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要是離開,肯定要帶著孩子走的,他們剛剛才沉浸在小孫子的開心之中,突然帶走了,要他們怎麼辦?

尤其是顧柒的爸爸,在她媽媽去世以後,就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顧柒身上,好不容易來個小生命,他才有了新的寄託。

顧柒口口聲聲叫他們糟老頭,心裡對家人看得很重。

「正好我這段時間有些忙,那你就在家休息一段時間,等我空了就來接你。」

「忙忙忙,你哪天能不忙?還有,你到底愛不愛我,都這麼久了,我們連訂婚都沒有。」

顧柒本來不計較這些,一聽到洛和凱拉早就秘密註冊結婚,成為合法夫妻她就羨慕得不行。

穆南樞不給孩子取名字就算了,結婚的事情提都沒有提。

「再給我一段時間好嗎?」

「哼,大壞蛋,我不在的時候你要乖乖的吃飯,不許看其她女人,知不知道?」

聽到那邊像是小獅子一樣兇巴巴的口吻,穆南樞笑了笑,「好。」

顧柒一想到那個男人的作息生活,有時候連自己都沒時間見,更別說他去找其她女人了,好像這一點穆南樞還挺可靠的。

「過幾天我會讓人將葯給你送去。」

「什麼葯?」顧柒眼睛一亮。

「抑制你身體毒素的葯,我沒有辦法根除,只能先遏制住的毒素擴張,延緩毒性。」

「南樞,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功制出解藥的。」

穆南樞愣了一下才回答,「我會的。」

掛了電話,穆南樞神情嚴肅,他知道身為女人都是想要一場浪漫的婚禮。

顧柒沒名沒份的跟著他,確實是委屈了她。

並不是不願意和她領證,而是他的身份特殊,想要結婚一點都不容易。

當初他答應過顧柒,在火山建造一座城堡。

他花費了很多人力物力以及時間,已經確定了地方,當時還上了各國頭條,笑話他是個傻子。

然而大半年的時間已經過去,那項工程早就順利進行,火山就在不久前被地質學家評估成為死火山,也就是以後不會再噴發的火山。

如果不再噴發,那麼這個島原生態的自然風光完全可以打造成一個完美的旅遊勝地。

很多人都想要來分一杯羹,然而現在已經晚了,在最危險的時候穆南樞以奇低的價格買下。

這裡是他為顧柒準備的求婚聖地,自然不會允許別人插手。

從被全世界恥笑的傻瓜一躍成為鬼才投資家,穆南樞從來不在乎這些虛名,外面的是是非非和他也沒有關係。

等城堡建立完成,他也徹底擺脫那個身份的時候,到時候他就可以和顧柒完完全全在一起。

在這之前,隔在兩人之間的就是顧柒身上的毒。

「先生,你已經工作了很久為什麼還不休息?」一道稚嫩的童聲響起。

穆南樞的書房多了一個孩子,這個孩子就是跟著他回來的韓塵。

他離開之時孩子堅定的眼神,他問:「為什麼要跟著我?」

「我覺得你是一個很厲害的人,如果跟著你我一定會變得更加強大。

爸爸之所以會死就是因為太弱,他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我必須要好好的活下去成為一個強大的人,以後才能更好的保護媽媽。」

孩子很聰明也很果斷,保護媽媽?

穆南樞只是因為他說了這句話觸動心理,他想到了顧南滄,那個孩子長大了是不是也會像這個孩子一樣保護顧柒?

他連抱都沒有抱過那個孩子,這對顧南滄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跟著我,也許你看不到明天。」

