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可兒的眼睛轉了轉,庄小玉她是得罪不起了,只好把鍋都甩在盛雪落的身上了。

她咬牙道:「本來沒什麼事的,但是盛雪落在這裡挑撥離間同學之間的關係。」

盛雪落似笑非笑地挑了下眉毛。

「估計是有什麼誤會吧?」盛羽西看向盛雪落,柔聲說道:「姐姐,你快給胡可兒道個歉吧,要是被爸爸知道你在學校里胡鬧,回去肯定會罵你的。」

盛雪落呵呵一笑:「你又不是胡可兒的媽,你還管得挺寬!」

盛羽西被噎了一下,臉上純潔的表情險些沒繃住。 盛羽西快速地調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有些委屈地說道:「姐姐,你怎麼能這麼說話呢?你在學校里這麼胡鬧,你也不顧及我們盛家和爸爸的面子。你還是趕快跟同學道歉吧!」

盛雪落嗤笑一聲:「你的臉可真大。你以前好像不是姓盛的吧?你不是跟著你媽嫁過來,你才改姓盛的嗎?」

「姐姐!」盛羽西的身體搖搖欲墜,彷彿受了打擊一般,楚楚可憐地說道:「姐姐,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歡我。

可是爸爸和我媽媽他們兩個人是真心相愛的,他們早就在一起了。那時候,我媽媽已經有了我,如果不是你媽媽強行插足,我媽媽又怎麼會被迫傷心離開?」

像這種話,盛羽西已經「無意」的在學校里提過很多次,每一次都把戲精白蓮花的演技發揮得淋漓盡致。

她楚楚可憐地告訴別人,盛雪落的媽媽強行插足,害得她媽媽傷心放手,成全了別人……

時間久了,學校里有些人就被盛羽西的話給洗腦了,以為是真的。

可事實上,花嘉言、盛永年、舒曼麗這三個人當初是大學同學。

盛永年花言巧語騙到了花嘉言,霸佔了花家的大部分產業。

舒曼麗和花嘉言是閨蜜,舒曼麗借口家境不好,想到花家來借住,花嘉言看她可憐就收留了她。

誰知道是引狼入室,舒曼麗很快就和盛永年勾搭在一起了,還有了盛羽西。

盛羽西戶口上的年紀比盛雪落小一歲,其實她的實際年紀要比盛雪落還大上三個月。

花嘉言知道盛永年和舒曼麗的姦情后,大受打擊,沒多久就去世了。

為了花家送的大筆嫁妝和保住自己成功人士的人設,盛永年暫時把舒曼麗母女送走,等到三年後就風風光光的把舒曼麗給娶進門。

這樣一來,小三私生女母女就搖身一變,成了盛太太和小姐。

不僅如此,盛永年和舒曼麗這對狗男女,還把自己形容成「被迫害,經歷過磨難,卻最終有情人終成眷屬的」真愛,把真正的結髮妻子花嘉言卻污衊成了「豪取強奪,拆散有情人的」小三。

這一招可真是666啊!

舒曼麗搶別人老公,盛羽西又搶走江瀟,這對母女還真是一心當小三,專門搶別人的男人啊!

盛雪落挑眉,看著盛羽西,一字字地說道:「祝這世上所有的渣男和小三都下地獄,不得好死!」

聞言,盛羽西的臉色瞬間變得陰狠,驀地想起周圍還有許多人,她趕緊低下了頭,掩飾住了自己眼底瘋狂的恨意。

可盛雪落卻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而是拉著庄小玉走了。

在路上,盛雪落有些不好意思地沖著庄小玉說道:「小玉,未經你的許可,我把你的身份說出來了,你不會怪我吧?」

庄小玉輕輕搖頭,「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

看庄小玉軟萌的樣子,真是難以想象她竟然是個武功高手,也不知道是在哪裡學的武?

盛雪落忍不住捏了捏她粉嫩的臉頰,說:「你哥哥不是對你很好嗎?你幹嘛不喜歡說出他的名字?只要你說你哥哥是誰,這些人哪裡還敢欺負你?」

這個古代一團糟 庄小玉的眼神暗了暗,「我……我不想麻煩哥哥。」

盛雪落覺得她的樣子有點奇怪,但是考慮這是庄小玉的家事,也不好問太多。

「走吧,我們先去教室上課。」

這一節課是大課,一年級和二年級的學生一起上課。

盛雪落和庄小玉過去的時候,在大教室裡面已經坐滿了學生。

當盛雪落她們走進去的時候,教室里突然出現了一陣詭異的安靜。

學校里的消息傳得很快,剛才在教學樓外面的一幕已經被很多人通過手機群發了。

學生們都知道了這個以前毫無存在感的庄小玉,竟然是青幫的大小姐,是他們惹不起的存在。

而這個盛雪落……

「呵呵,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果然會見風使舵,這麼快就當上青幫大小姐的跟班了!」

這時候,從人群里傳來一個尖酸刻薄的女聲。

聞言,眾人都驚訝地看向了說話的那個女生。

說話的人叫許歌,她是盛羽西的跟班之一。

她看到教室里的人都看向她,頓時挺起了胸,用所有人都能聽得到的聲音,大聲說道:「盛雪落半年前就被孟氏的孟少爺包養了!」

眾人都瞪大了眼睛。

孟氏?

