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小紅髮瘋一般向幾人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

**************************

在距梧桐鎮百里左右有一個天然的峽谷,峽谷多有猛獸出沒,世人望而生畏,數百年來少有人進入,就算偶爾誤入也是有進無回。

世人害怕就取了鬼門這個唬人的名字,意思就是進去是人出來是鬼!然而世人卻不知道他們無心取的名字後來竟被修道之士利用,並在谷裏創建了一個門派——鬼門!後來爲了防止祕密被泄露出去,在整個峽谷上空施展了結界。

此時鬼門的三長老帶着鬼靈子和鬼雲子剛回到門裏,尚未向掌門稟報基地被毀一事,便覺得鬼門上空的空間忽然顫抖了一下。

三長老心裏暗道不好,正要派人出去查看,突然又聽一個女孩大聲喝道:孤星——破!接着便聽一聲巨響,上空瞬間出現了一個頗大的窟窿,隨即一個小女孩豁然出現在半空。

“星火燎原!”胡小紅高高在上,大聲怒吼道。隨即就見無數的火球從空中落下,地上的鬼門弟子頓時亂作一團,慘叫聲此起彼伏。

鬼靈子和鬼雲子一臉慘白,暗自僥倖與對方交手的時候,對方並沒出全力。

三長老也是一臉豬肝色,無比憤怒。

“區區一隻小妖也敢到鬼門來撒野,當真活得不賴煩了!”三長老怒罵一聲,隨即越衆而出。

“鬼影重重”

三長老怒吼一聲,隨即便見周圍黑霧迅速積聚,向着空中的胡小紅蜂擁而去。

火球落入黑霧之中隨即被吞噬的乾乾淨淨,胡小紅看在眼裏,心裏怒火不由更甚。

這是鬼門的總壇,時間不等人,必須速戰速決,否則要是等到裏面的高手出來,非但報不了仇,還很有可能身首異處。胡小紅深知這個道理,可眼下被一個老頭擋住了去路,心裏很是煩躁。

黑霧猶如海嘯一般,蜂擁而來,很快便把胡小紅圍在了中間。胡小紅暗道不好,靈動施展的瞬間,一個火球急速向前射去。她本想是用火球開道,自己趁機衝出去殺對方一個措手不及。但萬萬沒想到火球剛飛出去沒多遠,黑霧中突然也燃起了熊熊大火,只是這種火焰與她使用的完全不同,白,慘白一片,尚未近身便已寒氣逼人。

“鬼火八方”

胡小紅眉頭緊緊皺在一起,顯然她是認識這種火焰的,梧桐鎮上那些白骨便是拜這火所賜。

“即便身死也要爲同伴報仇,”胡小紅心裏下定決心。同時由於靈動的作用,周圍的靈氣在她周身旋轉圍繞,形成一股不小的龍捲風。


“長河落日——破!”

一個巨大的火球從龍捲風裏激射而出,周圍的黑霧想上前阻擋,可瞬間便被蒸發的乾乾淨淨。

地上的鬼靈子二人見三長老成功擋住胡小紅,心裏忍不住想要歡呼起來,今天真是太刺激了。

“這個鬼雲子真是廢物,連一個小女孩都打不過,我一定要爹好好處罰他,恩最好是讓他再也見不到小師妹。”鬼靈子心裏暗自盤算着,似乎腿已經不痛了,臉上也有了笑意。

一旁的鬼雲子見到對方陰深深的咧嘴笑了下,心裏突然生出一股涼意。心想等此間事了一定必須馬上離開那傢伙。

兩人各懷鬼胎,互相提防着對方。卻突然聽到三長老大喝一聲小心,隨即又見一個巨大的火球穿過黑霧的阻擋,向着他兩激射而來。兩人亡魂皆冒,一時竟忘了躲閃。

“找死!”

“住手!”

“混蛋!”

“啊!”

“轟!”

“砰!”

一時各種聲音交織在一起,好不熱鬧。

這是怎麼回事?

原來胡小紅強行突破黑霧,殺了鬼雲子二人一個措手不及。鬼雲子喪命的同時,三長老追了上來,毫不猶豫在胡小紅後背拍了一掌。與此同時早已得到消息的大長老,也就是鬼靈子的父親剛好從裏面趕了出來。恰好看見自己兒子兩人傻呆呆趟在那裏,一個小女孩急速而來,小女孩後面是氣急敗壞的三長老。想出手救自己兒子無奈距離太遠只能出聲提醒。可那小女孩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裏,毫不手軟地解決了自己兒子。這時三長老趕到,一掌打飛了小女孩,大長老隨即趕了上來,又與小女孩對了一掌。小女孩由於匆忙應對,加之背後先受了三長老一掌,所以立時便被打出十丈之遠,腹背受敵更是一大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

