臘子抬手就拍了雷星峰一記,笑罵道:「幹什麼不說……可以打敗真君級的人偶獸啊!」

雷星峰頓時反應過來,還真是這樣,臘子剛才是被打敗了,要知道臘子的實力可是真君級,竟然打不過一個人偶獸,簡直駭人聽聞,他說道:「臘子師叔,你怎麼在這裡?」

臘子道:「廢話,我來域外星空,就是來找這個禁地的,當然會在這裡。」

午陽提著人偶獸的頭顱走了過來,他說道:「臘子,你進入通道了?」

臘子臉上露出一絲慚愧,他說道:「呵呵,是啊,不小心就觸碰到了人偶獸,沒想到是一隻實力達到銀級的人偶獸,糾纏了有幾天了,我雖然打不贏他,暫時也沒有太大的危險,所以就……呵呵,呵呵呵。」他有點尷尬的笑著。

午陽道:「幸好是銀級的人偶獸,如果出來一頭金級的人偶獸,你怎麼辦?」

臘子不敢回嘴,小聲道:「金級的人偶獸不會出現在禁地邊緣地帶的,這隻銀級的人偶獸出現,已經讓我很驚訝了。」

雷星峰豎著耳朵傾聽,這些都是情報,這隻可以打得臘子師叔都受不了的人偶獸,是什麼銀級的,還有什麼金級的人偶獸,那豈不是可以和祖師爺戰鬥了?也就是說,金級的人偶獸,是天君級高手?

「師傅,什麼是金級人偶獸?」

雷星峰好奇的問道。

古奇苦笑一聲道:「之所以不敢進入禁地核心地域,就是因為這些人偶獸,就接觸後來分析,一共有幾種,最低級的人偶獸,都有九環真人的實力,被我們命名為鋼鐵人偶獸,這種東西最多,禁地邊緣大都是這種人偶獸。」

臘子說道:「這種人偶獸,我們幹掉了無數,基本上都是炮灰級別的,一次出現十幾隻很正常,不過,如果太多了,我們也會避開的,用游斗的辦法,逐漸消滅,但如果在鋼鐵人偶獸群中,出現一隻銀級的人偶獸,呵呵,那樂子可就大了,好在銀級以上的人偶獸極少,據說,在核心地帶,這種銀級人偶獸才會成群結隊出現,甚至會有金級的人偶獸,那玩意更加難纏。」

雷星峰忍不住搖頭,他說道:「如果再加上這裡的陷阱,還有莫名其妙的防禦手段,難怪那麼長時間,禁地核心地域進不去。」


古奇道:「是啊,因為能夠來這裡的人很少,雖然都是很厲害的高手,但是在禁地中,並不佔優勢,一個不好,還有可能失陷在其中,這也是需要小心的原因之一。」

午陽說道:「臘子,就你一個人過來的?還有其他人嗎?」

臘子搖頭道:「沒有其他人,就我一個……呵呵。」

午陽抬手就給他腦袋一巴掌,罵道:「呵呵你個頭啊,膽子越來越大了,敢一個人就跑到禁地來,不要命啦!」

臘子根本就不敢回嘴,只是不停的說道:「是,是,師伯,我錯了!」這時候,別看他是一個真君,也乖的和孩子一樣。

雷星峰忍不住要笑,臘子原本就很猥瑣,這個樣子就更加猥瑣了。

臘子苦笑一聲,說道:「好吧,師伯,我說實話,以前我來這裡的時候,發現有一個密室,想一個人來……探索一下的,沒想到這密室才打開,裡面竟然藏了一隻銀級人偶獸,唉,倒霉啊!」

午陽頓時明白了,這傢伙是來偷吃的,只是運氣不好,這無可指責,不管什麼人都有私心,這種私心沒有什麼可以責備的,他說道:「現在你打算怎麼辦?」

臘子苦著一張臉,說道:「當然是和師伯共享了,呵呵。」

雷星峰好奇的拿起人偶獸的頭顱,這是一隻很陌生動物的頭顱,雖然外形很像是狗,但是雷星峰知道,這不是狗的頭,頭上有兩根極短的角,三隻眼,額頭上多了一隻眼,複雜的銀色花紋布滿了頭顱,整個頭顱都是金屬製作而成,工藝之複雜,就算雷星峰也讚嘆不已,他可是見識過大工業產品的人。