孟少爺?

該不會是那個高科技帝國的孟少爺孟星寒吧?

許歌看向盛雪落的目光中充滿了不屑和嘲諷,「聽說盛雪落只是孟少爺的情婦,估計快要被甩了,今天有人親眼看到,她是坐著一個年輕軍官開的軍車來的學校!」

「沒錯,我也看到了。」旁邊有人附和道。

許歌見到有人附和自己,頓時更加得意了,揚著下巴說道:「我們聯合大學可是全國最優秀的學府,像這種出賣身體,水性楊花的女人,根本就不配和我們讀一個學校!」

有人不信地說道:「可是盛雪落的入學考試成績不是年級第一名嗎?」

「呵呵!誰知道她是不是花錢買的分數?」

「看她長得挺漂亮的,估計床上功夫很厲害,才能當上孟少爺的情婦。」

「求你們都不要再說了!」坐在教室前排的盛羽西蹭的一下站起來。

她的眼中含著眼淚,欲蓋彌彰地故意說道:「我姐姐雖然給人家當過情婦,現在還快要被孟少爺給拋棄了,剛才那個軍官可能也是我姐姐的追求者之一。

但是這並不是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你們就不再說她了,不然的話,以後誰還敢娶我姐姐啊!就當是我求求你們了!」

有人感動地說道:「剛剛盛雪落還在罵盛羽西呢!沒想到盛羽西居然還幫她說話,真是太善良了!」

盛羽西的眼底帶著一抹得意和張狂,但是她表面上卻露出了傷心的表情,「不管怎麼說,她都是我姐姐啊!」

她雙眼含淚,殷切地看著盛雪落,柔聲道:「姐姐,你快找位置坐下來認真上課吧。」 盛羽西道:「你用實際行動告訴大家,你不是依靠男人才考進來的。大家一定不會再誤會你的!」

看看這戲精一般的演技,如果娛樂圈哪個小鮮肉能夠有盛羽西一半的演技,估計都能橫掃各大頒獎典禮了吧?

盛雪落心想,一個十八歲的女孩子居然能夠有這樣的心機和演技,難怪自己前世會死在她的手裡。

不過這一世不一樣了,她可是活了兩輩子的人。

要是再被盛羽西給耍得團團轉,那她兩輩子都白活了!

盛雪落冷笑一聲,看著盛羽西的眼神充滿了嘲諷,語氣淡淡地開口:「盛羽西,你的高考成績還不到五百分,你是怎麼進聯合大學的?你這樣的成績是有多大的臉,在我面前說好好學習?」

學生們開始議論,「不會吧?盛羽西真的連五百分都沒考到嗎?」

「有可能,因為聯合大學是今年才開始增加入學考試的,以前都是給錢就能進來。」

「可盛雪落的成績該不會是假的吧?」

盛雪落的眼睛倏然射向說這句話的學生,眼神帶著寒意,「這位同學,你難道是在質疑學校的考試秩序嗎?」

那個學生頓時悻悻然地閉上了嘴巴。

在場有不少人都知道,盛雪落當初的入學考試一波三折,是燕老師偷了盛雪落的試卷。

為了這件事情,燕老師都被開除了。

這事是校長親自處理的,要還說盛雪落的成績作假,那不是打校方的臉嗎?

他們還要在這裡讀四年的書,沒必要得罪學校。

盛羽西眼看自己被反將了一軍,頓時眼睛都紅了,眼淚大滴大滴地往下掉,「姐姐,我只是想幫你說話,你為什麼要這麼污衊我?」

她哭得梨花帶雨,惹人憐惜。

有幾個男生看不過去了,朝著盛雪落投去了憤怒的眼神,紛紛出言安慰盛羽西,「羽西,你別哭了,我們都相信你,你在學校一直都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大家都有目共睹,肯定是你姐姐嫉妒你,在污衊你。」

「盛雪落,你這個賤人!」許歌衝過去,想要打盛雪落,卻被庄小玉一把給抓住了手。

下一秒,許歌尖酸刻薄的罵聲就變成了殺豬一般的嚎叫聲,「啊啊啊,我的手!」

庄小玉只是輕輕一推,就把許歌給推開。

沒想到這個許歌看著長得三大五粗的,其實是個空架子,被這麼一推,就連人帶桌子摔倒在了地上。

桌子上的書本都砸在她的身上,讓她整個人看起來狼狽不已。

「你們怎麼能打人啊!」盛羽西急忙衝過去,把倒在地上嚎叫不已的許歌給扶起來。

盛羽西回頭,沖著盛雪落憤怒地說道:「姐姐,這次你是真的太過分了!你必須馬上跟許歌道歉,否則就算你是我姐姐,我也只能大義滅親,去告訴老師了!」

她站在那裡,眼底閃爍著善良和勇敢,彷彿是一朵堅強不屈的小白花,讓人莫名的心生憐惜和愛慕,又收穫了一大幫粉絲。

「道歉!」

「給同學道歉!」

幾個愛慕著盛羽西的男生紛紛站起來,氣勢洶洶的朝著盛雪落揮舞著拳頭,似乎下一秒就會衝上來一般。

而盛羽西則是被這幾個男生給拉到了身後保護起來。

還有個男生殷勤地對盛羽西說:「羽西,你別怕,我們都會保護你的!」

盛羽西心裡得意極了,但是她表面上依舊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感動地說道:「真是謝謝你們了!」

那男生抓了抓腦袋,臉都紅了,女神和他說話了,還這麼溫柔,他覺得自己這一刻簡直可以為她去死!

