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海中的畫面猛的消散,方辰目光驀然向着畫面中的那方向看去。其強橫的神識之力,也再次向着那處地方轟然掃去。與此同時,方辰自身,也是隱匿着氣息,向着陳伯雲所在的方向慢慢靠攏過去。

然而很快,方辰臉上便出現了一抹驚疑之色。因爲在他神識橫掃之下,竟然沒有發現陳伯雲的身影。

“那灰黑色的光芒!”一瞬間,方辰就知道問題出現在了哪裏。

陳伯雲身上的那層灰黑色的光,不僅有着不弱的防禦力,可以抵禦雷霆閃電,而且更爲重要的是,它竟然可以瞞過神識探查!

這是一件異寶!

一瞬間,方辰就有了判斷。而想通了這些,他嘴角卻是泛起了一抹苦笑。在他和雷麒麟的眼皮底下,陳伯雲竟然真得差點成功的開溜了。

當然,也僅僅是差點,最終,在大道之花的作用下,陳柏雲,還是功虧一簣了。

“真是太可惜了。”嘴角露出一抹冰冷的笑,方辰加快速度,向着偷偷潛伏離去的陳伯雲趕去。他似乎已經能夠看到,當陳柏雲看到自己的時候,那格外精彩的表情了。 轟隆隆!

狂暴的雷霆轟鳴聲,陳柏雲的謾罵聲,一時間不絕。

半空中,雷麒麟碩大的雙眸中,有一抹疑惑之色一閃而逝。本能的,它感到了一絲不對勁,但具體哪裏不對勁,它一時間倒也說不上來。

搖了搖頭,心中再次細細的感應了一下,確定麒麟蛋就在這黑色山體之中,雷麒麟搖了搖頭,並沒有在意心中那一閃即過的感覺。況且,對於它來說,麒麟蛋纔是最爲重要的東西,只要麒麟蛋還在這黑色山體之中,它說什麼都不會離去。

“這金蟬脫殼之計,倒是不錯。”聽着耳邊熟悉的謾罵聲,方辰嘴角的笑容更加濃郁了。

毫無疑問,面對雷麒麟忽然殺進傳承之地。陳伯雲在措手不及之下,還能使出這招堪稱完美的金蟬脫殼之計,實屬不易,並且差點將方辰和雷麒麟全部矇騙了。

當然,最後還在是方辰的大道之花的感應下,被察覺了。 不過即便如此,陳伯雲也足以自傲了。畢竟,他這金蟬脫殼之計只要不遇上大道之花的擁有者,幾乎沒有瑕疵,難以讓人覺察出來。而擁有大道之花的武者,太過於罕見。那種罕見的程度,甚至還在遇到道尊境強者之上。

自然,陳伯雲也是不幸的,擁有大道之花的武者如此罕見,而他,偏偏就極爲不幸的,遇到了這麼一個。堪稱完美的,即便是連神識之力都難以探查到的金蟬脫殼之計,在大道之花下,根本所遁無形。

這麼一來,自然就悲劇了。

悲劇洶涌而來,而此時的陳伯雲,卻還處於洋洋自得之中,絲毫沒有意識到,不遠處,已經有一雙帶着冷意的眼睛,緊緊的盯着自己。

“畜生就是畜生,果然沒腦子,嘿嘿。”

“嗯,也不知道楚驚霄怎麼樣了?還有那個敢將我金澄宗弟子簽下靈魂契約的小子,真是找死,該殺。”

一邊小心翼翼的遠遁,陳伯雲一邊不斷碎碎念。

很難想象,一個堂堂金澄宗的長老,竟然會一路碎碎念。不過這也可以想象到,之前被雷麒麟堵在門口一頓狂轟濫炸,把這陳伯雲給憋成什麼樣子了。

“該殺?但是,你知道那人是哪個宗門的嗎?”

忽然,一道輕飄飄的話語聲,在陳伯雲的耳邊響起。

“對啊,我還不知道那小子是哪個宗門的。”

聞言,陳伯雲幾乎是下意識的說道,說話間,還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雖然認爲方辰可殺,但從始至終,他竟然都還不知道方辰是哪一宗的弟子。

當然,這僅僅是陳伯雲下意識的念頭,在這之後,他那被灰黑色光芒籠罩着的身體,突然猛地一顫,隨後,那佝僂着的身體,更是剎那間凝滯了,而後一雙帶着驚駭的眼睛,直勾勾的向着之前話語聲傳來的方向看去。

此地,竟然還有人!而且更爲重要的是,自己的僞裝,竟然被人看破了!

這人是誰?

第一瞬間,他就將楚驚霄給否定了。因爲,之前的聲音,根本就不是楚驚霄的。

只是不是楚驚霄的,又是誰的?陳伯雲心中,浮現出一股濃濃的不安感,他整個人顫慄起來,一股從未有過的慌亂,驀然浮上心頭。

下一刻,他知道是誰了。

“是你!”看着視線中,那熟悉的身影,陳伯雲眼角驟然一縮,臉上盡是不可思議之色。

這竟然是當初在傳承之地外,差點被他一指點殺了,之前還被自己碎碎念給唸叨過的傢伙!

