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曬然一笑,熱情道:“卓大哥榜單前百的風雲人物,誰人不知,誰人不曉,更是智鬥那可惡的測試官,大快人心,小弟簡直如雷貫耳,佩服的緊!小弟不才,古劍城大福商會的,今年有幸被古劍宗錄取爲弟子,還和卓大哥這樣的人才住在一起,真是小弟的榮幸,榮幸啊…”

胖子噼裏啪啦地說了一通,卓天徹底被這個自來熟的傢伙打敗了,訕訕笑笑,點頭示意。

倒是葉山見福大海沒有理他,很熱情地上來認識道:“大海哥,你好,我叫葉山,榜單排名一千!”

福大海細小的眼睛眯了眯,瞅了瞅,點點頭,明顯沒有見到卓天那般熱情。

卓天眉毛一挑,有些困惑,旋即又恍然大悟,這胖子在商人世家長大,從小染上了投機的性子。

自己是榜單前百,在宗門裏一定會大放異彩,商人逐利,福大海現在要結交自己,也是看中了自己的潛力,而反觀葉山,榜單一千,雖然毅力超人,但終究成不了多大的氣候,他也就懶得結交了。

想通這些,卓天咧嘴一笑,拉過有些尷尬的葉山,摟着他的肩頭,對着福大海笑道:“大海啊,這個我小弟,葉山,以後大家都是一家人,不用分什麼彼此,多交流交流感情纔好!”

福大海眼皮一抖,沒想到這葉山竟然已經和卓天熟識了,還認了兄弟,而他卻只是簡單的朋友關係,登時感覺自己有些不妙,臉色一變,一雙肥手握着葉山的手,淚流滿面,直呼兄弟,兄弟啊,看得卓天都有些佩服這貨的變臉功夫,葉山更是不好意思地臉紅了大片。

葉山老爹倒是很開心,看到自己孩子能有這麼兩個室友兄弟,大感寬慰,安頓好葉山跟他們打了聲招呼,就離開了。

此時福大海仍抱着葉山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抹着,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飛身一轉,用着那殺豬式的聲音,尖吼道:“你你你,給我把大哥的房間收拾下,你你你,給我把小山弟的房間收拾下,這麼邋遢的地方他們怎麼能住呢!”

胖子連連點人,給卓天、葉山收拾屋子,熱情地卓天都有些懷疑他是不是自己失散多年的親弟弟…

一番鬧騰過後,已經是晚上,卓天才好不容易擺脫胖子,回到自己的屋子!

屋子變化倒是不大,只是添置了幾句書櫃,牀鋪倒是被他好好整理了一番,厚厚的蠶絲被子放在上面,舒適溫暖,讓卓天這個住慣草屋的傢伙反倒有些不太適應。

“接下來,應該要開始修煉了吧!”

卓天拿起桌上的一本功法,乃是之前領取令牌的時候一同發下來的。

“古劍入門道訣!”

卓天看着薄薄的功法書,輕聲地念了出來! “古劍入門道訣?”

仙子姐姐聽到卓天的話,不由吃吃笑了起來,繼而哈哈大笑。

卓天摸不着頭腦,不知道這傲嬌的仙子姐姐突然怎麼了,當下疑問道:“仙子姐姐,我修煉這個有什麼問題嗎?”

仙子姐姐咳嗽了幾聲,仍帶着笑意道:“你就修煉這個吧,到時候一個月之後的四院大比,你一定會大放異彩,說不準還能奪個冠軍什麼的!”

卓天不傻,這麼直白的反話不用想也知道仙子姐姐對他修煉的這個功法不滿意,而且仙子姐姐一直跟他吹噓自己有多厲害,當下也不矯情,眼珠一轉,笑嘻嘻道:“仙子姐姐神功蓋世,天下無雙,想必厲害功法一大堆吧!”

“當然!”仙子姐姐傲然道。

只是一出口,立馬意識到不對勁,想要改口已經來不及了。

只聽卓天笑眯眯道:“那麼還請仙子姐姐賜我一個厲害的功法吧,若是我能早日成爲高手,自然也能儘快幫助仙子姐姐找到煉製身體的東西吧!”

“哼,算你小子還記得本仙子,不過,嘖嘖,要等你到能幫本仙子找到煉製身軀的東西,還不知道猴年馬月呢!”仙子姐姐嘆道。



“我一定那會努力的!”卓天握緊拳頭,堅定道。

“嘿嘿,別裝了,搞得老孃都有些感動了,我修煉的功法不能外傳給你,不然一定會給你帶來麻煩,喏,這個功法你看看怎麼樣?”