「我不怕,先生。」

他和孩子對視,從孩子的眼神中看出了孩子的認真。

「好,從今往後你就叫穆塵。」

只有捨棄一切,才能擁有更好的新生。

「是。」

穆塵被帶回來以後就被穆南樞給丟到了書房,讓他看完這些書。

穆塵才三歲多而已,他不過只認識簡單的幾個字,還是媽媽教的,面對這些密密麻麻像是小螞蟻一樣的字體,他當時就懵了。

面對他的無助,穆南樞只是說了一句,如果連這種困難都無法克服,也就不配呆在他身邊。

還好穆塵比同齡孩子要早熟很多,他纏磨著阿旺教他,阿旺沒辦法花費了一天的時間教會他怎麼去拼音。

並丟給他一大本字典以及平板電腦,要是不懂的就自己解決。

穆塵心性堅定,哪怕前路阻阻,他只有一個念頭,變強,保護媽媽。

跟在穆南樞身邊的這些日子他發現穆南樞儼然就是一個工作狂,很少有休息的時候。

他也是第一次知道,那個如同白水一樣的先生原來也有這樣溫柔的時候。

電話那頭的人應該就是他的妻子吧,他一定很愛他的妻子,就像是爸爸愛著媽媽那樣。

穆南樞看了他一眼,「累了就去休息。」

這孩子能克服困難,每天花費大量時間學習,他還是挺厲害的,值得讓自己多看一眼。

「先生我不累,我是怕你太累,你都十幾個小時沒休息了。」

穆南樞視線聚集在資料上,「我不累。」

「這些資料你可以晚點再看,就算一時看不完有那麼重要嗎?」

「它關係到我最重要的人性命,對我來說很重要。」

穆塵現在還無法理解這句話的意思,「那個人是太太嗎?」

「是。」

穆塵踮著腳尖看著那些他暫時還完全看不懂的東西,心想自己快點長大,這樣他就可以早點幫助穆南樞了。

看似平淡的先生,他的肩頭上肩負著自己看不到的重擔。

直到很久以後,穆塵才知道先生心中的人遠比他口中的重要還要重要得多。

原來一個人愛另外一個人會到那種地步,說是喪心病狂也不為過。

這個時候的小穆塵並不懂,乖乖的回到自己的小書桌前面,繼續複習今天自學的內容。

聽阿旺叔叔說穆南樞三歲的時候已經認識所有字,他是罕見的天才。

自己也要笨鳥先飛,這樣才有資格留在穆南樞身邊。

從一開始簡單想要保護媽媽的心愿慢慢變化,穆塵被穆南樞所折服,越和他相處就越是佩服尊敬那個如同神一樣的男人。穆南樞成為了穆塵的引路人,更是他想要超越的男人。 沒幾天顧柒就拿到了穆南樞特別給她配製的葯,除此之外,還有另外一種圓圓的白白的藥丸。

和平時在藥店里買的膠囊不太一樣,這葯圓圓的,就像是小說中描寫的丹藥那樣。

放在鼻子下面聞還有點淡淡的香氣,不懂藥理的顧柒也不太懂是什麼材料。

「這是什麼葯?」顧柒好奇的看著裝葯的白色小瓶子,上面沒有任何標誌。

「我也不知道,這種葯似乎挺珍貴的,送來的時候箱子里的冰都沒有化,而且特地交代一天一粒,這是一個星期的葯,藥瓶需要放在冰箱裡面。

小姐你看完了嗎?看完了就拿去冰箱里放著,不然會影響藥效的。」

顧柒將藥丸服下,「哇,涼涼的,一點都不苦呢,我能再吃一顆嗎?」

「當然不能了,小姐你當這是什麼糖呢?」顧浣從顧柒的手中接過藥瓶拿去冰箱存放。

顧柒歡天喜地跑去給穆南樞接視頻,穆南樞都已經習慣了她隨時隨地給他接視頻的習慣,畢竟他答應了顧柒,不管任何時候都要接她的電話和視頻。

哪怕這會兒他手上還抓著一種不知道什麼藥材,呆在藥房的他一身弄得灰撲撲的。

「怎麼了小柒兒?」穆南樞將手機固定好。

顧柒看著視頻中認真研究藥材的穆南樞,這人明明挺年輕的,但做的事就好像是一個糟老頭一樣。

「小樞樞,我剛剛吃完葯了,那種白白的圓圓的藥丸是什麼葯?我能不能多吃幾顆啊?」

穆南樞無語的看著這隻饞嘴的小貓兒,「不可以。」哪有人要搶著吃藥的。

「為什麼?」顧柒小臉都垮了下來。

「去年你不是問過我父親為什麼聲音蒼老,容顏卻那麼年輕,我告訴過你他是吃了一種葯。」

「對對對,延緩衰老的葯,他研究了二十多年,你給我吃的就是這種葯嗎?那我聲音以後會不會也會變得那麼蒼老啊?」

「不會,我在他研究的數據基礎上做了一些改良,不會再有副作用,這種葯並不能長生不老,只是會延緩衰老。

我得提醒你,這世上從來就沒有兩全其美的事,容顏不老的本質是延緩細胞的衰老和死亡,改變人類新陳代謝,也就是說長期服下這種葯會改變你身體。

還會造成一部分副作用,例如修復細胞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你身體在受傷以後會比常人癒合速度慢上好幾倍。