他竟然能夠發現自己?

陳伯雲有些凌亂,有些沒有緩過神來。畢竟他與方辰並沒有真正接觸過,唯一一次差點有過的接觸,最終還因爲雷麒麟的突然插手,而告一段落。因此,他對方辰並不瞭解。但再不怎麼了解,那實打實的化丹境修爲,卻是不會錯的。

自己完美的,連半空中那頭洞天境巔峯的雷麒麟都瞞過去了的計劃,竟然被這個化丹境的傢伙給看穿了?

這個念頭在腦海中剛一浮現,便被陳伯雲給直接否定了,他完全不可能相信這種事情。因爲,這對於他來說太過於不可思議了。

“巧合,一定是巧合。”

他心中這般想到。

不過不管是巧合還是什麼,他那完美的金蟬脫殼之計,因爲此時方辰的出現,而頃刻間變得極不完美起來。而這不完美,在上方那雷麒麟的虎視眈眈之下,絕對是致命的!

若是換個地方,看到送上門來的方辰,陳伯雲早已欣喜若狂,早就出手將後者斬殺,但是此時,他卻是絲毫不敢輕舉妄動。因爲他怕自己一動,眼前這個傢伙就會直接引來半空中那頭雷麒麟的注意。

那時候,對於陳伯雲來說,將會是一個巨大的災難。

“冷靜,冷靜……”

呼吸已經漸漸粗重起來,但是陳伯雲拼命的提醒着,近乎催眠一般的告訴自己要冷靜,與此同時,他那張原本充滿了肅殺之氣的老臉,拼命的擠出一絲笑容,像是一朵綻放的菊花,儘量讓自己顯得和顏悅色一些。他要穩住方辰的情緒,儘量避免被雷麒麟給發現自己這邊的異樣。

在陳伯雲的努力下,方辰似乎也極爲配合,竟然沒有爆發出什麼異樣的聲勢來吸引來雷麒麟的注意,反倒是雙手抱胸,就這麼笑吟吟的看着陳伯雲。


“該死的小畜生!”

看着方辰的這副笑容,陳伯雲擠出來的那一張笑臉顯得更加“慈祥”了,不過在他心底,早已暗暗咬牙,幾乎將方辰的祖宗十八代都給問候了一遍。這分明就是一個勝利者以高高在上的目光戲虐的看着自己的獵物時候纔有的笑容。

自己堂堂金澄宗長老,洞天境的強者,竟然是他一個化丹境的小武者的獵物?!陳伯雲怒極。

但怒歸怒,此時的陳伯雲深刻的明白什麼叫做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他一邊暗暗忍着心中下一刻就要暴起將方辰斬殺的衝動,一邊,兩隻眼睛亂轉,似乎在打着什麼歪主意。

他在等待着時機,等待着一個將方辰瞬間斬殺,卻又不會引來雷麒麟注意的時機!

從看到方辰之後,陳伯雲就很清楚,方辰不死,自己今日就絕對沒有幸免的道理。斬殺方辰,在他看來,以自己洞天境的修爲,完全是彈指之間的事情,極爲輕鬆,只是如何才能悄無聲息的斬殺方辰,這卻是一個不小的問題。

他思索着,等待着。不過就在這時候,卻聽得從出現之後,便已經一副笑吟吟的樣子看着自己,也沒有故意出聲引來雷麒麟的方辰,再次開口。

“你準備好了嗎?怎麼還不出手?”

輕飄飄的話語聲,在陳伯雲耳邊飄蕩。而在這話語聲響起的剎那間,陳伯雲的心情無疑是極爲複雜的,震驚,疑惑,不解,難以置信,驚駭……種種情緒,在他腦海一一浮現,像是驟然倒翻了五味瓶一般,顯得極爲複雜。

他就這麼愣愣的看着方辰,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了。

不過陳伯雲愣住了,可方辰卻沒有愣住。

看着眼前一臉驚駭的陳伯雲,方辰笑了:“看來你還沒有準備好。不過……”說着,他忽然話音一轉,臉上的笑容,頃刻間也全部消失殆盡:“可是我已經不想陪你玩下去了。”

說話間,四周的空氣驟然暴降,一股似從極地冰川之中傳來的寒風,將陳伯雲包裹,令他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寒顫。

也就在這時候。

吼!

半空中,原本將目光一直牢牢的盯着已經被轟碎了九成的黑色山體的雷麒麟,終於將目光一轉,看向了此處。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雷麒麟頓時怒了。

“是你!”

它怒吼一聲,原本傲然立於半空中的身體,剎那間四蹄一動,化爲一道龐大的雷光,向着此地爆射而來。

轟隆隆!

雷麒麟身後,萬道雷霆閃電,更是齊齊而至,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將陳伯雲徹底籠罩在內。

看着爆射而至的雷麒麟,以及其身後,那一道道望之令人心生大恐懼,宛若世界末日到來一般的狂暴雷霆,原本還因爲方辰的話語而有些呆滯了的陳伯雲,立刻清醒了過來。

只不過,眼下,他的清醒,無疑是晚了太多太多。雷麒麟,已經近在眼前,而那萬鈞的雷霆閃電,也已經將他的所有退路都已經攔截。

他已經……無路可逃了!