卓天只覺胸口白色劍印陡然顫了一下,然後一本卷軸突然從他身體當中飛了出來。

卓天探手接住,訝道:“這個白劍竟然還能儲物?”

“當然,這可是我的成名寶劍,在天劍榜上也是赫赫有名的名劍,你可別小看了!”仙子姐姐一副驕傲的口氣。

“天劍榜?名劍?”卓天疑問道,這些東西,他以前都不曾接觸過。

“這些你先不用知道,等你接觸到了,我自然會告訴你,修煉一道,知道太多有時反而不好!”仙子姐姐沉聲道。

卓天低“哦”了一聲,也就不想這些了,看起手中的卷軸來。

卷軸細長,中間有一根木軸支撐,兩頭雕刻着龍型雕飾,緩緩展開,上下邊框都畫有古樸的雕文。

“蒼冥菩提訣?”

卓天輕聲唸到,看着這卷軸上下邊框的印文,他就意識到這本功法的不凡。

卓天道:“仙子姐姐,這個功法是什麼層級的?”

“天級!”仙子姐姐隨意道,口氣有些猶豫與不甘。

卓天發現有異,問道:“仙子姐姐,你怎麼了,難道靈魂又出現問題了?”

“沒事,你就修煉這個吧!”仙子姐姐頓了頓,終於咬牙決定道。

卓天更覺有異,連手中的天級功法卷軸也不顧了,緊張地四處亂走,卻又不知該怎麼辦,意念連連傳出:“仙子姐姐,你可別嚇我啊,我可不能沒有你!”

“仙子姐姐,你沒事吧,我以後一定不敢亂跟你開玩笑了!”

……

卓天一連串地說了許多,但是仙子姐姐卻一直沒有回聲。

卓天不禁悵然若失地坐在地上,眼神再沒有之前的沉穩與鎮定,此時的他,好似一個失去母親的孩子一般,如無根浮萍,不知家在何處。

仙子姐姐,雖然出現的有些突然,更是讓他受了三年折磨,但不知爲何,他心底總對這個脾氣又大又十分自傲的女孩子有份莫名的感覺。

好像上輩子就熟識了一般,雖然他至今還未見過她。

因爲有她的存在,他活在纔有意義。

“你…你真的這麼關心我嗎?”仙子姐姐不是沒有聽到卓天的呼喚,反而此時的她,比任何時候都聽的很清楚。

因爲她正在做一個決定,一個可能關乎她能不能真的重新擁有身體的關鍵!

再次聽到仙子姐姐的聲音,那清脆悅耳如同黃鶯般的仙樂,卓天蹭地一下從地上跳了起來,喜道:“仙子姐姐,你沒事?”

“你真的這麼關心我嗎?”仙子姐姐卻又是無力地問了句。

從小到大,她雖然一直有着絕強的劍術天賦,苦修劍術,年紀輕輕就已經是大陸上數以數二的高手,但是她同樣也失去了一樣東西,感情,不管是親情,友情還是愛情。

她是個九天仙子,又怎能落於凡塵!

才至於在那滔天的劫難中被別人偷襲兵解,靈魂藏於自己的名劍中才險險逃了出來。

所以在意識裏,她不相信任何人,甚至養育她的家族,她都漠然以對,不過是互相利用的關係罷了。

而和卓天相處的短暫的幾天了,她這個高高在上的仙子卻有些被拉入凡塵了。

這個簡單而又執着的男孩,一次又一次地闖進她高傲的心裏,甚至這次選擇功法,她都不準備把事先準備好的那個奇怪功訣給他。


因爲那個功訣連她自己都不敢修煉,實在太過詭異和霸道,若是一個不慎,更是可能身死道消,她不想看到這樣一個可愛的人爲了她的自私而失去性命。

“仙子姐姐,雖然我不知道你突然怎麼了,但是我想你知道,我不能沒有你,雖然我們才認識幾天,甚至你出現的很是詭異,但我卻從未感覺有任何可怕,在我的感覺裏,我們好像很早很早之前就認識了,不管你想說什麼,做什麼,我都會支持你!”

卓天也不是傻瓜,從她的口氣可以分辨出她一定有心事,而且是關於自己修煉的心事。

或許他可能因此而有所厄難,但他願意。

青春,就讓他瘋狂一回吧!

不是出於喜愛,而是純粹地他想這樣,心甘情願地爲她這樣付出!

咻!