胡小紅看到鬼靈子和鬼雲子被自己一把火燒掉,心裏開心極了。面對那個因兒子慘死在自己面前而暴怒的四五十歲的中年人,心裏一點也不害怕。

“你這小賤人敢殺我兒子,我要把你千刀萬剮、碎屍萬段!”大長老暴跳如雷,恨不得立馬生吞了對方。

“令郎的死,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這小賤人就讓我來收拾吧!”三長老臉色慘白,對方的兒子在自己面前被人殺死,而且殺人者還是一個看上去只有十二三歲的小女娃,這讓他覺得丟了臉面。當然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大長老非常寵愛自己兒子,萬一對方要是遷怒於自己,那可不是好玩的,所以當下必須殺掉小女孩,將功補過。

“滾開,”大長老怒吼一聲,又道:“廢物,連我兒子都保護不了,回頭再給你好好算這一筆賬!”

三長老冷汗直冒,心有不滿,卻不敢多說半句,唯唯諾諾十分可憐!

胡小紅稍微調整了氣息,便從地上站了起來。聽見對方的怒罵便大聲喊道:“我殺了你兒子,要報仇來啊,罵一個小孩子算什麼!”

大長老老臉一紅,隨即便向胡小紅一步步走去。

對方一動,胡小紅便立即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威壓席捲而來,想運功抵抗,卻驚恐地發現體內的真氣竟一絲也提不起來。而且隨着對方一步步逼近,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威壓也越來越大,最終雙腿一軟竟跪在了地上。

“不知公子遙怎麼樣了。”

胡小紅生死關頭想到的不是自己,也不是自己義母,而是公子遙。想來也是,逍遙可是她從裏妖界帶出來的,一百年來的朝夕相處使的她早已把他當做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雖然對方並未真正見過自己一面,但這又有什麼呢!

“即便身死,也絕不後悔!”

胡小紅在心裏默默唸道,眼中竟是一片淡然。

大長老走到胡小紅面前,伸手就想把對方提起來。卻不料異變突起,一陣嗡嗡嗡地劍鳴聲由遠及近。

一旁的三長老聞聽此聲,臉上瞬間多出一絲懼意,對大長老急忙喊道:“雲海師兄快殺了那小賤人,來人很是厲害!”

鬼雲海雖然從劍鳴聲中也判斷出來人不簡單,可是身爲鬼門大長老,一生修爲直追掌門鬼無忌,對三長老鬼林大的話充耳不聞,滿臉的不屑。

伸手扯住胡小紅的頭髮,就欲把對方拉起來,卻不料對方身在半空突然向着他面門踢了一腳過來。鬼雲海一驚回手砍向對方伸來的右腳。

“砰”

胡小紅接力倒飛了出去。

見到對方穩穩落在地上,鬼雲海明白來人的修爲絲毫不比自己低:一陣劍鳴聲就能抵消掉自己施加在小女孩身上的威壓!

隨着劍鳴聲越來越大,一個年輕男子御劍而來,徑直落在胡小紅身邊。 一身休閒打扮,一把長劍,本是不倫不類,但在這二十左右的男子身子卻沒有一絲不和諧,相反對方一舉一動都顯得那麼瀟灑,那麼帥氣!

“你是何人,竟敢到我鬼門來撒野!”鬼雲海怒吼道。

鬼雲海不知男子底細,一旁的胡小紅心頭也納悶的很,自己也從未見過這個男子,見對方問起,她也好奇地聽着。

“劍走江湖酒穿喉,紅顏逍遙一生遊,生死成敗君莫問,榮華富貴我看透,”男子爽朗一笑,又道:“生死莫問,莫問生死,莫問便是我!”

“莫問,飄渺御風閣清風的關門大弟子!”

鬼雲海和胡小紅都是大吃一驚。飄渺御風閣一向與六界沒有多少來往,但最近這個莫問總在人間界頻繁出現,他似乎在找什麼人。

“莫問哥哥,多謝你出手救我。”胡小紅明白今日能否活着回去,全看眼前這男人了,而且對方是飄渺御風閣的人,自己妖的身份並不會引起他們的反感。

“小妹妹不必客氣,”莫問對胡小紅一笑,又轉頭對鬼雲海道:“鬼門做事,殺害無辜太多,今日我就是來和你們好好算這一筆賬的!”

“雲海師兄,我們聯手殺了這小子,”三長老跟上來,在鬼雲海身邊低聲道:“梧桐基地的衆多弟子就是被這小子殺死的。”隨即便把梧桐基地被毀一事詳細說了。鬼雲海那是越聽越氣憤,這小子分明就是來找茬的!

“你看着那小賤人,要是被她跑了,我絕對會殺了你,”鬼雲海冷冷地吩咐道,隨即又對莫問道:“你既要來送死,老夫就成全你!”

“鹿死誰手未可知,手上見真章吧!”莫問也不想浪費時間,手腕一抖,挽了個劍花便向鬼雲海刺去。

“鬼降!”