「好精緻的手藝!能不能修復?」

午陽笑道:「想都別想,這玩意太複雜了,一旦打碎,根本就不可能修復,以前有人專門收集這些人偶獸的碎片,呵呵,折騰了很久也搞不清其中的原理,也不知道從何入手,最後只能放棄了。」

雷星峰前世學習過機械製造,他覺得自己有點基礎,雖然不了解禁地的製造技術,但是拿回去琢磨一下,問題不大,就算不成,他也沒有什麼損失,說道:「祖師爺,這些人偶獸的碎片給我吧。」

午陽欠雷星峰不知道多少印環了,也不知道欠了多少情,他毫不猶豫道:「你要的話,都給你,待會兒也許能夠看到鋼鐵人偶獸,我給你抓幾隻來玩。」

雷星峰忙著將地上的碎片撿起,頭顱也收入輪藏空間中,這一世他最喜歡的就是輪藏空間,這玩意簡直太方便了,什麼都可以帶,隨著他晉級到九環真身,那空間簡直大到他填不滿東西。

這裡是一個很大的廣場,之所以說是廣場,是因為這裡的地面全是用某種材料建造而成,平滑整潔,就算剛才的戰鬥,也沒有損傷絲毫,應該是有某種防護在。

而廣場周圍的建築,卻損毀了大半,還有少部分完整的建築在。

同樣,這裡也被人搜索清理一空,基本上找不到什麼好東西,所以臘子說有密室,就引起午陽的興趣,他說道:「臘子,帶路,去看看密室,呵呵。」

臘子心裡就算有所不甘,但也不能表現出來,他說道:「好,大家跟我來。」

滿地的破碎石料,還有很多殘破的金屬構件,其中有不少雷星峰知道是不錯的材料,他隨手撿拾,還問道:「師傅,這些材料為什麼不要?」

古奇道:「這種普通材料,你撿來幹什麼?」

雷星峰道:「這,這不算是普通材料吧,這材料只要重新融化后,也是很不錯的東西。」

古奇微微一愣,頓時明白過來,雷星峰可不是真君級修鍊者,他現在還是九環真人,這種材料,對於九環真人而言,就是不錯的材料了,他們不在乎,不代表雷星峰會放過,笑道:「呵呵,只要不耽擱時間,你隨便撿吧。」

雷星峰跟著一路撿過去,主要都是各種金屬構件,其中有不少金屬,都是雷星峰沒有的,他也不管以後能不能用上,先撿起來再說。

穿堂過室,走了大約十來分鐘,臘子帶著眾人來到一座不起眼的房間,這是一個低矮的房間,有一半藏在地下。

臘子來到房間中,說道:「大家靠後一點。」說著用力一跺腳,就聽咔嚓一聲響,地面上裂開一道縫隙,臘子俯身伸出雙手,用力向著兩邊一推,轟隆隆一聲響,頓時露出下方的階梯。