男生轉頭,氣勢洶洶地衝到了盛雪落的面前,臉上罩著一層寒霜,「盛雪落,你這個賤人,一個區區的情婦而已,誰給你的臉讓你在這裡耀武揚威打人的?」

那幾個男生看到這個男的居然搶著在女神面前表現,紛紛暗暗咬牙,都擺出了一副英勇的樣子,作勢要去打盛雪落。

卻不想,隨著呯呯呯的幾聲。

那幾個看似人高馬大的男生,像是破布娃娃一樣的被摔了出去。

庄小玉面無表情地拍拍手,說出了她在同學面前說過的最長一句話,「誰敢打盛雪落,我就打死誰!」

盛雪落眨了眨眼睛,小玉的功夫可真厲害啊!

比她和齊木蘭都厲害多了,這絕對不是一天兩天可以練成的。

而且庄小玉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凌厲無比,沒有多餘的花招,每一招都是致命的殺招。

如果不是庄小玉手下留情,恐怕這些人真的會被她打死。

盛雪落心想,不知道在庄小玉的身上,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情呢?

周圍的人全都被鎮住了,尤其是剛才還在那裡恨不得衝上來要打盛雪落的幾個男生,全都驚疑不定地退後了好幾步。

他們之中,也有不少人從小在家族的培養下練過武,學習過一些防身技能,可是誰也沒見過像庄小玉這般凌厲的身手。

一時間,沒人敢再罵人,更沒人敢衝上來了。

盛雪落揉了揉庄小玉的腦袋,她瞬間就收起了滿身的殺氣,像個萌萌噠的小兔子一樣跟在盛雪落的身後。

盛雪落低低地笑了幾聲,開口的聲音清越,「你們聽好了,誰以後再敢罵我一句,我就打斷他一根骨頭,罵我兩句,就打斷兩根骨頭。不怕死的儘管來!」

被打趴在地上的男生,不服氣地說:「靠別人算什麼本事,有種單挑!」

盛雪落冷笑著勾了下唇角,忽然一巴掌拍在了前面的一張課桌上,那張課桌晃了晃,頓時四分五裂地碎了!

足夠坐幾百人的教室里,一片死一般的寂靜。

所有人都用一種見了鬼一樣的表情,看著眼前這個漂亮得不像話,臉上卻雲淡風輕的女孩,彷彿剛才一巴掌拍碎課桌的人不是她似的。

盛羽西的心裡更是掀起了驚濤駭浪,那個蠢豬一樣的盛雪落,什麼時候變得她完全不認識了?

不僅不聽她和舒曼麗的話,還脫離了她們的掌控。

現在已經完全超出她們的控制了! 大教室里一片死寂,所有人都被震撼住了。

盛雪落往前走,對面保護住盛羽西的幾個男生不由自主的讓開一條道路。

他們倒是也想英雄救美,可剛才被打飛的男生就是前車之鑒。

在這麼上百號人面前,被一個女孩子揍,這也太丟臉了。

雖然保護不了女神也是丟臉,但是兩者相比較,還是保護自己最要緊。

盛羽西咬牙,她白蓮花的純潔女神人設在這一刻已經沒有什麼作用了。

兩個女孩,盛雪落和盛羽西完全是不同的兩個類型。

盛羽西楚楚可憐,宛如一朵需要人保護的小白花。

盛雪落長相明艷,身手凌厲,就像是一朵嬌艷帶刺的玫瑰,不自覺的讓人把目光放在她的身上,再也不能移開。

那些以為自己喜歡盛羽西那種小白花的男生們,在看到盛雪落這朵冷傲玫瑰的時候,頓時才發現了玫瑰更美。

盛雪落往前走了幾步,居高臨下地看著臉色陰狠的盛羽西,嘴角勾起了冰冷的弧度,冷冷道:「第一,你以後別叫我姐姐,你母親不過是爬上有婦之夫的床的小三,你叫我姐姐讓我覺得很噁心;

第二,你的高考成績不到五百分,這個不需要我污衊你,反正檔案記錄都在的,只要把你的成績貼出來就行。」

聽到這裡,盛羽西陡然變了臉色。

盛雪落滿意地看著她那張僵硬的臉大,微微彎下腰,語氣輕笑:「弄死你對於我來說,就像是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的簡單。不過你放心,我不會那麼快弄死你的,否則豈不是會少了很多樂趣?」

盛羽西的臉色已經完全變得慘白,整個人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抖得就像是篩糠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