兩隻惡鬼憑空出現,拿着巨錘就來攔莫問。

看到兩隻惡鬼,胡小紅暗自吃了一驚,這一手鬼靈子曾今使過,但是與這個比起來,鬼靈子的就顯得太小屁孩兒了。

看到惡鬼當道,莫問毫不在意,劍式一變,幻化出兩道一模一樣的幻影,分別刺向迎面而來的惡鬼。

沒有聲響,甚至沒有一絲靈氣波動,幻影與巨錘輕輕一碰同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斷靈者!”

шшш ☢ttκд n ☢¢ ○

鬼雲海暗自吃了一驚,天地六界大多憑吸納靈氣而修煉,但也有極少數的由於某種原因不能吸納靈氣,從而另闢蹊徑以武入道。這種修煉者在初期不具什麼危險性,但修煉到一定境界之後那將是靠吸納靈氣修煉的人的噩夢。顯然面前這個人就是他的噩夢!

吃驚的同樣有胡小紅,她可沒想到眼前這人竟是斷靈者,而且還是修煉有成的斷靈者。看着莫問不斷變化的劍招,她忽然覺得好熟悉,可到底在哪裏見過,仔細一想又什麼也想不起來。

“鬼鎖迷途!”

胡小紅正看得入神,忽然聽見鬼雲海大喝一聲,渾身一顫,還未反應過來便驚覺自己又被黑霧包裹了,而且黑霧之中不斷傳來鐵鏈與刀劍的碰擊聲。

“星火燎原!”

胡小紅哪敢大意,數個火球向四周電射而去。隨着火球的遠去,周圍又陷入一片死黑。

黑霧太濃,星火一發出隨即便被吞噬的乾乾淨淨。胡小紅困於黑霧之中就像斷了雙手,出道以來還從未如此狼狽過。

“敵不動,我不動。”胡小紅靜下心來,凝耳傾聽着周圍的變化。莫問和鬼雲海打鬥的很厲害,並不時傳來鬼雲海的怒罵聲和鬼林大的嚎叫聲,顯然鬼雲海和鬼林大聯手也敵不過莫問。

“這個哥哥好厲害,就是不知和公子比起來怎樣,估計還是公子要厲害一些吧,聽娘說公子可是很厲害很厲害的人啊。”胡小紅心裏這樣想着,心裏也就不那麼緊張了,再加上仇已經報了,這條命本就是撿回來的,緊繃的神經也鬆了下來。

“小賤人去死吧!”

胡小紅正凝神聽着外面的打鬥聲,忽然背後傳來一聲嬌喝,回頭一看竟是一個年紀和她差不多的小女孩。

小女孩生的也別緻,可是一副凶神惡煞的摸樣不禁讓人寒了心。

“可惜,可惜了,好一個美人胚子。”胡小紅學着大人摸樣搖頭嘆息。


看着這方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那女孩很是氣憤,一抖手,一條鐵鏈便電射而來。

胡小紅輕鬆避過,以極快的身法摸了一下對方臉蛋,笑道:“你回去,我不殺小孩子!”

那女孩怒道:“你這個小賤人,還不一樣是小屁孩兒,今日不殺你,我就不叫鬼仙兒!”

胡小紅:“小賤人說誰呢?”

鬼仙兒:“小賤人說你!”

胡小紅哈哈一笑,道:“哦,原來小賤人在說我啊。”

鬼仙兒回過神來,惱羞成怒,鐵鏈舞的虎虎生風,可就是進不了對方的身。

胡小紅有心耍對方,怎料黑霧突然自動消散,數以千計的鬼門弟子已把她和莫問死死圍在了中間。而在不遠處鬼林大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鬼雲海也是一身狼狽,滿臉不甘地站在一個老者身後。

“莫問哥哥,怎麼回事,那老頭是誰?”胡小紅舍了鬼仙兒急忙來到莫問身邊。

莫問淡淡一笑道:“他們掌門出來了。”

“出來正好,我們聯手,今日就把鬼門徹底剷除了。”胡小紅臉上毫無懼意。

“恩,我勁量試試吧,不過你的小心了。”莫問說完,劍隨身走,向鬼門掌門鬼無忌電射而去。

他這一動,周圍的鬼門弟子立馬跟着動了起來,不過卻是向着胡小紅而來。

見對方電射而來,鬼無忌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隨即身子在原地消失,等到再次出現時竟在莫問身後一米左右。

“莫問哥哥小心!”

見到鬼無忌突然出現在莫問身後,胡小紅整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然而鬼無忌出手比她說話的速度快多了,一掌輕飄飄打出,不偏不倚正中對方後背。然而令他驚奇的是打在莫問身上,竟像打在了風中漂浮的一片樹葉,無從着力!

莫問如樹葉一般在空中打了個旋,穩定身子回頭一看竟是鬼無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