的話葉寒也能夠再次布置出一個六合吸靈大陣。 別墅。

原本陳太旭等人住著的時候所留下來的裝飾,此時全部都被按照葉寒的要求重新翻新了一邊。

翻新之後的整個別墅顯得更加的復古,同時也更加顯得的詭秘異常和危險。

而且除去六合鎖靈大陣外,葉寒更是在這個別墅外布置了一些幻陣和殺陣。

以防那些不軌之徒和飛禽走獸的闖入,從而打擾到他的修鍊。

所以如今別墅的方圓百米之內才會這麼安靜,任何飛禽走獸別說飛進別墅里了,連別墅的百米之內都接近不了。

那些飛禽走獸往往還沒進入別墅就先被幻陣迷惑住,再被殺陣化作齏粉,增添到別墅周圍的植被下化作肥料。

而別墅里那個偌大的客廳,此時更是被修改的成一個猶如修鍊的道場一般,除了少了那些禮拜用的畫像之外。

畢竟以葉寒的身份,當今世上除了他的父母,誰還能夠受得起他的一拜,誰還能受得起他的一炷香。

恐怕還沒等葉寒點燃香,那些銅像,或者畫像就先裂開了,畢竟葉寒的仙帝之威可不容褻瀆。

一個由千金難買的安神草編製而成的蒲團擺放在客廳的中央。

另一旁的千年紫檀木上,點燃的是昂貴的沉香,散發著安神助眠的香氣。

別墅的客廳,則被肉眼可見的天地靈氣凝聚成的白霧籠罩起來,葉寒盤膝坐在蒲團上。

「果然突破到先天二重境,在這個靈氣匱乏的世界,不是這麼好突破的啊!」

葉寒從蒲團上起身,渾身發出如同炒豆子般的爆響,筋骨齊鳴虎豹雷音再現,而且遠比之前的聲勢更加浩大。

歷史大半個月,原本剛剛突破到先天一重的境界,終於再次突破,達到先天二重境。

葉寒大嘴一張,在那如同鯨吞般的的吸納完別墅內這大半個月聚集起來天地靈氣后,境界穩固了起來。

「雖說這次突破到先天二重,相比於前世來說,要快上很多倍,不過還是有些慢啊!」

葉寒雖然對於目前的修鍊進度著實有些不滿,但是畢竟曾身為仙帝,這點耐心他還是有的。

修行之道除去爭就是耗,耗則是比誰活的久,比誰活的長,這樣才能笑的更久。

「不過想要突破絕世的話,至少得十年的功夫!」

先天境界有九重,一重更比一重難,而九重之後才是絕世境,到時候才能把體內真氣徹底壓縮成真元。

葉寒眉頭微微皺起,看著別墅內不復之前濃郁的靈氣,修行之路越是到後面,難度越是呈現幾何倍的增長。

「雖說這六合鎖靈大陣的極限是是四十倍天地靈氣,不過這大半個月才聚集了二十倍。」

「這個速度……」

葉寒對於這方世界的天地靈氣的匱乏程度,算是終於有了新的認識,前世他可能修為不高沒有感覺道。

可是如今,讓他這個曾經仙帝境界重回到這個世界修鍊,就彷彿讓吃肉的獅子吃素一樣艱難。

閃婚老公 別看葉寒現在從半步先天突破到先天二重,不過只是月余的時間,可是越到後面,需要的時間也就越多。

這也只是他有著特權,畢竟重活一世,雖然修為不在,但是境界還是在的,需要的僅僅只是肉身跟得上進度就好。

而且葉寒有這個時間,有這個耐心,雖然對於速度略微有些不滿,但是修鍊的效果已經超出他一開始的預期了。

「雖說靈氣倒是可以滿足我目前的需要,只是要始終要把肉身淬鍊起來,這樣才能跟得上我慢慢恢復的仙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