這可能就是容顏比常人晚一點衰老的代價,你願意承受嗎?」

「太願意了!」顧柒笑眯眯道,「恐怕這個世上沒有哪個女人不想自己容顏永駐吧,別說是女人了,男人也是一樣。」

「你那個性子,整天蹦蹦跳跳的,我是擔心你今天一不小心傷了這,明天又傷了那。」

「放心吧小樞樞,我一定不會傷著自己的。」顧柒特別開心,「小樞樞,那我以後五十多歲了是不是還和現在差不多?」

「延緩衰老不是一直維持一個樣子,你五十多歲的時候大概是常人三十歲的樣子,如果你保養的好,二十幾歲也差不多。」

「哇,想想就很棒,以後周圍的人都是老頭老太太了,就我還年輕,一定被人當成老妖怪的。」

穆南樞想著她這不安分的性子,頗為無奈道:「你啊……」

「對了小樞樞,那我們是不是就比常人要活得久了?」

「是這樣沒錯,因為身體細胞被延緩,現在稍微好一點的家庭在沒有絕症或者意外,自然衰老憑藉醫療設施,好的可以活到八十多甚至就是多歲。

服用了這種藥物,至少是可以活到一百多歲的,但具體的也要看你的身體本身變化,我無法準確的給你一個數值。」

顧柒雙眼亮晶晶的,「小樞樞,這麼說來我可以和你在一起更久更久的時間,我們要在一起一百年。」

穆南樞心中一暖,這個小丫頭。

「記得每天一顆,要連著服用半年,我每七天會讓人給你送葯。」

「好,寶寶哭了,我得過去了,你記得要休息啊。」顧柒急沖沖掛了電話。

穆南樞看著黑屏電話搖搖頭,那個小丫頭啊,真的就是他的命。

他嘆息一聲,「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穆南樞現在也只有這一個心愿而已。

顧柒在顧家的生活很開心,顧南滄一天天長大,顧家的人很是心疼這個孩子。

這一天顧柒剛剛將顧南滄哄睡著,她接到一通電話,是來自洛的電話。

「凱拉要生了?行啊,你好好照顧她,我這就訂機票過來。」

洛在電話裡面很是激動的樣子,隔著電話顧柒都能感覺到他現在手足無措。

「洛哥哥你別緊張,有醫生在,不會出什麼事情的,女人都有這麼一關,我當時還是早產也嚇壞我了,結果沒多久就生出來了。」

顧柒又勸了幾句才掛電話,凱拉要生孩子了,這倒是好事。

因為兩人在一起的關係,凱拉已經和史密斯家族斷了往來,洛打小就和家裡人不親近,只有顧柒是兩人重要的朋友。

「小姐,出什麼事情了?」

「沒事,洛哥哥的孩子要出生了,小浣熊,我得去拉斯維加斯幾天,你在家幫我照顧小南滄,我帶著孩子出行不方便。」

「這倒也是,不過小姐要是出門,一定要帶保鏢,還有葯也隨身攜帶,一天都不能漏掉知道嗎?」

「知道啦,你這個小管家婆。」顧柒開心極了。

也不知洛的孩子會像誰多一點,不管是爸爸還是媽媽,一定很漂亮。

藍眼睛是史密斯家族的標誌,綠眼睛也很漂亮,顧柒都忍不住現在就趕過去了。

訂好了機票,顧柒安頓好了小南滄,這才動身出發去拉斯維加斯。

家裡兩個老頭子都很喜歡顧南滄,將他留在家裡是最正確的選擇。

顧柒到了拉斯維加斯,也顧不得休息,第一時間就趕去了醫院。

趕到之時等待她的並不是洛歡天喜地抱著孩子給她介紹的畫面,而是死氣沉沉。

凱拉在哭,洛抱著凱拉。

顧柒一臉興奮的表情僵硬在了臉上,「洛哥哥,你們怎麼了?孩子呢……」

她心裡有種不太好的預感,才生完應該是開心的氛圍,為什麼會這樣?

洛的眼眶紅了一片,他竭力在隱忍著悲傷,凱拉已經哭成了淚人,「孩子……沒了……」

顧柒趕緊奔到她身邊,「你不要嚇我,現在科學很發達的,孩子不會有事對不對?」

「小柒……」凱拉抱著顧柒,顧柒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感覺到她的淚好燙好燙。

孩子一定出事了。

凱拉直接昏迷在了顧柒懷中,洛叫來了醫生為她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