仙子姐姐沒有說話,而是從卓天胸口的劍印中再次飛出一個卷軸。

若是她還能流淚的話,她已經哭的泣不成聲了,她也是人,誰會沒有感情,她不是那高傲的拒人千里的九天仙子,只是沒有人真正願意接觸她,給她溫暖。

“沒想到在兵解之後竟然能遇到這樣的人,應該感謝你偷襲我嗎?”仙子姐姐心裏暗暗想道,心情也因爲卓天的開解緩緩開朗了起來。

卓天一把接住接住卷軸,這次卷軸較之之前的還要古樸蒼老,木軸的兩端有些禁不住歲月腐蝕,慢慢溶解的跡象。

卓天打開卷軸一看,一道道古老的印文出現在卷軸上。

沒有文字?

卓天有些不解,待全部展開時,纔看見幾個蒼勁的古字。

“噬劍化魂訣!”

蒼勁的文字,充滿着滄海桑田的味道,好似一幅幅古老的畫面在他的面前一幕幕出現。

==========

ps:滿地打滾求收藏!!!求兄弟們頂起來! “就是因爲這部功法嗎?”

卓天有些疑惑地問道,就是因爲它,仙子姐姐纔會突然情緒大變的嗎!

卓天看着卷軸上根本並不認識的印文,完全看不懂,盡是苦惱神色。

“不要小看這部功法,雖然連我也不知道它的品級,但我敢肯定,就算神級功法也不過如此!” 長相思3:思無涯

又聽她緩緩說道:“這功法也是從一處古老的墓葬中尋找到的,當時爲了得到它,我可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好不容易找到解開它的方法,卻是發現太過詭異霸道,一直沒敢修煉,才一直丟到現在!”

“仙子姐姐你都不敢修煉?”卓天訝道。

“是啊,它太詭異霸道了,竟然是靠吞噬名劍以及劍魂來進化的!”仙子姐姐沉聲道。

“吞噬名劍和劍魂?還進化?!”卓天目瞪口呆,即使以他在沉穩的性子也有些錯愕不及。

這哪裏是功法,完全是個擇劍而噬的妖獸!

“沒錯,所以我才說它詭異並且霸道,要知道凡是名劍都是有靈性的,劍魂更是厲害無比,堪比一階高手,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怎麼可能那麼容易被吞噬,必然反抗,到時候豈不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場!”

“還有進化更是離譜,這功法初始之時並不厲害,只不過靈級下等功法罷了,但是他卻可依靠吞噬名劍和劍魂不斷進化,最後達到神級甚至超越也不是沒有可能!”

“這麼神奇!”卓天揉揉眼睛,盯着古卷有些不敢置信,它竟然這麼霸道。

“這些都是我在當時發現古卷的地方記載的,而且他更是有個更爲苛刻的條件!”仙子姐姐道。

“什麼條件?”卓天問道,他承認有些被這奇怪的功法給吸引了。

“非道脈不可修!”仙子姐姐語不驚人死不休。


“你知道我爲什麼一直帶着它,卻不敢修煉的原因了吧!”

“你豈不是爲我量身打造的功法嗎?”卓天笑道。

“你真的要修煉它嗎?”仙子姐姐聲音有些顫抖地問道。

卓天拿起卷軸眼中閃過異彩,笑道:“想必還有其他原因吧,仙子姐姐!”

仙子姐姐嘆了口氣,道:“其實我剛剛一直在糾結到底要不要你修煉這部功法,因爲它是我能不能煉製身軀的關鍵!煉製身軀需要強大的元氣供應,而且越上層的元氣自然越好,我手中除了之前那部天級功法,其他的高等功法都不能讓他修煉,不然你必定遭到無休無盡的追殺,所以只有它纔是我能煉製身軀的希望!”

卓天恍然大悟,原來它也是仙子姐姐煉製身軀的關鍵,只是仙子姐姐一直不讓他修煉她家族的功法,看來仙子姐姐的家族必然不弱,只是她不願說,卓天自然也不會問,而且聽口氣看來,她和家族的關係並不是太好。

“我就修煉它了!”卓天握緊古卷,笑道。

“你…”仙子姐姐沒想到卓天聽到這麼危險,還有自己這自私的思想仍然毫不猶豫地決定,都有些哽咽了起來。

“而且仙子姐姐先前一直不肯將它給我,說明也是關心我的,我卓天或許志向不大,但也絕不願自己在乎的人受到任何的傷害,我要保護他們,不管狂風暴雨,有我撐住就好!”卓天揚揚頭,傲然道。

“卓天…”仙子姐姐第一次發覺,原來這個自己一直覺得很小的男孩子,竟然也會這般高大與耀眼。