“啊!小畜生!”陳伯雲狂吼一聲,雙目通紅的看着早已飄身而退的方辰,顧不得即將夾帶着滔天怨氣到來的恐怖雷麒麟,身形一動,竟然直直的向着方辰追趕而去。

“將死之人,必先瘋狂。”看着雙目赤紅,向自己狂掠而來的陳伯雲,方辰搖了搖頭,臉上並沒有絲毫的畏懼。

因爲,就在陳伯雲剛剛邁出兩步的時候,雷麒麟就已經到來了。

“吼!”

麒麟怒吼聲驚天,而後,無數道狂暴的雷霆閃電,將那一處地方徹底淹沒。

在方辰的視線中,已經看不到陳伯雲的身影了。 轟隆隆!

雷麒麟化作的雷芒,狂射而出,其身後,無數道狂暴的雷霆閃電一同洶涌而至,從天而降,將陳伯雲周身之地徹底淹沒。

麒麟的怒吼聲,雷霆閃電的狂暴轟鳴聲,隱約間,還有陳伯雲淒厲的慘叫聲,這一切,在方辰眼前轟轟烈烈的交織在一起。

這種劇烈的動靜並沒有持續多久,大約過了半刻鐘左右的樣子,半空中的狂暴雷霆逐漸散去,沐浴雷電,雷麒麟的身影,再次在方辰視線中清晰了起來。

不過方辰的目光,並沒有看向雷麒麟,反倒是落在了它腳下的一道渾身漆黑,已經看不清面容了的身影上。

“死了。”輕輕吐出兩個字,方辰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似乎只是在靜靜的訴說着什麼。

這渾身漆黑,像是焦炭一般,已經看不清面容的身影,自然就是陳伯雲。而到如今,金澄和赤明兩宗,瞞天過海偷偷塞進七彩聖界的兩個各自宗門的長老,洞天境的修爲的強者,通通間接或者是直接死在了方辰手中。

“吼!”

就在此時,雷麒麟看了一眼身旁的方辰,而後忽然咆哮一聲,一腳踏碎了腳下陳伯雲的屍體,龐大的身軀,化爲一道雷芒,忽然向着那黑色大山內飈射而去。

轟隆隆!

狂暴的雷霆閃電,再次從天而降,將原本就已經被轟擊得支離破碎的這座黑色大山最後一點守護之力生生炸裂,隨後,雷麒麟的身影,便一頭扎進了其中,逐漸消失在了方辰視線中。

“嗯?”看着這一幕,方辰挑了挑眉,有些意外。不過隨即,他便反應了過來。

“麒麟蛋還在裏面?”他輕語,目光從已經徹底被震碎的陳伯雲屍體上轉移,看向了不遠處的那座已經被雷霆轟炸的差不多四分五裂的黑色大山,身體一晃,也消失在了原地。

麒麟蛋是雷麒麟耗費一部分生命精華誕生出來的,兩者之間,自然存在了莫名的感應。因此,反應過來的方辰,也瞬間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即便是此前陳伯雲的那金蟬脫殼之計多麼完美,如果要是帶着麒麟蛋的話,也會在第一瞬間,被雷麒麟給覺察到。



因此,他在逃遁中,並沒有將麒麟蛋帶在身上,而是放在了黑色大山內。這也是爲什麼雷麒麟會一直守着黑色大山,直到自己將陳伯雲的行蹤暴露出來的那一刻,才肯動手的緣故了。

“可惜了那件祕寶。”方辰搖了搖頭,對於陳伯雲身上的那件散發出灰黑色光芒,可以隔絕神識探查,並且有着不弱的防禦力的祕寶,他也是頗爲心動的。只是在之前雷麒麟怒火滔天之下,狂暴的雷霆轟炸中,那件祕寶也一同隨着陳伯雲而徹底被轟碎了。

“吼!”

就在這時候,不遠處,黑色大山中,忽然傳來的一道悲怒的咆哮聲。

轟隆隆!

伴隨着這咆哮聲的響起,半空中,有紫黑色的雷雲在瘋狂的凝聚着,似乎下一刻,就能化爲恐怖的雷霆風暴,將天地間的一切都摧毀。

能夠讓雷麒麟如此在意的還能有什麼東西?

“麒麟蛋!”方辰心中一緊。

“壞了。”他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妙,迅速邁開腳步,身體幾個閃爍之間,進入了黑色大山之中。

黑色大山深處的一個山洞內。

雷麒麟龐大的身軀,將整個山洞都撐得有些支離破碎,不過在一股雄渾的力量強行守護下,這才使得這可憐的山洞,並沒有錯徹底破碎開來。

山洞內,中心處,有一處漆黑色的水池。雖說稱之爲水池,但是這池中流淌着的,並非是尋常之水,而是一片漆黑如墨,散發着強烈的陰寒與死亡互相交織着的液體。一顆皮球般大小的麒麟蛋,就靜靜的躺在這一汪水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