「就是這下面,當時,我剛剛打開,就從裡面竄出一個人偶獸,呵呵,我和他各自發出一擊,這才知道是一尊銀級人偶獸。」

午陽道:「好吧,這次我先下去,你們稍後再下來,嗯,先戒備著。」

大家沒有什麼意見,畢竟午陽的實力最高,地位也最高,他來分派任務,大家都沒有什麼意見。

午陽身形一閃,就已經下去。

古奇,臘子,風琛宗,雷星峰,四人站在入口的四邊,小心的盯著黑乎乎的洞口,耐心的等待著。

臘子心裡雖然很不甘心,但是他知道,午陽下去才是最好的選擇,誰知道下面還有沒有銀級人偶獸。

也就是片刻工夫,下面一點聲音也沒有,臘子心裡著急,說道:「我等不了啦,先下去!」說著就竄出去,瞬間就沒入地道口中。

古奇說道:「呃,這傢伙……我們也下去!」既然他已經下去,再在這裡等候可就不明智了。

三人快步向下走去。

這是一條相當長的通道,一直向下傾斜,大約一百米后,就折轉再向下,連續折轉了九次,也就是九百級台階,三人就走入一個地下大廳。

地面上全是碎裂的鋼鐵人偶獸,午陽和臘子還在找其他的路,因為這裡就是一個空蕩蕩的大廳,裡面什麼也沒有。 雷星峰開始撿拾地上的碎片,仔細數了一下,一共有九個鋼鐵人偶獸的頭顱,也就是說,午陽進入這裡受到了九個人偶獸的攻擊。

等到雷星峰撿完地上所有的碎片,看見午陽幾人已經湊在一起討論,他這才走了過去。

午陽見雷星峰過來,笑道:「阿峰,你能不能找到別的入口?這裡似乎就一個大廳,我們找了一圈,也沒有發現通道。」

臘子明顯有點沮喪,找到了密室,可是密室中什麼也沒有,只有一隻銀級人偶獸,還有九隻鋼鐵人偶獸,他不相信那麼多厲害的人偶獸守護,裡面卻什麼也沒有,這完全無法理解,可他自己用盡辦法,也找不到任何痕迹。

雷星峰笑道:「祖師爺啊,我可不是萬能的,大家一起找找看吧。」

五人開始重新搜索,幾乎一寸一寸的尋找,敲敲打打,最後他們終於絕望了,的確沒有任何痕迹,雷星峰知道,哪怕技術再先進,也不可能沒有一絲蹤跡,最後他說道:「估計,這裡真的就是一個大廳,沒有其他密室。」

臘子哀嚎一聲,說道:「我慘了啊!」

雷星峰好奇道:「臘子師叔,為什麼這麼說啊?」

臘子苦惱的撓頭,半晌,他說道:「我將最近幾年集存的所有印環都用了,才得到這麼一次機會,媽的,就是因為一直認為這個密室有寶貝,準備發一筆的……唉,這下可就慘了,慘了啊!」

雷星峰不解道:「臘子師叔,就算什麼也得不到,大不了損失一點印環,如果能夠找到其他一些東西,還能貼補一點,不至於那麼慘吧?」

臘子連連搖頭,說道:「你不知道,除了進來的費用外,我還借了好多印環,來買這次進來的機會,唉,要不是對這個密室期望太大,我也不會那麼失策的。」

雷星峰完全無法理解,他說道:「買這個機會?」

古奇解釋道:「阿峰,一般道君開啟時空秘門,都有一兩個名額拿出拍賣,其他……都是內部消化,要麼是自己人,要麼就是早定下的名額,你臘子師叔,估計是拍賣來的名額……」

風琛宗也好奇起來,說道:「臘子師兄,這也能拍賣得到?這個名額……你花了多少印環?」

臘子苦笑一聲道:「十七萬印環!」

雷星峰嚇得哇哇直叫,說道:「十七萬印環!這,這太誇張了吧!」

午陽也有點奇怪,他說道:「這種拍賣我見過,就算獲取名額,也花不了那麼多的印環,一般拍到五六萬印環,就基本上頂到天了,再多……根本就不可能回本,你怎麼會花費那麼多的印環?」

臘子滿臉苦澀,說道:「有一個傢伙故意抬價,也怪我……太想拿到這個名額了,被那傢伙坑了。」

眾人都呆住了,半晌,午陽說道:「你平時不是蠻機靈的嘛?這次怎麼這麼傻?」

臘子道:「逼得啊,唉,算了,不提了,太鬱悶了。」

午陽道:「也罷,既然這樣,我們上去吧。」

五人回到上面的小屋,雷星峰最後一個出來,他說道:「那麼長的階梯,繞得頭都暈了,呵呵。」心裡突然閃過一道靈光,不由得開始發獃了。

午陽注意到雷星峰獃滯的神情,他急忙問道:「怎麼了?」

雷星峰被午陽輕輕一拍,突然醒悟過來,他說道:「我不知道自己說的對不對……」

午陽道:「什麼意思?」


雷星峰幽幽道:「我們似乎忽略了一個地方!」

臘子也驚訝道:「我們忽略了什麼?大廳都搜索了,我們也確認了,不可能有密室,也不可能有通道,還會忽略什麼?」

雷星峰淡淡的說道:「我不知道自己猜測的對不對,但是有一個地方,我們沒有搜索過,那就是階梯的拐角!」這一刻他想起上一世的樓房,每一個樓梯的拐角轉彎處,往往就是幾戶人家的門,而這個密室的階梯,一共有九處拐角,這就是他們忽略的地方。

午陽喜道:「對啊!哈哈,還是阿峰細心啊!」


臘子也猛地一拍大腿,說道:「沒錯,我們只顧最後一個大廳,可是拐角的地方,如果有密室或者密道,的確會忽略過去,哎,我是笨蛋啊!走!」

五人重新回去,順著階梯向下,很快就來到第一個拐彎口,開始仔細查看。

第一個轉彎口什麼也沒有,第二個轉彎口,同樣什麼也沒有,一直到第五個轉彎口,終於有所發現,那是一個很隱秘的入口,如果不仔細觀察,根本就不可能被發現,五個人站在那裡興奮不已,總算找到頭緒了。

用盡了手段,也打不開這個密室的門,午陽搖頭道:「算了,還是暴力開門吧。」

大家無奈點頭,暴力開門有很多的壞處,很有可能破壞門后物品,但是總比打不開強點,這個任務就交給了午陽,這裡他的實力最強,也只有他才有希望破開這道門。

留下午陽,其他人都退到上面一個彎口等待。

就聽下面一陣陣轟鳴聲,整個密道都不停的震顫。

一聲非常清晰的咔嚓聲傳來,古奇笑道:「好像是開了!」

就聽午陽道:「下來吧。」

大家飛快跑了下去,就看到那密室的門已經被破開,後面依舊是一條通道,不過是平著延伸出去。

這是一個不大的套間,外間有很大的平台,上面有各種儀器,其中大部分是各種器皿,也不知道是什麼製作而成的,雷星峰知道那絕對不是水晶或者玻璃,可是和玻璃器皿有某種類似,只是一眼,他就認出,這是配置藥劑的工具。

臘子進去后,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哀嚎道:「他媽的,為什麼是藥劑配置儀器啊!還他媽的是低級的藥劑配置儀器!」

雷星峰小聲問道:「師傅,這東西不值錢嗎?」


古奇道:「不是不值錢,而是這玩意只有特定的人才能使用,我們就算是拿到了,也沒有什麼用,配置藥劑,是需要天賦屬性的,而且,這東西賣給誰?沒人會要的。」

房間裡面乾乾淨淨,一塵不染,裡間有一排架子,上面擺著一些盒子,大約有十來個盒子,是那種很簡單的木盒,雷星峰一眼就認出,這是漆烏木製作的盒子。

午陽拿起一個盒子打開,裡面很整齊的一排藥劑,一共有五支,哪怕密封再好,裡面的藥劑也就剩下一點點濃液,或者乾燥后的痕迹,也就是說,這裡留下的藥劑,完全沒有任何用,當然盒子和藥劑瓶,清洗后還是能夠使用的,畢竟是遠古時代使用的物品。

臘子臭著臉,說道:「你們有誰要?出一點印環就行,我不要了。」

雷星峰道:「我要,我要!」

臘子不解道:「你要幹什麼?你又不會配置藥劑。」

雷星峰道:「我小妹在學習配置藥劑,這是最合適的禮物。」

午陽道:「阿峰,你出兩百個印環,這些都是你的。」

雷星峰答應一聲,毫不猶豫的上前收取,這種製作精良的儀器,外面可找不到,兩百印環,已經非常便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